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阴影誓约 > 205 「任务」

205 「任务」

黄石镇得名,甚至诞生的缘故都是因为这座镇子的背后,有一座露天的大型石英矿。

早在河谷城还未建成时,都是靠着黄石镇背后的矿山产出了河谷城所需要的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建筑石料,河谷城才能以其他城市不足三分之二的造价,屹立在这片西海岸的土地上,当然,当初卡穆特尔家族选择在那里的原因,也正是看中了黄石镇背后的矿山……

现在石英矿在供应了一座大型城市所需要的石材后,依旧没有干涸,如果站在高处,依旧能看到小镇背后,那宛如月球表面坑洼的裸露洞口中,显露出的大片黄褐色岩石,但因为贸易的封锁,市场的萎缩,黄石镇居民赖以为生的手段已经从矿产改变成了渔业与林业与农业。

《最初进化》

他们开始从依赖城镇后的矿山,改为周围的山林以及河流。

因此,伍迪走在黄石镇的街道上,看到的大部分都是悬挂在外的渔网,以及一些带有鲜明特征的登山工具、农业用品,当然,也少不了丢在角落里,都结着蜘蛛网的矿稿以及一些挖矿工具。

伍迪很是仔细的辨认着周围城镇房屋门口悬挂着的标识,按照上一世他所了解到的信息,这里的隐藏任务应该是来自一个铁匠铺,也就是特西亚口中经常听故事的那个隐居老头,当时伍迪也是听到这个才回想起来有这么一个任务,不然的话,没有人提醒,时间又隔了这么久,他又哪里记得一个自己根本就没做过的隐藏任务。

由于伍迪是大摇大摆从那辆豪华马车下来的,黄石镇的大多数居民都畏之如蛇蝎,见到他都是远远的避开,以至于伍迪一路走到镇子最中心处,都没有看到道路上有半个人影。

虽然现在是清晨,但往日这个时候,这里已经摆上了互贸交易的小市场,值得一提的是,在这里摆摊,流通物不是常见的金银铜币,而是用最为基本的以物易物,流通价值最高的则是盐,一小罐就能换来好几磅的肉食。

这也是为什么特西亚的钱只能从枫叶湾的临时营地获得。

不过此时的镇中心空落落的,伍迪感觉到了暗处的窥伺感,又看了眼中心空地那还未来得及收拾干净的摊位,显然,并不是没人,而是已经有人将他动向随时汇报,提醒,警戒,这些黄石镇的原住民可能以为他是冲着他们来的,于是在伍迪赶到之前,就化作鸟兽散了。

伍迪见此也只能无奈的摇摇头,他总不能对着他们大喊,自己对他们没有意思吧,让他们恢复正常的秩序。

更别提就算说出来,伍迪的话也大概率被他们当成诱骗出来的陷阱,更担心了。

于是,伍迪所能做的也就只有拉起了长袍附带的兜帽,将自己的头发以及面容遮掩在鸦羽色的长袍下,如同风尘仆仆的一个过路旅人,目不斜视的朝着小镇的另一头而去。

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在矿山荒芜后依旧在黄石镇的北面开启的铁匠铺。

那儿平时鲜有人光顾,一天到晚,炉子都可能开不了几次。

去的更多的反倒是那群还没到年龄,整天在镇子内外爬上爬下的小孩儿童。

铁匠铺很显眼,伍迪大概走了五分钟不到,就看到了那显而易见,相对于其他居民紧紧关闭的房门,更为宽敞,毫无掩饰的朴实店门。

店铺的门口还有一面由石头垒砌起来的石墙,石墙的外壁和其他房屋并没有什么不同,内部则是熏的发黄与变黑,围墙上面挂着几把农用制式的锄头、铲子之类的配件,里面则是摆放了一面镰刀,弯刀以及各种用于生活上的铁质物品,看不到任何刀剑的身影。

不同于巴勒莫的热火朝天,这里的铁匠铺更像是午后静谧的低语之森,如果不是灶台抑或桌椅都没有半分灰尘,恐怕很容易会让人误解这里似乎许久没有被人光顾一般。

由于店门口的那面石墙遮挡了阳光,再加上炉子没有点燃,里面的大半空间依旧隐匿于黑暗之中,但伍迪的那双眼睛还是看到了那名正靠在一张木制躺椅上,悠然自得的闭着眼休憩的老头。

头发花白,双目紧闭,那满是褶子的右手手指则正轻轻的敲击着木制扶手,发出轻微的闷声,代表着他现在并没有睡觉,而是在思索什么似的。

伍迪左右看了一眼,看到了店门口一串用来通知里面人的风铃细绳,他上前微微拉动,里面便传来了清脆悦耳的铃铛声,任何便是木制躺椅发出的吱呀声。

那名躺着的老人站起来了。

他背着双手,穿着一身不符合寒冬之月装扮的单薄亚麻布衫,走到了光亮处,微微抬头,用那并不算浑浊的双眼看向了这个不似镇子里的外乡旅客,不过他并未像其他人一样畏惧与害怕,而是用着不冷不澹的语气说道。

“这里没你想要的东西,旅行者。”

“武器已经很久不打了。”

他显然把伍迪当成了想要来铁匠铺置换武器,或者修补武器的外来客人,他也没好奇伍迪为什么能进入黄石镇,说完便又要回去,继续躺回椅子上去,对于这个年龄的人而言,已经没有什么事情能够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了。

伍迪放下兜帽,看着这个慢悠悠背着手,蹒跚回去的花白老头,直接开口说道。

“我不是来买你东西的,我听他们说,你也一样是外来者。”

伍迪话语中的探究与好奇显露无疑,但依旧没能让这个老头正眼看上伍迪一眼,只是背影微微一滞,但语气不变地说道。

“外来者?我居住在这里的时间可比大多数的人要长。”

“没有什么别的要求,就离开这里吧,不要打扰这里的居民,他们都是好孩子。”

老者的声音平澹的彷佛像是暴雨过后的一滩积水,很是普通且悠长。

“唔。”

见到老人的反应,伍迪知道以这个外乡人为触发条件似乎不对,于是立刻转口问道。

“可我听说你这里需要点帮助?卡弗曼先生。”

伍迪看着他的态度,知道再试探下去可能要赶人了,于是直接就放出了酝酿的大招,说出了这句话,他不信眼前的老头还能维持住澹然模样。

而这句话自然也不是胡编乱造,而是有迹可循。

伍迪记得的隐藏任务,前情提要也就是故事背景,说的就是这个老头在五十年前的河谷城冒险公会里发布了一个高价委托。

——“寻找消失的妻子。”

——“任务要求:黄石镇的年轻铁匠卡弗曼的妻子瑞雅消失在了精歌森林,精歌森林中地形复杂多变,他希望有资深的佣兵能够帮助他把妻子找回来,任务报酬他愿意支付一件家传宝物(魔法宝剑),只要你能安全的将瑞雅带回来,如果只是带回遗物,他愿意每件50金币的价格收购,尸体500金币。”

……

很丰厚的报酬,虽然不清楚当时为什么没有人接下这个任务,但是足以可以看出当时年轻的铁匠卡弗曼对他的妻子是不计代价的。

只不过几十年的时间过去了,那个任务依旧没有完成,而且早在十几年前就因定金消耗殆尽而被从发布栏中取下,只有在冒险公会的仓库里翻找,才能寻找到那个因时间长而被丢弃在一旁的古老委托。

当然,后来为什么没有人接取,伍迪心知肚明。

因为根据后来的小道消息,这个任务不是没有人尝试去接,而是他们发现在接下委托后,发布委托的主人,也就是铁匠卡弗曼消失在了黄石镇,据说最后看见他的人,发现他是前往精歌森林的方向。

当时大多数人都还在感叹,他可能和他的妻子一样,一去不回。

而这个委托自然也就瞬间透心凉了,后续尾款都付不出来,自然没有人愿意冒险前往充斥着各种怪异的精歌森林。

果然,当伍迪的卡弗曼先生说出后,眼前的老年铁匠顿时如遭雷击,那有点驼背的消瘦肩部更是一个战栗,身体随之挺直,脸上的皱纹也开始变得紧绷起来,一瞬间就犹如苏醒的老迈雄狮,他用与之前截然不同的音调问道。

“你是从哪里听到我这个名字的,年轻的冒险者?”

“河谷城的冒险公会,我在仓库里翻到的,先生。”

伍迪面对老人投射而来的目光,面色丝毫没有变化,很是冷静的回答道。

他也不怕眼前的人去翻找证据,毕竟那张委托现在所处的位置的确是在仓库积满灰尘的角落里。

“河谷城的冒险公会?”

卡弗曼带着追忆的神色口中念叨着颇为耳熟的名字,彷佛在从自己所度过的时光长河里,寻找它的踪影。

是了,冒险公会。

河谷城,他去过那里,黄金河谷的唯一城邦。

虽然年迈的他只想在黄石镇颐养天年,但依旧没有忘记曾经小时候他的梦想,是当一名可以骑乘着战马在满是荒石堆砌的河滩上奔跑的骑士,而当时的骑士,唯一的途径便只有进入河谷城,参加子爵的学徒招募,但这往往需要花费很大的一笔钱,当时的家境虽然能出,不过他的父亲并不想让自己的唯一儿子成为一名所谓的骑士,他更像让卡弗曼接替他的衣钵,成为一名饱受人们尊敬的铁匠,而不是被人在暗中咒骂的贵族爪牙。

“你是委托里的卡弗曼先生吗?”

伍迪看老头陷入沉思,轻声提醒道,他看出了眼前老人眼中的悲伤,自然也不忍心他停留在过去。

第二次的呼唤让这位铁匠清醒了一些,他已经忘记了当时为什么他没有坚持成为骑士的梦想,他只知道,自己死去的记忆又开始攻击他了。

苦涩弥漫上心头,他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也以为自己已经放下了。

只是没想到,当看着眼前身穿兜帽的黑发青年脸上的诚恳时,他的心难免还是不可遏制的跳动了,情绪更是宛如流萤般在内心跳跃闪烁。

“我是卡弗曼,你说的是什么帮助?”

他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在几年钱的某天,年迈衰老的他带着一身故事又回到了这个养育他成年的小山村时,他的心情都没这么激动澎湃过。

当时和他处于同一个时代的人大多都已经死去,更别说他的故事在众多黄金河谷的传说中,只占的上一个悲情角色,而且更多的还是以一个男人的称谓来代替他的名字。

他的名字已经没遗忘了。

被人重复提起后,他终于意识到了眼前的青年在呼唤自己,并且是关于曾经的那个任务,求知欲开始重新复苏。

伍迪看着眼前老头如今的神色,便知道任务已经触发,心中暗松了口气,还好没有要求什么信物或者凭证之类的,不过现在让冒险公会开他也开不了,毕竟这个任务早已在冒险公会的委托栏里下架了,根本就开不出具备官方效力的信件,不过眼前的老者显然也不在乎这些。

伍迪继续用平稳专业的姿态道。

“是这样的,我是因为一个意外发现了这个几十年前的委托,看清单上的要求是帮您去寻找你失踪的妻子,不知道那个任务现在还需不需要,我最近刚好要去一趟精歌森林。”

伍迪说出了这句话后便直接观察对方的神态,而面对伍迪的注视,这名老者显然有些犹豫,但最后还是摇头道。

“我已经去过了,那里什么痕迹都没有,为此我还请来了专业的预言家。”

“任务已经不需要了。”

他的语气中充满了萧瑟的味道,显然激动的心境已经逐渐平和,开始理智的看待问题,但是对于伍迪的态度好了不少,至少不再急着回到他的那张躺椅上,反倒露出了一张与老友见面时的脸庞,笑意盈盈。

不过当伍迪摇头回答后,他脸上的澹然再也维持不住了。

“可是,如果你的妻子,并不在这个位面呢?”

“也能找的出来?”

加入书签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