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汉天子 > 第八百七十五章 阴差阳错

第八百七十五章 阴差阳错

张氏向刘秀福身说道:“陛下盛情!倘若贵人不闲妾厌烦,妾当然愿意去往皇宫,陪贵人谈心。”

阴丽华笑道:“我欢迎还来不及,又怎会厌烦?!嫂夫人太客套了。”

走出冯府的大门,刘秀对张氏说道:“公孙不在京城,嫂夫人不用和我见外,若遇困难,尽管来皇宫找我!”

“谢陛下!”

刘秀又交代了几句,这才向张氏告辞,带着阴丽华离开冯府。

坐在马车里,看着脸上依旧残留着笑容的阴丽华,刘秀笑问道:“看起来,丽华对冯夫人的印象很不错。”

阴丽华说道:“冯夫人出身于大家,见多识广,也颇有学识和见地。”

洛阳的开国大臣,大多都是泥腿子出身。其实这也很好理解,出身高贵显赫之人,是既得利益者,他们没必要冒着掉脑袋的危险,跟着刘秀去造反。

这些泥腿子出身的大臣们,其正妻基本上都是农妇,阴丽华和她们自然没有太多的共同语言。

【31小说网 31xs.org】 并非阴丽华看不起她们,而是大家坐在一起,真的没什么话可聊。

她们谈论的事情,阴丽华不感兴趣,而阴丽华感兴趣的事,像琴棋书画等方面,她们又完全插不上嘴。

张氏在众多的大臣正妻当中,是为数不多能让阴丽华另眼相看,并愿意与之聊天的人。

刘秀笑了笑,说道:“让冯夫人主动来皇宫找你,也确是有些强人所难,这样吧,等你空闲的时候,可让雪莹、红笺到冯府,邀请冯夫人入宫!”

张氏的性格和冯异很像,都是不喜张扬的低调之人,虽说刘秀有对张氏提出邀请,但人家也是碍于天子的情面,表面上应付一下罢了,实际上未必会主动来皇宫。

阴丽华派贴身侍女去邀请冯夫人,那就诚恳多了,冯夫人也必然会来。

冰雪聪明的阴丽华立刻便领会了刘秀的意思,含笑点点头,说道:“陛下言之有理。”

马车原路返回,当路过先前经过的那条小巷子时,正好赶上张贲在小胡同里查看洛幽留下的图案。

他可以肯定,墙壁上留下的这个图案,就是公孙述细作先前用的联络暗号。

他向小胡同的前后望了望,这里幽静又闭塞,平日里没什么人经过,在这里留下联络暗号,所为何意呢?

他地垂下头,看向地面,正好看到那个半被踏平的小土坑。他蹲下身形,用手指在土坑里捅了捅,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

站于一旁的黝黑青年恍然想起来了,急声说道:“贲哥,我们看到她的时候,她正在整理鞋子,现在想来,她应该不是在整理鞋子,而是想向这个坑里埋什么东西!”

张贲闻言,眼眸顿是一闪。黝黑青年扼腕叹息地说道:“哎呀!如果我们再晚出来一会,便可将她抓个现行了!定是我们的出现,让她放弃了埋下东西的打算!”

如果真如他所言,这是很有可能的!张贲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他们正在胡同里说着话,另名在胡同口徘徊的青年,突然看到前方行来两辆马车,而骑马走到马车旁的,不是龙孛还是谁?

青年呆愣片刻,然后急忙跑进胡同里,快步来到张贲等人近前,急声说道:“贲……贲哥,龙……龙孛来了!”

“什么?”张贲心头一惊,下意识地站起身形,诧异地看向青年。

青年手指着胡同外,说道:“龙孛他们又回来了!”

黝黑青年眼珠转了转,急声说道:“龙孛可能意识到暗号会暴露,专程回来消除证据的!”

张贲眉头紧锁,沉吟片刻,向周围的几名衙役一甩头,说道:“走!”说着话,他带头向外走去。

他出了小胡同,刘秀所乘的马车也刚好走到近前。

张贲向前疾走了几步,挡在马车前,举目一瞧,龙孛的确是在,而且不仅龙孛在,龙渊、龙准,乃至虚英、虚庭、虚飞竟然都在。

原本还抱着兴师问罪的张贲,气势立刻软了下去,他暗暗吞了口唾沫,连忙向前拱手施礼,说道:“下官洛阳县尉张贲,拜见各位将军!”

张贲并不知道刘秀和阴丽华在马车里,今日他们乘坐的是普通马车,并非天子专用的御辇,张贲自然猜不出来马车里坐着的何许人也。

赶车的龙渊、龙准急忙回拉缰绳,将车子急急停了下来,而后,两人同是面露不悦之色,冷眼凝视着张贲。

他冒冒失失的从胡同里突然蹿出来,挡在马车前,如果自己停车的动作再稍微慢点,不得把这位洛阳县尉给活活压死啊!

龙孛亦是皱紧眉头,催马上前,沉声问道:“张县尉,你在这里作甚?”

“呃……”张贲当然不能说我是专程过来调查你龙孛的!

他反应也快,满脸堆笑地说道:“下官路过,下官恰巧路过!没想到在此地竟能偶遇几位将军,实在是有缘啊,哈哈——”他没笑硬挤笑,笑得也有够难看。

此时的张贲,把黝黑青年兄弟俩的祖宗十八代都集体问候了一遍,如果说只龙孛一人被公孙述收买,那或许还有可能,但要说龙渊、龙准、龙孛、虚英、虚庭、虚飞六人全被公孙述所收买,那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根本没有这种可能。

张贲心中思绪万千,觉得自己当初的猜测很可能没错,龙孛是故意在胡同里留下公孙述细作的联络暗号,其身上是有秘密任务的,很显然,龙渊、龙准、虚英、虚庭、虚飞也都参与到这个任务当中。

龙渊白了一眼没话找话的张贲,说道:“如果没有别的事,就请张县尉让一让!”

“是、是、是!下官这就回避!回避!”张贲点头哈腰地向一旁退让。

黝黑青年急了,快步走到张贲身旁,急声说道:“贲哥,那个姑娘应该就在马车里!”

他躲在胡同内,龙孛还注意不到他,现在他出来,龙孛立刻辨认出,这不就是调戏洛幽的那两个小地痞吗?

他眯了眯眼睛,看向张贲,问道:“张县尉认识他二人?”

“呃……是……是啊!”张贲的脑门立刻冒出一层虚汗。

龙孛嘴角勾起,看向黝黑青年,似笑非笑地问道:“你要找那位姑娘?”

“她是公……”黝黑青年的话还没说完,张贲抢先一步,抬手死死捂住他的嘴巴,拽着黝黑青年连连向路边退让,满脸赔笑地说道:“没事、没事,都是误会,都是误会……”

黝黑青年还想搬开张贲的手,后者在下面狠狠踩了他的脚面一下。你想死,那没关系,你可别带着老子一起去死!

以龙渊他们的级别,他们秘密调查的案子,是自己能参合、能过问的吗?

龙孛原本还要说话,龙渊不耐烦地说道:“好了,龙孛,我们该走了。”龙孛眼眸深邃,目光凌厉地在张贲和黝黑青年的脸上扫过,哼笑一声,催马继续前行。

张贲站于路边,毕恭毕敬地深施一礼,直至两辆马车都从面前过去,他才挺直身形。

他们的这次偶遇,可以说双方之间都对对方产生了误会。张贲误以为龙准、龙孛他们是故意留下公孙述细作的联系暗号,目的是做秘密调查,故意引公孙述的细作上钩。

而龙孛则误以为那两名青年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还对洛幽贼心不死,特意把洛阳县尉请来帮忙。

原本他对张贲这个人,谈不上有好印象,但也没有坏印象,现在张贲竟然和小地痞混在一起,帮着小地痞出头,如果今天不是自己,而是普通百姓,是不是就真被他们得逞了?

双方的各自的误会,反而让洛幽得以逃脱。坐在后面那辆马车里的洛幽,对车外发生的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她是真的没想到,自己留下的那个暗号,竟然会引起两个小混混的注意,甚至还把洛阳县尉给找来了。

意识到自己太过粗心大意,竟然留下这样的罪证,洛幽瞬时间被吓出一身的冷汗。

她本以为自己的身份即将要暴露,都开始设想自己要如何脱身了,没想到,事情竟然阴差阳错的过去了。

等到马车出了这条小巷子,洛幽禁不住暗暗松口气,这次可真险啊!

她抬起手来,摸摸自己的额头,早已是出了一层的虚汗。她下意识地看向同在车厢内的张昆,后者也正在凝视着她。

“你不会又要闹出什么幺蛾子吧?”张昆没好气地问道。

在张昆眼中,洛幽就是个麻烦精,来的时候,她要入厕,现在回去了,又不知怎么的,突然出了一脑门子的汗,这是要闹病?

“婢子……婢子没事……”洛幽缩着肩膀,小声说道。

张昆白了她一眼,不耐烦地收回目光,闭目养神,不再看她。

等要快接近皇宫的时候,刘秀撩起车窗帘,向外面看看,天色尚早,他召唤道:“龙孛!”

听闻话音,龙孛立刻催马来到马车旁,小声说道:“公子!”

刘秀问道:“洛阳城内,最好的酒舍(酒楼)叫什么名字?”

龙孛想了想,说道:“最近新开的醉香阁名声鼎盛,其金浆最受追捧。”

金浆是酒的名字,由于酒色泛黄,故取金浆之名。实际上,金浆就是蔗酒,味道偏甘甜。

刘秀问道:“醉香阁距离这里远不远?”

龙孛一怔,回道:“远是不远,就在南市。”

目前的洛阳皇宫,其实就是洛阳南北宫中的南宫,北宫还没开始建造呢,皇宫位于城南,南市自然也在城南,位于皇宫的南面,相距确实不远。

刘秀想了想,说道:“今日难得出宫,我们去醉香阁坐坐,品品那里的酒水。”

“这……”龙孛对于刘秀的心血来潮,有些为难,阴丽华则是面露喜色,她都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去过酒舍了。

见龙孛迟迟没有回话,刘秀不解地问道:“今日醉香阁没有开门?”

“不……”

“那就去吧!”刘秀含笑说道。

龙孛无奈地点点头,应了一声喏,催马向赶车的龙渊和龙准交代,陛下要去醉香阁饮酒。

听闻龙孛的话,龙渊和龙准也是暗暗皱眉,今日他们出宫,可没有做太多的准备,现在要去醉香阁那种人多眼杂的地方,未免有些不妥。

见他二人没有说话,龙孛小声说道:“陛下坚持要去。”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