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全球高武 > 第680章 镇一窟

第680章 镇一窟

刘破虏的一番话,振聋发聩。

一旁,李长生等刘破虏说完了,笑了笑道:“动力都是来源于压力,天门城一战之后,魔武的师生少了宿敌,缺乏压力那是必然的。

刘老说内围敌人有多强,没有亲自经历过,大家哪能理解。”

李长生顿了顿又道:“其实在天门一战结束后,我就有一个想法。之前没提,也是想着魔武处于一个实力的进展期,不太方便。

既然今日刘老当了这个恶人,那我就提一句。

如今的魔武,实力强大无比,比昔日强大了十倍!

一校镇一窟的梦想,也许难以彻底做到,可短暂地做到还是可以的。

我的想法是……接管希望城!

让希望城的驻军撤离,让范老撤离,魔都地窟彻底交给魔武来掌管。

如今,大战还没开启,魔武面对的只有妖葵城。

镇压妖葵城,魔武可以吗?

哪怕瞬间爆发倾城之战,魔武也有这个实力镇压对方!

解放魔都地窟的军力,让范老去其他地方或者休息一段时间,范老在魔都地窟坐镇了30年,魔武既然有这个实力了,也该承担起这样的重任了!”

李老头淡笑道:“接下了镇压魔都地窟的重任,那我们压力就大了!需要面临妖葵城,需要预防妖凤城,包括魔都地窟剩下的其他城池!

这时候,大家还觉得安全吗?

如此一来,师生们恐怕不会再有任何闲散心态了!

地面上,数千万人口,一旦通道被突破,数千万人类死于非命,魔武师生,超过一半师生的家人都在魔都。

这时候,大家还敢不尽心尽力吗?

诸位,我的意见,大家可以考虑考虑!”

一旁,方平头大。

这两位老人家,这是一个比一个狠啊。

接管魔都地窟,不是单纯武力上面的问题。

还有很多很多问题需要解决的!

而且魔武更擅长精兵作战,可不擅长这种守城之战,防守之战。

可身后就是通往人类世界的通道,就是通往魔都的通道,到了那时候,压力可不是现在可比的。

稍有不慎,被敌人闯出地窟,进入魔都,那魔都数千万人就危在旦夕了。

李老头够狠!

人群中,一些师生们也是脸色变幻不定。

李老头笑道:“怎么了?难道大家觉得魔武实力没到这地步?吴校长是九品,我呢,也有九品的战力。

魔武还有另外4位八品武者,9位七品,而方平八品在即,这样的实力,以往镇压两大地窟都足够了。

而今,只是镇压一个魔都地窟,难道有难度吗?

更别说,我们中品武者上千,低品武者近万。

这样的一支队伍,哪怕华国三部四府,比我们还强大的军团也不多了。”

人群中,唐峰沉吟片刻道:“李院长的建议我赞同,不过我还是建议要稳妥一些,暂时让魔武进行协管,和政府一起管理希望城。

等我们熟悉了一切,政府再进行撤离,以免造成麻烦,毕竟事关数千万人的生死。”

刘破虏点点头道:“这样也行,更稳妥一些。长生的建议不错,我没意见。”

“既然没意见,那找三部协商一下……”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几乎是瞬间定了下来。

一旁,方平一脸无语,不问问我了?

我这刚夺了老吴的权,才在水晶屋中待了几天,这就被你们给夺权了?

没人性啊!

不是说魔武姓方了吗?

可几位老人都开始商量起接管希望城之后的事了,方平更是无奈了。

周边的师生们,此刻也陷入了沉思,没几个人说话。

旁边,李寒松看了看方平,又看了看那些凑在一起谈话的老人家,忽然咧嘴,传音道:“方平,你被夺权了!

魔武权力更替真快!”

方平瞥了他一眼,哼了一声,忽然想到了什么,不动声色地拉住了他,接着喊道:“李老师,李寒松想和您亲热亲热!”

这话一出,李寒松顿时大感不妙,李老头则是想到了什么,回头瞥了他一眼,笑了笑,笑的意味深长。

这家伙之前回校的时候,好像干了什么了不起的事,虽然没来得及问,不过想必不是什么好事。

不过现在他没心情找他麻烦,抽空了好好收拾他!

李寒松脸色发白,李老头笑的很邪恶。

这位可是三剑斩杀了一位九品的强者,他头再铁,那也不是对手的。

……

10月1号,方平和李长生出关,刘破虏突破到八品。

魔武当天也以最快的速度给三部四府打了报告,魔武希望接管希望城,开始对魔都地窟进行镇压。

至于方平,当天没选择突破。

实际上,他现在突破也显得有些匆忙了,之前是为了尽快显摆一下,可被刘破虏这么一打击,他哪还有心思显摆。

……

教育部。

张涛很快收到了魔武的报告,不止是报告,包括刘破虏的那番话。

“这老东西,突破八品,倒是强硬起来了,还特意打打我的脸……”

张涛笑着摇摇头,他和刘破虏同时代,年岁差距不大。

他90不到,刘破虏也80左右了。

年轻的时候,他和刘破虏还是有些接触的,没想到这三杆子打不出个屁来的家伙,现在也知道发出自己的声音了。

“哎,家底雄厚了,顾虑也就多了。”

张涛叹息一声,有些事,他岂能不知道。

紫禁一战之后,他就发现了问题所在。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前些年,大家都是光脚的,都是赌徒,管他生还是死。

第一届武大交流赛,为了几十亿的资源,那些才一品境的学生,把擂台赛当成生死战来打,一群一品武者,打交流赛打出了悲壮的味道出来。

大家不是为了自己而战,不是为了成名而战!

有人失败,痛哭流涕,并非是因为败给了别人,而是失去了资源,让学校没了收获。

武大的老宗师,说出了让人热血沸腾的一番话。

没有资源,他们这些老家伙就去夺!

敢战!

必战!

不怯战!

这就是武大!

而今,为了几十亿的资源,像魔武这样的学校,还能打出当初的战火味吗?

别说几十亿,几百亿几千亿都未必能了。

如今的武大宗师,还能说出,为了几十亿资源,敢孤身赴地窟深处,夺取资源吗?

恐怕也少了!

“穿上了鞋,限制就多了。”

张涛轻声叹息,一旁,王庆海轻声道:“部长,刘破虏看法也过于片面了,这并非您的责任。

求稳,那也是您舍不得大家牺牲。

也正因为如此,各界才会尊敬您这些人,因为你们有人性,有人情,有人味……”

张涛失笑道:“别吹捧了,再怎么吹捧,意识到问题,还是要纠正的。

还有,你别两天打鱼三天嗮网,八品境的时间也不短了,如今也进入了五锻境,早点进入九品境。

再不晋级,魔武都快超过我们了。”

王庆海讪讪道:“部长,哪有那么快,我也才刚进入五锻境,脑核都没具现出来,九品境恐怕还早着呢。”

“不要妄自菲薄,九品和八品的差距,在于本源道的领悟,你尽快完成五锻,可能的话,完成六锻,进入九品应该不是太难。”

张涛说了一句,又道:“魔武想镇压一窟,你怎么看?”

“我?”

王庆海沉吟片刻道:“我觉得还是可行的,如今华国地窟总共24个,天南被打废了,紫禁被灭绝了。

严格来说,我们需要镇守的只有22个。

如果魔武可以单独镇压一个,那剩下21个,我觉得也可以改变一下策略了。

包括武安军这边,我觉得也可以抽出大部分力量,再去镇压一窟。

如此一来,我们的压力会大降。

刘校长有句话我觉得还是有道理的,地窟几百年都等了,眼看着通道即将全面开启,他们真的会在这时候全面开战吗?

我觉得哪怕灭了全部外域,他们都未必会在这时候开启全面大战。

所以必要的时候,哪怕再消灭几个地窟,问题都不是太大。”

说着,王庆海又道:“另外,南部长不是一直觉得侦缉部的镇**大材小用了吗?钟团长也一直说她被小看了……

既然如此,我觉得让镇**进入地窟,镇压一窟也是可行的。”

“镇**……”

说起这个,张涛微微挑眉道:“镇**可是为了镇压鞋教的!包括维持各地秩序,让镇**进入地窟,那鞋教怎么办?

如今鞋教这么低调,和镇**的存在也有关系。”

“部长,再过两三年,大战恐怕就要全面开启了,这时候干脆剿灭鞋教算了!如今随着游戏的开发,包括一些电影即将上映,迟早,全民都会知道这些事。

全面公开的时候,也是人心惶恐的时候。

这时候,鞋教干出点什么事来,也很容易搅动人心,要不干脆就趁着这时候,彻底剿灭了鞋教!”

“剿灭鞋教……”张涛轻轻敲着桌子,半晌才道:“鞋教的存在,你也清楚,原因有很多方面。

第一,为了历练新生代武者……”

“现在紫禁地窟和天南地窟都可以。”王部长马上道:“而且鞋教现在也聪明了,比以前更难找到了。”

“这倒是真的,不过鞋教存在,原因还有,包括排除一些人类中的敌对分子。”

张涛轻声道:“如今人类各国,大体上还是一致的,目标也是一致的。纵然有一些矛盾,一般也会在公开面说出来,因为大家都知道我们面临着灭顶之灾。

可是人就有私心,是人就有自己的想法。

人有百样,心思万千。

鞋教的存在,也将一些心怀鬼胎的家伙吸引走了,将整个大环境净化了。

现在灭了鞋教……”

王部长沉默片刻,还是道:“我还是怕尾大不掉,虽然具体的事我不知道,可我知道,哪怕是您,对鞋教的了解也不是全部。

关键时刻,鞋教真的可以被剿灭吗?

大战的时候,鞋教就是不稳定因素,很大的不稳定因素。

一旦一些知情人出现了意外,鞋教可能会瞬间脱离掌控。

部长,您能确定鞋教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还有,真到了那时候,面临灭顶之灾,现在看来是我们自己人,到了那时候,还真的是自己人吗?

生死关头,又习惯了卑躬屈膝,一年年如此,一代代如此,还能坚守信念吗?

鞋教武者可是见过血的,见的还是人类武者和普通人的血……”

张涛按了按手道:“你想的太多了,不要胡思乱想。鞋教的存在,我们是知道,也了解一些情况,可其中有一些深层次的东西你不了解。

鞋教中有我们的人,可不是真正的掌控者……”

张涛轻声道:“要是真正的掌控者,鞋教就不会存在了,集合在一起,一网打尽也就罢了。可鞋教这边,还有一些巨头人物的情况,我们并不了解。

这些人,甚至不会露面。

之所以一直留着鞋教,和这点也有关系……”

王庆海有些意外道:“鞋教的教宗,不是我们的人?”

张涛无语,有些头疼道:“废话!教宗要是我们的人,还能有袭杀普通人的事情发生?你脑子怎么长的?

而且鞋教这边,也很复杂。

他不是一个教派组成的,而是十多个教派,有的源于华国,有的源于欧美,有的来源于其他大洲。

这十几个教派,才组成了鞋教。

教宗,也只是各派推出来的一个人选,我们的人,其实也只是掌控了一个教派,当然,其他圣地大概也掌控了一些情况。

可鞋教就是鞋教,那些被蛊惑的强者,也不是白痴,要是真的都是政府这边的,岂不是早就散伙了,还能留到现在?”

王部长苦笑道:“我还以为鞋教这边,完全在我们掌控中呢。这么说,并不是如此,那就更要消灭了!”

张涛摇头道:“难!其实一些中低层鞋教分子,就算搞破坏,也是有限的。

主要还是鞋教的高层,鞋教高层,强者其实不少。

毕竟密布全世界,如今大大小小的教派大概有18个,也许会更多,当然,一些教派连高品都没有。

可18个教派当中,强者还是有的,哪怕先后被杀了不少,可杀的都是一些七品,八品的都少见。

作为一个遍布全世界的组织,岂会真的就这点强者。

当初为了杀方平一个中品武者,都派来了大量的高品强者,实际上强者更多一些。

以前其实还好,因为地窟入口少,武者少,一些鞋教徒就算有心思,也不敢妄动,鞋教徒数量其实不多,很难培养起来。

可如今,地窟入口多了,他们在华国是没掌控地窟入口,可在国外就难说了。

这www.31xs.net也是我现在暂时还没考虑将脑核修炼法现在就传出去的原因,怕传递给了鞋教徒……”

王部长凝眉道:“华国就未必没有这样的人!”

“这个我也明白,所以近期下地窟的高品武者,都会被关注,传递消息,那也是会有一些动静的。

不关注就算了,关注的话,高品武者很难隐瞒的。”

说着,张涛又道:“不过你说的也对,到了这时候,也的确该清剿一下了。

一方面,可以解放镇**这支军团。

另一方面,为了防止功法传入地窟,也是时候梳理一下队伍了。”

张涛敲了敲桌子道:“不过有些人隐藏的很深,如果不一网打尽的话,其实也很难找出他们。

这事,还得斟酌一番……”

正想着,张涛桌上的一部电话响起,张涛看到电话响起,眼神微动,布下了精神力屏障,这才接通了电话。

一旁,王部长也不在意,他毕竟才是八品,有些事,张涛也不会对他全部说出来。

片刻后,张涛撤掉了屏障,有些哭笑不得道:“得了,不用我们自己想办法了!现在就有机会了,地窟的通缉令,在鞋教中也传开了!

如此大的诱惑,鞋教之前又在方平手中损兵折将,近期鞋教可能会有一些针对方平的举动。”

“针对方平?”

王部长有些意外,也不算意外,不过还是道:“鞋教还没在方平手上吃够苦头吗?怎么敢去招惹他?魔武这边,李长生三剑斩杀了九品,还有个吴奎山存在。

另外,您也一直在关照方平……”

张涛叹息道:“办法还是很多的,吴奎山在地窟中,魔都地窟一旦出了点问题,李长生会进入吗?

百分百会进入其中的!

至于我……那更简单了!

地窟这边出点问题,或者一些地窟真王在御海山附近活动,我都需要赶过去才行。

24个地窟,华国只有15位绝巅,想引走我,太简单了。

鞋教,和地窟应该还是有一些勾结的。

我甚至怀疑,双方彼此达成过一些约定,更甚至,有一些秘密联系的通道!”

张涛深吸一口气道:“比如,坐镇某个地窟的强者,和地窟就有联系,双方通过对敌的城主作为中转,就可以极为顺利地进行沟通!

有些地窟,常年发生征战,九品强者,时常会出手,九品出手,可没有任何外人在场。

这时候,想进行一些沟通,串联,都极为简单。

这样的话,地窟为了剿杀方平,也许会给出一些更好的条件。

光是之前的条件,就足以让任何人心动了,甚至绝巅都会心动,如果开出更好的条件,为之铤而走险试一次,不是不可能的!”

王部长脸色微变,“那方平岂不是危险了?”

“是啊,危险了!”

张涛叹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他的作用,禁区未必太清楚,人类强者不清楚吗?

他又不是个闲的住的,还是个爱显摆的。

他一直处于这样的武道环境,觉得所有人都是好人,所有人都关心他们这些小辈,他以诚心待之,别人也会以真心回之。

我都不知道,这样的想法到底是对还是错。

自从鞋教年初袭杀他失败,吴奎山带人击杀了一些鞋教强者,这小子大概就没把鞋教的事放在心上了。

天天炫耀,天天显摆!

屁大点事,非要显摆的人尽皆知。

都知道他在天南地窟起了大作用,都知道他在天南地窟进入过界域之地,都知道他在天南有定鼎之功。

也知道他在南江炸过半座王城,如今,王战之地的事也暴露了,紫禁一战,更是被禁区的真王看在眼里。

西山地窟,他又坑杀了枫王的爱子,还拿出了大量的不灭物质,自认是绝巅复生。

李长生这家伙,三剑斩杀了一位九品,战力暴涨。

修炼法的事,地窟未必知道,可猜测李长生掌握了万道合一的功法,还是有可能的。

魔都地窟那边,也是他帮助了魔武,拿下了天门城。

如今,他才七品,两年修炼到了七品境……

这样的人物,出现在地窟,你我可以安心吗?

而且杀他,也相对要简单一些,毕竟才七品,再强,那也是七品,这点还是有目共睹的。”

“那……那要不通知他一声,让他近期低调一些,尽量不要出魔武。实在不行,让他来教育部或者军部避一避,鞋教胆子再大,也不敢冲击三部四府!”

张涛淡淡道:“你不是说要剿灭鞋教吗?他躲来了,还怎么剿灭鞋教?”

说着,张涛深吸一口气道:“而且想引出鞋教真正的高层,方平七品还不够!他七品境,为了杀他,鞋教最多出动一位九品,这就是极限!

大不了,两位八品辅助,一位九品,两位八品,这样的阵容,杀七品的方平足够了!

甚至是高估了方平,方平实打实地和九品交手,撑不过十招!

当年,吴奎山能和弱九品境的天门城主交手,那也不过数招,若不是范海平及时救援,早就死了。

对付方平,鞋教也许会出动一位本源道强者,方平可不是对手,三招也许就格杀了他!

可方平要是到了八品,加上他手段多,鞋教又几次在他手上吃了亏,这时候,就有可能出动两位甚至三位九品境!”

“部长!”

王庆海沉声道:“鞋教吃了几次亏,这次不会大意的!肯定会事先打探好情况,您肯定会被引走的,包括李长生他们!

一旦真有几位九品围杀方平,他极其危险!”

“我知道!”

张涛轻轻敲着桌子,再次陷入了沉思。

要拿方平当饵吗?

许久,张涛轻吐一口气道:“问问他自己的意见吧,这小子最近闲着也是闲着,也许也想找点刺激。他被鞋教袭击过几次,年初那一次,差点死在了鞋教徒手上。

就他那性子,现在知道鞋教打他的主意,指不定怎么嗷嗷叫地要报复呢。

这小子自己手段也不少,未必就没点想法。”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