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全球高武 > 第659章 我很记仇的 (求月票)

第659章 我很记仇的 (求月票)

“嗡……”

虚空颤动。

当方平几人朝天宫飞去的时候,一股强大的威压散发了出来,方平身形一滞,差点从半空掉落。

后方,老姚几人急忙跟上,四人精神力爆发,联手抵御这股强大无比的威压。

方平耳鼻出血,抬头看天,脸上满是不甘。

“你们到底在等待谁?”

“非要等你们的传人吗?”

“人类快灭亡了啊!”

方平心中呐喊,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去恨。

界域之地,洞天福地……

当年那群被称为仙神的人物,战死在了地窟,却是为人类留下了遗祸。

如今局势看起来好转了许多,可地窟通道即将全开,妖植王庭和妖命王庭有联手之势,守护王庭早已参战,万妖王庭态度不明。

四大王庭一旦联手,人类还有活路吗?

方平不想把自己想的太伟大,他也没那么伟大,可他真的想找到精神力修炼功法,他想让自己更强,让师长们更强,让人类宗师更多,绝巅更多……

也许只有如此,才能让人类有还击之力。

界域之地,当年既然发起了王战,和禁区也是敌人,为何不在灭亡后,给人类留下一点希望?

“你发现了我们?对吗!”

方平忽然不再沉默,大声吼道:“你发现了我们了!你没赶走我们,是不是还有意识存在?前辈,方平别无所求,只求精神力修炼之法一观!”

“玄德境武道强者www.31xs.com,我方平自认不会看错,能把天宫悬浮的如此之高,显然也是孤傲清高之辈,我方平也不会辱没了前辈们留下的功法和传承!”

“当年灭亡玄德境的敌人,等方平强大之时,必然会一一清算!还请前辈怜人类之难,伸出援手!”

“……”

方平嘶吼了一阵,威压继续释放。

整个界域之地,都被威压覆盖了。

一旁,王金洋沉声道:“别喊了!这股威压应该不是活物,应该只能感应到气息和能量变化,之前一直没有出现,我们攻击绝巅屏障才出现。

这说明,只要我们不乱动这里的东西,不乱攻击,问题应该不大。”

几人现在也稍微判断出了一些东西,这股威压大概率不具备智慧或者生命力。

也许……只是古武者留下的一道防御程序。

上次将李寒松他们丢出来,也许也只是一种气息的辨别,简单地辨分敌我。

方平几人之前模拟青牛门门主气息,没有引起威压的出现。

之后威压出现,也是在他们攻击绝巅屏障的时候。

这时候,到了天宫,也许才引起了威压再次释放,天宫的防御机制可能被开启了。

方平闻言顿时没好气道:“白吹捧了!”

三人无语地看着他,又没人让你舔。

“别废话了!”

姚成军脸色发白道:“我们4人联手,连散发的一点余波都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这还不是针对我们而来。

这玩意到底是什么?

当年若是有这么强大的防御机制,怎么会被人攻入界域之地?”

李寒松笑呵呵道:“攻入界域之地,界域之地好像战败了,却是没被毁灭,反而自我封闭,其实就证明了很多东西。

禁区的人真要打来了,你觉得他们会放过天宫?

你觉得他们会任由界域之地封闭?

所以,我猜这股威压其实早就存在,伴随着界域之地一起存在,当年禁区可能占据一点优势,却是无法抵抗这股威压。

禁区的强者,十有仈Jiǔ也都战死在了王战之地,来的人不够强,无法抵御,这才离开……”

说着,李寒松又道:“未必离开了,我甚至怀疑,当年攻入这里的人,也许都死在了这股威压下。这才是界域之地一直保存到现在的原因。”

李寒松的猜测,还是有些道理的。

这时候,王金洋忽然道:“既然这股威压可能是一直存在的,那当年界域之地的人应该也知道,这里可以防御敌人。

如果无法抵挡敌人,那退守天宫,是不是很正常?

之前在下面,一直没看到遗骸,也没看到活人……遗骸去哪了?

天宫中,也许真的有活人!”

几人心中一动!

未必没可能的!

如果这股威压是一直存在的,而不是后来才有的,那当年有人退守天宫太正常了。

界域之地自我封闭后,敌人还会再来吗?

如果来了,天宫恐怕已经被摧毁了。

既然没来,那当年活下来的人,也许真的还在天宫中生存。

“走,都到了这时候了,生死置之度外,一起上去看看!”

威压出现之后,几人没走,就已经抱着九死一生的心思来的。

好不容易到了这地步,这时候放弃,谁能甘心?

四人气血勃发,精神力爆发,联手开始抵挡威压的压制。

这股威压弥漫在整个界域之地,也许外面都能感受到。

可也正因为溢散的太开,没有针对性,4位七品武者联手之下,也能勉强抵御住。

由此就可以感受到,威压的强大。

九品强者,威压爆发,别说溢散的这么广袤,就是针对九品爆发,那也压不死七品,真要这么简单,当年吴奎山遇到天门城主第一眼就被人压死了。

九品要是能这么轻松击杀七品,那战场就不会是高品战场,而是九品战场,七八品的一压就死,还打什么。

“绝对堪比绝巅,甚至更强!”

几人都有了比较,这股威压的强大,不会比绝巅弱,那是最起码的。

四位七品联手,居然只是勉强抵挡溢散的一些威压,太过强大。

几人艰难地朝上空飞行着,千米的高度,平日里一眨眼的功夫,此刻几人却是如同蜗牛爬动。

……

界域之地之外,平台上。

陈耀祖几人也是面色凝重!

随着威压的爆发,他们也感受到了压力,当然,毕竟隔着界壁,压力不算太大。

“他们被发现了!”

“会不会出事?”

“二祖,他们不会……不会死在里面吧?”

“……”

几位老人,有人忧心忡忡,有人略显忐忑。

陈耀祖盯着界壁看,随着附近的能量浓度降低,此刻界壁虽然颤动,可好像没有爆发能量潮汐的意思,能量潮汐不爆发,界壁是看不到内部情况的。

陈耀祖看了一会界壁,这位老人,此刻也忍不住低声骂道:“这几个小子……要是不把能量弄的稀薄,起码我们还有点数……”

能量潮汐爆发的话,他们还是可以看到内部的一些情况的。

可现在好了,完全看不到,也不知道方平几人究竟是生是死。

陈耀祖说了一句,脸色凝重,看向栈道口,轻声道:“他们究竟什么情况,我们也没办法知晓,无法进入,也没办法去救援。

小七,都做好准备,枫王的人快来了……”

众人面色凝重,老妪咬牙切齿道:“这一次一定要宰了枫九城!二祖,宰了他,枫王的人再来,我们也不用担心了!”

吸收了方平给的不灭物质,几人15年来积攒的伤势几乎全部复原。

此刻战力都是大增!

枫王麾下还有7位九品,其中枫九城最强,和陈耀祖相当。

干掉了枫九城,其他6人哪怕一起来,他们守住栈道,那就具备了绝大的优势。

栈道两侧可都是空间裂缝,在狭小的栈道上战斗,陈耀祖几人可以退守平台,地利的优势在这里发挥到了极致。

陈耀祖深吸一口气,看向老妪,老妪是除了他之外,唯一的九品境。

说是老妪,在他眼中,其实还是个孩子。

老妪喊他二祖,那是因为他是陈家老祖的儿子,而老妪,实际上是他二哥的孙女,喊他一声三爷爷也没问题。

陈耀祖看了一眼老妪,开口道:“小七,这一次如果枫九城来的话,那我尽量留下他!杀了枫九城,剩下的就全靠你们了!

夺下他们的令牌,以后……就可以回家了!”

陈耀祖说罢,又回头看向界域之地,深吸一口气道:“他们如果出来了,那你们护送他们出西山地窟……”

“二祖!”

几人一脸挣扎,二祖……这是准备要毕其功于一役,一战解决枫九城他们吗?

“好了,都安心等待吧!”

陈耀祖没再管里面的事,此刻也容不得他分心。

等待,没有持续太久。

枫王的人也不隐瞒什么,实际上也很难隐瞒,九品强者的气机,太过强烈。

人还没到,山下,就有人大笑道:“陈耀祖,还没死呢?命够硬!”

“枫九城,你都没死,老夫怎么会死!”

“哈哈哈!”

栈道上传来一阵大笑,笑声越来越近。

枫九城一边上栈道,一边回应道:“陈耀祖,这次你必死无疑!不止是你,包括你复生之地的其他强者!

你龟缩此地多年,恐怕还不知道,这几年你复生之地已经战死10多位神将!

而剩下的那些神将,此刻恐怕也都快死了!

南十八域,槐王率领50位神将围剿你们残存的神将,哈哈哈,陈耀祖,绝望吗?”

枫九城大笑!

一边狂笑,一边朗声道:“等剿灭了你们,我们再去南十八域猎杀复生之地其他神将……不,我们要进入复生之地,覆灭你们这些人!

陈耀祖,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可笑!”

陈耀祖冷哼一声,你真以为我一点不知道?

之前和方平闲谈一阵,他已经问了不少事。

以前枫九城就经常告诉他,谁谁谁战死了,谁谁谁覆灭了……

尤其是杨家那位老祖陨落,当初枫九城说的时候,他们不信,可枫九城甚至用枫王的名义发下了毒誓,证明杨家老祖的确陨落了。

那时候,陈耀祖几人的确很悲观,很绝望。

可现在,按照方平他们所言,杨家老祖是陨落了,可南云月即将入绝巅。

不止如此,天南那边,击杀数十九品,魔都地窟、南江地窟也是一胜再胜。

就连王战之地,禁区年轻一代也被击杀了大半。

人类越来越强,华国越来越强。

尤其是方平这些年轻人,此刻都到了七品境,也证明了这一切。

这样的情况下,陈耀祖岂会受到干扰。

枫九城想打击他,消磨他的意志,只能说痴心妄想。

“可笑?陈耀祖,你是真的可悲!”

枫九城哈哈大笑道:“你以为我在欺骗你?有那个必要吗?我父已经和槐王约定好了,如果这一次你还不死,等南十八域之战结束,槐王麾下神将都会来此剿灭你们!

大不了,分润一些好处给槐王便是。

你们缠了我们15年,也该结束了!”

陈耀祖没再说话,紫禁一战,他们也听方平说了。

可方平说华国占据了优势,到底是安慰还是真的,陈耀祖不知道,也不想去猜测。

他宁愿相信方平的安慰话,也不会相信枫九城,去动摇自己的信心。

下一刻,枫九城几人的身影已经出现在栈道上。

陈耀祖微微凝眉,4位九品,3位八品境!

这一次,枫王居然派了这么多人来。

总共才7位九品境麾下,枫王麾下产业不少,王域需要人坐镇,王庭中也需要代言人,有时间九品境麾下还要负责一些镇守任务,比如王战之地、御海山通道……

来4位九品,算是倾巢而出了。

陈耀祖看了一眼,没说话,身上金光闪烁,金身略显暗淡。

其他几人也是如此,枫九城扫了一眼,微微凝眉,感觉……感觉这几个家伙好像比上次强大了。

难道趁着他们没来,出去恢复了?

虽然有些疑惑,枫九城却也不在乎,就算出去恢复了又如何。

这些人,出去了也待不了多久,不灭物质岂是那么好恢复的。

“陈耀祖,别继续躲着了,不如你我下山一战如何?”

“可笑的把戏就不用继续了,这15年来,你从未赢过我,这一次也不例外!”

“是吗?”

枫九城大笑一声,也不上前,站在栈道上,隔空一拳轰出。

陈耀祖也是一掌拍出,栈道中间能量碰撞,轰鸣声震天。

枫九城也不着急,一拳又一拳地轰出,大笑道:“诸位,一起磨死他们!”

他不准备硬拼,这也是多年来的老套路了。

在这,无法恢复能量,无法恢复消耗。

他们可是满状态而来,慢慢消耗对方的气血和精神力,这些人连恢复气血的丹药和能源石恐怕都消耗一空了,他们可是有储备的。

若不是这些人当年带了不少能源石进来,能量潮汐爆发的几次,也恢复了许多,恐怕早就被他们磨死了。

尽管如此,枫九城觉得,这次也是最后一次了。

他没说假话,这一次如果还无法拿下这几位,父王已经和槐王约定好了,南十八域那边战争结束,会让麾下神将来援。

到了那时候,这些人还能不死?

枫九城一拳又一拳地轰击着,其他三位九品和三位八品,也是一声不吭,隔空轰击着几人。

挡,那就要消耗。

不挡,他们就会冲出栈道,进入平台,那时候,地利的优势没了,4位九品可不怕陈耀祖几人。

老妪看了一眼陈耀祖,陈耀祖不动声色,身上气息却是微微衰弱了一些。

既然枫九城他们想耗死他们,那就如他们所愿好了。

栈道上,枫九城一边轰击着,一边凝眉看向陈耀祖几人的后方。

界域之地,有威压爆发!

难道陈耀祖这几个家伙想进去不成?

既然能引动威压,说明已经引起了界域之地的反应,难道这些家伙在这坐镇多年,找到了漏洞?

该死的!

那这次必须要干掉这几个家伙了,要不然再给他们时间,真让他们进去了,这么多年的努力岂不是做了无用功?

……

紫禁地窟在大战,玄德洞天外,也发生了大战。

平日少见的九品之战,这一日四处爆发。

为了不给人类援助的机会,其他地窟,这一日也爆发了无数道九品威压。

魔都地窟,上次是吴川、田牧他们封城,这一次,却是妖葵城主几位九品在希望城和天门城附近游荡,虎视眈眈,压迫吴奎山。

他们无心现在爆发九品大战,可拖住人类九品,这是一些真王的共识。

若不是地窟通道还没彻底开启,此刻,爆发的就是全面之战,而不再是压制。

魔都地窟如此,其他地窟也是如此。

包括西山地窟,平时很少有战斗,此刻千里外的城池,也有两位九品联袂而来,在西山城外游弋,方羽大宗师也是面色凝重,站在城头和对方对峙。

局势,紧张的让人窒息。

……

玄德洞天内。

方平几人顶着威压,一点点向上挪动,越往上,威压越强烈。

好半晌,方平几人和天宫齐平了。

率先引入眼帘的便是一道高大无比的门楼,比下面的门楼更大!

“南天门啊!”

李寒松感慨一声,这巨大的门楼,上面的确有三个大字的。

门楼后方,便是一条巨大无比的御道。

御道直通后方一座金碧辉煌,如同仙宫的大殿。

“玄德宫!”

老王念叨了一句,开口道:“这里才能被称为真正的玄德洞天,下方只是一些附属建筑。”

几人还没踏入门楼和御道,却已经感受到了什么叫仙味。

门楼和御道都被云雾笼罩,半隐半现,这不是云雾,而是能量。

御道后方,那座宫殿之后,有金光翻滚,如同金龙在翻身。

李寒松几人都快流口水了!

上次,他们也看到了这些,这是不灭物质湖!

他们都难以想象,当年的洞天何等的铺张,也许,不灭物质湖,在古武者眼中,就是寻常的游泳池,或是藕塘?

几人虽然说着话,却都是满脸大汗,压力越来越大了!

方平咬牙道:“别闲聊了,上御道!”

话落,4人一起踏上了御道。

刚踏上御道,几人压力暴增,老王双腿战栗,一时间居然有些要下跪的趋势。

方平也是两股颤颤,身上金光大盛,低喝道:“给我功法,跪前辈一次又如何!不给,那就别想!”

踏上御道的这一刻,威压更强烈了。

方平自认自己拿得起放得下,给了功法,跪这些人类先辈一次也没什么。

可不给功法,他不觉得这些前辈对人类真的有功。

当年功过如何不去评述,如今却是没有丝毫功绩,凭什么跪他们!

不知是方平的话引起了反应,还是原本就是如此,威压,比之前更强烈了。

王金洋低喝一声,身上气血大盛,强行挺直了腰杆!

姚成军也是精神力爆发,站的笔直。

李寒松身着铠甲,倒是轻松许多,瞥了几人一眼,笑呵呵道:“老王最弱,老姚第二弱,方平也差了一点,我比你们强的多……”

“啪!”

三人一言不发,却是一人一巴掌扇了过去。

玛德,这时候这混蛋还有心思装十三。

你要不是铠甲挡着,还真能比咱们轻松?

方平气喘吁吁,给了他一巴掌,又看向老王道:“老王,你是弱了点,回头要好好努力了。”

“你们闭嘴!”

王金洋脸色铁青,也涨红的厉害。

姚成军七品中段,精神力强大。

他才七品初段,精神力没姚成军强,肉身强度也没李寒松强,和方平也没办法相比,此刻,4人当中,就他压力最大,哪怕气血爆发,也只能勉强站直了。

方平笑了一声,也不多说,深吸一口气,四周的能量瞬间被他吸入肚中,接着身上金光再次大盛,暴喝道:“进去!这一次不拿到功法,那就拆了天宫……”

“砰!”

这话刚出,方平倒飞而出,口中鲜血狂喷。

方平眼中惊恐之意一闪而逝,接着就大声道:“华国要灭亡了!里面到底有没有活着的前辈?真要眼睁睁地看着人类灭亡吗?

功法……功法就那么重要?

比人类的存亡还要重要吗?

这时候还要考验我等?

新武时代,战死的武者数以百万计!

大战还没正式开启,一旦开启,战死的人数会以亿万计!

前辈们何其狠心……”

“砰!”

方平再次被威压轰击,轰的金身都开始龟裂。

李寒松见状身上金光大盛,暴怒道:“既然活着,那就出来!

鬼鬼祟祟的,连面都不敢露吗?

方平说的不对吗?

我若是能找到自己的地盘,何必来求你们……

若是真不愿给我们功法,那烦请告知一声,我家在哪!”

话落,李寒松喝道:“方平,去掉我的气息遮掩!”

“铁头!”

“去掉!”

这一刻,李寒松坚定无比,大声道:“我让他们辨别一下,既然他们不愿意,那就自己去找,大不了就是一个死!

古武时代都灭亡了,这时候抱着功法不传承,等着人类覆灭,地窟武者进来传承吗?”

因为方平的几句话,接连被威压针对,这时候众人不再和之前一般,觉得威压无人操控了。

或者说,威压是有意识的!

能听懂众人的话!

见方平没撤去气息遮掩,王金洋深吸一口气,喝道:“方平,去掉铁头的遮掩!铁头不行,那就一个个试一试!”

“方平,犹豫什么!”

李寒松喝道:“就你这优柔寡断的态度,如何做大事!如何当好领袖!既然有机会,那就博一次!”

方平咬牙,看了他一眼,没再说话。

下一刻,李寒松身上属于他自己的气息陡然爆发。

这一刻,李寒松气血爆发到了极致,暴喝道:“我是李寒松!我不知道我前世是谁,可也许你认识我,如果不愿传承你们的功法,那就让我找到属于自己的功法!”

没有任何回应!

“进去!”

李寒松见状也不犹豫,喊了一声,直接迈步朝远方的宫殿中走去。

他爆发了气息,威压没有针对他,那他就不管了,进去再说。

也许对方默认了呢!

李寒松一动,其他三人也跟着一起朝前方走去。

方平心中暗骂,玛德,针对我。

等着!

这次拿不到功法,迟早找你们算账,拆了洞天,拿到魔武去,让你们嚣张。

他现在百分百确定,威压要不有自我意识,要不就是有人操控。

反正不管如何,那都是有智慧的。

之前居然装没智慧,无耻之徒!

呸!

好汉不吃眼前亏,现在不骂你,等强大了,再来算账,欺负我方平的,目前除了少数几人没报复回来,其他的可都报复回来了。

小本子上,又多了一笔账。

玄德洞天的威压或者是背后操控者。

方平心里想着,也不耽误动作,挪动着脚步,跟着铁头一起沿着御道朝前走。

长达数千米的御道,越是往里走,压力越大。

走着走着,第一个掉队的居然不是老王,而是姚成军。

姚成军走不下去了,浑身颤栗,身体开始龟裂。

“你们继续!”

姚成军没继续,朝几人喊了一声,喝道:“这可能是一种考验!我应该不适合,你们继续走!”

几人也不吭声,顶着压力继续往前走。

100米,200米……

越到后面,威压越强,这下子,几人心中有数了,也许……的确是有人在考验他们。

“故弄玄虚!”

方平心中腹诽,不过看样子这次有机会拿到功法了。

“不知道到底是不是活人,绝巅?要是可以忽悠出去的话……”

方平一边走着,一边盘算着,又有些无奈,不熟悉,不太好忽悠啊。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