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舟行诸天 > 第91章 金楼风云4

第91章 金楼风云4

封舟说这,指着桌子上的那碗蛇羹,笑道:“自从来到佛山,我就没有遇到一个对手,直到喝了这碗蛇羹。”

“这碗蛇羹火候恰到好处,功力掌控自如,妙在巅毫,非大英雄大豪杰不能为之。相信有他在,可以让你如见高山。”

封舟侃侃而谈。

“一碗蛇羹?”叶问眉头微皱,不由得顺着封舟的手指看向蛇羹,轻轻地吸了吸鼻子,笑道:“羹香扑鼻,的确是难得的美味。”

“你闻到的不是羹香,而是佐香。从蛇羹端上来到现在,这蛇羹的香味始终不曾泄漏半分,全都藏在羹里,是故唯有吃到口中,才能品得其中美质。美味在口舌之间绽放,世间百味却在心里升起。你说此人以功力入厨艺,难道他自身武功不是世间顶峰?”

“嗯。”

一时之间,叶问竟然不知道如何回答为好。

封舟也不理他,转身对金楼老板灯叔道:“不知主人家,可否请做这位蛇羹的前辈前来一坐?”

灯叔怔了怔,便吩咐人去喊。

宫二听他说的这么玄乎,不由得升起了好奇心。封舟会意,便拿起汤勺给她舀了一碗。

宫二细细品味,送入口中,才品了一口,便觉一时之间,一种蛇香羹味在舌尖绽放,同时心里竟然升起各种奇怪的感觉,既有她想得到的,也有她想不到的,诸般滋味糅合一处,却又层次分明,无有不谐,变化之神奇,令她几乎喘不过气来,几乎舌头快要化掉了。

她哪里知道,封舟其实是故弄玄虚,她能品道世间百味,不过是心理作用而已。

等她头脑恢复过来,正见一个面容苍老、衣着简朴的老人走了进来,一脸疑惑,看到她和封舟的时候,表情怔了怔,随即恢复老农模样。

“几位……”老人不解的说道。

他当然就是八卦门的老前辈,宫宝森的师兄关东之鬼丁连山。

他本以为宫宝森走后,有人也发现了他的踪迹,但是走进花厅之后,扫了众人一眼,却没有发现任何端倪,不由得有点疑惑。

“老人家请坐。”

封舟站起来,亲自给老人搬了座位,请他坐下,然后问道:“老人家,我品了你的蛇羹,只觉得这厨艺已经入了化境,我便坚信,老人家的武功,已经到了极深的地步,所以请您见证一下,我们宫家弟子与咏春拳宗师叶先生的高低。”

“我只会做蛇羹,不会……”丁连山心中疑惑未解,急忙推脱道。

“前辈且慢推脱,我师父宫先生曾经讲过一个故事,咸丰年间,有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先生来到肃王府,向拜读一下祖师董海川的拳法书籍,祖师爷不认识他,自然不允许。”

封舟微笑着讲起了故事。

丁连山一愣,心想:“我们八卦门有这个故事吗?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叶问、宫二,以及周围围观的金楼众人也都一脸疑惑,不知道眼前的封舟为何讲起故事来了。

封舟不理他们,自顾自的说道:“那老者也不恼,转而到了校场上,就在旁边瞧着肃王府的教习们教授武学,过不片刻自己却下场中演练起那门武功来,竟比教习演练的还要纯熟!”

“后来才知道此老就是唐鉴先生,唐先生乃是当世大儒,理学宗师,他要看董祖师爷的八卦拳著作,祖师爷自然不敢拒绝,便将自己写的《八卦拳谱》奉上,没想到唐先生一边看着一边演练,竟是演练得分毫不差。他读了一个时辰,便成了八卦掌的宗师,进肃王府时还是一位颤颤巍巍的老人家,出门时却精神矍铄,切磋中更是一连击败了两位王府教习!和祖师爷教授半个时辰,不分胜负。”

众人听了不由得瞪大了眼睛,面面相觑。

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家,一个时辰精通了八卦掌?

你在说《蜀山剑侠传》吧。

这怎么可能?

封舟继续道:“开始听这个故事的时候,我也不信,但是后来我就明白了,所谓大道殊途同归,唐先生一生钻研理学,已经到了常人难以企及的殿堂境界,一法既通,万法皆通。”

“老先生炖的蛇羹,也是如此,明明只有鲜香美味,却吃出世间百味,你若品鉴武功,天下间什么武功不在你的双目之中?”

封舟缓缓说完,整个花厅之内无人言语。

而丁连山听得他的话,眼神慢慢凌厉起来,整个人的气质突然变了。

在众人注视下,他有一个畏畏缩缩的下等人,忽然间腰杆挺直,气度非凡,眉宇间一副宗师气派,坐在椅子上看向大家,竟然如同俯视苍穹一般。

他竟然真的是一位武学大宗师?

所有人全都看向丁连山,眼中充满了疑惑、惊讶和奇怪,不一而论。

这老人家做的蛇羹汤,的确是金楼一绝,要说他是殿堂级厨师,也有人欣赏几分,但是若说他是由做【31小说网 更新快】蛇羹而成武学宗师,那谁也不敢相信。

只怕他本来就是一个武学大宗师,为了躲避灾祸而隐避厨房。

账房先生心道:“俗话说,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世,大隐隐于朝,我躲到金楼当账房先生多年,自然也会有人躲在厨房几十年,说不定他真的是一个大宗师。”

金楼三姐想起自己早年用八卦掌拆过的无数祠堂,如今却沦落在此,不由得心有戚戚焉。

封舟冲丁连山拱手道:“那就请先生见证,我宫家弟子和佛山咏春叶问之间,谁能胜得一筹。”

丁连山一怔,心里瞬间明白过来。

自己这个师侄,早就认出了他。

所以请他来这里做个鉴定,其实在告诉他,八卦门后继有人,宫家六十四手后继有人。

一瞬间,他的眼泪几乎要夺眶而出。

不过他硬生生忍住了。

点头道:“既然封先生请我,我自然不会推辞。”

封舟微微一笑,又向叶问一拱手:“叶先生,可知道陈识陈先生?”

“陈师兄是我师伯梁奇先生的弟子,与我一个师祖,我自然认识。”叶问答道。

“我在北边和陈先生,只用了一只手。为了表达对咏春拳的尊重,和你交手,我自然也只用一只手,叶先生请全力出手。”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