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舟行诸天 > 第67章 野望

第67章 野望

面对弟子们的疑虑,宫宝森闭口不语,直到住进了旅馆,安置下来,大家聚在一间房间聊天,提起此事,方才说道:“自清末以来,津门成为北方港口大城,外国大力士屡次来华挑战,常在津门设置擂台,又有霍元甲、韩慕侠等人击败洋人的事迹,因此津门武风很盛,武行也跟着繁荣起来。”

“这不是很好吗?”马三疑惑的问道。

“是啊,武风越盛,学武的越多,武馆的人应该就会越大度,爹在津门也就有了事情做啊?”宫二也疑惑的问道。

“呵呵,你们还是不知道世道艰难啊!”

宫宝森摇摇头,转头看向封舟:“你已经到津门好几个月了,有什么看法?”

封舟淡淡的笑道:“津门武馆十九家,二十年来,只出名师,从未出过名徒。因为他们的武馆,根本不教真东西,早就已经暮气沉沉。因此最怕的是猛龙过江,影响他们的利益。”

“简单说就是他们不教真功夫,还怕别人教。更怕的是名气比他们大,影响力比他们深得人在津门开馆授徒。”

封舟这句话说出,房间内所有人都震惊了。

老姜只是惊讶,但是马三和宫二,则震惊的简直无以复加。

马三虽然奉师命,多次往来津门,也和武馆的高手比过拳脚,但是一向走马观火,没有深入的思考过这些问题。

他自幼跟随宫宝森,得到他倾囊相授,实在不理解这当师父的,怎么会不教真东西,那不是误人子弟吗?

宫二更是如此,她自小就见到宫宝森对每一个弟子都倾囊相授,认真指点,虽然真正领悟道高深功夫的寥寥无几,但那些人只是限于武学天赋而已。

“因为武馆本来就是为了满足政客、商人的目的,顺应时代形势出现的毫无根据的产物,学员们一起练武,违反千古的传艺规矩,一授众知,也就没有哪个一身武艺的名师会把真东西在那里教。”

封舟淡淡的说道。

宫宝森微微颔首。

“既然开设武馆有这等弊端,那为什么津门的武馆这么红火,按理说它就不应该出现才是啊!”

宫二疑惑的问道。

“津门是海运大港,贸易繁忙,物资丰富,流通渠道四通八达,历来都是政商眼中的把柄,如今这个时代,军政商人支持的各项运动都是有人支持,有人骂,褒贬不一,唯有支持武术,强身护体,利国健民,向来无人反对。”

“所以政客捐助武馆,为的是依仗武行的名望成就政绩,商家捐助武馆,是为了借武行的影响扩大名声,生造出的武馆繁荣也来自于此。”

封舟叹道。

听了封舟的话语,马三和宫二都相顾无语。

世道人心,竟然如此复杂。

不过两个人的想法却是不同的。

在宫二看来,封舟来到津门仅仅两个月,就对津门武行了解的这么透彻,果然是有大智慧的人,不由得欣喜自己的眼光。

但是在马三看来,却是内心感到一阵阵寒意。

津门武馆如此繁华,他马三当然有开馆授徒,扬名天下的想法。

哪里想到津门的局势,竟然比他想象的还要复杂。

他扫了一眼自己的师弟,突然感觉到两人在眼力方面的巨大差距。

他已经三十多岁,多次往来津门,竟然没有看出津门武馆繁荣背后的暮气沉沉,而自己的师弟只是在津门待了两个月,就已经发现了这些问题。

“难道他生就一双慧眼。”马三心中想道。

随即他看了一眼师父,说道:“师父,我们离开东北,路过津门,这津门武馆请我们去登瀛楼吃饭,师父为何不去。”

“那是因为我们是强龙,他们以为我们来到津门,是抢饭食的,所以那登瀛楼啊,其实是鸿门宴,我若是去了,几十年的交情,也就只剩下那一顿饭了。”宫宝森叹道。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一旦牵扯到切身利益,哪怕是生死之交,也顾不得了!

“哼!师父乃是真佛,他们都敢藏心思,胆子不小!”

马三冷哼一声。

“师兄有所不知,这段时日以来,我曾经调查过武行,发现他们这些高高在上的知名人物,为了垄断武行,不许外人插手,就变得极重规矩。”

封舟笑道。

马三的那句话,显露出他对武馆的繁荣和利益已经看在眼里,有向往之意,他便提醒了一句。。

“规矩?都有哪些规矩?”

马三果然问道。

他这句话一出,宫宝森的眼神瞬间睁开,偶露精光,随即黯淡下去。

这东北的基业已经放弃了,但马三心高气高,他这个宫家的接班人,自然要有一份事业要做,他想插手武馆,也是情理之中,自己老了,若是全力阻拦他,只怕会被自家徒弟记恨。

“你要说具体的规矩,那可真是繁琐,一天一夜都说不完。值得一说的是,老人们用重重规矩,布下天罗地网,在这样的规矩里面,新人很难出头,新的武馆也很难生存下去。”

“www.31xs.org比如说,要开一家武馆,就得先收个本地人当徒弟,等他练出功夫来就去踢馆,踢赢八家武馆,然后让津门武馆的高手把他击败,赶出津门,永不回来,你这个当师父的才会被他们看重,方能开建新的武馆,但是自从津门武行成立以来,从来没有人踢赢过五家武馆。”

封舟淡淡的说道。

他仿佛说的是故事,又像是异闻,总之不想再说身边的故事。

“若是踢赢了八家武馆呢?”马三兀自不信。

“早在你踢赢八家武馆之前,津门武行的人就会聚在一起,找到师父,向他提出质问,你说十仈Jiǔ个成名宗师高手一起动手,师父会怎么样?以郑山傲和邹蓉两个人的心计,暗地里施展手段,你说会怎样?若是他们沟通军阀,以军人对付师父,你说会怎样?”

封舟淡淡的说道。

“沟通军阀?”马三一脸疑惑。

他们这些武行的人要是有这本事,那还开什么武馆啊?

“不错,比如津门武行头牌郑山傲,他的一个弟子就是齐鲁省主席韩复渠警卫部队的副官,邹榕的一个内弟,在北平政务委员会宋哲元门下当官,其余各家馆长,也是功夫了得,都有亲友为军阀效力,这密密麻麻的关系网,压制着津门武行,大师兄,试问你如何能打开局面?”

此言一出,马三的脸色果然变得苍白。

论武功,他自信不弱于人,但是论人心,论关系网,他们这些过江龙,怎么抵抗得住津门武行十九家编制的天罗地网?

“难怪以师父北方武林第一人的地位,也不能在津门久待,原来是强龙难压地头蛇啊!”马三心中想到,不由得开口叹道:“看来这武馆难开啊!”

“大师兄,你说的不对!”

封舟突然道。

此言一出,满屋皆静。

“什么?”马三不由得问道。

津门的武行密不透风,抱团排外,连马三都为之震惊,心生退意,这封舟还要迎难而上?

“津门武馆暮气沉沉,不教真东西,已经是误人子弟,传到后世,我辈武人的名声都被他们破坏了,师傅一辈子的呕心沥血,当初建立中华武士会的雄图壮志,也被这群只关注眼前利益的家伙毁了,这种情景,我是看不下去的!”

封舟长身而起,走到窗前,遥望着繁华的津门市面,说道:“所以我想向师父请缨,在津门建立武馆,待时机成熟,重开中华武士会,将真正的拳术广传民间,彻底涤荡津门武行的死气沉沉,为将来的中日之战,积累一些民间力量!”

此言一出,全场皆惊。

众人都在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向封舟,深深地感受到他的气魄雄大。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