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全球高武 > 第1151章 唯恐天下不乱

第1151章 唯恐天下不乱

收起了战天宫,走出了残破古建筑。

当方平走出来的这一刻,镇天王眼神发光,瞬间出现在方平面前,一掌拍向方平的胸口。

方平下意识地抬手格挡。

砰!

方平倒退数十步,忍不住骂道:“老头,你干嘛?”

镇天王不管他说什么,眼神灼灼地看着他。

许久,眉心跳动道:“你又进步了?哪怕人皇道,也没这么快吧?你怎么做到的?你的金身强度,给老夫的感觉比寻常天王还强大!”

方平理所当然道:“我金身九锻,比他们强那是当然的!”

哪怕这次没进步,他基础气血就有150万卡以上。

基础气血,代表的其实就是金身的强度。

金身越强,容纳的气血越多,这是必然的。

所以在这之前,方平肉身就比一般的天王强大,镇天王这不是废话吗?

镇天王看着他,久久不言。

不对劲!

这家伙不对劲!

在这之前,方平给他的感受没现在这么强大。

方平遮掩了气息,这个没关系。

作为顶级强者,镇天王不需要通过气息去分辨什么,他稍微看了一眼,强没强,他感受还是有的。

一旁,老张也摸着下巴,奇怪道:“你小子又干嘛了?”

“没干什么。”

方平扫了一圈,看了一会,奇怪道:“铸神使他们呢?”

“走了。”

张涛摇头道:“不算一路人,这些人有自己的目的,不会一直在这待着等我们,他们有他们的事,现在应该去办自己的事了。”

魔帝和铸神使既然进来了,当然还是有些目的的。

方平倒是没管他们,而是有些同情道:“大水牛被带走了?”

“带走了。”

老张笑道:“铸神使那个只是分身,平时动用都消耗能量,依附在力无奇身上,可以减少一些消耗。”

“大水牛不会被折腾死吧?”

方平严重怀疑,这水牛被铸神使附身,会不会专往天王堆里跑?

“没事。”

镇天王倒是觉得没太大关系,再次看向方平,“你小子别转移话题,是不是又进步了?”

方平笑道:“进步当然有点,我是天才嘛,进步当然不慢。”

老张也瞥了他一眼,问道:“你现在到底什么实力?圣人?”

“算是吧。”

方平判断了一下,爆发力达到了400万卡以上,当然算圣人了。

等什么时候自己破六了,那就是天王了。

而破六……其实方平实力不进步都行,只要他能更深层次的掌握自己的力量就行。

可以说,极限到了,破六是早晚的事。

一些老古董,到了极限无法再提升了,力量掌控度越来越高,这样下去,一些顶级圣人,也许也有希望在这个时候具备天王战力。

道路的长短,只能算是一种境界。

而爆发力的大小,才是战力,具不具备当前阶段的战力,因人而异。

一些刚证道帝级的强者,还未必有近帝强者强大。

……

三人没在原地停留。

遁入了虚空,张涛开始为方平讲解灵皇道场的情况。

方平听了一阵,奇怪道:“你拿了灵皇的好处?”

“不错。”

“你本源世界扩大了很多?”

“不错。”

方平一脸疑惑,再次看向他道:“你本源世界扩大到了多少……我是说直径大小……”

老张拿了灵皇的好处,本源世界都没扩大到百米以上吗?

“百多米吧……不过被我压缩了,怎么了?”

“压缩?”

方平微微蹙眉道;“为什么压缩?”

老张理所当然道:“本源世界要那么大做什么?大的本源世界,消耗本源气太多!你知不知道,百米直径的本源世界,每天消耗的本源气比我们诞生的都多!

非但如此,本源世界太大,其实也容易出问题,不够稳固。

压缩的话,会更稳固一些。”

方平意外地看着他,再看看镇天王,半晌,开口道:“所以其实是有人本源世界达到了百米以上的,但是都被他们自己压缩了?”

“应该是吧。”

老张回答的毫无诚意,镇天王瞥了他一眼,淡淡道:“不错!一般情况下,都会选择压缩!第一是本源气供应不足,第二是太大的话,容易裂开。”

方平再次皱眉,看向老张道:“你本源世界扩大到了百米以上,没别的变化?”

“什么变化?”

老张有些不太明白,还能有什么变化?

方平陷入了沉思,不对啊!

本源世界扩大到了百米的时候,自己明明把大道覆盖住了,老张为何没有?

要是有,老张大概也发现了这个问题。

百米,很难。

可一些老古董,未必没这个机会的。

他们很多年没有进步,巩固他们的本源世界,难道就没希望?

可为何好像没人走出这种归一的道路?

“是我特殊?也不对啊……苍猫也走了这条【31小说网 更新快】道!”

“那是因为什么?老张为何没这种变化?”

方平冥思苦想,自己和苍猫和其他人有什么不同吗?

苍猫倒是有些特殊,它根本没开辟大道。

可自己开辟了啊!

那又为何会产生不一样的情况?

“要说特殊……大概是我的本源世界有一些本源土,苍猫也有!不过本源土,一些强者其实也有,难道说,有本源土的没开辟出百米世界,而没有本源土的开辟出了也没效果……于是造成了现在这副局面?”

方平心中猜测了一下。

本源土,有人有,但是不多。

这种东西,算是鸡肋,但是又很难得,要知道,就连坤王也就存了那么一点,神教可以说搜刮了三界才有这么一点本源土。

一些强者是有的,但是极少极少。

而这极少的一部分人,恐怕也没机会将本源世界开辟到百米以上。

方平是因为圣人令,老张是因为灵皇的帮助,苍猫是因为几万年的积累……

这么说来,老张没成功,也许是因为缺少了本源土?

方平不知道对不对,但是此刻,他觉得自己和老张的不同之处,也就只有本源土了。

他在想事情,张涛则是懒得管他,很快道:“这次我们在这,还有几个目的!”

“第一,拿到九皇印!”

“第二,收集那些圣人令,天王印,另外斩杀一部分极为敌视人类的强者。”

“第三,看看能不能再拉拢一批人和人类结盟。”

“第四……”

说到这一点,张涛沉声道:“看看能不能复苏一位天王!”

“什么?”

方平意外,张涛解释道:“这灵皇道场深处,有个空间战场,显然,这是强者陨落后留下的!到现在都没复苏,而且能承受多位天王强者的战斗,恐怕也是一位天王强者!

按照之前的经验,我们也许需要找到这处空间战场的核心所在,也就是真正的本源世界所在,可能会复活这位强者!

一位天王……若是我们占据先机,主动复活对方,是敌人,可以直接斩杀,是朋友,可以选择合作。”

方平不由看向镇天王道:“前辈,这边的强者是谁?”

天王强者是有数的。

上古时期死去的天王,那会是谁?

镇天王不会不知道吧?

这边有空间战场,而且很强大,显然,当年死去的人不会太弱的。

之前鸿宇所在的那个空间战场,也很强大,但是好像还无法承受天王级的战斗,这代表也许连鸿宇都不如对方。

这样的天王,别不是破八至强吧?

镇天王摇头道:“人都死了,本源又没找到,空间战场又是沉寂无比,老夫也很难判断是谁!除非找到了核心本源,老夫也许可以认出是谁。”

“那上古时期的强者,前辈多少知道一些吧,就没一点猜测?”

“之前我以为是封……”

镇天王随意道:“我还想着,谁的本源这么强,封倒是有可能。可后来想想,也不太对,封这家伙好像早就跑了,难道被误杀了?

现在封都出现了,那自然不是封了。”

想到这,镇天王又道:“有本源世界,有空间战场,那应该不是初武强者,是三界的强者。这处空间战场的主人,十有仈Jiǔ是破七实力,破八……破八没那么容易被杀的。”

“破七实力的天王……”

镇天王好像在回忆,斟酌道:“当年,有破七实力的人其实不多。三使破七,乾王当年好像都差了一些,极道一脉好像也就封破七了……九皇门下……”

镇天王沉吟道:“九皇门下的强者有不少,天王级实力都有一些,可要说破七……好像还真没有,不排除有人暗中突破,不过概率不大,因为没这个必要。”

想到这,镇天王之前还没多想,此刻忍不住道:“不会是掌兵使那家伙吧?”

“……”

三使当中,掌印使恐怕已经彻底陨落了。

镇海使还活着,现在还在活跃。

当年三使当中最强的掌兵使……不会是他吧?

老张一脸异样道:“你不是掌兵使他徒弟李越吗?你不知道你师父什么情况?”

“滚!”

镇天王骂了一句,你才是李越,你全家都是李越!

李越有我强吗?

当年李越也只是圣人实力,哪来的天王战力。

“掌兵使……”

方平懒得管这俩老家伙的对骂,皱眉道:“掌兵使当年对人类是什么态度?不会一复活,也要杀人类吧?”

“那家伙……”

镇天王和掌兵使还是很熟悉的,斟酌道:“这家伙其实很早之前就退出了天界的核心层,当初天庭设立八王,他就算隐居了。

后来的一些事,他都没参与。

天界之战爆发,当时老夫也没看到他,但是当日不少人陨落,天崩地裂,也没注意到有没有他参与,是否陨落……”

那时候情况太混乱了,他还真没看到对方。

不过猜测他可能死了。

因为掌兵使比较传统,和那种忠君爱国的将领有些相似,虽说天庭削他兵权,可关键时刻,天庭有难,那家伙参与的可能性很大。

如此一来,他战死的概率就比较高了。

镇天王再次道:“不管是不是,找到了本源核心就知道了,是掌兵使的话,老夫应该可以认出来,他和老夫交情还不错,未必不会成为人类的助力。”

镇天王若是和他关系不好,都不会冒充他徒弟了,关系还是不错的。

方平点点头,这么说来,这里的空间战场,是掌兵使的概率很大。

破七实力,当年其实没多少人,破八的话,本源道一系更少,更多的还是初武者。

而初武者,死了一般也不会有空间战场留下。

这代表,这地方是破七天王的概率更大一些。

张涛接话道:“复活天王,这一点恐怕其他人也在想!不过这些人现在主要还是夺取九皇印,所以九皇印这边我们可以先放放。

另外就是鸿宇……鸿宇这边,若是他真的是地皇分身,这家伙秘密就大了!

地皇分身当年能欺骗三界三千年,这可不是简单的事,鸿宇也许真的知道地皇的下落。

若是地皇死了,那当然没说的。

若是没死……鸿宇很可能知道地皇的沉眠之地,现在不少人都在打皇者的主意……”

方平皱眉道:“皇者不在天坟中吗?”

张涛耸耸肩,别问我,我不知道,他看向镇天王,这事这老家伙也许知道。

镇天王不动声色道:“九皇四帝,也许有部分人的残骸在天坟,可不代表都在!当年的战场其实不是一处,而是多处,天坟……只能说是大战的核心地带,而不是全部战场。”

方平刚想继续说话,镇天王摆手道:“别问了,到底什么情况,你们到时候自然会知道!天坟那边,现在天狗他们去了,恐怕接下来也会大乱。”

方平凝眉道:“天坟那边有敌人?”

“有!当然,是不是敌人不好说,有强者是必然的。”

镇天王沉默了一阵,补充道:“当年参战的人很多,别的不说,初武一脉这边,参战的强者就有不少。这些人很强大,他们其实比本源道武者生命力更顽强!

本源道的武者可以复生,他们也可以!

一些初武者,比如肉身成道的武者,他们但凡有一些血液、骨骼留下,都有可能复苏。

一些精神力证道的强者,一缕精神力残留,也有可能复苏。

初武者修自身,他们各有特殊之处,生命力若是不顽强,如何和本源道的强者争锋?

天狗当年死在了天坟……可能就是一些复苏的人出手导致的!”

“他们为什么要杀天狗?”

“……”

镇天王无语了,没好气道:“废话!苍猫天狗是一伙的!有传言,苍猫死,大道崩!这大道说的就是本源大道,当年猫宫那家伙,就是因为和初武一脉的强者交战,这才陨落。

初武一脉因为大道之争败落,让本源道崛起,一直不太甘心。

一些人便将主意打到了苍猫头上,天狗和苍猫一伙的,不杀天狗杀谁?

天狗当初已经破八,这样的强者不死,如何对付苍猫?”

方平了然,最终,再次问了一个问题:“苍猫死了,大道真的会崩?”

“谁知道呢,它不是没死吗?”

镇天王随意道:“要不你干掉它试试,也许就崩了呢。当年天界时期,苍猫被人袭杀,受伤极重,大道差点崩断,也是那一次,天界诸强大道轰鸣,造成的影响极大,所以才有了后来猫宫那家伙死亡,苍猫依旧有人护道的原因……”

“为什么是苍猫?”

“那我怎么知道!”

镇天王就怕和这些人打交道,问题特别多,此刻不耐烦道:“可能和本源宇宙有关,苍猫和天狗的来历也许也和这方沉寂的世界有关。

猫宫的那位也许知道一些,九皇四帝也许也知道一些,初武者领袖也知道不少。

不过老夫当年只是游侠,懂不懂什么叫游侠?

按照当年说法,那就是散修,哪知道这些东西。”

“你师父没告诉你?”

“……”

此话一出,镇天王陡然回头看向方平。

方平不动声色道:“你师父不是说,您老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吗?您老的师父,是初武一脉的领袖吧?”

“……”

老张诡异地看着方平。

行啊!

这小子知道的东西还真不少!

连李老鬼都被刺激到了。

李老鬼还有个师父……这个他都不知道。

镇天王凝眉,半晌才轻哼道:“不该问的别问,不该说的别说!有些事,你们知道个屁!是,老子是有师父,的确是初武者,也是初武一脉的一脉领袖,不过初武也是百强争霸的状态。

这么说吧,当时武道刚现,无数天骄人杰出现,一人就是一脉!

初武一脉,说是万道争霸也不为过。

包括后来的本源道,也是初武一脉,九皇四DìDū经历过初武时代,他们也算是初武传人。

道,就是从初武传下来的。

我们这些人,谁还没个初武者老师?”

镇天王略显感伤道:“那个时代,不单单是我,九皇难道是自学成才?也不是的,他们也有师父,也有前辈教导,而这些前辈是谁?初武者!”

在那个时代,九皇四帝算是后起之秀,当然需要人教导。

这些人,也有初武传承的。

就如现在这个时代,其实也是古武和新武的交替点。

新武开辟,不代表武道就是凭空而来。

方平,李老头这些人,也都有武道传承的。

“您师父死了?”

“应该是吧。”

镇天王淡淡道:“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死了也很正常。当年情况混乱,谁知道谁活着,谁死了。”

“不说这些了……”

镇天王转移话题道:“小子,现在你准备先干什么?”

“抢劫!”

“……”

两人看着他,一脸异样。

“抢圣人,抢圣人令!”

方平理所当然道:“圣人令可是好东西!趁着其他人抢九皇印,我们先抢圣人令!”

说罢,方平笑呵呵道:“比如平育天帝,鞋教三大护教,这都是可以抢的嘛!”

平育天帝可没死。

作为四梵天之主的他,实力已经达到了圣人级。

假天坟这边,死到现在也就死了一位圣人,罗浮山的青精帝尊。

方平还是相当鄙夷这些天王的,怎么办事的?

十多位天王强者在这,打到现在才死了一位圣人,真够丢人的!

换我在这,早就天翻地覆了,不杀几十个圣人,几位天王,这叫搞事情吗?

张涛瞥了他一眼,很快道:“好,那就先抢圣人令!”

镇天王心累,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

希望不会惹出麻烦!

那些天王也不是白痴,方平真要不断袭杀圣人,这些人绝不会坐视不理的。

……

同一时间。

外界。

地窟天庭。

一位枯瘦的老者,如同朽木,步履阑珊地走进了天庭之中。

天庭宝殿。

此刻,几位圣人在座。

老者进门,声音沙哑,如同厉鬼一般,略显尖锐,“恭贺天庭重建!”

天剑几人面色凝重,也没开口。

枯瘦老者继续道:“天狗几人入天坟,其他人被困假天坟!天庭欲要恢复昔日统治,此刻正是最佳时机!”

大都督看向老者,沉声道:“有何指教?”

“几位可敌天王?”

“……”

几人不语。

“圣人战力,如何敌天王?”

老者尖锐道:“圣人和天王最大的差距,在何?本源增幅!”

大都督了然,皱眉道:“你们想杀那猫?可别忘了,我们也是本源一道!杀了那猫,一旦大道崩,那我们也会任人鱼肉……”

“此话差矣!”

老者喘息道:“道崩,越强越受影响!天王无增幅,和圣人差距很大吗?这是缩小实力差距的机会!”

“得利的是初武一脉!”

大都督冷冷回应了一句。

老者再次喘息道:“未必……初武已落幕,活着的……没几人了!吾等再次出现,只因不甘!道崩,尔等转修初武,只会更强……”

众人皱眉。

天剑更是凝眉道:“猫死,道未必会崩!”

“试试……那猫已经给你们带来了大麻烦……真要不崩,吾等斩杀此猫,对你等也无任何影响……只有利,无弊!”

老者喘息道:“若崩……盛世开启!新道必现!哪怕皇出,所有人皆有机会,而今……真有机会吗?”

“吾等再斟酌一二……”

几位圣人对视一眼,没有再说。

老者也不介意,缓缓退去,声音传来:“吾等你们!”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