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舟行诸天 > 第835章 花烛(1)

第835章 花烛(1)

终于到了成亲的正日子,林昭起床的时候望了望窗外,竟已经是日上三竿。

他心里叹了一口气,知道自家母亲晓得自己要忙一整天,所以给他放了安神的香薰,让他多睡一会,

外间聆歌、听意已经早候着,听到里间有动静,便挑了帘子进来侍候。

林昭这边是没有丫鬟的,但今日成婚,贾敏便调拨黛玉的两个大丫鬟过来帮忙了。

已经是辰正三刻,林昭问道:www.31xs.org“怎么没叫醒我,前院有客来了吗?”

彼时婚俗,在男娶女嫁的正日子,至亲好友多是上午即去道喜祝贺,而且全家都来,这就是所谓阖第光临,方显得亲热。交情一般的,则是只是不带家属,什么时间来都行。

“太太说大爷今儿要忙到夜里呢,让大爷多睡会,省得白天乏!”聆歌一边递上衣物,一边回道:“前院却是不知,内宅这边听说有女客到了,太太迎客,郡主在内堂陪着呢!”

听意喊外头的小丫鬟送了热水,探探水温正好,请林昭梳洗。

这年头,鲜少有女客单独登门的,既然女客到,那前院应该也有同行的男宾了。

林昭摇头苦笑,没想到自己这新郎官做得竟然如此失职,得赶紧过去。

说起来,堂堂锦衣卫左都督,竟然睡到这个时候,实在说不过去啊。

梳洗完毕,几个小丫鬟已经捧了吃食过来。

他身为家里主子,一向极少注意平时吃的是什么。但今日是新郎官,自然要多注意一点,看了一眼,却是两碟点心。龙眼小包子与金丝花卷;还有一品粥,人参粥;另有四盘小菜,拌芥菜丝,拌腐竹,酱瓜丁,红油耳丝。

林昭夹了个金丝花卷,看着那人参杞粥。问道:“怎么又做这个,不是说过不用补了吗?”

听意回道:“是郡主和荣国府的琏二奶奶特地交代的,怕大爷日间繁忙。没空吃饭。早晨的吃食让多进些呢!”

林昭地脸上多了几分笑意,黛玉很是有点当家理事地模样。凤姐不愧是荣国府当过家的,细节考虑的不错。

聆歌、听意见林昭脸色由淡淡的笑意转为沉思、随即恢复如常,不由得对视一眼,不明所以。

不过她们毕竟只是借调过来的,前途如何,并不受新来的少奶奶安排,因此虽然奇怪,心里却并无其他想法。

这边林昭很快恢复过来,就着酱瓜丝,将喝了两碗粥,吃了半盘小花卷。虽是早起没食欲,但是这时候规矩繁杂,他这个新郎官又要陪客迎亲的,怕是没空闲吃饭。

用完早饭,出了葵院,还没出二门,就见凤姐和黛玉并肩走来,后面跟着不少丫鬟婆子。见了林昭,众人都见礼,凤姐却笑嘻嘻地打量着林昭,笑道:“新郎官,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可吃饱饭了吗?”

林昭笑道:“说起来还要多谢二嫂子关心了。”

众人见他面色如常,丝毫没有其他新郎那种忐忑不安的心态,不由得暗暗佩服,果然是锦衣卫左都督,位高权重的武官,边疆杀过红毛鬼子的英雄,大婚之日都这般平静。

林昭出了二门,到前院客厅去。孙绍宗与冯紫英,以及锦衣卫的好友们都到了,两人常来林家,算是好友,一块招待几户关系交好的贺客。还有几位年长的客人,则由张万年陪着说话。

像韩文冲、顾海全做惯了林昭下属的好友,此刻都在门口迎客呢。

至于林府的大老爷林如海,他自然是陪着那些高官在书房里聊天了。

他堂堂户部尚书,一般的客人,还不够资格让他去迎接。

见林昭进来,几位平辈的客起身,拱手施礼,口称:“给您道喜啦!”林昭这边回礼,笑着答:“同喜,同喜!”

长辈冲林昭点头,道:“昭哥儿大喜。”林昭自然也免不了拱手回礼,说:“让您老费心。”

他堂堂锦衣卫左都督,若非在今日,有哪个长辈敢受他这么一礼?

过了中午,宾客渐渐盈门。林家的姻亲远亲,贾家的族人,有林昭见过的,也有没见过的,各种亲戚来了不少。

除了亲戚,还有些林家的一些年谊世交,

《白虎通》谓:婚者。谓昏时行礼,故曰婚。《酉阳杂》谓:《礼》,婚礼必用昏。以其阳往而阴来也。

依规矩经卦卜。拜堂的吉时定在戌初一刻。

林家请的娶亲太太是位“全福人”。申正三刻,三声锣响行了响房礼之后,娶亲太太先行到天地桌前上香叩首。然后侧立桌旁,招新郎官林昭过来向天地桌上供奉的玉帝等诸神百份三叩首。之后娶亲太太点了灯花,进行“照轿”、“薰轿”、“压轿”一系列驱邪却煞气地程序,迎亲地喜轿正式出发。

林昭身着礼袍,十字披红。骑着高头骏马走在喜轿前边。八个身穿飞鱼服,腰跨绣春刀的锦衣卫千户,也披红也护在喜轿两侧。林府下人身着簇新的衣裳,手持鼓乐、灯笼、香炉,一路喧嚣相送。

在锣鼓炮竹声中,喜轿到了薛府。

许是林昭带的人都是飞鱼服,看着十分的有气势,再加上毕竟是高门娶亲,薛家门第小,不敢多闹腾,林昭撒了喜钱红包后,顺顺当当就把花轿抬了进去。花轿往后院闺房去接新娘,林昭则到正堂,给岳母三叩首,行谢亲之礼,然后再到闺房前隔符深作一揖地,催妆迎亲。

按照规矩是要新娘兄长叔伯抱入轿中的,这一点薛蟠早就准备好了。

他大大的脑袋上,嘴巴裂的十分巨大,几乎要裂到耳朵根了,可见其心情有多好。

毕竟自家宝贝一般的好妹妹嫁给了当世奇男子,户部尚书的公子,锦衣卫左都督,那可是薛家修来的福气。

不过薛蟠也知道,自家妹妹才华品性都是极佳的,便是亲王也配了,何况一个锦衣卫左都督而已。

许是昨晚喝了酒,临进去抱新娘前,薛蟠居然还捅了捅林昭,低声道:“可是要封个大大的喜封给我,不然我这手上捎有不慎把我妹妹摔了……”

林昭瞅了他一眼,实在想不通宝钗怎么会有这么混的哥哥,居然在这个场合开这样的玩笑。

不过他也乐意配合,当即塞了个封银锭的大红包给薛蟠。薛蟠掂了掂,便笑嘻嘻地进去。竟然没有感到半点不好意思。

喜轿离门之前,女方必设宴分别招待娶亲官客和娶亲太太,但只是个礼节性地过场,锦衣卫千户们根本未动筷子,只坐下瞧了一回。只等喜轿退出闺房,这边就上一碗清汤,茶房喊“上汤”便是宴会结束之意思。娶亲人就马上撂下汤封赏钱,起席告辞。

因规矩是从女家往回抬新人不能从原道回去,寓意不走回头路,因此不免绕路,喜轿回到林府已是酉正二刻。

同花轿到女家一样,花轿到男家时,也是要先闭门再叫门的,经过了不少逗趣地对唱段子,然后才开了大门,漫天洒了铜钱喜包,迎了花轿进门。

薛府的送亲太太也是一位“全福人”,她与娶亲太太相携进了喜堂,往天地桌那边上香。这边花轿前摆好了一直在天地桌上供了的马鞍子,喜倌儿奉了弓箭上来。

一群好友和八个锦衣卫千户的一起,簇着林昭过来,瞧着那落的严严实实的轿帘,便从喜倌儿手里接过弓箭,隔着轿帘虚发三箭。

轿帘掀起,也是事先从薛府请来的“全福”少女从天地桌上拿来脂粉,为新娘填脂粉,然后扶了她下轿。

新娘子一身盛装,持苹果、抱“宝瓶”的小手白嫩嫩的,如凝脂一般,稳稳当当地过了马鞍、火盆,踩着红毡,由林府这边请来的两位“全福太太”搀扶,一路进了喜堂,站到了林昭身侧。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