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全球高武 > 第1378章 老实人不老实

第1378章 老实人不老实

通道搭建。

方平几人,很快沿着通道,一路前行,走到了一处蜂巢之中。

是的,蜂巢。

和上次王若冰的本源世界差不多。

不过也有不同,王若冰的蜂巢,那些通道有些口子已经破碎,导致王若冰生命力量消耗极大,差点被吞噬死亡。

而林紫的蜂巢,此刻都是有一层薄膜堵住了那些地方。

“果然是精神种子!”

方平落地瞬间,确定了一切。

林紫,真的被人改造了本源。

老张还是第一次来,四处看了看,有些惊叹道:“起码数万个孔洞!”

数万,这代表数万个本源武者被控制了。

当然,有些人可能连本源道都没开启。

不过到了六品境之后,三焦之门出现,应该就可以构建本源道了。

三界六品境以上武者有多少?

几千万?

可能还是有的!

这里只盗取了几万人的控制权,难怪仙源没太大反应,太少。

四颗种子,盗取了几十万人而已。

百分之一的数量,仙源没察觉,或者说天帝没察觉,都是很正常的。

“现在怎么办?”

老张看向方平,方平沉声道:“小心一些,找到我们需要找的通道,帮助对方破门,不过只要一踏入通道,就容易引起背后之人的关注。

尽量小心一些,帮助一些人破九。”

方平继续道:“主要找人族强者的精神之门,之后是乱他们,然后是鸿坤他们……”

“嗯?”

这个方平之前可没说!

老张脸色郑重道:“你要帮他们破门?”

疯了吧?

方平龇牙笑道:“怎么了?以为我疯了?我可没疯!这些人若是都破九了,你以为他们会那么容易屈服?那么好说话?

等着瞧吧,到时候大战一起,这些人搞不好比我们还积极。

当然,也有可能引火**,不过……我就是要让三界乱!

不能让人把精力全部集中在人族,全部集中在我们身上。”

方平说着,小心翼翼地揭开了一个孔洞的薄膜,下一刻,一股吸力传来。

方平早有预料,一股浓郁的生命力涌出。

很快,孔洞平复了下来。

方平精神力探入,感应了一下,半晌,摇头道:“不是人族,好像是天外天的一个家伙,不是太熟悉。”

不太熟悉,实力大概也不强。

方平就算打破了门户,对方可能也永远无法触及破八。

不是每个人的门户都需要打破的,除非对方有希望破八,否则打破了门户,那也没用,对方一辈子走不到门户这,打通还是不打通,都没太大区别。

“老张,大猫,你们都找找,未必能全部找到,但是我怀疑精神种子,窃取的都是一些强者的大道本源,强者的通道,应该都在这。”

老张谨慎道:“会不会引起对方注意?”

“小心点就没事,别弄出大动静,我第一次来没经验,加上王若冰的种子本来就出了点问题,更容易引起关注……”

说话间,方平已经断掉了刚刚来的通道,笑道:“现在通道断掉了,只要不闹出大动静,他们绝对发现不了。”

老张也松了口气,这样最好,还真怕很快就出了事。

方平看着密密麻麻的孔洞,有些头皮发麻,“快看吧,看完了,认识的人都标注一下,哪些人需要破门,哪些人不需要,都要商量一下!”

一人一猫,都贼兮兮地点头,跟做贼似的。

实际上,这的确是在做贼。

很刺激的!

动静大点,就有可能导致真皇降临,而且还是真身,那危险就大了。

……

源地,并非一重空间。

很多重空间重叠!

俯瞰下去,源地之上,有很多黑点,黑点都是巨大的裂缝。

每一个巨大的黑点之上,都有一尊巨人坐镇!

镇压源地!

此刻,那些裂缝都在动荡,这是战引发的,到现在还没平定下来。

就在方平他们窥探精神通道的时候,虚空中,中央区域,一阵涟漪席卷而来。

很快,一尊尊巨人虚影呈现。

“穹,你又召集吾等作甚?”

有人不满!

最近事情很多,刚好又遭遇了分身被杀的事,现在大家还得镇压源地暴动,源地很危险的,经常会出现一些裂缝,吞噬他们的精神力。

每一次聚集,其实都是危险。

当然,这些人也不愿意被人靠近自己镇压的区域,每次聚集,宁愿多跑一些距离,也不会在自己镇压区域聚集。

神皇投影面不改色,平静道:“之前,源地有一些异动,诸位发现了吗?”

“异动?”

有人疑惑,兽皇朗声道:“源地现在哪天不异动?穹,你说的异动是什么?”

神皇懒得解释,解释也没用,继续道:“上次诸位发现了没有,方平有一些真血在身,战之前也开辟源地通道,说明他之前可能已经开辟过……

而在这之前,纪镇压气血之门之时,也有几次异动。

方平可能来过源地,这一次,是不是方平不甘寂寞,再次来了源地?”

“穹,你是不是被吓怕了?”

【31小说网 更新快】 北皇打趣了一句,“方平不说能不能来源地,就算能,他现在敢来吗?才杀了吾等分身,他此刻敢来源地找死?”

西皇笑呵呵道:“别小看了方平,搞不好真来了,之前其实我也感觉有点异动,来自灵识之门那边。”

说着,西皇笑道:“灵识之门出现了问题,那搞不好是有人闯入了其中……”

此话一出,神皇轻声道:“纪镇压气血之门,辰镇压灵识之门,玄镇压生命之门……”

众人看着他,不太明白他说这些的意思。

三门有三位皇者镇守。

人皇纪,西皇辰,北皇玄,三人镇三门。

神皇淡淡道:“昔年,仙源出过一次问题,之后,仙源之力好像流逝许多,仙源连接三门,三门和仙源乃是一体之物……”

“上次,气血之门出现了变故,这次,灵识之门有异动。”

“辰,你没有话说吗?”

西皇一脸呆滞,有些郁闷道:“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怎么知道,我只是镇守灵识之门,又不是灵识之门的主人,何况刚刚我都不在……”

神皇淡淡道:“诸位有自己的私心,本座可以理解。可如今,大局为重!灵识之门,昔年应该出了一些问题,就在这源地之中,诸位恐怕都有自己的一些后手……

本座不想去追究,也不想去探查什么,不过,灵识之门既然出了问题,可能是方平借机闯入其中。

诸位,还是自己去探查一番,免得出了大事。”

他不是一无所知。

有些事,他知道。

有人在搞小动作!

事实上,谁没搞小动作?

可是,现在方平可能进入了源地,他虽然只是心血来潮,可一想之下,忽然觉得真的有可能,他不得不上心。

众人却是不接话。

神皇又道:“方平若是真的再次来源地,诸位就不怕他得了机缘,更加强大?方平想追上本座很难,可追上诸位……未必有多难!

已经破九的他,若是能得到大量真血,再次蜕变,一日之间超越诸位,不是幻想。”

西皇不以为然道:“哪有那么简单!哪有那么多真血!源地我前前后后来了七八趟,别说真血,假血都没看到过。”

神皇看着他,淡淡道:“辰,不管你作何想法,脱困,不再当这活死人,是我们所有人的目的!难道你真要让方平,扰乱这源地,让我们再度被困万年?

而今,还有万年时间给我们去脱困吗?”

没有了!

西皇无奈道:“你一副怀疑我的样子,那我当然要说几句!我可没那么多心思去弄别的,这些年,好不容易轻松一些,也没那个精力去做。

有这能耐,在仙源上动手脚的,也就那么几位。

要怀疑,怀疑他们去,和我无关。”

“本座并非怀疑你,只是提醒诸位,事到如今,别最终成全了方平!”

神皇环顾一圈,“就算不是方平,也有可能是镇进入了源地,或者其他人破九进入,还没扎根大道入本源,都要警惕。”

“如今,吾等无力再守三门,这也是漏洞,容易被一些人钻空子。”

仙源那边,九重天,现在得防着方平他们。

源地还得镇压乱子,三门那边,去破八分身就是被杀的命,去破九分身,现在又没人愿意制造破九分身,很容易出现乱子的。

神皇不得不警惕一些!

西皇不耐烦道:“那就让他们自己去查,有问题,他自己去兜着!老夫可没兴趣继续在这闲谈,之前两次分身陨落,老夫受伤不轻,到现在连镇压本源之力都难……

还要投影此地,这么下去,老夫恐怕还没等界壁破碎,就被本源破坏之力击溃了。”

话落,西皇投影轰隆一声破碎。

等他走了,兽皇冷冷道:“不会是这家伙监守自盗吧?”

他有些怀疑西皇。

神皇淡淡道:“就怕不是,也怕辰故意混淆视听!”

“混淆视听?”

众人咀嚼着这话的意思,西皇,这家伙可是个老油条,实力虽然不强,可心眼不少。

这家伙是帮人隐瞒什么?

帮谁?

当年动手脚的人,还是方平?

他想干什么?

他走了,神皇也不多说,“诸位,自己看着办,若是无法解决,那就逼出方平,让吾等来解决!”

灵皇冷哼道:“有没有问题都难说,现在为了一个方平,人人自危,穹,你可没当年有气度!”

“气度?”

神皇低笑道:“都人不人鬼不鬼了,要什么气度!老朽不是你,天帝若是赢了,你还能活,我们呢?方平现在捣乱,倒是正合了天帝的意,也免得我们给天帝添乱。”

方平现在制造麻烦,倒是符合天帝的利益。

九皇被方平牵制,那就代表没有精力去对付天帝。

可这不是神皇想要看到的。

他其实不想三界出乱子,可偏偏三界就被人弄的一团糟。

算计……再好的算计,那也是空谈。

出了方平这个不在算计中的人,很多事情都被弄的糟糕无比。

现在,神皇不想源地再出乱子了。

灵皇冷哼一声,虚影破碎。

其他人,也各自消失。

很快,此地没剩下几人了。

神皇平静道:“斗,是你的手笔?”

留下的斗天帝,笑呵呵道:“可不是老夫,仙源出问题的时候,老夫可没插手。纪、昊、辰、鸿几人才有嫌疑,包括你……”

那边,有人幽幽道:“也不是我,道兄可别乱说。”

斗天帝笑道:“昊,别谦虚了!要是真有问题,马上查查看,免得真的源地大乱,方平那家伙的能耐你还不清楚?

上次若是来了,是无准备而来,那这次必然是有备而来!

有备而来,不制造一番大动静,这就不是方平了。”

“的确不是我。”

东皇无奈道:“灵识之门出问题,若不是穹道兄,那就是辰和纪。”

神皇淡淡道:“真不是你?灵识之门出事的第一时间,老夫想的便是你!”

“道兄冤枉我了。”

东皇苦笑道:“这可不是我的手笔,不外乎窃取一些仙源之道,说实话,这样的手笔,不是我们该有的……倒是道兄……昔年我曾在龙变那边,见过一位女婴,可能和仙源有关,我还以为是道兄手笔,难道不是?”

东皇笑道:“那时候我就疑惑,不过龙变求上门来,我也不曾多说,恐怕灵也以为是道兄手笔……”

神皇微微蹙眉,“女婴?”

“有些气血之道的味道,可能做的不完善,有些味道泄露,吞噬生命力,我原以为这女婴活不了多久,恐怕会自破。

上次却是发现,这女婴可能没死。”

东皇笑道:“这么说来,真不是道兄手笔了?上次方平若是进入源地,气血之门震动,那必然是通过这女婴进入,这次……我就真不清楚了。”

神皇蹙眉,半晌才淡淡道:“昊兄既然说不是你,那老朽便信了!窃取一些仙源之力,也未必可以让吾等脱困,倒是有些像那几位的手笔……”

哪几位?

弱小的几位!

强如神皇他们,都心里有数,窃取的少,用处不大,窃取的多,容易被天帝发现。

那很可能就不是他们做的。

当然,不排除有人不止一道的力量,甚至是同一人所为,都有可能。

东皇说不是自己,神皇也不敢全部相信。

他也没纠结这个,“无论是谁,马上自查!”

话落,神皇消失。

东皇苦笑道:“斗兄,看来穹道兄还是怀疑我。”

“我也怀疑!”

斗天帝笑眯眯道:“既然早年龙变找到了你,你没说,现在忽然提及,谁知道昊兄是不是贼喊捉贼,摆脱嫌疑。”

“当然,我也不会在意这些,昊兄若是真有发现,还是尽早解决。”

“方平现在已成大患,不得不防。”

东皇感慨道:“让吾等头疼,自然不是小患,方平倒是真的成长到了有威胁我们可能的地步了。”

……

林紫本源中。

张涛有些兴奋道:“找到李蠢货的了!”

“铁头还是司令?”

方平问了一句。

张涛顺口道:“大蠢的!”

“哦。”

那就是李司令了。

一旁,苍猫一脸呆滞,好奇道:“大蠢是谁?”

“镇天王家的那位!”

“哦!”

苍猫也知道了,点头道:“那二蠢就是肌肉男了?”

方平呵呵直笑,老张也笑道:“少给别人取外号!”

“你们也取了呀!”

苍猫无辜,你们也取外号了。

方平笑道:“你是三界第一个给人取外号的,我们跟你学的。”

苍猫一想,有些讪讪,是吗?

好像是吧!

苍猫没再纠结,很快欣喜道:“大狗的,本猫找到大狗的了!”

方平也笑道:“我这边也有发现,蒋昊的!”

他们陆陆续续发现了很多熟人的精神之道。

不过,找了一阵,方平遗憾道:“好像没老张你的,不知道是不是上次取走之后,这边也没了。”

“没了最好。”

老张倒是不遗憾,笑道:“我生命之门已破,气血之门快了,精神之门不急。”

他先破了生命之门,这点和方平带回去的大量生命力有关。

气血之门,他主修的就是这个。

老张最近实力提升的极其快,和人族强大有关,他倒是不太着急。

正说着,方平眼神一动,苍猫也是迅速道:“好像有动静了,快躲起来!”

说着,这猫熟门熟路地,很快朝下方挖去!

上次从王若冰的本源跑掉,就是从下方挖洞跑的。

现在苍猫倒是学会了,先藏起来再说。

方平这次也不硬来,很快,方平跟着躲了下去,老张那也是毫不含糊,瞬间钻入。

两人一猫,眨眼间藏入了下方土地中。

这地方的土地,有些类似于本源土。

方平还在上方铺设了一层浅浅的本源土,收敛了气息,和老张他们一动不动,躲在坑洞中。

一股浩瀚的精神力,在他们躲入其中不久,就迅速扫荡而来。

机械式的声音响起,“方平,既然来了,不如谈谈如何?”

精神力继续扫荡!

“此地,是可以助人族一些强者破碎灵识之门,可一旦破门,也容易引起其他人怀疑注意,不如你我合作,我助你一臂之力,可以更轻松地让人破门!”

……

地下。

方平一声不吭,老张也是动都不动。

苍猫歪着脑袋,有些奇怪地看着他们,合作啊,不谈合作吗?

假人皇来不就是为了谈合作的吗?

方平手掌抓着它脖颈,示意它别动。

很快,精神力拂过,叹道:“难道真的没来?”

说着,浩瀚的精神力消失。

下一刻,苍猫刚要跳出去,方平一把抓住它,老张也抓住它尾巴,捏住它的嘴,不给它说话。

苍猫委屈的不行!

又干嘛?

不知道啥情况,大概过了一会,又是一道精神力拂过,声音再起:“方平,我很有诚意,我也想解脱,摆脱源地之困,而摆脱源地之困,有几个办法……

第一,找三界之人证道替代。

第二,制造此地这样的小源地,替代。

第三,再找一位强者替代……比如其他皇者!

最后一条,最简单,也最难!

可若是你我合作,我便可以通过第三条路,摆脱困境!

击杀一尊皇,助我脱困!

我脱困,一尊皇死,源地必乱,那时候,你我皆有利……

方平,不考虑一下吗?”

方平依旧毫无动静。

很让人动心的提议!

关键是……你他么倒是暴露身份啊!

到了这地步,声音都是假的,精神力内敛不显,我信你才怪了!

对方恐怕不确定自己在这,所以才会如此试探。

很快,精神力再次消失。

苍猫觉得,这次可以说话了吧。

这时候,老张和方平对视一眼,微微点头。

很快,两人继续朝下方挖去。

方平迅速恢复上方的土壤,带着苍猫一起往下潜。

过了一会,轰隆一声,上方的土壤炸开,声音带着一些不满,“方平,你们就在此地,通道被人动过,真以为老夫没看出来?”

“既然来了,那就出来谈谈!”

“否则老夫封禁此地,将此地泄露给其他人,你们难逃此劫!”

……

地下,苍猫扭头看方平,眨巴着眼,要不要出去?

方平大手捏着它脑袋,别动弹!

这位就算知道自己来了,就保证自己还在这?

恐怕不确定!

因为不确定,才会一次次试探。

有能耐你倒是继续往下探查!

搅乱了这地方,对方也没好处。

动静太大了,暴露了,那更麻烦。

这次和上次可不同,上次没有皇者在源地,这次大家都在源地,和上次那位一样,直接封禁本源,那动静太大,可能会引起其他人注意的。

精神力,一次次的扫荡。

一次又一次!

方平和老张,也是打一枪换一地,不在原地待着,继续挖,继续恢复。

果然,很快,他们待的地方,就有精神力扫荡而来。

一次次地扫荡!

方平和老张一次次的改变藏身地。

都是老套路了,两人对这些套路熟门熟路,皇者虽然活的长,见识也就那样,万变不离其宗,没有想象的那么深不可测。

在一个地方,一躲就是上万年,哪有那么多套路。

如此,僵持了一阵。

声音再起,叹息道:“看来你真的走了,难道是去了源地其他地方?那就麻烦了……不过也是大家的麻烦。”

话落,精神力再次消失。

方平和老张还是没出去,继续熬。

方平不信对方走了,哪怕真走了,那也得熬一会,要不然一来就被人发现了,很多计划没办法开展。

如此,又等待了一阵。

苍猫尾巴摆动了一下,有些郁闷。

好久了!

这俩,现在一个抓着它尾巴,捏着它嘴巴,一个掐着它脑袋,很不舒服的好不好!

方平没管它,传音道:“走了吗?”

“不确定。”

“是谁,有察觉吗?”

“精神力很强,还是难以判断。”

两人对话了一阵,还是不好判断是谁。

此刻,苍猫忽然精神力传音道:“你们问本猫呀,本猫认出来了,是西皇老头呀!”

“……”

方平愣了一下,西皇?

他知道西皇精神力强大,可说真的,他还真没怀疑西皇。

何止方平,就在之前,神皇他们最后也无法确定,可最终,却是将目标锁定在了东皇几人头上,甚至是不在这的人皇和地皇!

而嫌疑最大的西皇,却是反而没怎么怀疑了。

镇守灵识之门的西皇,主动提及发现了异常,加上灵识之门本就是他镇守,监守自盗的事……他们也觉得太明显了。

可现在,苍猫却是说,它认出来了,就是西皇!

方平愣了一下,急忙传音道:“你确定?”

“是呀,就是他!”

苍猫有些得意,传音道:“西皇老头的味道,本猫知道!一闻就闻出来了,第一次没闻出来,多几次就行了……”

西皇精神力扫荡了不止一次,这猫鼻子比天狗都灵。

当日道树隔着秘境,都被它给闻出来了。

方平挑眉,行啊,天极他爹,有些出乎他预料。

方平迅速道:“找到天极的精神之门了吗?”

老张马上道:“找到了!”

方平眼神闪烁,“是为了让儿子摆脱仙源,还是就是想连儿子一起坑?这老家伙,上次可是四肢化力量,融合给了天极……

没想到暗地里还藏着一手,装的跟老好人似的,没想到连灵皇的侄女都坑,看样子也不是什么好人。”

老张翻白眼,废话,皇者有好人吗?

谁不是心狠手辣!

真要是好人,也成不了皇者。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