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日月风华 > 第六十九章 女鬼吃人

第六十九章 女鬼吃人

史陵带着骑兵来到木头巷的时候,秦逍的那间院子前后都已经被围起来。

木头巷在龟城是比较偏僻的一条街道,多少年来,从没有真正热闹过,街道上的几家铺子生意都不算好,毕竟来往的行人稀疏,远比不得玉带河沿岸那些店铺。

插播一个app: 完美复刻追书神器旧版本可换源的APP--咪咪阅读 www.mimiread.com。

今日天刚亮,木头巷多年的平静就被打破。

并非住在巷子里的人都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巷口的陈瘸子平日里游手好闲,每天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今日却被马蹄声吵醒,披着一件褂子出来,远远瞧见秦逍住处门前挤着一群人,忍不住便凑了过去。

“金瘦子,出了什么事?”见到棺材铺的金瘦子也在看热闹,陈瘸子凑过去问道。

“有人死了。”金瘦子和父亲经营一家棺材铺,父子两和少与人接触,毕竟做的生意不为人所喜,这一对父子性格十分相似,都是沉默寡言,一年到头脸上看不到笑容。

“谁死了?”金瘦子吃了一惊:“秦逍死了?”

毕竟是左邻右舍,虽然秦逍并没有与木头巷住客们交往太深,但大家互相之间还是颇为熟悉。

“胡说什么。”边上有人忍不住道:“秦逍不在屋里,死了几个陌生人,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

“陌生人?”陈瘸子一脸疑惑:“陌生人怎么死在秦逍屋里?”

那人道:“谁知道,兴许是有人到他屋里偷东西。我听人说,秦逍在赌坊里赢了一大笔银子,这些人肯定是盯上了秦逍的银子。”

“那是秦逍杀了他们?”陈瘸子追问道。

“不是,是女鬼。”金瘦子忽然开腔道。

“女鬼?”陈瘸子吃了一惊:“你怎么知道?你看见了?”

金瘦子朝院里指了指,也不说话。

院门是敞开着,虽然有人守在门前,但站在门外却也能瞧见院里的情景,陈瘸子瞧见一名身着盔甲的武将正站在院子当中,烧饼店的王大脸正站在武将面前,似乎在说着什么。

史陵此时的脸色很冷峻。

王大脸多年来一直在木头巷做烧饼,为人憨厚,看人就咧嘴笑,许多人这王大脸脑子有些傻,但从他口里说出来的一定没有假话。

院子里躺着两具尸首,都是一身黑色劲衣,而且蒙着口鼻,一人手里兀自握着刀,另一具尸首手里的刀则是飞出去老远。

“女鬼。”王大脸比划道:“飘来飘去,啪,手碰到脖子,人就死了。”

“你为何会看见?”史陵身旁的部下宋闯问道:“你说女鬼飘来飘去,亲眼见到?”

王大脸用力点头:“屋子里吵闹,我听到声音,在外面看,噼里啪啦,然后他们......!”指着地上的两具尸首:“他们从屋里跑出来,女鬼跟着从屋里飘出来,然后他们就死了。”

“你说的女鬼什么模样?”史陵皱眉问道。

王大脸抬手捂住眼睛:“不敢看,不敢看,女鬼要吃人的,不敢看。人死了,我怕她吃我,就跑回去,躲在屋子里,不敢出来。”

“这屋子的主人是不是秦逍?”

“是。”

王大脸点头道:“秦逍,好孩子,吃我做的烧饼,给我很多银子。”

“那昨晚你可看到他?”史陵继续追问。

王大脸摇头道:“没有,没看到他。”想到什么,露出惊恐之色:“被女鬼吃了,秦逍被女鬼吃了。”

“带他下去。”史陵挥挥手,有人带了王大脸下去,王大脸兀自喋喋不休:“有女鬼,小心,吃人的。”

史陵进了屋里,屋里还有两具尸首,他在一具尸首边蹲下,宋闯跟在边上,低声道:“统领,从这几具尸首上看,都是一击致命,那个叫做秦逍的狱卒没有这样的功夫。”

“凶手是中天境高手。”史陵淡淡道:“身手极其了得。”

宋闯吃了一惊:“中天境?那岂不是和大人一样?”

“我及不上她。”史陵目光如刀:“我只是刚刚突破入四品,这凶手至少是五品以上。”

“秦逍身边有这样的高手?”宋闯更是骇然。

史陵没有多言,站起身,屋内走了一圈,这才走出门,宋闯道:“统领,木头巷两边都已经派人封住,是否要在木头巷挨家搜找。杀人凶手和秦逍或许就藏在木头巷内。”

“如果你是秦逍,身边有中天境高手,还会留在木头巷?”史陵淡淡道:“案发现场在木头巷,秦逍自然会想到侯府会派人过来,他绝不可能继续留在这边。”

此时一人上来拱手道:“统领,据说之前秦逍在一家赌坊闹事,身边就有一名高手,恰好也是个女人。那女人身手了得,赌坊十多人在她手底下不堪一击,事后秦逍和那女人一同离开,昨晚的杀人凶手,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那个女人。”

史陵皱起眉头,沉默了片刻,才道:“找到赌坊的人,让他们描述那女人的外貌身形,找画师画出来,还有那个秦逍,也画出来,然后张贴龟城大街小巷,告诉所有人,发现这两人踪迹,立刻禀报,一旦抓获,重重有赏,若是隐匿不报,那便是乱党。”

那人答应一声,退了下去。

史陵走出院子,外面还围着木头巷的左邻右舍,他站在街道上,四下里环顾一圈,目光落在了斜对门的油铺。

油铺之内,一张破旧的靠椅上,麻婆正蜷缩在其中。

大清早,曙光洒落街巷,但油铺内却还是十分昏暗。

史陵缓步走到油铺门前,盯着靠椅中的麻婆,老太婆打着盹,似乎还没有睡好,根本没有察觉到有人正盯着她,只等史陵走进油铺咳嗽一声,麻婆才被惊醒,用苍老嘶哑的声音道:“有菜油、黄油、芝麻油,你要什么?”

史陵没有说话,左右看了看,左边是柜台,因为扭头太久,柜台上都蒙上了一层油腻,上面摆着坛坛罐罐,屋子里充斥着油腻味道。

右边是一间房,房门敞开着。

史陵环顾一圈,听到麻婆又道:“菜油、黄油、芝麻油,你要什么?”

史陵也不理会,转身出了门。

房门背后,秦逍手握着鱼肠刺,双眸如刀,史陵进门的那一刻,他就握紧了鱼肠刺,若是史陵真的不开眼,走进房间,能不能活着出去就是个问号了。

小师姑柔软的身体紧贴在秦逍身后,不过看上去神色轻松,并没有因为外面紧张的气氛而显得慌乱。

房门敞开,史陵自然不可能想到,就在房门背后竟然藏着人。

等史陵出去之后,秦逍才蹑手蹑脚走回床边,眼睛凑到那一道缝隙处,街道上的情形他看的一清二楚。

只见史陵吩咐了几句,很快便翻身上马,带着手下人离开,没过多久,几具尸首也被抬了出来,丢在两匹马背上,被人带走,又听一人对着木头巷的人们大声道:“都听好了,谁要是见到秦逍,又或者知道秦逍的下落,立刻向侯府禀报,侯爷重重有赏。谁要是窝藏不报,甚至包庇秦逍,就是他的同党,秦逍谋逆朝廷,是反贼,你们如果是他同党,便要砍了脑袋,都听到了没有?”

人们零散地答应了几声,很快便全都散去,街道上也就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秦逍这才长出一口气,感觉小师姑柔软的身子压在自己背上,这时候也无心去享受小师姑带来的舒服,扭了扭身体,低声道:“你太重了,压死我了。”

小师姑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堂堂剑谷高手,陪着你这小混蛋像做贼一样躲在这里,真是丢人。要依我的脾气,出去将他们打个落花流水,我想走就走,他们还能拦得住我?”

“你厉害。”秦逍道:“不过你能打得动十个二十个,甚至一百个,你能打得动三五百个?城里都是甄家的人,你也就是个中天境高手,还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嘟囔道:“要不是你跑出去赌,凌晨才跑回来,刚好撞见那几个刺客,也不会惹出这样大的动静。”

小师姑俏脸一沉,道:“小混蛋,你真是不识好人心。那些刺客是要杀你,我帮你解决了他们,你还这么多废话。”

“我还没进院子,就知道事情不对,一直躲在这里。”秦逍也是没好气道:“你堂堂中天境高手,进院子之前,就察觉不到里面不对劲?”

小师姑怒道:“小混蛋,你还有没有良心?我怎么没察觉?只是老娘担心你被他们杀了,总要进去帮你收尸,一片好心,还要被你这王八蛋啰嗦。”一甩衣袖:“从现在开始,老娘和你一刀两断,你有什么事都别连累到老娘。我清清白白一个人,现在被你连累,成了杀人逃犯,你不道歉也就罢了,还敢责怪我?”越想越气,伸手道:“赔银子!”

便在此时,却见麻婆走进房内,佝偻着身子,看似浑浊的眼睛,此刻却是冷冷地盯着两人。

小师姑瞥了红叶一眼,过去在椅子上坐下,秦逍上前去,低声道:“人都走了。”

“木头巷附近有人埋伏,不会这么容易离开。”红叶声音时而清脆时而苍老,此时带着嘶哑:“狼骑入城,不会善罢甘休,至少没有抓到你之前,这件事情不会善了。”

“甄侯府的速度还真是快。”秦逍冷笑道:“狼骑这么快就被调进城来。”

红叶冷冷道:“他的儿子差点死在你手里,你觉得他能饶得了你?你要么别出手,既然出手,就不要让他活着。这就是你留下的后患,刺杀不成,反被人认出,这龟城你待不下去了。”

加入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作者沙漠其他书: 国色生枭 锦衣春秋 江山 权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