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修仙从时间管理开始 > 第四十一章 先攻法元寺

第四十一章 先攻法元寺

归根结底,保留元阳有利于修行,固然是一个因素。

但魏东流不大愿意承认的是,他确实拥有某种道德上的洁癖——只不过是对待伴侣方面的。

他不愿意让姜魔女以为,自己托付身子的男人是魏东流。

虽然说起来很是奇怪:结为道侣的已经是魏东流了,那为什么托付身子的却偏偏不能是魏东流呢?

当然是因为,前者只是一种文化上的仪式,而后者却是身体上的永久烙印……总之他在这方面倒是非常坚持原则,绝不动摇。

姜魔女自然无法理解,因此可是使尽了浑身解数。

然而若是用强,魏东流这身子经不起她胡乱折腾;若是耍阴招,幻术又无法攻破他那魔君的混沌心智。

无奈之下,姜离暗终于晓得没法攻破城门,也只能将城墙周围每一寸角落都占领过去,好宣誓自己的主权。

魏东流也不晓得,究竟是她的主权被自己占领了,还是自己的主权被她占领了……从世俗认知角度来说是前者,但看姜魔女的样子又像是后者,着实搞不明白。

总之,姜离暗得到了她想要的东西,魏东流也没有失去他重要的东西,等于两个人都赢了,简称双赢。

次日,小夫妻俩便再次离开宗门驻地,准备主持五台山统一的最后环节。

出门之前,魏东流便将郭近、王从两人唤来,吩咐说道:

“为师和师娘,接下来要在外面办要紧事情,你们便在门派内留守。”

“当然,若要外出历练也可,只是记得小心行事,出门前别忘了将门口的遮蔽阵法启动。”

说到这里,魏东流又摸出一柄飞剑来,却是之前向凡生道投诚的某个宗门,献上的一柄十阶土系飞剑,名唤“潜龙”。

“这潜龙剑,乃是他人相赠。”魏东流将潜龙剑递给郭近,“拿去防身。”

“谢师父。”郭近恭恭敬敬地叩首。

“小从儿,师娘前些日子给你的魔头,你仔细炼化了没?”姜离暗将王从叫过来,搂在怀里。

王从便红着脸点了点头,看向师娘的眼神里满是仰慕。

这让魏东流有些皱眉,因为王从对这师娘的好感度,似乎还要胜过自己这个师父。

放在以前,他必然以之为忌惮,不过如今姜离暗已经是他的小妻子,反而又让他觉得这样也不错。

“好,师娘再传你一门秘术。”

传剑传法完毕,两人这才离开石屏山,朝着中台峰方向飞去。

“夫君。”姜离暗悠悠问道,“你对这两个徒弟,是什么看法?”

“郭近木讷而温顺,却有福缘在身;王从机警而多虑,但恐过犹不及。”魏东流回答说道。

“咦?”姜离暗诧异说道,“我还以为夫君根本无心经营宗门,却想不到对两个徒弟的脾性了若指掌。”

“贤妻这说的是什么话?”魏东流不满地道,“若是无心经营宗门,我又何必苦心孤诣建立这万法通玄门?”

《大明第一臣》

姜离暗哑然失笑,暗自心想:

这驻地是我推荐给你的,两个徒弟也是我带你找的,平时调教授课也是我做的,连他们修炼的灵药资源都是我准备的,你这掌教实际究竟做什么了?

门派建立你在场,外出历练你指挥,没别的了吧?

“是是是。”她便抱住魏东流的胳膊,撒娇般地说道,“都是我夫君的功劳呐!”

魏东流本能地觉得她在阴阳怪气,但又拿不出证据来,只能冷哼几声,便不再提这事了。

两人抵达中台峰后,便召集凡生道的三个宗门,将所有修士都集齐了,然后浩浩汤汤朝附近的佛寺杀去。

————————

法元寺,人口大约在五十上下,在佛门宗派里大概算是小型门派的人口极限,再多些就算是中型了。

众所周知,道家修行有入世的要求,比如筑基境化府阶,就要求外出寻访紫府秘药,不然道基不可能稳固。

相比之下,佛门的修行风格更加避世,遇到问题就是打坐苦思,没有苦思解决不了的问题。

如果有,那就是你心不静,心静了还无法解决,那就是你没有慧根。

因此,要判断佛门宗派厉不厉害,只要看这个宗派和世俗的联系是否紧密。

如果是那种建立在偏僻地带的,人特别少的佛寺,里头的和尚基本都特别厉害……但法元寺并非如此,它不仅时常派僧人出山化缘,还接受香客上门朝拜募捐,属于那种不是很积极修行的佛寺。

某种程度上,魏东流选择第一个冲法元寺下手,也有种要打个漂亮首战的意思在里面。

众人这边赶到法元寺,便看见一众僧人簇拥着一个老僧,早有准备般从寺里鱼贯而出。

“阿弥陀佛。”那老僧双掌合十,澹漠说道,“凡生道此番欲占五台山,造下无边杀孽,业障缠身。魏施主何不悬崖勒马?否则因缘果报,反噬己身,悔之晚矣。”

魏东流定睛一看,却是佛门之中颇有盛名的散修和尚,“游脚僧俞温”。

都说佛门要避世修行,这俞温老僧却偏偏反其道而行之,最喜在世间到处游历行走。

每游历数十上百年,便会从红尘中隐退,找个僻静之地总结感悟,专心参禅。

再现身时,修为境界便高上一阶,属于佛家比较非主流的“顿悟”流派。

佛门以舍利对道教金丹,以七宝舍利对元婴胎仙,而这俞温老僧已经结了七宝舍利,所以算是“元婴境修士”。加上常年游历世间,战斗力也肯定不弱,否则早就被人击杀了。

但魏东流自恃有天魔大法在手,根本不惧这游脚僧的名头,只是冷笑说道:

“不造杀孽也成,请法元寺上下退出五台山,我凡生道自然不会追杀。”

“这又何苦?”老僧俞温叹了口气,低声说道,“五台山之大,岂容不下两家门派?魏施主亦应知‘孤阳不长’的道理,如今凡生道气势越是煊赫,将来的隐患便越是深重啊。”

魏东流自然知晓这老僧所言不假,凡生道如今这样霸道行事,声势虽然造了个十成十,但拉仇恨也是直接拉满。

若将来凡生道由盛转衰,必然要惨遭墙倒众人推。便看几千年前,曾经统治凡生道上下的通玄门多么强势,门中甚至收录了整个凡生道六成以上的功法,还不是一朝没落就直接被人灭门,道统不存?

若说真要仔细经营门派,其实像昆仑这样苟着才是正道。

但魏东流又不是真心想要让凡生道继续伟大,他只想当上魔教共主,然后搞补天石碎片,因此便作冥顽不灵状,厉声说道:

“多说无益,游脚僧若要保这法元寺,便请先问我这掌中剑答应不答应!”

加入书签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