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他和她们的群星 > 第八百八十七章 不以命运为转移的强运之人

第八百八十七章 不以命运为转移的强运之人

见对方正在一言不发看着自己,塞尔璐小姐便又补充了一句:“黑月伯爵应该是希望您追过去的,这算是一次友好的信号吧?我们不能错过。”

这,但为什么我们就不能错过

“敌人只剩下了一个,我们应该是能应付得了。相比起来,这艘古船的秘密重要得多。当然,却也着实复杂得多,便只能由您来应付了。”

所以说了,我没准备让你应付啊!由我来应付不就好了?哥哥我最擅长地就是应付残血的boss了,这是从战神祭就流传下来的优良传统。

“这一仗,我们和地球人算是合作者,既然都出了力,这艘古船的宝藏可无论如何都不能被地球人独占了去。公爵阁下不在,您现在就是我们的领导者,这就需要您和黑月伯爵……还有,呜,那个名字都不能提的人交涉了。下官以为,他十有八九也在船上!”

说到这里,侯爵小姐的声音也颤了一下。她从来就没有和“那个名字都不能提的人”见过面,但作为骑士团的年轻成员,自然也会受到前辈们的言辞影响,便也理所当然地生活在了那个人的阴影中。

“总,总之,您是那个人宿敌,也是朋友吧?我们这里,也就只能靠您和他交涉了。”

所以,为什么我会是那家伙的朋友呢?

“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的煞星虽然凶恶狡猾,但仔细分析一下他的行为,其实,其实应该是个讲道理的人吧?至少不是一个行事毫无逻辑的疯子。还有那位的黑月伯爵,和传说无二,确实是一位义薄云天的豪侠!能够得到皇帝陛下赏识的人物,确实应该有这样的风采。“塞尔璐小姐像是要增加自己的说服力似的,还用力地点了点头,握紧了拳头道:

“……千钧重担,只能您一力承担了。您放心吧!这里的敌人,我一定会拿下的!我们虽然能力有限,但也一定会为您尽量创造谈判的筹码的!”

所以都说了,你一个侯爵家大小姐,而且还是个医生,怎么总是那么容易热血沸腾呢?我觉得啊,不管是谈判也好,打仗也好,什么事情都是需要从长计议的。

说起来,便宜老师还在外面开片呢。要不如等到那边结束,才请他来家做主?

对,他老人家是帝国元帅,公爵,枢密院大臣,这种两国“联合考古”的事情可是外交行为,只要他亲自出面,才不算是僭越啊!

可是,没等到他说出什么,塞尔璐小姐已经举着水晶战锤发出了一声叱喝,用力向远处的仿生人投掷了过去。仿佛玻璃制造的战锤充盈着奇特的绿光,咋看还以为是一枚正在散发着不妙辐射的脏弹。

紧接着,那脏弹便轰隆隆得砸在了仿生人展开的金色能量护盾上,霎时间,幽绿色和灿金色交织成了一片,色彩缤纷却又诡谲,感觉却更像是脏弹的辐射反应了。

而巨型仿生人的身体也像是中了小型核弹似的,身上的各种流体金属像是滴蜡似的不断坠落在地上,庞大的身躯也似乎显得佝偻了几分。

仅凭塞尔璐小姐不过二环的实力,自然是轰不出这种威力的攻击的,靠的自然是她那柄家传的宝具战锤。

总之,随着她这个动作,周围的骑士们也都齐声发出了战斗,热血沸腾,恣意怒吼,举着各种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地涌了过去,顿时便将那个最后的敌人淹没在了钢铁机甲的潮流中。于是,双方的身影都已经再看不真切了。

当然,人群中依稀还传来了大小姐的声音:“长官!快去啊!我们会用生命给您争取机会的!快去啊!不要让公爵阁下和我们的付出白费!埃瑞克,你们跟上去!”

……所以,大小姐你这真是热血过头了吗?索拜克细思恐极,刚才打了一个寒噤,便已经有三名骑士退到了他身边,一副“我们愿意追随您一直到死”的样子。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再犹豫下去也确实不好收场了。索拜克沉吟半分钟,随即便向战友们做了一个很有范儿的“随我来”的动作,便率先迈步向黑月伯爵消失的方向跑去。

当然,慎重起见,纹章机用的自然是非常标准的巡航速度。或者说,索拜克上校自从开上纹章机之后,就没用过除了标准巡航以外的前进档位。

平心而论,前进速度其实不算低,时速也有个四五十公里的,但他们想要追踪的目标,却早已经不在视线之内了。

“这样下去是会被黑月伯爵甩掉的。”简称艾瑞克的骑士A道。

“长官,您不需要为了我们放缓速度的,我们一定会跟上来的!”名字不重要的骑士B说。

名字依然不重要的骑士C感动地说:“我为先阵,为您扫平前路。”

侯爵千金小姐到底是不是真热血,这确实是一个值得商榷的问题,但星界骑士团毕竟也有小一万的成员,纯粹的热血笨蛋也还是有不少的,这三位应该就是这个类型。于是,索拜克总算是稍微放松了一些。

然后,四位临时组队的骑士便保持着标准的战斗冲锋队形,以最快的速度向着通路的尽头而去。

索拜克觉得,传说中的黑月伯,可是能够在数万禁卫军和秘密级警察,甚至于皇帝陛下眼皮子底下消失。只要愿意,他完全是可以不留一点痕迹就把自己无声无息地甩开的。

可是,每当索拜克穿过一个岔口,他都能感觉到一丝若有若无的灵性残留。

普通人是感受不到的,就算是大多数灵能者也会将这点气息忽略掉,这就像是专门留给自己这个“探索”的脚印似的。

不会是想要把我引到那个角落里弄死吧?索拜克脑海中确实是闪过了这个念头,但随即便将其否决了。

堂堂的黑月伯爵,真想要弄死自己早就可以动手了,甚至弄死登船的全部骑士都不用费太多的功夫。只要在刚才混战的时候划划水就行了。

至少在这个古代遗迹中,黑月伯爵对己方没什么恶意。

而且自从地球人独立之后,黑月伯爵也确实没有再发起任何针对帝国的恐怖活动,甚至都没在帝国本土出现过,退出江湖都快五十年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老人家和帝国的一切恩怨,都应随风飘去了吧?

那么,他一定是有所求的……

只要有所求,就可以谈谈。只要能谈谈,说不定本人还能有一些意外收获呢。

嗯,逻辑是通顺的。索拜克的心境便豁然开朗了起来,之前的惊惧也随即荡然无存了。

某种意义上,塞尔璐小姐说得也没什么问题,耶格尔·索拜克虽然对自己的打仗的能力很没信心,但对自己的交涉能力还是有几分心得的。之前在战神祭的时候,不就和一众“反贼们”相处得很好吗?

在随后的十分钟时间里,骑士们并没有遭遇任何战斗,一路上有惊无险地从船只的最上层下到了中层。

索拜克估摸着,这艘“古代遗迹”的外表看上去是一个半球体,内部的设施便应该是以环形结构排列的。如果自己和小伙伴们登陆的地方是12点方向,现在应该是来到了4点到5点之间了。

他毕竟已经是三环的“领航员”了,这点空间辨识能力还是有的,不至于失位迷路。

这是找到启明者财宝了?商量着怎么和我们分?嗯,确实,地球人如果不想和帝国撕破脸,确实得这么做。

想到这里,索拜克的心中顿时充满了爱国主义者的崇高光辉。

不过,真要说到分账的话,也不应该由黑月伯爵出面啊……

索拜克刚闪过这个念头,便听到在担任前锋的名字不重要的骑士C低喝了一声:“有情况!”

大家赶紧停下了脚步,看向了宽敞通道的尽头。紧接着,电磁的颤动声,爆炸的轰鸣声,以及机械的摩擦声,在应接不暇的闪光包裹中,纷纷涌入了他们的传感器中。伴随着这纷乱的杂音,一个物事便从对面的爆炸闪烁中飞了出来,咚地砸在了骑士们面前。

索拜克定睛一看,却正是刚才让己方的小伙伴们陷入苦战的古代机械人之一。只不过,那东西早已经失去了灵性的光泽,已经和腐败的枯石无二。

紧接着,一个披着灵性机甲的人影便从爆炸中钻了出来。他穿着和自己这一身同款的深红型纹章机,但却喷上了不伦不类的蓝白色涂装,原本肩甲上镂空的骑士团标记浮雕上更是贴了一张花里胡哨的贴纸,顿时就显得土了很多。

可是,再土里土气的家伙,踩着一大堆机械的尸骸从火光中冲出来的时候,便都只剩下如血的煞气了。

更重要的是,对方的原子光矛上,还跳动着宛若晨曦一般的金色。

每个能上战场的骑士团成员,都是受过专业训练,这其中当然也包括对重要敌对目标的识别。他们当然都知道,这金色的原子光矛乃是皇帝陛下年轻时候亲手打造的宝具,现在已经赐给新晋的神选冠军,也即是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的煞星。

于是,三名骑士ABC差点就是要发出一声接近于惨叫的惊呼,但毕竟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战士,总算是在出声的瞬间忍住了,赶紧摆开了一个架势。

瞧他们的样子,可比之前初遇黑月伯爵和仿生人时要紧张多了。

索拜克更是差点扭头就走,但还没迈开步子,却已经被对方喊住了:“啊哈,这可真是天涯何处不相逢啊!这不是我亦敌亦友的知己,我唯一承认的宿敌,战神祭时的最重要的战友之一,我的挚爱亲朋,耶格尔·索拜克老弟吗?”

“为什么每次我的前缀都会越来越多啊?这里站不了这多人!”索拜克忍不住大声道。

连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的煞星都敢当面怼!不愧是四天王!骑士ABC顿时用敬慕的目光看向了索拜克,安全感油然而生。

实际上,余连是真的觉得有几分惊喜的。之前的十分钟,他为了试验自己新的超凡能力,正沉迷于冲锋陷阵而不能自拔。

这是一种叫做“幻象轨迹”的能力,可以算得上是“灵性步伐”和“力场闪烁”的结合升级版。不过,一旦启动了这个技法,身体在腾挪闪跃中,确实是行走在虚无和现实的亚空间间隙的。

如此一来,缩地成寸的效果自然是有的,自动回避大多数攻击的效果当然也是有的。可最重要的是,身体在亚空间和现实世界高速闪烁,自然便会形成威力惊人的冲击力场。

总之,这“幻象轨迹”,与其说是潜入技和闪避技,倒不如说更接近于一骑当千的冲锋技。再加上有“以太之躯”和“以太呼吸”的配合,身体对亚空间的适应力远非他人可比,持续的时间自然就更长了。

仔细想想,上辈子布伦希尔特的首席闺蜜兼首席打手的吉娅菲尔女伯爵,应该擅长的就是这一招,突然启动一个加速便掠过了千米的距离。明明冲锋的时候,此身已化为了刀枪不如的幻影,但所到之处,却是所向披靡寸草不生。

“猩红彗星”的绰号,也是因此而得名的。

说白了,你怎么打不着人家,人家只是路过擦你一下却是暴击,这能到何处说理去?

黑月伯爵也会这一招。他发动的时候,倒是没有女伯爵极盛时那千军劈易的霸气外露,但更显灵动玄妙。

也即是说,这一招既可以当冲锋技,也可以当潜行技,甚至还能用作逃命技。余连觉得这实在是太适合自己了,这才有了点水桶号的真谛嘛。

而且,根据黑月伯爵他老人家上辈子所说的,所谓的“幻象轨迹”是到六环后期才获得的。

而我现在还没到六环呢……这岂不是意味着,我此生的成就,是有可能向真理之侧发起挑战的?

这个念头只是在余连的脑海中停顿了一下。那玄之又玄的所谓真理之侧,等到了九环以后再去讨论吧。现在,作为一个合格的超凡者,在灵魂之中的星环闪烁起了新的星光,得到了新的技法之后,首先便是要试招。这样才能尽快将新的技法变成属于自己的能力。

于是,余连就这样一路踩着“幻象轨迹”冲锋了一路,也确实体会到了千军万马避白袍的感觉。不过,等到自己冲到目的地的时候,出现在自己面前却并非是什么boss,居然是一群骑士团的“杂兵”。

嗯,星界骑士就是自己上辈子刷得快要吐的野怪了,况且这帮人的纹章机上什么特殊标识都没有,可不就是“杂兵”了吗?

只不过,其中一位骑士手中端着一柄机甲用大型轨道步枪之余,腰间的武装架上还别着一柄余连颇为熟悉的炼金枪,用C型装备套着。

这不正是“地球人民的好朋友”,自己的宿敌耶格尔·索拜克本人吗?要不是把对方认出来了,余连说不定就顺手把这几个家伙也刷了。反正现在月黑风高四下无人,宰了却也没有人发现。

只不过,以这家伙的实力,就带着这么几个人也能混到这里。不得不说,有的人一旦强运起来,简直是不以时代和命运线为转移的啊!

yawenku.com

加入书签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