31小说网 > 嫁夫 > 第八百零二章 希望人间(7K4终章奉上!)

第八百零二章 希望人间(7K4终章奉上!)

 

明思笑了起来,点头道,“坦姐姐今日过来,大宝看着她便笑了,还露了酒涡。后来娘和蓝星过来逗,又笑了几回。小宝没笑过,也不知有没有酒涡。”

荣烈一听也几分喜悦,搂着明思起身,“走,去看看去。”

这十来日,荣烈也的确是忙,加上他想着生产那日的情形,多少也减淡了些热情,因此这十来日去看两个孩子的次数十根手指数也还有剩。

此际听得明思说大宝遗传了明思的酒涡便生出几分兴致,主动提出同明思一道去看孩子。

荣烈对孩子生出热忱,明思自是喜欢,点了点头,夫妻二人便一道去了。

翌日一早,明思盼望已久的苍山头人的回信也终于到了。

明思看完了信有些怔愣。

坦丽花进来时就见得明思拿着信笺不语的模样,“怎么了?”

坦丽花挨着明思坐下。

明思摇了摇首,“我将公主的情形写信告诉了舅舅,舅舅回信说没查到这般毒性的药物,他解不了。”

坦丽花“哦”了一声,挑了挑眉,“不是你母亲的药方起了些效么?你还担心?”

明思折好信纸,“我就是觉着有些奇怪。舅舅的毒术远胜娘,没想到娘只试了一个方子,眉儿就有了好转。”

坦丽花轻笑,意味不明的看了明思一眼,“也许解毒的另有其人也不定。”

明思听得一怔,看着她,“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坦丽花瞥她一眼后,忽地一笑,靠了过来,“若是我帮你寻出内情,你把小宝给我成不?”

“姐姐——”明思没好气地看着她,瞟她一眼又笑道,“行啊,只要我家王爷肯就行,你去同他说吧。”

坦丽花霎时幽怨,“你故意的。”

明思不跟她墨迹了,正色盯着她,“姐姐是不是查出些什么?”

明思对坦丽花也有几分了解。

昨日她同坦丽花交待清楚后,坦丽花就不见人影。下午还遣了两个人去替荣眉诊治,说明坦丽花是将此事放在心中的。

现在坦丽花这般神情断不会是无缘无故。

“替长公主诊治那王老,你们可熟识?”坦丽花看着明思。

明思点头,“很多年的交情了,是信得过的。”说着蹙眉,“你是说王老——?”

坦丽花挑起眉,似笑非笑懒声,“难怪了,以你家王爷那性子也不该逃过他的眼去。”

明思听得半明,怔愣片刻,“你是说王老替眉儿解了毒推到我娘身上?不该啊,他不是那样的人。这样做对他也没益处啊。”

“不是他,但他定也是个知情的。”坦丽花哼笑,“那人可是他带进来,眼下也住在他府中,还有专人伺候呢。”

明思愣住,有些不大相信,“你说——那个学徒?”

荣烈不让明思轻易出院子,故而她也只去看过荣眉两回。只有昨日才碰见了王老御医。但坦丽花的话说到这个地步,她怎么还能听不明白坦丽花指的只能是跟在王老御医身边的那个学徒。

“就是他。”坦丽花也不遮掩,“不过这人绝不会是那老大夫的学徒。他昨日那样子是带了人皮面具的。走路的样子也不似才二十来岁,我瞧着至少也得有个四旬往上才对。”

明思惊异,也大惑不解,“若是他有法子解毒,这分明是好事,为何要躲躲www.31xs.com藏藏,还要将功劳推到我娘身上?王老为何要替他隐瞒?”

“这我就不知道了。”坦丽花倒了一盏茶,饮了一口,悠哉缓缓,“昨日我看出他是易容的,后来就遣了影子跟去看看。他现在在那老大夫府上可是上宾待遇,那老大夫回去后在他院子里呆了一下午才出来。影子说两人说了一下午的药理毒理。看样子,那人不但会医术还是个使毒的高手。不过他没取面具,也不知究竟是何模样。不过看着倒不似对你们有恶意的模样。”

明思站了起来,轻轻踱步思量,可怎么也想不起自己认识的人中有这么一个人。

这人为何要这样来帮她呢?

走了两步明思忽地顿住抬首,“姐姐,你看这人会不会同眉儿中的毒有些干系?影子可听出他的口音,像不想夏沥那边的?”

能解毒定然是识毒的。

可惜坦丽花却摇首,她也明白明思问这话的意思,“口音有些杂,但不是夏沥的口音。”

明思有些失望,眼下不能从其他方面下功夫,她还存了一分希望,若这人是夏沥的,那说明这毒就是从夏沥传来的。摆出这样的证据,夏沥太子也就无话可说。

谋害大胡长公主,即便元帝不问罪,那夏沥也没有其他藉口推搪盟约一事。

“你打算如何?”坦丽花兴味望着她。

明思抬首唤颚敏进来,“王老昨日是不是说今日要来?”

颚敏点头,看了看更漏,“该是到路上了,往日都是巳时来的。”

明思沉思着颔首。

巳时过一刻,王老御医果然到了。

一进门见得明思从荣眉床边坐起,王老御医不觉一愣,很快便笑道,“王妃也在。王妃还在月中,还是要好生安养才是。”

四夫人站在一旁爱怜地看明思一眼,“她们姑嫂情分不同,她哪里能挂得下心?昨个儿还守了大半日,我也说不动她。”

明思挂着微笑,余光一直落在王老御医身后那个背药箱的男子身上。她发现在四夫人说话时,那个男子看了四夫人几眼,眼神似有些不同的奇异感,似乎有些柔和的意味。

明思微微愣了愣后,心中蓦地一动——难道这人是四夫人的熟识?

可四夫人还未及笄就嫁给了四老爷,且四夫人的性子也不可能同其他男人有何牵扯才对。就算在出嫁前,应当也是不可能的。

明思让开身,看着王老御医替荣眉诊脉,而后又转头看向那学徒,让他将汤药取出。

蓝星接过后便拿到小厨房去温热,片刻后,端了一碗过来喂荣眉。

明思装作好奇的接过来,“我看看。”

说话间她扫了一眼那两人,只见王老御医似有些局促,而那男子则是低头站在门边。

明思轻轻嗅了嗅,药汤的参味儿中似乎夹杂着一丝甜香,极清淡,若非刻意,几乎不能察觉。

明思愈发肯定坦丽花的推论,真正解毒的不是四夫人,而是这碗汤剂。

蓝星将汤剂接了过去,明思行出房间,在廊下杵立。

不多时,王老御医同那学徒出来,明思朝两人抬眼淡淡而笑,“两位可有空?”

王老御医一愣,下意识的朝身后望了一眼。

明思挑眉微笑,“若是得空,可否花厅一叙?”

见得明思这般神情,王老御医哪里看不出事情已经被察觉。

三人行到花厅,王老御医也没落座,几分无奈苦笑着看向那男子,“这是你们的家事,我就不担干系了。该帮的我也帮了,你同王妃好生说吧,我在外面等你。”

家事?

明思怔了怔,看向那男子,“你……是?”

那男子慢慢地揭下人皮面具,露出一张高鼻深邃的英挺面容。年纪约莫四旬初,肤色有些黑,却是几分熟识,同苍山头人有六分相似。

但却没有苍山头人那股严厉的气势,倒有些局促讪讪的瞅着明思。

明思呆愣须臾,慢慢张大嘴,“你是二舅舅……”

明思语声一落,那男子眼底露出几分惊喜,那几分局促不自在也少了,显然是意外明思的这个称谓,“大侄女……我,我……”

“我”什么,他也没能说下去,只看着明思笑,面上神情几分温暖。

突如其来的惊异一下子让明思有些接受不来,又震惊又意外,更又无数个念头想不明白,“你真是二舅舅?你,你怎么不同我说?舅舅一直在寻你……”

听到明思提起这话,他面上笑意淡了些,“我自在惯了,不想回去……他同我不一样,我回去算什么。除了他,估计也没人知道我,又什么好见的?”

明思沉了一口气,暂时将这个话头放下,看着他,“舅舅,长公主的毒是不是你解的?”

他滞了滞,有些呐呐,“我也没法子解……”

明思一呆,“那汤药里不是解药么?”

“不是真正的解药,只能暂时解部分药性,并不完全对症。”他看明思一眼,有些愧疚,“大侄女,宝光郡主那回——我还不知你身份……”

明思此刻还真的忘了这一桩儿了,听他提起摇首道,“我无事。”顿了顿,“不过舅舅不该将那麻药混了毒药随意给人。”

他赶紧摇首道,“我只给了她那麻药,那毒是她自己混进去的。”说着肃然几分,“不管如何,我也是白衣苍山出来的人,这些年,我没随意害过人性命。有时跟着人混生活也有不得已的,但我绝没有害过无辜之人性命。”

明思没想到他竟能如此说,颇意外地看他,“这些年,舅舅是怎么过来的?”

“也无甚,早年成了个家,后来你舅母得病死了,也没留个孩子。我也懒得再找,就到处走走。”他笑了笑,几分傲然,“虽没多大本事,可这二十来年也行过不少地方。西胡、突斯。班纳、再远的大名,南面的夏沥都走遍了。也出过海,东面的图斯,图斯东面海岸边的几个国度也都看了一遍。”

“夏沥?”明思眸光一闪,“舅舅也去过夏沥?那长公主中的这毒可是出自夏沥?”

他蓦地噎住,目光躲闪了几下,“这毒……”

明思生出些不妙来,定定看着他,“舅舅,这毒……同你有关?”

他看明思一眼,垂了垂眼有些赧然,“这毒确是我制的——”见明思蓦地瞪大眼,他又赶紧道,“可我并非是刻意,这毒是我成船出海时在一个海岛发现的。那海岛上有一种草,夜间会散发气味,人若进去便会昏睡数日。我对医术也有些兴趣,当日便采了些,提炼出药来。这药少量使用有极好的助眠效果,我也没想到那夏沥的侧妃娘娘会用这样大的剂量来下到长公主身上……”

明思深深地吸了口气,“舅舅,你从头说——”

他有些窘迫的看着明思,“我一直四处飘着,五年前从东边海上回来就去夏沥。结果遇上盗贼受了伤,身上东西也被抢光了。后来为人所救,那救我的人是个官家小姐。我养好伤同她道谢告辞,身上也没别的东西,就给了她几样防身的药。见她有些不安枕的模样,我又将这药给了她,嘱咐她只能按量用。后来在夏沥游历,才知道这小姐是大相国的嫡出小姐,许给了夏沥太子做侧妃娘娘。两年前,我来了大京,经人引见去了莫府做门客。后来得了宝光郡主的赏识就一直跟着她。宝光郡主不在后我便在一家医馆做了先生。十三日前,医馆的许大夫入宫替长公主诊治,我同他交好,也时常议些医理。他知道我懂毒,回来后就偷偷同我说了,问我可有法子。我听了脉象和症状后就觉着不对。正巧你们将长公主接到了府上。我就去寻了王老,让他帮忙。他一开始不肯,我不得已就告诉了他身份。后来我将归女丸的配方写出来,他便信了我身份。”

说完,他看着明思苦笑,“我原先已经对不住你,五年前的无心之失又害了长公主。我听说你们二人情分深厚,若是长公主死在你们府上,只怕也会给你带来麻烦,这才……”

顿住,他望着明思,满面歉然。

太大的信息量让明思扶了扶额,她捉住关键点,“舅舅,你是说这毒——这药是你给夏沥太子侧妃娘娘的,是么?”

他点了点头。

明思放下手,抬首定定,“若是这般,还要请舅舅帮我一个忙。”

………………

@@@@

翌日,睿亲王在府中设宴款待夏沥太子。

席间两人相谈甚欢。

席到半途,睿亲王妃也出来相陪,同夏沥太子畅谈许久。

夏沥太子离去后,当夜便上了折子入宫给元帝。

次日,元帝下旨,滋因九长公主重病无法远嫁,特将大胡嫡出三公主荣瑜拟嫁夏沥太子觞漓。为贺两国永世之好,两国边境的通商口岸由原来的三处增至五处。另夏沥商旅入大胡境内,商税减免三成……

…………

两日后,夏沥太子启程回国,荣烈亲自相送出城。

浩浩荡荡的队伍一直行到了城外十里的展风亭才停下。

觞漓宽袖缎袍衬着琉璃冕带,一身正装分外贵气。

两人面对而立。

觞漓微微而笑,“多谢王爷相送,就到此吧。”

荣烈看着他,俊面噙笑,“此番多谢太子殿下成全。”

前日对质,橘盏最后供认不讳。

她投靠了相国之女孟兰侧妃,荣眉所中之毒的确是她给三公主的。且她隐瞒药效,只说是这毒会让人虚弱容颜渐老。三公主本有几分胆小,最后大约是想着并非是致命毒药,又实在按捺不住对这桩婚事的渴望,这才对荣眉下了手。

听得荣烈此言,觞漓淡淡而笑,“终究是要娶一个,是觞漓无缘罢了。”说着顿住,“长公主如今这般——那如今你们作何打算 ?真要出海求药?她能撑得那么久么?”

荣烈叹了口气,“也无他法,只能谋求一试,但看天意如何。”

觞漓默然片刻,抬首起来一笑拱手,“时辰不早,觞漓便就此告辞了。”

荣烈点了点头,目送着他上车。

片刻后,长长的队列蜿蜒远去……

荣烈回到府中,门房便告知舅老爷来了。

纳兰笙是昨夜从宫中出来,今日来府虽稍显急切,但也属情理当中。

荣烈同布罗对视一眼,朝府内行去。

到了正院,明思正在房中同坦丽花说话。几个丫鬟带着几个孩子也在,除了大宝小宝,小棒头和牛牛都在屋中,热热闹闹一屋子,纳兰笙却不在。

荣烈扫了一眼,朝坦丽花略显敷衍的点了下头就看向明思。

帽儿和颚敏见状知晓他们夫妻有话说,就张罗着带几个孩子退下了。

坦丽花却老神自在的坐着不动,只笑吟吟地端着茶喝。

荣烈瞥她一眼,在明思身边坐下,“今日如何?”

明思替他倒了一盏茶,“早上五哥来了,我们一道去看了眉儿。坐了一会儿,就回来了。五哥还在云陌院。”

荣烈点了点头,“眉儿情形如何?”

明思叹气,“还是那样,不过倒像是有些知觉。喂汤药时比昨日顺当些,喉咙有些吞咽。舅舅说可以制些便于吞咽的流食,应该可以咽下。”

“能咽下东西便好。”荣烈看着她,目光柔和几分,“再过几日东西就该齐备了,有你舅舅在,他也知晓地方,定能护眉儿周全。”

荣安已经应允了荣烈的提议,遣了一个荣氏远支的宗亲带队,坦丽花将自己船队的两条船奉上,一路护送九长公主出海求药。

明思的舅舅道,那海岛上有一种兽类并不畏惧那草,夜间也行走出没无碍。他认为那兽类身上应该能寻到相应的解毒之药。

荣安既然允了,一切便方便。

荣烈这几日都在准备此事,只等齐全就正式出发。

明思此际心中也有些怅然。

舅舅虽是说的在理,可此去千里不止,一切也都未定,她怎能轻松下来?

“舅舅上回来去用了五年……”明思看向荣烈苦笑。

据苍山二老爷所描述的距离,那个海岛还远在图斯东面千里之遥,几乎靠近大海的另一边。

“舅舅是去游玩,自然不同。”荣烈宽慰,“此番有的放矢,年内应是可抵。”

两人说着话,坦丽花坐在一旁也不觉局促,只神情自在的端着茶慢慢饮着。

听到此处,她才抬眼看着明思娇笑着挑眉,“依我看,干脆让你五哥一同走。若是寻到药解了毒,两人就可即刻成亲。待回来时,若手脚快些,说不定你连侄子都有了,岂不大家都好?”

明思看她一眼,又看荣烈一眼,没有说话。

她现在担心的也的确有纳兰笙这一头。

昨夜才从宫中出来,今日一早就来了。明思看着也心疼,明明没受甚折磨,也算是好吃好住的。可半月下来,纳兰笙清瘦得也不比荣眉少。

见了面也没说什么,看那形容竟比早前还要沉寂。

明思便是有满腹的关切也没办法开口,不待他开口便带着他去了云陌院。

进了房,人便站在门口动也不动,也不说话,眼光就那样静静幽幽地看着床上的荣眉。

明思看得几乎泪下,陪着站了一会儿就默默地退了出去。

明思此际也确实担心。

看纳兰笙这模样,若是船出了海,纳兰笙只怕也不能安心。这一出去少说也是一两载,他一人等着这日子只怕也不好过。

可若是……荣安虽是没提治罪的话,但也没给别的话。两人现在没名没分的,又有宗亲领队,纳兰笙也没上船同行的资格……

再则,明思也担心此去风险重重,取到解药还好,万一没取到……

她希望纳兰笙陪着荣眉去,又种种顾忌……左右都是担心为难。

正心下思量犹豫间,门外响起脚步声。

灵珊挑开帘子,“王爷王妃,舅老爷来了。”

屋中三人皆抬首看去,灵珊避过一边,纳兰笙一低头走了进来。

虽是清瘦不少,但此刻看着精神倒是比早前不同。

见得坦丽花在场,他微微一愣,没有说话。

坦丽花抿了抿唇,识趣地笑着站起,“也困了,我回去歇歇,不必送了。”

坦丽花离去后,纳兰笙转首看向荣烈,眸光静静坚决,“我想向皇上提亲。”

明思怔愣,看向荣烈。

荣烈定定看了纳兰笙半晌,不露声色,“你拿什么提?”

纳兰笙转首看向门外,“拿进来。”

明思看向门口,宝砚抱着数十本装订好的册子进来,恭恭敬敬递放在荣烈身边的茶案上,退了出去。

荣烈也有些意外,取过面上的一本册子,看到封面标题后神色一动,翻开后,眸光露出些晶亮之意。

“这是原大汉三十郡的资料,地貌、人口、气候、出产、民俗皆有描述。其中十三郡还有详尽地图,”纳兰笙看着荣烈缓声,“所有资料皆是我亲自收集反复对验,有不对应处,也都实地勘察。每一册后面还附录了同农事兵防相关的提议,是走访后集合众家之言而成。即便是原大汉宫中也不会有比这三十册更详尽的资料,我便用这个同皇上提亲。若皇上应允,无论此去如何,我此生只娶九长公主一人。若他日同九长公主归返,我终身不任职不为官。”

纳兰笙语声沉沉缓缓,面容沉静,只一双眼中,眸光惊亮坚毅。

显然,他这番话不是今日突发奇想,而是在心中酝酿已久的结果。

明思眼眶慢慢发红,站了起来,“五哥……”

纳兰笙目光柔和的看明思一眼,又转首看向荣烈。

荣烈翻开了数个册子后,放下册子,深深地看向纳兰笙,语中若有深意,“你可是想好了?”

纳兰笙静静看着荣烈,“嗯。”

屋中的氛围有些凝滞,明思觉出些奇异,看着两人却一时没想到其他,只当是两人在说纳兰笙方才的允诺。

“好,我同你进宫。”荣烈站起身。

明思原本以为此事不会轻易,没想到当日傍晚荣烈回来就带回了荣安首肯的消息。

不过此番并未对外间宣传,只让此番领队的宗亲知晓了纳兰笙九长公主未婚夫的身份,让纳兰笙陪荣眉一道出海求药。

明思甚是疑惑,“皇上怎应得这般容易?”

荣烈笑着揽过她,“你五哥送上的可是万金难换的宝贝,皇兄那人你也清楚,这样的东西若是旁人送上便是封个侯爷也是能的。这样的聘礼送上,他如何会不应?”

明思还待说话,荣烈又笑道,“五日后应当就齐备了,如今你五哥要同去,时间紧促,你也帮着筹备筹备。反正船上有地方,多添置些东西也有地方放,他一个男人只怕也想不仔细。”

明思一听也担了心,忙不迭起身将颚敏如玉都唤了进来提步就朝书房走,“我去书房。”

这一路上准备的东西不好,她要列个单子才行。

荣烈起身同她一道行到门外,“也莫着急,反正有人手,最多也就一两日就备齐了。”

明思心里早就掂量开要带这个要带那个的,闻言随意地应了一声,就快步去了。

目送着明思进了书房,荣烈缓步走到院中负手而立。

布罗轻步靠近,看了书房一眼低声道,“主子不打算同王妃说?”

荣烈目光半垂,“眼下说了也是让她扰心,能取了解药再说吧。”

布罗点头,又一笑,“没想到纳兰五少爷倒是能做到如此……”

若取解药,十年不归……这不是一般人能许下的诺言。

布罗深深感概。

@@@@

五日之后清晨,晨光还未大显。

东城门二十里。

明思坐在马车中,隔着车窗的朦胧轻纱怔然望着远去的车队,良久无言。

直到最后一辆马车都化作了一个小点,明思语声酸楚低低,“你说他们俩能一起回来么?”

荣烈伸手将她揽入臂膀间拥住,语声柔柔低沉,“嗯,会的。”

明思将头靠在荣烈肩头,闭上了眼,“我有些困了。”

荣烈敲了敲车壁,马车缓缓调头。

荣烈调整了下姿势,让明思睡得更舒服,再低头看了一样明思的睡颜,阖眼将头朝后靠上。

马车平稳地朝城门方向驶去,身后一轮红日渐渐露出云间。

朝霞霎时漫天绚烂。

与此同时的王府正院厢房中,大宝小宝正在熟睡香甜。

奶娘同几个丫鬟都被坦丽花大喇喇地打发到了外间。

坦丽花坐在床边看看大宝又看看小宝,愈看愈是心喜。

“影子——”

“在。”

“你说咱们现在偷偷带一个走如何?”

“……”

“说话啊!”

“主子,”良久之后,影子语声低低平平,“那子午销魂蛊……属下也受得住——”

坦丽花正笑盈盈地探下身欲摸小宝的脸,闻言,那手霎时在离小宝脸颊一寸远处——蓦地定格!

————《嫁夫》正文完————(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