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重塑千禧年代 > 600 次债苗头(4K)

600 次债苗头(4K)

梁博士回国参会,方卓考虑了一下,把这个事交给了国内的柳洋洋。

柳洋洋现在是冰芯的董事会秘书,也肩负着冰芯晶圆制造服务联盟的秘书长职务,既经常和行政联系,也对业内情况很熟悉,搞一个半官方的背书再加上几家内地知名企业联合的会议是没问题的。

筹备时间不长,但行业会议可以是真。

与此同时,方卓也让人对梁博士推荐的高启全进行背调,以方便以后可能会有的交流。

他对每一位半导体人才都充满着热忱,不管是自家的,还是别家的。

1月20日,医科总裁周辛解决完赴美的公事,飞来硅谷见老板。

方卓在担心缺少自己会影响研发中心进度的情况下询问了许柯登。

许柯登表示,老板尽管去玩,虽然少了一位极重要的研发人才,但研发中心上上下下都会勠力同心,坚决不影响进度。

于是,方卓也就陪周辛看了场勇士队主场的篮球。

周辛从来没在现场看过比赛,这一次倒是很兴致盎然。

等到中场休息,他的新鲜劲过了之后才聊起医科近来的工作。

医科这两年除了发展本职业务之外也陆续展开了一些医药和器械的项目,今年有个人工耳蜗的国产化取得了很大的进展,有希望在下半年开始对六岁以上的志愿者进行临床试验。

“方哥,这个市场不大,一年估计也就一千个人。”

“国外的人工耳蜗主要是基于英文开发,前前后后再加上治疗、检查、康复,一套下来得三四十万。”

“我们这个的国产化估计能省一半的钱。”

“要是以后能推进医保里,那就更少了。”

周辛聊起进度,很期待未来的进一步发展。

方卓听着挺高兴,想着这言下之意,沉吟道:“纳入医保,这几年恐怕还有点难度,等回国我找关系咨询咨询领导。”

《无敌从献祭祖师爷开始》

“目前能单纯的降低价格就很不错了,说是市场不大,其实是有条件到医院的病人家庭不多。”

“我相信,人工耳蜗的国产质量上去,价格下来,以后会有越来越多有需要的人能用上这个。”

他看着场边冲自己走过来的姚明,有感而发:“我有时候觉得这不同领域的国产化、工业化,让贵的变便宜,让便宜的质量更好,也是一种浪漫,周辛啊,我一直认为你比其他人都扎实,我也不如你。”

周辛瞧见了大姚,边起身边笑道:“方哥自承不如人,那我就能回去吹一辈子,反正,有方哥支持,我也不管市场大小,能做能维持,那我就大胆拍板让大家做。”

他仰头看着姚明:“大姚,你好,我是周辛,咱们能合个影吗?”

姚明礼貌的握了手,同意合影。

方卓举起诺基亚,给努力踮脚的周辛拍了照。

随后,他笑道:“来,周辛,也给我和愁眉苦脸的大姚拍一张。”

姚明这是被打趣了,他摊开手,无奈道:“方总,今年的伤病太难了。”

这一场火箭打勇士的比赛,三叉戟只有姚明出战,纳什和卡特都因伤休息,眼看距离常规赛结束还有两个月,三个人同时在场的时间都不多。

冠军很难,卫冕更难,追求三连冠的路上除了实力也得讲运气。

以及,核心球员的心态不知不觉还会发生变化,球队和卡特谈过续约问题,但他有意夏天进入自由市场,大部分因素还不是钱,而是队内地位。

总之,火箭队今年队伍的健康情况不好,士气一般,目前成绩排在西部第四,仅仅比第五名多赢了一个胜场。

其实,作为老板,方卓自己的心态也有变化,两个冠军,嘿,已经挺不错了,而且,通过球队也拿到不少场外的东西,那些更是物超所值。

“要不,我找媒体黑黑你们?激发一下斗志?”方卓考虑着问道,“然后我再来个三连冠宣言?给你们挨个录制三连冠感言?破釜沉舟?”

姚明:“呃……”

伤病是客观的,还得慢慢恢复,斗志大概可以调整调整。

卡特下月初就能上场,纳什可能得月底,留给完全体火箭的磨合时间最多一个月。

方卓看着姚明的迟疑,忽然正色道:“不行了,我最多只能做这些,不能再去干什么找联盟高层、买通裁判的事!”

姚明脸色囧了起来,自己不是这个意思。

他没有给出球员身份外的意见,只默默的赞同道:“是啊,毕竟方总冰清玉洁,不能做这样的事情。”

谢邀,我大姚在知乎也是有号的!

方卓:“……”

火箭队老板奋力的跳起来,拍了拍姚明的肩膀:“去吧,后面的比赛都多注意,不要再受伤了,咱们今年还是有希望的!”

等到姚明离开,周辛问了句:“方哥,今年冠军是不是很难了?”

方卓琢磨了一下,西部其实是老对手马刺和小牛,今年“曾经”的总决赛是西部马刺打东部骑士,而骑士这支球队是詹姆斯带领着初入总决赛,十分干脆的被剃了个光头。

也就是说,只要冲出西部,如果还是面对骑士,卫冕希望还是很大的。

他答了句:“篮球是圆的,谁也说不准,还是得打打看。”

今天这场比赛最终以火箭队客场赢下勇士队9分而结束,巩固了第四名的位置。

因为赛程紧张,球队赛后就匆匆忙忙搭乘飞机前往下个城市。

晚上的时候,恰好虞红飞来硅谷,要忙易科对Major sensor公司的收购。

三人一起吃了饭晚饭。

席间,虞红一直询问周辛女儿周可可的近况,方卓在旁含笑听着,而周辛聊着家庭、孩子,不知怎么,只觉这顿饭越吃越热,后背都是汗。

“今年春节我要在国内待一阵,到时候我亲眼看可可抓周,可约好了啊。”虞红很喜欢肉乎乎的周可可,把周辛的手机递回去,如此说道。

周辛满口答应,又问道:“虞姐,你什么时候回?”

“大概2月10号左右,看大老板什么时候放假,也沾沾光坐他的私人飞机,看看什么感觉。”虞红笑道。

周辛也笑:“那我要先沾光了,方哥让我过两天坐私人飞机回去。”

虞红一怔,这是国内还有人要过来?私人飞机飞回去再过来?

方卓笑眯眯的说道:“虞总是沾不了光了,飞机回去要把内部改造的更舒服点,一段时间都不用了,我们还是一起做客机吧。”

虞红瞥了一眼:“为什么我听出来一种坏主意的感觉?真是拿去改造?”

方卓哭笑不得:“虞红,我发现你对我有偏见。”

虞红凛然注视:“我不该有吗?”

方卓一脸正直:“该吗?”

旁边的周辛眼观鼻,鼻观心,心里喊着,打起来,打起来。

虞红却把目光看向周辛:“周辛,你说,大老板是怎么个冰清玉洁的人?”

方卓开始有些恼火,知乎的影响力比自己想象的大,今天已经第二次听到这个词了,都怪老熊!

周辛茫然:“啊?什么?私人飞机确实有点贵。”

方卓拍板道:“好,不愧是周辛,这架飞机就命名为‘有点贵’号,明天就让他们刷在飞机上。”

虞红翻了个白眼,结束小小的斗嘴。

方卓不以为忤,说了件春节前的公事:“和往年一样就不给大家多开会了,今年对易科来说是业务的关键年,医科同样对项目收获翘首以待,做事多努力,口号不用喊,年前大家署名发个内部信,内容我都想好了。”

“懒得开会,早放假,多发钱,新的一年继续努力。”

虞红二度白眼,知道这姓方的又开始跳脱。

周辛抚掌赞叹:“方哥,我们的公司文化绝对是内地独一份。”

虞红起身道:“注意嘴脸。”

她最后说道:“明天下午,我约了见Major sensor公司的管理层,带着许老师和朱迪他们一起,等我们晚上的好消息。”

Major sensor公司成立才一年多,与其说是个公司,不如说是个科研工作室,也没有找到合适的盈利方式,处境比较尴尬。

这次以易科公司的名义收购,两边的接触算是情投意合。

等到虞红离开,周辛发自内心的赞叹道:“虞姐真是女强人,是我平生所见最厉害的。”

易科公司在美国的开拓和发展离不开虞红的贡献。

方卓一笑:“要不说是美国王呢。”

周辛不接这话,只笑道:“方哥,国内还等着你一件事呢。”

“什么事?”方卓问道。

“对雷曼的六个月做空快到期了。”周辛提起雷曼,自己之前关注这个事,也凑了个热闹小投了一把,同样在等结果。

方卓若有所思:“我感觉应该快了。”

毕竟,空头那边已经开始盈利,幅度也在逐渐升高。

保尔森被大肆注入资金,汽油孔也判断近期要做空房地美和房利美。

……

应该快了。

这是熊潇鸽又一次在知乎更新做空情况所出现的一个感觉,结果快揭晓了。

雷曼做空易科,易科反做空雷曼,这是五个月前的事情。

除了初期的热闹,很多人都忘了这件事,但眼看临近基金期限,易科股价又因为竞争对手的利好而有所下跌,相互做空的两家便被旧事重提。

过江龙和本地虎,不能就那么悄无声息的过去吧?

分个高下!

“雷曼的股价是不是很稳定?”熊嫂切了一盘水果,一边询问,一边熟络的点开自己朋友网的农场。

“挺稳定的,不知道2月份能不能公布年报。”熊潇鸽皱眉道,“我觉得应该有点难,或者,方总可以让基金展期,但时间一拖吧,可能舆论上还是会失分。”

熊嫂不以为然的说道:“失分就失分呗,最后能赢不就行了吗?”

她顿了顿,又问道:“最后能赢吗?”

熊潇鸽有些迟疑,考虑起近期关注的美国金融市场情况,那边的房地产似乎是有刹车,但是……雷曼这种巨头能受到多大的影响?

真正能影响到雷曼的必然是要有强烈的信号。

熊潇鸽到现在为止还没看出来哪里能给出变化。

但是……

他仍然对方总抱有莫名的信心,这和自己的逻辑相违背。

熊嫂看了眼沉默不语的丈夫,随口又问道:“对了,你最近怎么不玩农场了?你那农场里经常好多菜都不收。”

熊潇鸽更加不语了。

熊嫂心满意足的偷完菜,点评道:“今年的春晚肯定得说偷菜的事吧,这怎么也算年度热词了。”

熊潇鸽应了一声,确实,虽然自己被方总的操纵数据打击到热情,但网络上的偷菜游戏是在持续发酵的,随着企鹅的空间和交友网、朋友网、新浪的博客以及各个网站的开发,真的是何处不偷菜。

这样的热度简直前所未见,一度让亲自玩了的熊潇鸽都十分迷惑。

伴随着如此全民偷菜,最初以此游戏展开竞争的交友网和朋友网还是逐渐分出了竞争的高低态势。

尽管早就意识到企鹅流量的庞大,但这次依旧不能不再次感叹一句,企鹅的流量实在太无敌了。

朋友网从校园到职场再到对公众开放,中间夹杂着农场偷菜、抢车位等社交小游戏,可谓是把能做的都做了,偏偏,企鹅就一式。

——我能用流量向你学习。

这一式也就足矣。

任你如何机巧变化,我只一记泰山压顶。

熊潇鸽有感而发的聊了聊商业竞争,忽然开玩笑道:“企鹅太强了,朋友网输了也不能怪方总,易科现在在做手机,要是能把手机做起来,没准能多角度的施压压力。”

熊嫂难免时常听到丈夫对商业项目的琢磨,这会也说道:“很难的啊。”

熊潇鸽点头,难,确实难。

他摇摇头,起身准备给方总打个电话,距离春节也就两周多的时间,可以提前给个问候。

“咦,那是什么股票的数字跳了下?”熊潇鸽刚走两步忽然听到妻子的声音。

他扭头一看,既不是雷曼,也不是易科,居然是汇丰银行在临近收盘的时候一下子跌了将近3%。

汇丰?

有什么新消息?

市场上有什么动向?

熊潇鸽一下子坐了回去,立即开始寻找原因。

然而,市场上并没有什么利空消息,但有人离场又是实打实的。

“这是有内幕消息啊。”熊潇鸽盯着美股,喃喃自语。

“和雷曼有关系吗?”熊嫂问了一句。

熊潇鸽微微皱眉,说不好,还说不好。

但是,如此一月份的最后一天,他瞧着汇丰银行的股价下跌,忽然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直觉。

加入书签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