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这个明星很想退休 > 第一百二十四章 《那兔》完工

第一百二十四章 《那兔》完工

钢琴声的简单伴奏下,骆墨在三十秒打歌环节的最后,把张学友的那部分给唱完了。

“【如果这就是爱,

在转身就该勇敢留下来,

就算受伤,就算流泪,

都是生命里温柔灌溉。】”

最后一个字唱完,他双手在钢琴上弹了一个和声,然后就立马收工。

一个音都不多弹,一个字都不多唱。

直接戛然而止,让人意犹未尽。

三首歌的串烧,三种不同的风格。

又好听,又陌生,又难受。

反正先把期待值给拉满了再说。

不就是欠歌嘛,债多不压身,先把工作室的名号给打响了再说。

而实际上,第四首串烧歌曲,就是同样要运用到大量的钢琴伴奏的经典情歌——《童话》!

“下期再钓。”骆墨在心中道。

他在钢琴前起身,一扭头,就看到了魏冉那杀人般的目光。

骆墨一直觉得胃哥看着就像是个好好先生,没想到他凶起来,还真有点像是村里的中华田园犬。

被骆墨这样一搞心态,即将上场打歌的魏冉,整个人都有点懵。

用音乐钓他胃口,可以说是屡试不爽。

优质音乐那该死的甜美,他经不住诱惑的。

至于坐在另一个角落里的孙奕,看着自信得体,一脸从容的骆墨,眼里流露出了羡慕的神色。

他倒不是羡慕骆墨的气质与帅气,好吧,这也有一点点羡慕。

他主要羡慕的是,骆墨居然有着如此之多的高质量存货!

先前说过,孙奕被前公司坑怕了之后,现在一直都是无公司的状态。

一个没落了的新人王,可抢不到什么优质的词曲资源,再加上他个人又不擅长创作,哪怕柯铭个人很欣赏他的唱功,他想要靠《情歌王》翻红,难度也是地狱级的。

对他而言,最辛苦的是,他曾经的那些火过的歌曲,他也没有资格和权力唱了,因为版权都在公司手里,不在他这个歌手手上。

他如果在公开场合唱了,那就会被告上法庭,还要给钱。

因此,孙奕的处境无比尴尬。

第一期表演,他是第七名,也就是说,他只有10点【王权分】,下一期基本上是要第一个上台表演了,这就一下子更劣势了。

他看着走回沙发的骆墨,脑海中若有所思。

曾经的新人王,已经彻底被岁月磨平了棱角。

现在的他,已经穷途末路了。

另一边,《情歌王》的总导演柯铭有点蒙圈。

他一直是做歌唱类综艺的,说出了你可能不信,这位总导演,曾经还出过个人单曲。

当然,最终以扑街收场。

他是有一定的音乐水平的,而且可能比专业评审团里的某几个只知道博人眼球的沙雕玩意,要强上一些。

他听得出来,骆墨刚刚唱的三首串烧歌曲,虽然每一首都只有几句,但串联地很好,而且单独拎出来听的话,都很抓耳,质量都是极高的。

最主要的是,他偷瞄了一眼魏冉的表情。

胃哥是什么性格,娱乐圈里很多人都是心知肚明的,要不然这个外号也不会如此响亮。

至于魏冉的专业能力,柯铭肯定是信得过的。

从他那“狰狞”如中华田园犬的表情可以看出,这三首歌不俗。

这让柯铭的脑子里开始环绕起了骆墨先前的话语,最终只留下两个字,于心头如梦魇:“买它!”

“节目还没播出,现在买这首歌的冠名权,给它取名为《情歌王》,应该价格会更便宜些。”柯铭已经开始在心中打起了算盘。

他和宁丹不同,虽然都是习惯于搞大制作,从不小打小闹,但宁丹更多的时候是凭借自己精准的直觉,柯铭则很少感情用事。

如果是润姐的话,现在已经拉着骆墨去小房间了。

直接把合同签掉,把歌的冠名权买下来。

“从今以后,这首歌就叫《情歌王》了!”

但是,柯铭却还在挣扎与纠结,最终决定还是再看看吧。

“怪不得宁丹跟我说,这小子身上有股说不清的魔力。我一开始还以为他是为了综艺效果,故意开玩笑的。但没想到……..我还是上头了。”柯铭在心中对自己道。

他决定等会私底下去和骆墨聊聊,顺便问一问他第二期的选曲问题,看看能不能把现在正爆火的《东风破》给安排上。

就算是加钱,也是可以的!

骆墨打歌结束后,就轮到了魏冉。

胃哥调整了一下心态,做了几个深呼吸后才上去打歌。

他没有宣传新歌,而是唱了一首在他看来是自己的遗珠的歌曲。

有的歌手在没爆火的时候,其实也有不少诚意之作的,但热度就是不敌后来发的歌曲。这一现象,就算是在出道就开始乱杀的周杰伦身上,也是有所体现的。

60秒的打歌时间很快就过去了,魏冉只来得及把整首歌的A段给唱完,然后就笑着坐回了沙发。

至于赵天王,这个时候才施施然起身,那种王者气度仿佛重新回归了一样。

说真的,他之所以把《咖啡》给进行重新编曲,带到这个舞台上,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能成为天王的人,都不是傻子,毕竟娱乐圈充满了勾心斗角。

他很清楚,自己在专业评审团那里,是自带优势的。里头甚至还有两个他曾经提携过的后辈,以及几个有过小合作的人。

赵薛秦在圈内混了这么久,人脉是很可怕的。

因此,这30人组成的专业评审团,会存在感情分,他相信自己在第一期里,获得的总评分肯定比骆墨高,哪怕他唱《东风破》,也绝对是如此!

那么,给《咖啡》重新编曲一下,就很有必要了。

否则的话,你在榜单上输了,在赛场上赢了,会被人嚼舌根。

但你如果有所改动,那就不一样了,至少多了个理由。

一首歌,两种编曲,也能面向更大的受众群。

专业评审团们也可以在镜头前不断重复“惊喜”与“突破”等字眼,使得打分更加合理化。

因此,赵薛秦甚至很遗憾,这一次赢得不是《东风破》。

否则的话,等到节目播出后,还可以造势一波。

毕竟在他和黄西山看来,《东风破》最大的优势在于开宗立派,在于创新,在于史无前例。

时间久了,新意也就不算新意了,到时候或许还有机会打个漂亮的翻身仗。

这让他一时之间都摸不着头脑:“难不成骆墨预判了我们的预判?”

但想来应该不至于。

所以,在大家入场寒暄时,赵薛秦还故意埋了一颗钉子,故意提及了作曲方面。

——姜还是老的辣。

只见赵薛秦也同样坐在了钢琴前,并且同样唱了三首歌。

每首歌唱的都不是副歌部分,而是开头。

这三首都是新歌,是他的新专辑《第二杯咖啡》里接下来要一起发布的歌。

对于下周各大音乐平台上擂台赛的第二战,赵薛秦志在必得。

要是还输,那真就脸面尽失了。

至此为止,打歌环节全部结束。

没有进入前三名的歌手,也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心中羡慕着。

然后呢,柯铭就给七位歌手一人一个信封,让他们填写下一期竞演时,所要投入的【王权分】。

第一期里,骆墨的个人排名是第三名,所以他现在手头有50分。

他可以梭哈,全部下注,也可以一分不投。

孙奕本来在卡片上直接写了个10,他总共就10分,没啥意思。

填写后,他整个人愣了一下,又把10给划掉了,写了个0。

他很清楚,填10分真的没意义。

谁都不想第一个上台,其他人下注肯定会比十分高,这样第二期就能确保不要第一个上台了。

除非有人脑子秀逗了,填个比10分还低的低分。

孙奕甚至怀疑,那个第六名的歌手,一共就20分,会不会就专门填个11分…….

他还真猜对了。

不得不说,柯铭的这些花里胡哨的设计,还是很有意思的。

骆墨自然也很清楚,这里头的门道。

但他也没有想太多,随手写下了一个自己觉得还算合适的额度,然后就把卡片塞进了信封里。

等到大家把信封上交,第一期的录制也便结束了。

接下来,大家就跟根据第二期的主题【你是年少的欢喜】,去准备参赛歌曲。

与此同时,节目组实际上也会把第三期的主题给提前泄露,主题叫【恋爱的酸臭味】。

取这个主题名,只是为了有趣,实际上就等于是要唱恋爱的歌,而不是那种苦情歌曲,分手歌曲。

大家又寒暄了一阵后,就开始互相告别。

有的歌手今天就会离开杭城,有的则会在杭城再住一晚。

骆墨是打算直接坐车回魔都的,并没有再过夜的打算。

临走前,柯铭特地跑过来和骆墨闲聊了一会儿。

与其说是闲聊,不如说是以看似闲聊的方式,来谈正事。

他希望骆墨能在第二期里,唱《东风破》。

骆墨个人其实觉得,《东风破》和第二期的主题不算特别搭,而且就像是先前说过的,他并不打算在《情歌王》的舞台上继续唱带有古韵的歌曲,一张全是古韵歌曲的专辑,已经够多了。

柯铭说道:“歌词里这句【岁月在墙上剥落看见小时候】,和年少不是也相关嘛,还有那句【犹记得那年我们都还很年幼】。”

骆墨听了,哭笑不得,道:“柯导这么快都把歌词都记住了啊?”

柯铭在心中道:“你要是肯唱,叫我倒背歌词都行啊。”

但骆墨一直说的很含糊,只说考虑考虑。

在送骆墨上车前,柯铭决定拿出自己总导演的威严来,好叫这个年轻知道自己的厉害。

他用高深的话术,暗示骆墨——可以加钱!

骆墨心头大震,有被这招威胁到。

这谁顶得住?

柯铭虽然没有得到骆墨的承诺,但还是微笑着看着他的保姆车开远。

他觉得自己的这一波操作很强,制作经费就该花在这种刀刃啊。

而另一边,坐在车上的骆墨还有点懵。

第二期,他准备的是一首同样来自周杰伦的歌。

“所以,柯导是要用钱砸掉周杰伦的歌,然后靠金钱威胁我,让我唱已经发表过的周杰伦的另一首歌?”骆墨心中震撼。

“行家啊!”他觉得真妙。

最终,他也没打算遂了柯导的心愿。

他要古与今,两开花!

“也不问问我串烧金曲《情歌王》的价格。”骆墨在心中嘀咕道:“以后再来买这个冠名权的话,那就不是这个价了啊!”

“得加钱!”

……..

……..

回到魔都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

骆墨回到玺城后,简单洗漱了一下,就倒头大睡。

疲惫感袭来,让他整个人满是困意。

沈一诺本来还在群里说,回来以后要给他接风洗尘,和姜宁希一起去吃个夜宵,被他果断拒绝了。

大半夜的干嘛要和四条大白腿吃夜宵,容易晚上睡不着觉。

还别说,玺城的这个大平层,足足有320平,一个人住,着实有点太大了。

翌日,骆墨一直睡到早上九点半才醒来,对他而言,已经算是赖床了。

有科学研究表明,起床迟会变丑,诸位可以反思一下。

骆墨睡醒后打开手机看了看,看到了何远光发来的微信。

“《那兔》拿去送审了。”何远光道。

骆墨看着这条微信,不由得有些激动。

配音结束后,《那年那兔那些事儿》的制作也就基本完成了,这几天里又鼓捣了一些细节,是时候拿去送审了。

这个名为蓝星的世界,和地球上略有不同。

审核方面要更为宽松一些,效率也很高,有一个专门的叫审核部的部门,来处理这些事宜。

何远光和负责动漫这一块的人特别熟,毕竟他以前制作的动漫都是上星播出的,是那些少儿频道的常客。所以,他和各方面的人都打过不少交道。

因此,或许能搞个加急,审核速度会快很多,不会卡得太久,这几天里就能有个结果。

“还真是期待啊。”骆墨喃喃自语。

而他,也要为这部动漫再做点工作了。

.......

(ps:第一更,4000字,求月票!)

加入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