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日月风华 > 第二五三章 重剑

第二五三章 重剑

天都峰东南方向几十里地之外,是一片地域颇大的树林。

月光如水下,整个树林仿佛盘亘在大地上的一头巨兽,静静地等候着吞噬世间万物。

插播一个app: 完美复刻追书神器旧版本可换源的APP--咪咪阅读 www.mimiread.com。

幽静的寒夜,整个树林周围一片寂静无声,可若是仔细去听,才发现静寂之中有种不安的骚动。

树林像是伺机而起的洪荒巨兽,面上却是平静如同无风的水面,但在其下,却积蓄着惊涛骇浪,随时翻涌出来,会将海面上的一切卷入万劫不复的海底。

数百名兵士静静地埋伏在森林中,一动不动,雕塑一般。

兵士们都是甲胄在身,精铁打造的盔甲冰冷无比。

所有的兵士恪与军威森严,不敢有丝毫的动弹,林中的几百匹战马却是有些不安和兴奋。

马衔枚,人衔草,只是不让发出响动。

蓄势待发之下,整个树林弥漫着一股森然的杀气。

秦逍就在林中。

昨天深夜,袁尚羽就统率着白虎营的精锐骑兵,几乎是倾巢而出,如同幽灵般来到了这片树林,尔后人马全都躲在这树林之中,一个白天下来,林子里都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白虎营从创建的第一天开始,就不是乌合之众,而是秩序井然的精锐铁骑。

他们既骁勇善战,可是对军令却又畏之如虎。

数百骑兵,虽然蓄势待发,但他们却不知道目标是什么。

大多数的骑兵只当这是一次突训,毕竟这样的训练并不是没有过。

袁尚羽此刻站在林边,遥望着远方,明月当空,天地一片苍茫,他的目光如同刀锋,神情却也是冷峻异常。

“大人,刚过酉时。”副统领苏晁走到袁尚羽身后,轻声道。

袁尚羽抬头看了看月亮,微微点头,吩咐道:“传令下去,全营列队。”并不多言,第一个走出了树林。

苏晁立时向下传令,在林中躲了一整天的兵士们这才牵了自己的马,尽量保持安静,从林中走出,所有人的动作都是十分迅速,只是片刻间,数百骑兵已经列队,山字旗之前就已经被调去护卫祭山仪式,所以剩下的风林火三字旗各列一阵,秦逍位于火字旗之前。

数百双眼睛都是看着袁尚羽。

“你们训练的时候,应该听过一句话。”袁尚羽声音粗重,中气十足,缓缓道:“一旦上了战场,所有人都要看着本将的战刀,本将战刀指向何处,你们的战刀就要砍向何处,不要有任何犹豫,否则不是死在敌人的刀下,就是死在军法之下。”

这是进入白虎营的每一名兵士都牢记的话。

八百虎骑,人数并不多,要形成势如破竹的力量,就要握成一只拳头,只有所有的虎骑成为一只拳头,打出去的时候,才有恐怖的毁灭力。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白虎营多年来虽然也剿灭不少匪寇,但你们是西陵最强悍的骑兵,用你们来剿杀山匪流寇,实在是有些大材小用。”袁尚羽缓缓道。

立时听到秦逍身后一人粗声道:“大人,那叫做杀鸡用牛刀。”

众人立时看过去,秦逍也回

过头,却见说话的正是三当家陈芝泰。

“不说话没人见你当哑巴。”秦逍低声斥道。

陈芝泰有些尴尬,干笑两声。

“说的不错,确实叫杀鸡用牛刀。”袁尚羽反倒是现出一丝笑容:“我知道你们一直想要立功受赏的机会,要考验你们是不是真正的西陵最强骑兵,自然要用虎狼来练刀。”脸色一沉:“奉侯爷之令,今夜要带你们剿杀叛军,他们不是山匪,也不是流寇,和你们一样,也是精锐的骑兵,所以是龙是狗,今晚就看你们如何回答。”

站在袁尚羽身侧的苏晁有些意外,看了袁尚羽一眼。

剿杀甄家的计划,可说是隐秘至极,袁尚羽事先没有向营中其他任何人透露,整个白虎营,知道此次计划的也只有袁尚羽和秦逍,身为副统领的苏晁却是一无所知。

昨夜调兵在深夜离营,苏晁也只是以为袁尚羽要练兵。

但袁尚羽此刻所言,却分明是要真刀真枪的与敌对阵,而且敌人也是一支骑兵。

他心下疑惑。

整个西陵,真正的骑兵只有三支,那自然是三大门阀的私军,除此之外,西陵并无第四支骑兵存在,三大门阀也不可能允许有第四支骑兵存在。

袁尚羽所说的精锐骑兵,又是从何而来?

此番白虎营倾巢而出,这几乎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白虎营练兵,也是分批外出,并无调动所有兵马的先例,即使是剿匪,也会留下一部分坐镇营中,究其原因,是为了提防奉甘府城有变,宇文家可以随时从营中调动人马。

既然这一次将所有的骑兵尽数调出,只能说明面对的敌人不是泛泛之辈。

“今夜行动,不只是为了老侯爷,也是为了朝廷,为了西陵百姓。”袁尚羽沉声道:“本将可以向你们保证,剿灭叛军之后,你们所有人都会得到重重的赏赐,甚至会得到朝廷的封赏,所以你们的前程,也掌握在你们手中。”拔出腰间的佩刀,大声道:“此战,必胜无疑,上马!”

一声令下,所有人俱都上马。

袁尚羽并不废话,兜转马头,一抖马缰绳,双腿一夹马腹,战马立时飞驰而出,数百骑兵立时也如同潮水一般,跟随在袁尚羽身后,向前席卷而出。

秦逍纵马疾奔,火字旗精兵紧随其后。

这些骑兵依然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怎样的敌人,但他们对袁尚羽有着绝对的信任,统领大人从来都是言出必行,他既说这是为朝廷效命,敌人是一支叛军,那今夜定然是为国杀贼。

投身从军,初衷是要吃饭,吃饱饭了,就要守住饭碗,保家卫国就是为了不让敌人从自己手里夺走饭碗,如果能为朝廷效命,卫国之余,还能得到封赏,那自然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秦逍只觉得疾风割面。

对他来说,宇文家能不能以此为机会取得朝廷的信任,他实在不怎么在乎,他在乎的只是今夜终于有机会正大光明地取下甄煜江的人头。

那天设下圈套,将甄煜江弄得半死不活,秦逍当然不会没有杀心,只是当时胖鱼等人都在,他自然不能出手

杀人。

他出自龟城都尉府,在龟城生活多年,知道甄家是如何搜刮民脂民膏,甄郡的百姓对甄家畏之如虎。

都尉府多年来也一直受到甄家的打压,孟子墨也差点因为一尊佛像死在甄侯府。

最要紧的是,胡屠户一家惨死在甄家手里。

像这样的被甄家荼毒的百姓,不在少数,但他们却无力向甄家讨还公道。

今夜,秦逍要代替那些苦难的百姓讨回一个公道。

他不是为宇文家去杀人,而是为那些百姓去杀人。

公道,就在前方。

白虎营如风一般向天都峰下疾驰的时候,天都峰西南方向几十里地之外,同样有一支骑兵严阵以待。

他们不在林中,而是在一处山坡下。

数百精兵都是席地而坐,几乎所有人都是身披黑色的皮甲,盔帽却是摘下来,放在身前,各自的战马就在身边,所有人都是如同入定的老僧一般,八风不动,宛若泰山。

一辆马车就在附近不远,四周七八名黑衣刀客手按照腰间佩刀刀柄,握刀的手异常稳定。

夜风吹过,数百人却没有丝毫的动静。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听得一阵马蹄声响,一骑自东边飞驰而来,来人灰布衣衫,头戴皮帽,那些席地而坐的兵士依然没有动弹,甚至连眼皮子也没有眨一下。

两名黑衣刀客已经快步迎上来骑,那人到得近处,放缓马速,从怀中取出一道信函,递给一名黑衣刀客,那刀客接过信函,转身向马车跑过去,而来骑也兜转马头,根本不作停留,顺着来路飞驰而去。

到得马车边,黑衣刀客轻敲了一下窗户,马车的木板窗户被拉开,里面还透出亮光来。

黑衣刀客将信函呈上,车窗里伸出一只手,接过了信函。

片刻之后,从车窗里传出一个声音:“什么时辰了?”

黑衣刀客恭敬道:“戌时三刻!”

“告诉江冷雁,亥时一到,立刻出发。”车内的声音平静道:“不用太快,在子时三刻至丑时之前赶到就好。”

黑衣刀客答应一声,快步向山坡下那群兵马走过去。

“亥时出发。”黑衣刀客走到一人身前,轻声道:“子时三刻之前不要赶到,但丑时之前必须赶到。”

那人也是盘膝坐在地上,一身黑色的战甲,身后披着一件灰色披风,月光之下,此人竟赫然满头白发,但样貌看上去还不到四十岁,样貌倒也俊朗,一直闭着双目,只待那黑衣刀客说完,白发人也没有睁开眼睛,只是微微颔首。

他腰间并无佩刀,但在他的身前地面上,放着一把长剑。

这把剑居然没有剑鞘,更奇怪的是,此剑并无剑锋,剑端处竟然是平直,毫无锋锐可言,而且剑身又宽又厚,与寻常宝剑大不相同,乃是一直极为古怪的重剑。

黑衣刀客也不多言,离开之后,白发人才抬起头,睁开眼睛,望着苍穹明月,神色冷峻异常,眸中杀意浓郁。

加入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作者沙漠其他书: 国色生枭 锦衣春秋 江山 权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