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 第三百九十章 来世盟约(终二)

第三百九十章 来世盟约(终二)

 

原本以为得胜,正猖狂大笑着的南宫老祖,此时就像是突然被握住脖子的土鸡,笑声戛然而止。

“这不可能!以你现在弱得可怜的实力,凭什么能够破此杀阵?!”

早已将宁夜视若落入陷进无法逃脱猎物的南宫老祖,失去了往常的从容模样,情绪很是激动地叫道。

为了今rì这一刻,他谋划了实在太久太久了,并且为了启动这座上古杀阵,不惜将半数的后人献祭,原以为胜券在握,可是对方现在却说,可以破了此阵。

南宫老祖实在不愿意去相信,坚信着这一定是对方死前的嘴硬。

因为这座上古杀阵的威力,身为掌控者的他可是清楚的,哪怕他自己落入此阵中,亦百死无生!

或者说,这世间根本就不存在能够从阵中全身而退的存在。

不管是昆吾圣山上那头为情所困愚不可及的真龙,还是剑峰之巅那位曾单人只剑将修行界杀得天翻地覆的剑主,一旦进入此阵,都同样无法逃脱。

除非这宁夜能够像那一夜般,重新以身合道,成为完整的天道,方能安然无恙。

然而,唯有无情方能成就天道,若是他真的重新走出这一步,什么爱恨情仇都会尽数忘却,根本不会沾染尘世的半点情yù,哪怕连最简单的恨意都不存在。

要不然,那一夜若是“他”有心灭杀,自己和西门老祖等三人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根本无须多费什么力气,举手便可灭了自己等人。

可此刻,就算他手中握有着那柄完全复苏的斩天之剑,但却未曾恢复当年那位圣人的巅峰实力,又凭什么能够破阵!

就在外面南宫老祖情绪激动状若疯狂的时候,杀阵内的宁夜,则抬头默默望了一眼天,眉头紧皱,似乎在做着某种纠结。

他确实有破阵的办法,并且这也是除了合道之外,唯一的一个办法。

合道是不可能合道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去合道,自己家里还有乖巧懂事的女儿等着去照顾,还有很多关系亲密的人在守候着自己归家,要是合道了,真的就什么都没了。

作为曾经合道失败的当事人,宁夜很是清楚明白,一旦合道自己就不是自己了,就算见到小怜在自己面前惨死,内心也不会有任何的触动。

就像是一块石头,连“心”都彻底失去了。

于是,便无可奈何剩下另外一个解决办法了。

然而,面对这唯一的生路,宁夜却一直在犹豫,到底要不要这么做。

之所以犹豫,便是因为身为半份天道的他,感受到了天道在疯狂给自己示Jǐng,提醒着自己哪怕是死,都不要那样去做。

对于旁人而言,死亡或许会是终究,可是对于宁夜而言,所谓的死亡,无非不过是一场长眠。

不管是百年,千年,亦或者是万年……只要这世界依旧在轮转,他便会再次归来。

只是,一万年实在太久太久。

宁夜实在不愿,让自己的女儿小怜,让在昆吾圣山守望了千年,让生命中那些不可割舍的人,继续再抱着悲伤等待下去了……

只争朝夕!

没有去理会冥冥之中的天道示Jǐng,他最终还是握紧了掌中似乎还残存着剑主小离生命余温的木剑,将之高高抬起,然后重重插入脚下的地面!

一颗拥有着九条枝干,碧翠的青sè小树,夹带着沧桑古朴的强大毁灭气息自他体内显现。

再然后,无穷无尽的混沌黑气,自他的体内溢散开来,并且经由插入地面的木剑,延伸到整个南宫世家的地下。

那里,也是这座上古杀阵的阵法核心位置!

在这股黑雾中,所触及到的一切都被吞噬,化为最纯粹的混沌,然后成为宁夜体内的力量。

这颗青sè小树,便是传说中的世界树,也被称之为起源之树。

因为这便是天地间万事万物的起源,从开始到结束,从毁灭到新生。

它上方的九条枝干,每一条都象征着一个纪元的彻底覆灭。

它所散发出的黑气,则代表着将一切吞噬重归于混沌的灭世力量,曾有九个无比强大发展到巅峰的纪元,都是被这黑雾无情吞噬毁灭,重归混沌虚无。

先前在流放之地时,这股黑气曾经失控过一次,所有接触过这黑气的存在,最终都被吞噬,化为最jīng纯的力量汇入了宁夜的体内,令他片刻便跨越了无数的修行门槛,一举成就巅峰。

而现在,身为主人的宁夜已经拥有了些许cāo纵这灭世之力的能力。

那所谓的破阵办法,也很是简单,便是利用这股力量,将一切都吞噬殆尽。

到那时候,这座由上古自己遗留下来的杀阵,不攻自破。

一切确实很是顺利,这股黑气连天地都能够吞噬,摧毁一座杀阵自然不在话下。

并且因为吞噬了这座经过百万年不www.31xs.com断吸纳天地灵力的杀阵的他,修为在飞速提升着,无法控制地提升着。

实力得到提升对于正常人来说确实是一件好事,然而宁夜却完全开心不起来,心中始终就像是笼罩着一层yīn霾。

因为今rì所发生的一切,就像是一场针对自己而设下的局,将自己逼到绝境,然后被迫使用这吞噬万物的力量。

而设局人,并不是眼前的南宫老祖,因为他实在不够资格与天道进行博弈,充其量只是一枚跳梁小丑般的棋子。

能够有资格布下这种局的,这世间根本就不存在。

既然不在这世间,那自然是在天外!

就像是早在数rì之前,天地异变灵气复苏的那夜后,合道被破坏苏醒过来的宁夜,也一直能够感受到如芒在背,远在天外似乎有一些很是强大的神秘存在,正充满恨意地注视着自己,不顾一切想要将自己毁灭。

所以接下来的rì子里,他一直在极力压制着修为,不敢去破境,因为冥冥中有预感自己一旦破境,将会有很可怕的事情发生。

宁夜不明白这些人是谁,不明白他们为何要如此憎恨自己,更加不明白他们于天道博弈,如此费尽心机布下这局到底是要做什么,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

此刻的他,别无选择!

“啊啊啊啊啊!”

突然一旁传来痛苦的嘶吼声,之前救人心切跃入阵中的楚然,见到这黑气的出现,抱着脑袋无比痛苦地嘶吼起来,双目赤红表情狰狞,痛苦中带着难以言喻的悲伤,两行血泪直流。

那模样,就像是一头受了重伤鲜血淋漓的野兽。

甚至,他还直接跑出了先前宁夜极力给他所布下的,不受黑气侵扰的安全区,整个人直接没入了黑雾之中。

见到这一幕的宁夜,心头一紧,因为此刻的他只能稍微掌控这毁灭万物的黑气,根本无法自如控制。

而且,他也深知这黑气能够吞噬一切,以现在二弟楚然的修为,进去瞬间就会尸骨无存,像是食物一般被吞噬化为修为进入自己体内。

可这时,已经耗尽全部心神去cāo控黑气的宁夜,根本来不及去救援。

接下来,诡异的一幕发生了,咆哮着冲入黑气中的楚然,却并未受到任何的损伤。

“什么都没了……都死了……所有人都死了……我还是……什么都没能够守护住……废物……废物!”

双眸被血泪浸染,猩红骇人的楚然,流泪悲伤对天痛苦嘶吼着。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

加入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