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 第117章 希望我们的邻居可以喂饱那些豺狼

第117章 希望我们的邻居可以喂饱那些豺狼

前哨基地外,大雪纷飞。

南门口,穿着毛皮衣裳的余虎,顶着满天飘的大雪,从贝特街的方向赶了过来。

到了前哨基地后,余虎本来是想找楚光的,结果没找着,却正好看见了疗养院前排起的长队。

稍微走近了些,只见他的妹妹坐在一张小木桌前。

稚嫩的小脸写着一丝不苟。

她伸出小手,从排队的蓝外套们手中接过银币,认认真真地反复数清楚一共多少枚之后,才在一块屏幕上戳了几下。

“一共,41枚!”

抬起头,她看着柜台前的玩家,脸上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

“蟹蟹!冒险也要注意安全喔。”

“呜呜呜……可恶,斯!借钱我!我还要存!”

站在后面的斯斯,一脸头疼地抚着额头,伸手扯着尾巴的袖子。

“好了好了,阿尾,别在这里丢人了,咱挡着后面的人了。”

“你难道就不觉得可爱吗!你这个没有爱心的女人!”

“可爱可爱,啧,话说温室遗址的车队再过一会儿要发车了,你到底还去不去了。”

“去!可恶,为什么白天打工,晚上还得打工!说好的休闲游戏呢?就不能让我和可爱的事物多待一会儿吗!”

“我不够可爱还真是抱歉呢,总之别废话了,练级赚钱买装备要紧。走吧,再赖着不走,后面的老哥要打人了。”

还在嚷嚷着的尾巴,就这样被拉走了。

这时候,一头大白熊从后面钻了出来,鬼鬼祟祟地站在了柜台前,有些拘谨的双手扶着门框。

看见这只大熊,小鱼微微愣了下,但并没有害怕,脸上很快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请问要存钱吗?”

毛盖着看不见脸红,肉山大馍馍笨手笨脚地摸出钱袋,将里面的钱币一股脑倒在了桌子上。

“我我我,全都给你!”

看着扔下钱就走的大白熊,小鱼连忙说道。

“啊,等,等一下,那个,ID。”

“都给你了!!”

最后,多亏了小柒帮助,小鱼才查到了那只大白熊的ID。

认真数完桌上的硬币,小鱼按照楚光教自己做的,将数字登记在了VM上。

余虎虽然看不懂,也听不懂那些蓝外套们在说什么,但看起来应该不是在为难自己的妹妹。

就是那只大白熊跑出来的时候,本能地把他给吓了一跳,如果不是看周围的人都没反应,他差点儿都拔出弓箭射击了。

这时候,楚光从一旁走了过来,看着余虎笑着说道。

“不过去打个招呼吗?”

“不了,我就是随便看看,还是不打扰她工作了,”余虎憨厚地笑了笑,摸了摸后脑勺,“没想到小鱼这么能干,昨晚上我还老担心,怕她给您添麻烦了。”

楚光笑着说。

“怎么会?你的妹妹很聪明的,学习的速度也很快,只是很多东西没人教她。”

余虎叹了口气说道。

“老爹,我还有我哥,平时得出去打猎,也没法教她什么。娘倒是教过她烙饼,但她一直做得不太好。昨晚上我还担心着,她会不会搞砸了。这不一大清早我就过来了,路上的时候我还寻思着,要是她真闯祸了,我说什么也要把她接回去。不过现在看……让小鱼跟着你,确实比跟着我们好多了。”

“话不能这么说,”楚光摇了摇头,“你还是常来看看她,再温暖的被窝,也不入和自己的家人待在一起。”

温暖的被窝?

进展这么快的吗?

余虎愣了下,点点头。

“你说的对……那我先走了哈。”

楚光客气说道。

“这么急着回去?留下来吃个午饭再走吧。”

“不了不了,”徐虎连连摇头,摆手说道,“我就不在这儿打扰了,一会儿还要去打猎,您先忙着,我就回去了哈。”

楚光不再挽留,点了点头。

“路上小心。”

……

从北门出来,余虎的心情很好,虽然天上飘着雪,但他感觉身上暖暖的,比喝了酒还舒服。

不过就在这时,他看见一辆装满砖头的大篷车,旁边站着一个人。

那人看着有点眼熟。

余虎走近过去瞧了一眼,眼睛顿时瞪大了。

“赵鼠?!”

“余虎?!”

“等等,你不是死了吗?我看你家,丧事儿都办了。”

余虎还是老样子不会说话,不过赵鼠这会儿倒是顾不上计较这些,他乡遇上老乡,那真叫一个眼泪汪汪的。

“兄弟,我差点就死了!还好这些蓝外套把我给救下了!”

用了大概五分钟的时间,赵鼠和余虎讲了自己这一个多月来的经历,从打猎时被掠夺者给逮着,再到后来这群蓝外套攻破了血手氏族的据点,将自己这些人安置在了河边的砖厂。

虽然本能觉得被掠夺者逮着这事儿有点蹊跷,但余虎的脑袋倒也想不明白太复杂的事情,很快便关注到了其他地方。

“……也就是说,你现在在给楚大哥他们干活儿?”

赵鼠愣了下说。

“楚大哥?你是说管理者大人吗?反正在这儿干活儿还挺舒坦的,管吃住,顿顿都有肉,还给柴火和炭取暖,现在每天还给1银币的工钱。每天干的活儿就是用模具做砖,然后送进窑里面烧上,再把烧成的砖运回来,到也不累。”

余虎点点头,问道。

“那你以后都不回去了吗?”

赵鼠的脸上浮起了一抹复杂的表情。

“回去啊……回哪去呢?家里就剩我爹娘,还有我大哥和他俩个孩子了。剩下那点粮食,勉强是够过冬了,我这要是一回去,家里的粮食肯定不够吃的。等明年开春了再说吧,到时候……等到时候再说。”

说着说着,赵鼠忽然想起来一件事儿,扔下一句“你等会儿我”,然后便转身跑进了大门里。

没过一会儿,他取来一小袋粗盐,约莫有三四两左右,塞到了余虎的手中。

“这是我用工钱换来的,替我带回去给我娘吧,就说……我很好,让他们不用担心!明年春天我在去看他们!还有杨二狗,他也还活着……不过现在他正忙着,你看要不要也和他家人说一声。”

接过盐,余虎郑重点了点头。

“放心吧,我一定会替你转达!”

余虎按着原路返回。

然而就在路过湿地公园南门的时候,余虎忽然注意到,就在他脚印不远处,多了一串不属于他的脚印。

那脚印很浅,看着有些时间了。

出于猎人的警觉,余虎蹲下来,食指在上面抹了一把,眉头隐隐皱起。

这脚印是谁的?

……

贝特街。

匆匆进了门,王彪直奔老查理的杂货铺。

“老管家!”

正坐在门前闭目养神的查理睁开了半只眼睛,一见是王彪,立刻懂了,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进来说。”

门帘拉上。

王彪一脸兴奋,气都不带喘一口的,手舞足蹈地将自己跟踪余虎一路的所见所闻,报告给了这位老管家。

查理越是听着,眉头渐渐皱起。

“你是说……菱湖湿地公园,出现了一座幸存者聚落?”

王彪猛地点头。

“是!哪里有蓝外套,还有不知道从哪儿来的流民……我估计应该是从北方来的。他们在林子里盖了围墙,还挖了沟,放着路障。营地里我看不见,但有一根烟囱,一直飘着烟。”

“北方来的?”

查理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北边可是血手氏族的领地,附近不远好像还有一处变种人部落。

在那里建聚居地和送人头有什么区别?

而且……

那些掠夺者可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怎么会放他们进来。

王彪到没管那么多,只顾兴奋地嚷嚷。

“老管家,余家那小崽子坏了规矩,咱快把他抓起来!”

他老早看余家不顺眼了。

尤其是余虎这小子还揍过他三弟。还有那个外乡人的棚子也是,连个门梁都没给他们留的,全都据为己有了,还振振有词地说着什么是人家送给他的,真是有够不要脸。

王彪的算盘打的很响,按照贝特街的规矩,私自与外来商队交易者,将被视为背叛,轻则罚一张兽皮,重则没收财产驱逐。

那些人算不算商队不重要,他关心的是余虎住着的那个棚子。如果能把他给驱逐出去,他家正好能把那个外乡人的棚子给占过来。

然而老查理到底是有见识的人,自然不可能像他一样目光短浅。

蓝外套啊……

他曾经也是,虽然那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思忖良久之后,查理谨慎说道。

“这事儿不急,切记不要打草惊蛇,我先向镇长大人汇报一下情况再做定夺。”

王彪愣住了。

这还有啥好请示的?

直接抄家不就完事了。

只要镇长大人一声令下,王家第一个响应。

然而,这老管家并没有和他多废话。

扔了4枚白色筹码在他手里,老查理便将他从杂货铺赶了出去,然后重新锁上门,急急忙忙地朝着镇子中央走去了。

……

镇长一家人住在贝特街中央的古堡。

这座原本是作为娱乐设施修建来的城堡,如今倒是成了金字塔尖的象征。

城堡里住着这座小镇的统治者,仆人、警卫、嫡系则住在城堡附近的砖木房里,再往外则是破烂不堪的窝棚。

向门口执勤的警卫请示,经过简单的搜身,老查理被准许进入。

当他踏入一楼大殿的时候,正好看见两个可爱的孩子,在城堡一楼的大厅踢球。

他们身上的衣服是鹿皮做的,踢着的球也是,那干净的脸庞和无忧无虑的笑容,是外面的孩子们没有的。

注意到了门口的查理,稍显年长的男孩甩了甩棕色的卷发,将地上的球捡了起来。

“查理?你回来了?要一起踢球吗?”

“抱歉,尊敬的少爷,我恐怕没法陪您玩耍……我是来找您父亲的。”

男孩的脸上浮起一抹失望,不耐烦说道。

“去吧,他在书房。”

查理恭敬地低头。

从旁边绕开了孩子们的游戏场,他在一名仆人的带领下,来到了电梯间,乘坐电梯抵达了顶楼。

电梯门一开,暖风扑面而来。

正对面的壁炉中,炉火燃烧,木柴劈啪作响。

“我知道路。”

向仆人点了点头,查理穿过左侧的门廊,来到了一扇两人高的大门前。

这里是镇长大人的书房。

书房内陈列着一排排书架,书架上放着的都是些拾荒者从外面捡来的小说、诗集和一些稀奇古怪的收藏品。

坐在古色古香木桌前,镇长大人悠闲地喝着茶。桌上的收音机发出的断断续续声音,正是他最爱听的红尾莺乐团演奏的乐曲。

巨石城比较大的广播电台主要有三个,其中一个即使是在遥远的清泉市北郊也能收听到。

每天傍晚六点至七点,电台会反复播报今天大宗商品的成交价格,七点至十点会讲授卡姆树、精神叶这些紧俏“经济作物”的种植经验,中间还会穿插一些军火商、克隆人贩卖的广告。

至于其他时间,就是反复播放战前时代的流行乐了,而这也是老镇长最喜爱的节目,这可以让他短暂忘记糟糕的时光。

即使在真正的“战前人”耳中,这都是些老掉牙的消遣了。

安静地等待一曲放完,查理走到了办公桌前,恭敬地低垂了眉目。

“大人,我有急事向您禀报。”

镇长抬了下眼皮,漫不经心道。

“什么事?”

在他看来,老查理能汇报的急事,无非是外面窝棚里的那些蟑螂们,又闹出了什么幺蛾子。

那些人就像野草一样,过段时间就会长出来一批,他向来是不关心那些人死活的。

老查理低着头继续说道。

“北边的菱湖湿地公园,出现了一座幸存者聚落,人口规模大概在100人以上……也许更多。”

“菱湖湿地公园?幸存者聚落?!怎么可能!”

茶杯重重地放在了桌子上,镇长从椅子上坐正了起来,盯着站在桌前的查理,“消息准确吗?”

“应该不会有错。”

查理慎重地点了点头,语气恭敬的继续说道。

“他们的实力不容小觑,一些猎户把猎物直接拿去了他们那里,换成盐和肉带回来。而且看样子,他们开出的条件似乎比我们更优渥。我担心长期这样下去,会让您的利益受损……我建议,我们应该与那伙人主动接触,以及适当地调整盐价。”

镇长脸上的神色阴晴不定,食指在桌上轻轻地敲打,似乎在权衡着什么。

过了一会儿。

他心中微微一动,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了一张映着血手印着信封,和一张空白的信纸。

拿起钢笔在上面写了几笔,镇长将信纸塞进了信封中,扔到了站在桌前的查理手中。

“你找个胆大心细信得过的人,把这封信送去血手那。”

看着手中的信封,查理微微一愣。

“您是打算……”

镇长面无表情道。

“今年的冬天会很冷,不出意外,下个月,血手的人还会来一次。”

一想到那些贪婪无度的恶棍,他便恨得牙痒痒,但没办法,他的警卫们加起来也不是那些人的对手。

查理有些犹豫,迟疑了片刻后,谨慎地提醒。

“这恐怕不是个好主意。而且,我不认为血手的人没有发现他们,还需要我们提醒——”

“毫无疑问这是最好的主意,或者你能想出更好的办法?”镇长不耐烦地摆了摆手,接着说,“我们的粮仓里没有那么多余量给他们,拿不出的粮食,就只能给人。你应该知道那些被掠夺者掳走的人是什么下场吧?想想那些破碎的家庭,我这也是为了镇上的人们好。”

到这时候,他倒是心疼起镇上的人了。

重新端起茶杯,看着沉默不语的老查理,镇长抿了一口温热的茶水,缓缓开口说道。

“天气越来越糟了。”

“祈祷吧,希望我们的邻居可以喂饱那些豺狼。”

查理低下头恭敬道。

“遵从您的吩咐。”

镇长满意地点了点头。

“下去吧……对了,你回去后,让那些刁民们多收点柴火,尽量晒的干些。没干透的木柴烧起来噼噼啪啪的,听着聒噪。”

查理低着头,拿着信封退出了书房。

“是,大人。”

加入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