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神霄之上 > 第五百七十章 祖师现身

第五百七十章 祖师现身

天澜圣宗所在的仙域,名为天澜圣境,乃是当年天澜老祖寻觅的一处洞天福地,仙气十分浓郁,其中主峰有三座,为天澜三脉,分别由一位太上长老执掌。

今日在三座主峰附近百里之内,皆是阴云沉沉,给人一股莫名的压抑。三天前的事情,太过让人震撼,是以今日在天澜圣境外面,已经来了不少人,他们知道今日任平生一定会来天澜圣宗,所以想来看看这场旷世大战。

在三座主峰的山巅上,盘膝坐着一位老者,三人皆闭着眼睛,显得十分深沉,修为必然也是踏入神帝境了,正是天澜圣宗的三位太上长老。

显然,他们今日是在这里等任平生到来。

就在这时,三人突然睁开了眼睛,一双深黑如墨的眼睛里,陡然射出两道精锐的光芒。

任平生已经到了,此刻就站在三座主峰前面,凌空而立,双手负在身后,衣袖随风飘扬。

“他来了!”

远处那些观战的神界修者,亦是精神一振,他们当中有一些之前已经见过任平生了,但今日再见,竟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一股如山般的压力,这股莫名沉重的压力,一时间竟让他们有些喘不过气来。

任平生今日并不是一个人来的,除了两个徒弟,在他旁边还有一人,一身梨花仙裙雪白无暇,外表清纯美丽,便是和烟雨一模一样的禁忌仙子了。

“那是禁忌仙子……”

众人看见禁忌仙子后,又不禁深深打了个寒颤,禁忌仙子的外貌,在鸿蒙神界确实是少有的清纯可爱,可是众人一想到她那恐怖的禁忌手段,曾灭过诸天上下来的人,就有种深深不寒而栗之感。

烟雨无尘和禁忌仙子联手,再加一个玄都仙子,一个通天剑主,今日天澜圣宗恐怕当真危矣。

此时在天澜圣宗里面,一众弟子看见外面四人到来,也都个个如临大敌,紧张戒备了起来。

就在这时,那三座主峰之上,各自一道光芒冲天而起,落在了距离任平生百丈开外的地方。

“阁下今日前来,莫非真以为能灭了我天澜圣宗?”

三位太上长老神色冷峻,神帝境的修为气息,令人颤栗。

任平生往前一步,蔑视道:“既然来了,自然能灭。”

“狂妄!”

那三人也有着上万年的道行,岂能让人如此藐视,其中一个身材较为高大的长老左手一拍,虚空中顿时化出一道百丈手臂,宛似狂风怒涛一样,势不可挡地朝任平生横扫了过来。

“惊风怒涛掌!”

外面的人皆是一惊,同时被这股狂风劲力逼得不断往后退去。

这位太上长老所使,俨然便是当年天澜老祖绝学之一的惊风怒涛掌,若被打中,哪怕是神帝境的人,也要粉身碎骨。

众人眼看那撼天动地的一掌朝任平生打去,可任平生却不为所动,只待那一掌打到近前时,忽然将手一伸,虚空中也化出了一只金色手掌。抓着那太上长老的金色手臂,用力一扭,“咯吱”一声,这瞬间,众人几乎听到了骨头折断的声音。

“啊!”

那太上长老顿时满脸煞白,瞬间失去了血色,模样痛苦不已,他那一只左手,竟被任平生强行给扭断了,血淋淋的一片。

不等众人回过神来,任平生手一挥,一道金色掌印打在那长老的胸膛上,“砰”的一声,将其打得筋骨寸断,吐血倒飞了出去。

众人看见这一幕,全都惊得舌挢不下,那是一位踏入神帝境的长老啊,在他的面前,竟是如此不堪一击!

另外两个太上长老眼中也露出了惊色,他的实力,竟比万年前更强了!

“喝啊!”

左边那太上长老大喝一声,凝聚全身玄力,运起一口金色的大钟,左手抓住钟顶蒲牢,右手猛地往钟身上一拍,一声摄魂夺魄的钟声传荡出去,附近的人皆被钟声震得气血翻涌不止,更有甚者七窍流血,仿佛连神魄都要被这一声钟响给震散。

众人连忙捂住双耳,往更远的地方退去。

任平生手一抬,将这阵音波挡住,避免身后七音和通天剑主被钟声震伤,而他自己处在这摄魂夺魄的音波中,却全然无事,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那使钟的长老看他丝毫不受钟声影响,也不禁心下一骇,难道此人功力已经深厚到,连祖师留下的太皇钟,都伤不了其分毫的地步?

“啊!”

那太上长老再次运足全身真气,双手猛地将钟身往前一推,整口钟立时金芒大盛,凶猛的朝任平生飞了去。

任平生看那口钟飞来,仍是不紧不慢,只待其飞到近前时,忽然纵身一跃,一脚踢在钟身上面。“铛”的一声,这一下更震得众人双耳欲裂,同时那钟立刻倒飞回去,其势之凶猛,竟停不下来。

那长老见状,脸色一变,运足全身真气想要将钟接住,怎料那力量实在太过刚猛,大钟一下撞在他的胸膛,“砰”的一声,将其撞得吐血飞了出去,胸腔骨头尽碎。

还剩下一个太上长老,那人还没来得及出手,任平生凝指一划,一道百丈金色神剑从天而降,“轰”的一声,将其打得血肉模糊。

外面的人皆已看得目瞪口呆,凭一己之力,碾压天澜圣宗三位已经踏入神帝境的太上长老,他的修为,究竟到了何等地步?

天澜圣宗里面,一众弟子也吓傻了,他们平日里根本就见不到三位太上长老出来,在他们心里,三位太上长老便似那传说中的人物一样,可今日一见,三位长老在那人面前,竟是不堪一击。

这一刻,仿佛他们的天都塌下来了。

击退天澜圣宗的三个太上长老后,任平生直接往里飞了去,众弟子更是吓得脸色煞白,纷纷后退,不敢上前阻拦。

任平生来到天澜圣宗里面,只见三座山峰中间,有座巨大的石像,高耸入云,那石像便是当年创立天澜圣宗的祖师天澜老祖。

任平生观察了一下整个天澜圣宗的布局,看来果然如禁忌仙子所言,这些年来,天澜圣宗存在的目的,便是不断替诸天之上的天澜老祖凝聚气运。

这么说来的话,当年天澜圣主想要拿下自在红尘,也是天澜老祖在背后谋划了,只要拿下自在红尘,便能凝聚更多的气运。

“老东西……”

任平生看着远处那高耸入云的石像,凝指一划,一道金色剑气斩了过去,便在这时,天澜圣主终于出现了,“铮”的一声,将他的剑气阻挡了下来。

“烟雨无尘……”

天澜圣主看着眼前这个杀死自己三个儿子的仇人,登时满眼通红,只恨不得食其肉,饮其血。

bqgxsydw.com

“哦?”

任平生看着他,淡淡道:“看来你在这里,等了我很久了。”

“今日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天澜圣主手指捏得直作响。

“是么?”

任平生仍不以为然,就在话音落下时,那三座山峰周围,忽然有一道道血色剑气冲天,整个天澜圣宗,顿时煞气弥漫,血雾滔天,隐隐有凄厉之声透过天际传来。

“万杀大阵!”

外面的人看见这一幕景象,有不少都失声惊叫了出来,这是当年天澜老祖所留下,最凶的阵法。

天澜圣主满眼凶光,他刚才一直忍着没有出手,为的便是等任平生进入阵法里面,此时随着阵法发动,那无数道血色剑光,立刻铺天盖地朝任平生斩了下来。

但这万杀大阵多年未用,威力早已不如从前。任平生捏了个剑诀,周身上下,立时一道道剑光飞出,无相剑境一瞬间便将那满天的血色剑光抵挡在了外面。

“这……”

外面不少人都吃了一惊,他的无相剑境,已经强到了能够完全抵挡这万杀大阵的程度。

“还有别的招式么?”

任平生冷视着天澜圣主,话音甫落,满天的金色剑光,立时将那万杀大阵的血光绞得粉碎。

看见万杀大阵如此轻易被破,天澜圣宗的一众长老弟子更是吓得瘫软在地,这等修为,便是尊上也远远不及。

天澜圣主双眼布满血丝,丧子之痛,冲破了他的理智。没有想过,对方既然能够轻易重创他三位太上长老,能够如此轻易破去万杀大阵,那就说明一件事,对方的实力,已经足以碾压他了。

“啊!”

天澜圣主猛催内元,身上顿时罩起一层金光,然后一瞬间朝任平生杀了过来,“我要你的命!”

天澜圣主面目狰狞,杀气翻腾,然而才刚一靠近,直接被任平生重重一脚踩在胸膛,“噗!”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竟无丝毫反抗之力,被一脚踩在了地上。

这是绝对碾压的实力。

“噗!”

天澜圣主又一口鲜血涌出,眼中又惊又怒,不可能,才三年而已,对方的实力,怎么可能超出他这么多?

任平生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你不是说,三年之后,要将我自在红尘夷为平地么?”

“你,你……”天澜圣主说不出话来,外面更是惊得目瞪口呆,莫不是他们眼花了,这怎么可能?

天澜圣宗的弟子更是早已个个吓得肺腑皆崩,神魂出窍,动也不敢动一下。

任平生看着天澜圣主,说道:“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我可是,逆天八脉啊……”

逆天八脉!

所有人皆猛地震颤了一下,直到此时,才意识到,他是传说中的逆天八脉啊!

逆天八脉的传说,已经过去太久太久,如今的人根本没有见过逆天八脉,只知逆天八脉极为强悍,但却并没有什么实际的概念,直到今日一见,才知逆天八脉,原来如此恐怖!

“逆天八脉……”

天澜圣主脸上的表情,越来越痛苦,他没有想到,逆天八脉一旦觉醒,原来如此之强。

他更不知道,任平生除了逆天八脉,还修炼了那无名玄功,已经到了一变期,连天罚都能硬抗下来,又岂是他所能力敌的?二者之间,早已判若鸿沟。

任平生看着他道:“还记得那天,我说过的话吗?”

“嘿嘿,嘿嘿!”天澜圣主满脸鲜血,忽然惨笑了起来:“所以今天,你是来灭门的……”

“不错……”

冰冷的两个字,让此刻所有天澜圣宗的弟子,都像是坠入了地狱深渊一样,满眼惊恐的看着他。

任平生抬起头来,看了看周围这些早已吓得不敢动弹的天澜圣宗弟子,最终闭上了眼睛:“长老以下的弟子,现在可以离开,从今日起,世上再无天澜圣宗。”

此一言,让天澜圣宗众弟子呆住了,外面的人更是呆住了,他不是来灭门的吗?他那天不是说,下至满月婴儿,上至百岁老人,都不放过吗?

七音看这些人还一个个站着发呆,冷喝道:“没听见让你们走吗?还是说,你们不想走?”

“啊,啊……”

这时,天澜圣宗那些弟子才反应过来,大难之际,自是性命要紧,哪里肯留在这里陪葬送死,一时纷纷往外而去,连留在宗里那些物事也不敢回去取了。

任平生仍然闭着眼睛,在他来之前,确实狠狠的想像他说的那样,血洗满门,一个不留,就像当初天澜圣主屠他自在红尘一样。

可是当他来了,看见那些吓得站在地上,连反抗都不敢反抗,连求饶都不敢求饶的弟子,与当年自在红尘的人,有什么分别。

他最终还是无法像天澜圣主那样。

那些长老看见弟子们纷纷下山逃命去,一时也不知所措,有两个彼此对视一眼,也想趁此时离开。任平生虽未睁开眼睛,但神识能够洞察一切,凝指一划,一道剑光飞去,直接将那二人打得形神俱灭。

天澜圣宗的弟子他可以放走,但这些骨干长老,一旦放出去了,日后难保不会把这些弟子聚集起,卷土重来。

既然他是来灭门的,那就绝不会让天澜圣宗有任何卷土重来的机会,这里是一处洞天福地,但今天,一定会被他夷为平地。

如此一来,才能彻底毁去天澜老祖留在神界的根基,断其气运。既然已经结仇,那就一定要做得果断些。

就在这时,天上忽然风起云涌,一股沉重如山的气息压迫下来,顿时令所有人感到窒息,这股气息是!

“你当真要灭我天澜圣宗吗?”

一个宛如沉雷般的声音,突然从那天上万里云层当中穿透了下来。

天澜圣主双眼用力一睁,看着此时出现在云天之上的那道巨大身影,顿时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绳索一样:“祖师!”

“哼……终于现身了么?老东西……”

任平生也慢慢,睁开了眼睛。

加入书签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