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林冲水浒 > 239 八尔昙游说克烈,大同城危在旦夕

239 八尔昙游说克烈,大同城危在旦夕

上回说道,蠓兀女持匕首欲杀虞允文。却听得“咔嚓”和“噗哧”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却是冯四一刀将那女子的持刀手臂砍下,几在同时,花荣的箭头,插入了那女子的额头。

那女子倒在地上,双目圆睁。

虞允文向花荣和冯四敬礼鞠躬:“多谢花军长和冯中校解救!我缺了果断,少了警惕,惭愧之至。”

花荣道:“吃一堑,长一智。下次可就没人救你了。”

冯四一拍虞允文肩膀,指着地上的女子尸首道:“去割下她的首级。”

虞允文忍着恶心,连砍了好几刀,才砍断了首级。

冯四又推着他向前:“自去找装死的,看不准就补一刀总没错。”

大华军转变策略,专门打击蠓兀部落群的部落,有时还故意布下陷阱,引诱蠓兀军兵来救,扭转了被动局面。

八尔昙甚是愤怒恼火,却也没什么好办法。和大华军硬碰硬肯定不行,不和大华军硬碰,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大华军一步步消灭族人,毁去日后恢复和发展的根基。

八尔昙只能叫各部落,尽量往北躲逃。自己带着精锐,在大华军后方寻机破坏。搞过几次后,八尔昙便被大华军追踪了。卢俊义亲自领军,紧追不舍。八尔昙断尾数次,方才向西逃入克烈部控制的地域。

克烈部控制着金山(阿尔泰山脉)以东,薛良格河(蒙古色楞格河)以南的草原中部地区。克烈部首领忽儿札胡思,表面上臣服大华朝,忽儿札胡思还曾亲到汴京拜谒林冲;实际上忽儿札胡思极为忌惮大华朝在草原上扩张,大华朝征讨西夏时,克烈部曾派兵助西夏,后来见大华军太强,事不可为,才撤兵的。

卢俊义领军追入克烈部区域,试图阻挡的克烈人,被大华军视为八尔昙一般的敌人,杀之,败之。

窝鲁朵城,克烈大帐之中,忽儿札胡思正在于八尔昙相见。

“侄儿拜见叔汗。”八尔昙姿态摆得很低,叉手拜见。

肥壮的忽儿札胡思哈哈大笑:“不妥不妥,我是克烈王汗,你是蠓兀王汗,无须如此,无须如此,哈哈哈哈!”

当年八尔昙的父亲颌布勒为蠓兀王汗时,实力强劲,克烈部等,都战战兢兢唯恐被蠓兀吞并。在颌布勒面前,忽儿札胡思是要执礼的。如今八尔昙在自己面前恭敬,忽儿札胡思心中难免得意。

一阵喧闹后,八尔昙直入正题:“叔汗,那林冲野心勃勃,誓要吞并草原。前者契丹辽国、女真金国、汪古部等,皆为大华军所灭。如今是我蠓兀部,蠓兀部往下,便是叔汗的克烈部,望叔汗明鉴。”

忽儿札胡思道:“我克烈部若是对大花草恭恭敬敬,不参与草原反叛势力,大华朝当不会来灭我克烈部吧?”

八尔昙冷笑道:“狼要吃羊,还能找不到理由?再说了,克烈军曾助战西夏,大华朝又不是不知道,只不过时机未到,没有对克烈部发难而已。若蠓兀灭,克烈部便是挡在大华朝面前的第一块绊脚石。”

忽儿札胡思道:“八尔昙,你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不过我克烈部还是要再看一看的。”

八尔昙知道,所谓看一看,便是要好处。

八尔昙道:“叔汗若是能出兵,与我一起打退大华军,我愿率蠓兀部向北,原蠓兀部所占草原,尽归克烈部。”

忽儿札胡思身边,是他的长子勃烈尔,说道:“那不是叫我们克烈部,帮你们挡着大华军?”

八尔昙很有耐心,对勃烈尔说道:“若是兄长不放心,我蠓兀部也可留在最南端,中间和北面都归克烈部。总之,叔汗安排哪里,蠓兀部就去哪里。另外,原属塔塔儿部的各部落,我也愿意全部放弃,交给克烈部。”

八尔昙知道,没有克烈部相助,自己死路一条。所以也不矫情,将底线都露出来了。就是只要蠓兀部还活着,别的都归克烈部,还当场向长生天起誓。

八尔昙的条件这么好,忽儿札胡思一时竟无言以对。勃烈尔倒是还想再拖:“我们先对大华军动手,总是不妥。”

八尔昙道:“克烈军在西夏就曾与大华军交手,我这次过来,大华军追在后面,也多次和克烈部冲突。如果克烈部再不动手,怕是大华军要杀到此处了。”

忽儿札胡思思虑良久,一拍大腿,喝道:“大华朝野心勃勃,大华军咄咄逼人。我克烈部再是忍让,也不过是早死晚死之分。不如就此一搏,胜则壮大克烈,败则西去。”

八尔昙当即拜倒:“叔汗英明,长生天必然保佑叔汗得胜!小侄愿为叔汗前驱!”

既然下了决心,忽儿札胡思便与八尔昙和勃烈尔商议如何迎战大华军。

八尔昙道:“小侄这里有上中下三策,供叔汗定夺。”这八尔昙看了几本汉书,现学现卖起来。

忽儿札胡思“哦”了一声道:“说来听听。”

八尔昙道:“下策是直接迎战北上的大华军,解救被大华军追杀的部落。此策小侄已经用过,吃亏不小。大华军火器犀利,装备甚好。除非我军有三倍以上兵力,否则难胜。”

忽儿札胡思点头:“之前派去西夏助战的,回来也说了大华军之强。确实不能正面硬抗。”

八尔昙继续道:“中策就是后来小侄领军所用,打击大华军后路粮道。开始确实有用,成功袭击了好几队大华军的粮草军需。后来大华军加强了护军,而且安排了更密集的机动骑军。粮队一旦被袭,就发出信号,半天之内,必有来源。因此小侄手下蠓兀军,损失也很大,有时整支袭击队伍都被灭了。”

顿了一下,八尔昙道:“最可恶的是,大华军学去了我们草原人的生存办法。比如他们也会随军驱赶牛羊,用作奶肉补给。便是劫了他们的粮草,也饿不死他们。”

忽儿札胡思道:“大华军里,草原出身的有不少,就连我这克烈部,都有人逃去入了大华军。所以大华军能在草原上纵横驰骋,不怪。”

勃烈尔问道:“草原上也就下策和中策这两招了,还能怎样?”

八尔昙点头道:“兄长说的是,草原上就这两招了。但若是跳出草原呢?”

勃烈尔喃喃:“跳出草原?怎么跳?”

八尔昙道:“小侄以下策和中策与大华军周旋数月,发觉很难重创大华军。如果一直相持下去,大华朝实力雄厚,我们会被拖死。何况大华军总共有九军,如今才来了三个军,若是再来三个军,怕是更难应对了。”

忽儿札胡思道:“所以你要跳出草原,去打大华朝的城镇?”

八尔昙点头:“小侄的上策,就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你毁我族群,我毁你城镇百姓。而且小侄探得一个机密消息,若打好了,可令大华朝崩溃。”

勃烈尔忙问:“什么机密?”

八尔昙道:“小侄抓得一个大华军军官,据他供认,大华朝的皇帝林冲,因为皇后李清照在大同生产,两人都留在大同城。”

忽儿札胡思“唿”地立起:“此事可靠?”

八尔昙点头:“小侄派探子去核实过,确有此事。若是拿下大同城,俘虏了林冲,起码能令大华朝撤军,复我草原,还能逼大华朝拿钱财军需来换。就算杀了林冲,也能叫大华朝内乱,顾不得我草原。”

忽儿札胡思来回踱步,片刻后道:“三日内,我这里可聚兵五万以上,全交给勃烈尔,与你一起去大同。大同离此二千里,一人二三马,急骑突进,半月可至。”

八尔昙道:“小侄这里尚有二万,一路可再收拢一万,拢共能有三万上下。”

忽儿札胡思喝道:“成败在此一举!我这里再把亲军拨出一万,你们也尽量多带,凑上十万人马,去抓林冲。”

且说林冲,并不知八尔昙和忽儿札胡思针对自己搞了大动作。他还在大同城里,一面关心北面草原上的战事,一面关心着李清照。

李清照刚刚生了一对龙凤胎,尚未满月。由于李清照是高龄产妇,孕期有有颠簸跋涉,生产时差点丢了性命,幸亏安道全带了几个医生抢救,才活了下来,但身体却垮了。安道全告诉林冲,李清照起码得在大同修养三个月,才能动身回开封。

这日早晨,林冲正与李清照闲言,忽然听得东面传来大哗,隐隐有声音传来:“城破了!鞑子杀进来了!”

毕竟大同城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加入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