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日月风华 > 第二一五章 夜会

第二一五章 夜会

夜宴算不得宾主皆欢,牙骨山塔堂堂兀陀叶护,竟然被唐国一个年轻人一招制服,可说是颜面尽失。

是以这场夜宴,也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宴会散过,众人出了汗王宫,秦逍正要上马车,西夜大将军穆扎德却是快步过来,向秦逍行了一礼,道:“今夜多谢你出手相救,穆扎德感激于心。”

秦逍对这硬汉倒是颇为欣赏,笑道:“大将军客气了,天色已晚,早些回去歇息吧。”

“我们明日就会出发回国。”穆扎德道:“你若有机会前往西夜,必当报答。”

秦逍道:“你若是有机会去大唐,大唐也必会热情款待。”

穆扎德看了汗王宫一眼,轻叹道:“西域许多国家确实希望能和大唐互通往来。兀陀汗国控制道路前,其实我们已经有了交流,不过现在要去大唐,已经十分困难。”

秦逍知道兀陀不但是大唐的敌手,更是被西域诸国视如洪水猛兽。

兀陀汗国的疆域,正好在大唐与西域之间,被兀陀汗国威逼利诱的西域诸国,已经和大唐断了多年的往来,深受兀陀之苦。

秦逍寻思如果有朝一日大唐集结重兵自东方对兀陀发起攻势,而西域诸国能够齐心协力,联兵自西攻打,两面夹击之下,兀陀必将遭受灭顶之灾。

不过这样的情景也只能想想。

西域诸国虽然都受到兀陀汗国的欺凌,却依旧互相争斗,想要将数十个国家联合在一起,比登天还难。

辞别之后,众人回到礼宾院。

天色已晚,宇文承朝让众人早些歇息,各自回院。

秦逍并没有忘记唐蓉和自己的约定,只是唐蓉此后白掌柜回去,自始至终也没有和秦逍说一句话,倒是哈尼孜要陪着秦逍过去伺候更衣,被秦逍婉言拒绝。

他知道哈尼孜对自己心存感激,若是夜里留在自己身边,孤男寡女说不定就要出什么事儿。

他并不希望因为自己对哈尼孜的恩惠,便对她有所要求,最要紧的是,如果哈尼孜到时候不离开,唐蓉也就没机会进自己的院子。

他多年的疑团,还要靠唐蓉帮忙解惑,劝说了哈尼孜回去之后,自己回到院里,想到唐蓉要过来,只是将院门虚掩着,并没有关上。

回到屋里,靠在椅子上坐下,浑身放松。

他知道今夜在宴会上,白狼王当众说要重建唐人市,实际上就是给了宇文承朝一个答案。

宇文承朝出手帮助白狼王,自然不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无非是为了西陵的利益。

西陵在这边的利益,商贸实际上只是表面的东西,最要紧的是商贸之下白狼王的立场。

只要贸易不断,白狼王就绝不可能支持纳律生哥东进的计划,如此西陵也就不会受到兀陀人的进攻,西陵门阀的处境也就会十分安全。

白狼王今晚当众宣布要重建唐人市,也便是承诺不会支持纳律生哥,这对宇文承朝来说,当然是最想要的答案。

白掌柜死里逃生,白狼王夺回大权,而且宣布重建唐人市,宇文承朝此行的目的也就达成。

他知道大事既定,宇文承朝自然不会在这边多留

,这两天应该就会动身返回西陵。

至若此行白掌柜是否跟随一同回西陵,以后宇文家会让人继续坐镇西陵,秦逍倒不是特别关心。

他心中倒是对那两封密函很感兴趣。

宇文承朝看信时候的表情,证明那两封密函确实非同小可,只是秦逍实在猜不出究竟是谁所写,更猜不到密函里究竟是什么内容。

宇文承朝没有透露丝毫口风,显然是不想让太多人知道关于密函的讯息。

听到“嘎”的响声传来,秦逍正要起身,想了想还是屁股没动,他院门虚掩着,房门也没有关,此时过来的,自然是唐蓉。

唐蓉进了屋内,屋里点着一盏孤灯,灯火之下,唐蓉依然是娇美动人,不过神色却有些凝重,见秦逍坐在椅子上看着自己,走过去,在秦逍对面的椅子坐了下去。

秦逍见唐蓉端坐在椅子上没有吭声,忽然觉得气氛很有些尴尬。

若是以前,能和唐蓉半夜三更共处一室,秦逍自然是求之不得,但此刻秦逍却觉得心情淡定,没有太大的起伏。

插一句,【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怎么不说话?”唐蓉看了秦逍一眼,轻叹道。

秦逍看着唐蓉,淡淡笑道:“是你要晚上来找我,不是我去找你,是你有话要和我说,不是我和你有话说。”

唐蓉微蹙秀眉,道:“你说话怎么这般古怪?”

“你要我如何说话?”秦逍含笑道。

秦逍几次救唐蓉于危难之时,对她也算真情实意,但如今知道这美人姐姐一直对自己存有戒心,甚至欺骗自己,这让秦逍内心很是不舒服。

“你是不是觉得我在骗你?”唐蓉幽幽道:“那晚我虽然没有到人事不知的地步,但却是昏昏沉沉,有些依稀记得,有些确实不知道。”

秦逍知道他是说山洞那晚,只是微微一笑,并不接话。

“你.....到底是什么人?”唐蓉终于问道。

秦逍凝视唐蓉,轻声道:“我问你三个问题,你若能回答我,我也可以回答你的问题。”

“什么问题?”

秦逍一字一句问道:“今年会不会下雪?”

唐蓉娇躯一震。

“雪是什么颜色?”秦逍缓缓道:“三两雪能不能泡一壶茶?”

唐蓉嘴唇微动,却没能发出声音。

“这是你先前问我的问题,自然不会不知道。”秦逍道:“我知道三个问题,我今天的答案全都错了,那你告诉我,这三个问题的答案是什么,答对了三个答案,又代表什么?”

唐蓉秀眉紧蹙,微一沉吟,才道:“我以为你是我想的那个人,但事实上你应该不是。”

“哪个人?”

“如果你真的一无所知,这不是坏事。”唐蓉叹道:“你要知道,知道的越多,麻烦就会越多。”

秦逍淡淡笑道:“蓉姐姐,莫要总是用这几句话应付我。我这人很简单,想知道的事情,管他有什么麻烦,都会刨根问底。”身体微微前倾,盯着唐蓉眼睛问道:“这三个问题的答案,白掌柜是否知道?”

唐蓉虽然竭力让自己显得十分镇定,但眸中却还是划过一丝惊乱。

秦逍在甲字监练的就是察言观色的本事,

对方哪怕一丝一毫的变化,都能被秦逍准确地看破,轻轻一笑,道:“我明白了,蓉姐姐费尽苦心,成为白掌柜的义女,只是白掌柜身边的.....怎么说呢,难听一点就是卧底奸细,好听一点,就是眼线。”

“你.....!”唐蓉花容失色:“你莫要胡说。”

“如果你觉得我是在胡说,现在我们就可以去见白掌柜,问一问白掌柜这三个问题的答案。”秦逍难得见到唐蓉如此惊慌,淡淡笑道:“我敢去,蓉姐姐肯定是不敢的。”

唐蓉咬了一下嘴唇,盯着秦逍,眸中带着一丝寒意。

秦逍看在眼里,冷笑道:“你想杀人灭口?你自问是我的对手?”

“杀人灭口?”唐蓉苦笑道:“你想多了,你是否觉得我是个蛇蝎之心的女人?”

秦逍也是叹道:“我是害怕你真是那样的女人,否则我还真是瞎了眼。”

“你说的不错,我在义父身边,确实是监视他的一举一动。”唐蓉低声道:“西陵门阀在兀陀埋下耳目,特别是兀陀之乱后,花费了许多的人力和物力,在兀陀许多地方都安插了钉子,而这一切都是由义父操纵,他在兀陀精心构筑了一张大网,我被安排接近他,就是要对这一切了若指掌。”

秦逍微微点头:“这就对了。”顿了顿,才道:“白掌柜控制着分布在兀陀的耳目,你的目的,应该是希望有朝一日能从他手里接过这张网的控制权,又或者说,至少将这张网弄得清清楚楚。”

“西陵门阀对兀陀人心存畏惧。”唐蓉道:“兀陀之乱后,西陵门阀唯恐兀陀人卷土重来,不但在西陵埋下眼线,而且暗地里收买了不少兀陀的贵族,所花费的钱财,一般人想都不敢想。”唇边泛起一丝冷笑:“你自然不知,西陵门阀每年用来贿赂兀陀贵族的银子,足以养出一支上万人的骑兵。”

骑兵最耗银子,万人骑兵每年所耗费的钱财,当然是天文数字。

“你以为只凭白狼王一人,能够阻拦纳律生哥东进?”唐蓉肃然道:“那些被西陵门阀收买的兀陀贵族,许多都是身居要职,分布在兀陀八部之中,甚至有纳律生哥身边的人也被收买,这些人每年都能从西陵门阀手中得到大笔的钱财,拿人钱财为人办事,他们自然会阻止纳律生哥东进。”顿了顿,看着秦逍问道:“唐人市贸易繁华,是大唐和西域商贾贸易重地,你难道不觉得奇怪?”

“奇怪?”

“按照常理,贸易应该在王庭木刺拉城一带更为繁荣。”唐蓉道:“可是唐国的商贾,到了白狼部的地面,就很少继续往西边去,都聚集在这边,西域胡商只能向这边来,也正因如此,白狼部这边的贸易络绎不绝,白狼王才建了唐人市。”

秦逍猛地明白过来:“你是说,这也是收买白狼王的招术?”

“不错。”唐蓉微点螓首:“白狼王喜欢钱财,西陵门阀自然一清二楚。贸易恢复之前,西陵门阀就暗中与白狼王达成协议,唐国的商贾进入兀陀之后,只留在白狼部的地盘上做生意,不可继续往西边去,而白狼王要建造唐人市,为商贾们提供贸易的市集,建造唐人市耗费的银钱,全都是西陵门阀暗中送过来。白狼王获利最丰,自然会成为阻止兀陀东进的头马。”

加入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作者沙漠其他书: 国色生枭 锦衣春秋 江山 权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