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我的师父什么都懂亿点点 > 第二百三十五章

第二百三十五章

这一次的遗迹乃是在镇仙皇朝的南端出现,遗迹出现,天地异象更是持续了许久,所以,进入遗迹之人,并不只是限于镇仙皇朝。

虽然如此,可镇仙皇朝毕竟是这一片地域最大的皇朝,各大皇朝之人也都一直在关注着镇仙皇朝,自是知道镇仙皇朝的众仙争武大会,更是知道,争武大会的冠军乃是曹振。

有些大的势力,甚至通过拓影石,知道了曹振的相貌。

有些不知道曹振相貌之人,也听说过曹振的战斗风格,知道曹振如今的修为境界。

遗迹之内,不知道有多少山洞,也不知道有多少地图。

只要获得地图,进入山洞之中,山洞的石壁上都会出现其他山洞的影响。

虽然,这些影响是随机的,可那么多人在观看的情况下,总是能够有人看到曹振几人的存在。

看到曹振几人的战斗场景。

“金丹六重却拥有这等实力,唯有那传说中的曹振才可以做到!”

“曹振……另外几人应该是他的弟子。”

“曹振,他们百峰宗那么强的实力,不可能不进入这种遗迹的。”

“这两个女子,是曹振的大弟子泠溪和二弟子言有蓉。”

“那言有蓉,她的实力明显比当初,在众仙争武大会上展露出来的要强的多。”

一个个山洞内,看到曹振所在山洞战斗场景的众人,更是议论纷纷。

“奇怪,曹振的另外两个弟子,项子御和北言怎么没有来?尤其是那项子御,镇仙皇朝众仙争武大会没有第三名,但,若是有第三名,一定是那项子御。这么强的战力,怎么没有来到遗迹?”

“不要忘记,百峰宗可是在镇仙皇朝,现在的镇仙皇朝可是乱的不行。我之前听到消息说,日月魔宗和大莱皇朝之人,曾经趁着百峰宗的高手不在的时候,偷袭过百峰宗。

所以,百峰宗应该是为了防备类似的事情发生,所以留下了项子御和北言。”

“还好,那两个人没有随同曹振一起进入遗迹,否则的话,有谁能够挡得住他们!”

山洞内,曹振的攻击不只是向着李振龙一人落去,更是向着对方的另外三人尽数落去。

毕竟,山洞的范围就只有这么大,而他一次都是释放出十种神通。

炽热的汇聚重叠,向着另外三人进入落去。

金权国、李英利、黄熙慧三人甚至不得分神抵挡坠落而来的火焰。

就在三人分身的刹那,泠溪三人的攻击也坠落而来。

言有蓉仍旧是一刀斩出,她虽然有些小伤,可一刀落下之后,仍旧充满了那种一往无前的气势,依旧给人一种,一刀之下,可分日月,一刀坠落,万物寂灭之感。

长刀从后方划过,挡在前方的,曹振所是施展的炽热火焰都被瞬间隔开,霸道无双的刀气,直直向着李英利斩去。

李英利感受着浩荡而来的刀气,白皙而精致的脸上瞬间浮现出一道惊恐之色,这一刀……

这一刀甚至让她生出一种感觉,似乎是他们天丽国,最为高大雄壮的天拿山在这一刀之下,都会被瞬间劈成两截。

这力量,这怎么可能是金丹期所能够拥有的力量!

而且,这个人明明都已经受伤了,怎么还能拥有如此之强的实力!

她虽是射出了剑气,可是许多剑气,都在火焰冲击下消散,剩余的剑气,更是根本无法阻挡那一刀的坠落。

长刀划过,重重的斩在了她的胸前。

另外一边,令狐孤独的背后,一颗颗异象金丹,射出耀眼的光芒,一时间,一道道冲刷而去,海水之中更是汇聚着一头巨大的,可以将整个山洞都填满的巨鲨凶兽的虚影!

一股霸道、威猛、嗜血的气息弥散开来。

一时间,便是山洞外面的虚空都震荡起来,气息浩荡,宛若奔腾不止的江河向着金权国袭去。

金权国双手之中的巨锤挥动,毫不相让,迎面挥动巨锤袭来,可是下一刻,那无尽的海水却是形成了巨大的漩涡,将金权国卷入其中。

而泠溪的符箓也已是汇聚,化作成为无数的飞刀,向着对面几人尽数射去。

瞬间,只是短短的一瞬间,李振龙几人的攻击,便被尽数破开。

其中,李有利更是被一刀斩成两截。

而曹振、泠溪以及令狐孤独的攻击,仍旧滔滔不绝的落下。

李振龙一时间更是骇的肝胆欲裂,这都是什么人?

为什么,同样是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存在,对面的这些人为何如此之强?

他们可都是天丽国的顶尖存在,为何交手之下,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够抵挡对方!

他的身上先是被无尽的火焰包围,可随之,一道道的流水冲击而来,而后又是锋利的似乎可以刺穿大地的飞刀。

接连的攻击落下,他的身子更是不受控制的向着后方倒退飞去。

他原本便山洞外面,如今飞退之下,更是瞬间飞出了山洞,不止是他,他的身侧,金权国和黄熙慧也同样被震飞出了山洞。

天色早已完全黑了下来,此时的山洞外,更是不知道聚集了多少的骷髅与怨魂。

若是两个时辰之前,他们被击飞出山洞,或许还有那么一丝丝可以逃跑的机会。

可如今,他们才刚刚飞落出去,四周,一只只骷髅与怨魂便将他们团团围住。

他们没有施展神通,却是牢牢的将三人抓住,有的骷髅抓住他们的脑袋,有的骷髅抓住他们的身躯,有的骷髅抓住腿脚,有的骷髅抓住手臂。

他们疯狂的挣扎着,想要挣脱,可是这些骷髅太多了,甚至有的是两只骷髅抓住他们的一条腿,有的是两只骷髅抓住他们的一条手臂,任由他们怎么争挣脱,也无法挣脱开来。

而一只只怨魂更是早已飞扑上去。

下一刻,一声声巨响传出。

李振龙三人,竟是被一只只骷髅与冤魂,生生撕裂开来,宛若五马分尸一般,殷红的鲜血冲天而起。

一个有些宽敞的山洞内,斧疯子看着眼前正在战斗的山洞,脸上却是骤然露出一道兴奋之色。

一旁,另外五人却是神色瞬间变得凝重起来。

蓝魅更是低呼道:“这山洞,我们之前遇到过,以为不如我们现在的山洞宽敞,所以,我们选择了这个山洞,那山洞的入口处,我还特意做了标记,不会有错!”

“这山洞距离我们极近,所以我们很有可能遇到他们!”塔木低声道,“而且我们不知道他们要行走的路线,所以说,我们明天,极有可能会遇到他们。我们已经得到地图了,总不能再换一个路线。”

“为何要换!”斧疯子满是兴奋的望着山洞中的曹振,整个人因为兴奋全身都颤抖起来。

“我早想去找那曹振比试,去看看镇仙皇朝金丹期的的第一人,究竟强到了什么程度,如今,这个机会终于来了。”

“什么意思?”蓝魅脸色骤然一变,满是不可置信的看着斧疯子问道:“你不会是……”

“没错,我要去找他,找他切磋!”斧疯子双目紧紧的盯着曹振,说话间,却是连头都没有回。

而四周,其余众人却是纷纷大惊。

“找他切磋?他身边还有三个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存在,而且,这三个人,远比寻常的金丹大圆满要强,倘若他们群体而攻之。”

“他们虽然受伤了,但是,伤势看起来并不严重!”

“我们几人联手的话,虽然我们人数更多,但是,我们五人,怕也无法阻挡那另外三人。”

“他们的一个家伙,并不是和曹振他们一起的,但是也不排除对方会动手。”

“现在便出手,对付曹振,实在不智。”

众人议论纷纷中,斧疯子终于回头,向着几人看来,满是不屑道:“你们去与不去,与我有何关系?明日,一早,我自会去找那曹振。”

蓝魅听着斧疯子的话,心中却是暗暗计算起来,明日斧疯子若是与曹振交手,大战之下,必定会有极大的动静。

届时很有可能会引的其他高手前去一探究竟,届时,若是众人联手……

一个狭窄的山洞之中。

蚀日魔仍旧如同之前一般,在山洞入口处,处在最为边缘的地带。

山洞的内部。

三皇子,神色凝重的望着墙壁上的画面,他望着被击飞出去的李振龙三人,突然转头,向着日月魔望去,低声询问道:“那个男子是谁?为何之前从未听说过,百峰宗有如此高手?你们日月魔宗,是如何调查的?”

蚀日魔顿时愣住了,百峰宗是他负责的,三皇子质问掌宗,掌宗自然就要质问他,可是他之前的时候,真的从未见到过,百峰宗有如此的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

“皇子。”

几人之中,唯一的中年男子低声开口道:“那人并非是百峰宗的人。此人,我听说过,他名为令狐孤独,乃是一个独行者。

曾经,我也想要招揽他的,只是此人行踪不定,所以便作罢了,只是不知道,为何此人与百峰宗的人凑到了一起。”

“不是百峰宗之人?”三皇子一时间眉头皱的更厉害了,片刻之后,他低声道:“无论如何,百峰宗都是一个麻烦。

我们这一次进入遗迹,自然是冲着遗迹的核心去的,但是,若是拿到遗迹的核心,拿到了遗迹之中最大的宝藏之后,若是有机会,也要在此处,斩杀那曹振!

但是,不可因为曹振而改变,我们的目标,这一次的遗迹,事关重大,不容有失!还有,我们前进的速度太慢了,只有地图而没有图录。

地图,并不重要,重要的乃是图录!”

这遗迹,许多人并不知道,但是,他却知道,这是什么遗迹!

他们皇族的一位先祖,曾经便带人进入过这个遗迹。当时,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什么遗迹!

他们看到的那些骷髅,那些怨魂,其实便是当初进入遗迹之人,他们进入遗迹只有一个目的,争夺遗迹之中,那最大的传承。

这是能够影响他们皇朝复兴的遗迹!

而且,这一次,他们皇族进入遗迹的也不是他自己!

他所带领的日月魔宗的众人,只是其中的一支队伍。

还有一支队伍乃是他的四弟,带领的,赤炼魔宗的队伍。

而他,更要在他的四弟之前,找到最后的传承!

曹振几人所在的闪动外,李振龙几人被生生撕裂,但是李振龙几人的神兵与乾坤袋却是留了下来。

山洞内,曹振隔空一吸,顿时将一件件法宝吸回。

随之,他打开乾坤袋,顿时一件件异域的药材、炼器的材料映入他的眼帘之中,同时还有许多传承的秘籍,以及一张地图。

“地图,又是一张地图,奇怪,这地图,怎么和我们之前看到的地图不同,前进的路线完全不一样。”

曹振看着地图皱了皱眉,不等他看清地图,很快地图已是飞起,落到了一旁的石壁上。

石壁之上,再次浮现出一幅幅画面。

众人一边看着石壁上的画面,一边检查起眼前收获的其他东西。

“不对,四个人,他们不是阴阳门的人。”令狐孤独检查了一番李振龙几人的乾坤袋,低声咒骂道,“无耻,他们是真的无耻。我就说,阴阳门,怎么能有四个十异象金丹大圆满,原来这四个人,来自八卦宗与极虎派。

这些东西,咱们怎么分?”

曹振一指乾坤袋道:“药材全部归我,剩下的你们看着分便是。”

他对这些人身上的神兵根本没什么兴趣,他又不缺神兵,何况,天丽国那种小地方的人,他们能拿出什么好的神兵来。

“对了,我们之前不是还得到一张大的地图,我看看那又是什么地图?”曹振好奇的拿出另外一张地图道:“如今,已经有一张地图飞到了墙壁上,这一场地图,应该不会再次飞到墙壁上吧。”

他的话音才刚刚落下,他的眼前,拿出的更大的一张地图,却是骤然飞起了,直接落到了墙壁之上。

霎时间,之前不断变化画面的整个墙壁上,所有的画面完全消失。

下一刻,画面之上,浮现出一片混沌。

突然,混沌裂开,世界一分为二,一部分上升化为天际,另外一部分留在地面,则是大地。

天地骤开,空间不断的碎裂,波动,隐隐约,更有一种种玄之又玄气息萦绕。

曹振直觉的眼前的一幕充满了震撼感。

他从未有过如此震撼的感觉。

天地初开?

眼前的一幕,难道便是天地初开的一幕?

天地分开,天际之上,日月星辰浮现,移动到浮云出现。

而大地之上,地面不断的碰撞,有的大地向着中间挤压形成了高高的山脉,有的塌陷,形成裂谷,河流、瀑布、草原……如今可以看到的种种地貌一一浮现。

不过片刻时间,他们所能够看到的画面,与他们如今所看道的世界已是没有什么不同了。

大地之上,更是有着无数的异兽浮现,一只只异兽,在林间穿梭,在大地奔跑,在天际翱翔。

很快,众人的时间中,一个非常小的村子出现

这村落,就是一个普通的凡人村落。

村子里的人,日出而更,日落而息。

这一切的一切,看起来都没有任何特别之处。

很快,越来越多的村子出现,村子开始互相争斗起来。

有的村子被歼灭,村民或是加入别的村子,或是一起逃亡去了其他的村落。

而更多的村子出现,形成城镇。

一座座城镇,又形成了一个个国家。

一个国家出现之后,越来越多的国家出现。

其中,有的国家富强,有的国家贫穷。

而此时,一位位仙人也开始出现,他们飞天遁地,无所不能,其中有一部分仙人,更是完全不将眼前的凡人当作是他们的同类,疯狂的虐杀着凡人们。

死去的凡人越来越多,而天道此时似乎也陷入震怒之中。

虚空之中,无数的天际出现,狂风、火焰、雷霆重重天劫不断坠落,向着一个个仙人轰击而去。

天际之中,一位位强大的仙人,开始带领门派之中的仙人们,对抗天劫!

画面中,也开始出现一位位仙人的样子。

距离他最近的画面之中,一位白发黑眸,白衣胜雪的仙人冲天飞起,他手中握着一柄利剑,整个人更是完全与利剑合而为一,隐隐约让人分辨不出利剑与他。

似乎,他便是整个利剑,似乎这一方天地,便是一方剑的天地。似乎这剑便是世界的中心。

剑,便是他的道。

而且是纯粹的剑道,他只是修炼了剑道,没有修炼任何其他的道!

他向着天际一剑刺出,给人一种,这一剑似乎真的是要将天际刺穿的错觉,虚空骤然破碎,虚空之中,坠落的火焰、雷霆、寒冰、重水,种种天劫,在这一剑之下,尽数消散。

曹振望着这一剑,已是完全的沉浸在其中。

他听说过一剑破天地,一剑破乾坤之说。

眼下,他却感觉,这一剑,破开的不是什么天地什么乾坤,而是这天道!

一剑撕裂虚空,直刺入九重天外。

这一剑,便是天道都为之退让。

曹振,不知不觉间,甚至感觉,自己此时便是这位仙人。

他之前不会剑道,可自从得到了天幻剑君的剑道传承之后,他已是明白什么是剑,而此时,望着这一剑,他却是感觉,自己看到的不再是一剑,而是一座高耸入云,根本看不到顶的巨山。

这剑道,他的剑道,不知道要高深了多少。

这一刻,他却感觉,他便是那仙人,他在感受那剑道,他在对抗这恐怖的天劫!

他真不知道,这仙人是何种修为,可他却知道,他在当今的这个世界,所看到的所有仙人,甚至包括那天幻剑君,没有一个人可以与这位仙人相比。

下一刻,他感觉四周的空间猛的震动起来。

大地、虚空、这一方世界的每一寸空间都撕裂开来,一道道空间乱流从四面八方袭来。

而这一方世界的时间更变的彻底混乱,时而白日时而黑夜,那无数落雷、寒冰、火焰坠落,狂风呼啸,火山崩塌。

而那位仙人,或者说是他,仍旧一剑破之。

他一生只修炼剑道,也只会剑道,所有的一切,都是一剑破之!

曹振的身侧,另外几人也在看着眼前的石壁,可是每一个人看到的画面却是不同。

泠溪看到的乃是一位施展符箓的仙人,那位仙人手中,符箓千变万化,时而为盾,时而为龟壳,时而如同伞盖,阻挡着天劫的坠落。

言有蓉看到的则是一刀……

每一个人,此时看到的画面都不同,看到的都是他们所擅长的道路的画面。他们每一个人都将自己带入了其中。

甚至远处,周身被火焰包裹着的梨珂,她似乎也拥有了意识,四周的火焰不断的波动着。

突然间,天地之间,无匹的威压坠落而来。

下一刻,一股无边无际的恐惧突然从他的心间升起。

雷霆、狂风、火焰……无数的天劫,在这一瞬间似乎融为一体,化为一只擎天巨掌重重的拍落下来,宛若,整个虚空压落而。

霎时间,整个世界破碎,而他的精神也一阵恍惚。

他已是不再带入在那位仙人的身上,而是站在了山洞中,而眼前石壁之上的画面也开始变化起来。

整个世界,此时似乎都化为一片废墟。

而废墟之中,一位位之前抗衡天道的仙人们,有的是彻底陨落,有的遭受重创。

其中,更有一位仙人,转世再生!

这一次,他并非重生在了一位普通的凡人家庭,而是皇室之中。

可是,很快,他被抱离开了皇宫,被一个侍卫护送进入了一个普通的凡人家庭。

曹振看到眼前的一幕,心中大感古怪,方才,自己看到的乃是世界初开的画面,是无数修仙者对抗天道的画面。

甚至,自己还被带入以为剑道大能之中,感受剑道大能的剑意,感受那种与天道对抗的感觉。

虽然无法让自己的修为瞬间飙升,可感受那一些,这种收获,甚至是顿悟都无法比拟的。

如今,这画面又是什么意思?

为何自己要看以为转世大能的一生?

这转世大能转世成为了婴儿,还是在皇家,显然是因为皇家内部的争权夺利,被忠心的护卫送了出来,可是之后呢?

为何要看这些?

曹振继续看去。

那位大能没有修炼,就是如同凡人一般生活,小时候生活在一个小的村子中,然后慢慢的长大,进入城中,慢慢的,他又进入朝堂,当官执政。

他一直没有修炼。

他似乎遗忘了他是一位转世大能。

他好像与其他的官员没有什么区别,唯一的却别是,官员会有贪官,而这位大能乃是一位一心为民的官员。

慢慢的,他的品级越来越高,甚至升入京城,成为京官,见到了当朝的皇帝。

而皇上竟是认出了他,父子相见,他成为了当朝的一位皇子,几年之后,他甚至成为了当朝的太子,最后,继承皇位,成为皇朝的皇帝。

而在他登基的那一天。

突然间,虚空之中,九天神龙从天而降,环绕在他的身体周围,而天地之间,皇朝内的一位位凡人,他们的身上都升起一道光芒,无数的光芒汇聚,从皇朝的每一个角落飞起,落到到了他的身上。

他一步踏出,飞到天际之中。

一步登天!

而这一刻,他的周身也绽放出五彩的光芒,甚至隐隐约,曹振有一种感觉,这位大能,与他的皇朝,紧密的联系在了一起。

这位大能的记忆似乎一直封存着,在登基的这一天,他似乎找回了他的记忆。

而后他更是一边修炼,一边治理国家,还一边招收弟子。

随着国家越来越兴盛,他的气息也学来越强。

慢慢的,不知道过了多少岁月,虚空之中,天道再次坠落,虚空之中,一道道雷霆、火焰、重水浮现,向着他所在的这个皇朝倾泻而来。

曹振双眸顿时一缩,天道又有劫难降临?

之前,天道有劫难坠落,应该是因为,无数的修仙者屠杀凡人,所以惹怒天道。

可是这一次呢?

这位转世大能,转世之后,可是一心为民,为何天道又会突然降落天际,而且,这一次,天劫看起来比之之前还要恐怖。

之前的一次天际,火焰便是火焰、雷霆便是雷霆。

可是这一次,虚空之中,坠落的雷霆、火焰甚至化为巨大的雷霆巨人、火焰巨人、寒冰巨人……每一尊都犹如山岳一般巨大,每一只都散发着无边的恐怖气息。

还有的雷霆、火焰、尘土化为一头头恐怖的异兽,进入皇朝之后,疯狂的肆虐,似乎是要将这一方皇朝完全摧毁。

而这位大能,趋势独自一人,飞到京城的顶端,飞到天际之上,下方,皇朝内,无数的河流、山岳、一位位的仙人、凡人、他们的身上,一道道的光芒升腾而起,汇聚道这位大能的身上。

这这光芒之中,大能与天道大战,抗衡天劫的存在。

天道之中,宛若虚空坠落的一般的恐怖巨手不断的拍打而下,之前的一位位仙人们,面对这恐怖巨手的拍打,瞬间便尽数倒下,死伤无数。

而这位仙人,却是抬起双手,双手之上,乃是一副地图,地图上所绘的便是这一方世界,是他的这一方皇朝。

地图展开,似乎这一方世界,整个皇朝的力量都汇聚在了这其中。

他在整个皇朝,所有的一切力量的支持下,却是一次又又一次的对抗着天道。

虚空巨手不断拍落下来。

每一次巨掌落下,整个世界都会疯狂的颤栗而起。

虚空碎裂,日月、星辰、河流、山岳……这一方空间的一切,似乎都碎裂一般。

而这位转世大能,却是一直抵挡着这恐怖的攻击。

直到,第三十六章坠落,他终于再也坚持不住,图画破开,而他也坠落下来。

而那张地图,却是化为五份,落到大地之上。

地图破开,大能死去,皇朝也随之毁灭!

然而,无数岁月之后,皇朝的京城,一座巨大的遗迹浮现。

下一刻,众人眼前,画面消失不见。

明明石壁上的画面浮现并没有多久,可是曹振却感觉,自己仿佛是过了无数的岁月一般。

过了好一会功夫,他才回过神来,看着四周众人道:“这,应该是遗迹诞生的画面。这遗迹,恐怕是那碎裂的五张地图所化的。而我手中的这张图,有可能便是那五张图中的一个。”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他的眼前,那张地图却是飞落了下来。

之前,他们已经得到过其他,带有路线的地图,那些地图落到墙壁之上,飞落下来之后,都会有一条路线,是通往某处地方的路线。

可是此时,当这正地图落下之后,地图上,却是空空如也,如同一张白纸一般。

曹振顿时一怔:“变成了白纸?”

他转头看向令狐孤独问道:“你之前拿到地图之后,地图上是什么?”令狐孤独,是众人之中第一个拿到地图的人。

令狐孤独向也没想道:“是一幅幅画面,是山河,是一个个的人,与我们之前得到的地图完全不同,所以我当时才说不一样,可是现在,地图上的场景竟然消失了。”

说着,他脸上露出一道回忆之色,回忆道:“不过,之前地图上的画面,似乎便有我刚刚看到的画面,所以,我们看过之后,地图消失了?

这地图明显是那位大能所留下的。但是为何画面会消失?因为法力不足还是什么原因?还有这地图,没有任何画面之后,那还有什么用?

我们对这个遗迹了解的还是太少了。不过,不管怎么说,这地图,方才也给力我们莫大的好处。

《天阿降临》

我先不和你们说了,我先吸收一下,方才的感悟。”

不止是令狐孤独,众人也都纷纷盘腿坐下,开始回忆方才的感悟,方才感受到的一切。

他们这一感悟,不知不觉,一夜时间已是过去。

天色大亮。

曹振抬眼看了眼放亮的天际,站立了起来。

回头看着众人道:“走吧,我们继续赶路,还是先按照之前的路线走吧。”

他进入这遗迹,更多的是为了杀日月魔宗之人,可是如今,他对这遗迹却是充满了兴趣。

作完他看到的画面之中,有两次天道坠落天劫。

他也经历过天劫,可他感觉他经历的天劫,与画面中看到的天劫相比,根本称不上是天劫。

尤其是在最后,天道巨手坠落,感觉就好像是要毁灭整个世界一般。

第一次,天道巨手之下,当时那个世界的所有高手,都没有挡住一击。

可是第二次,那位转世大能,只是凭借一个人,便挡住了三十五次的攻击。

那是何等强大的存在。

或者说,他其实也不是凭借一个人挡住的三十五次攻击,而是借用那整个皇朝的力量。

只是不知道,他是如何让整个皇朝的力量都为他所用的。

曹振思索间,众人也先后站立起来。

一夜的时间,梨珂也未曾醒来,周身仍旧被火焰包裹着,也不知道梨珂什么时候能够醒来,只是,他们能够明显的感受到,梨珂的气息在变强。

“嗯?”

曹振走出山洞,目光却是突然一凝,虚空之中,一道身影已惊人的速度向着他们的方向飞来。

转眼间,这道身影已是落到了他的面前。

此人披头散发,整个人充满了野性的气息。

“斧疯子?”

曹振愣了一下,这不是之前自己看到过的斧疯子吗?斧疯子是可蓝魅几人在一起的,斧疯子在,那另外五个人呢?

四周,泠溪几人也认出了斧疯子,纷纷向着四周看去。

斧疯子一看到众人的样子立刻明白过来,沉声道:“看来,你们也看到过我们,不必再找了,那五个家伙并未跟过来。

当然,过一会他们会不会来我便不知道了,或许,他们会偷偷的藏在某处山林间,观察着我们。

这些,也都不重要。”

斧疯子说着,目光落到了曹振的身上,浓郁的战意冲天而起,高声道:“曹振,镇仙皇朝,金丹期第一个高手,许久之前,我便想要与你一较高低,今日终于遇到了这个机会。来吧,与我一战!”

曹振看到斧疯子之后,已是猜到斧疯子的来意,毕竟令狐孤独介绍过斧疯子,他知道这是一个武痴。

只是,他有些好奇道:“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那些山洞看起来可都差不多。”

斧疯子虽然是战斗狂,可听到曹振的询问,还是开口解释道:“很简单,你们所在的山洞,我们之前看到过,只是,我们还有一个更宽敞的山洞,所以,没有留在这个山洞中,否则的话,昨日,你我已是战过。”

“倒是巧了。”曹振颇感意外的轻轻一点头,指向四周道,“不过你也看到了,我们这边,还有数人,你自己来,难道便不怕我们直接联手灭杀你?”

斧疯子斩钉截铁道:“不会,因为,你是大能者,自然有大能者的骄傲。”

曹振顺着说道:“哦?看来你对大能者很是了解。”

“自然,因为,我也是转世大能。”斧疯子的话音落下,四周,泠溪等人尽数一愣,又一位转世大能!

这个斧疯子竟然也是转世大能!

如今,他们却是见到过三位转世大能了。

其中一位是她们的师父,而她们的师父,更是一心为了百峰宗。

另外一位皓月星君,感觉是一心为自己的一位转世大能,但是因为被师父击败,后来有了改变。

而眼前的这个斧疯子又完全不同,这是一个,只是一心求战的转世大能。

远处,一座高山之上。

蓝魅等人隐藏在此处,斧疯子要来与曹振交手,他们怎么可能不来,这附近的山脉太多了,而且树木也足够多,他们有意隐藏身形与气息的情况下,曹振等人也无法发现他们的存在的。

此时,几人听到斧疯子的话,一个个尽是惊住。

“斧疯子竟然是转世大能?”

“以前从未听他提起此事!”

“这个家伙,竟然一直隐藏,他是转世大能的秘密!”

“他一个转世大能,他前世的战斗经验必然极其丰富,那他有什么必要到处求战?他不应该是快速修炼,提升修为吗?”

“或许是正好遇到乾坤逆转小纪元,他也无法继续突破了。”

“那也没有必要到处挑战别人吧?除非,他的道路,便是这样的道路,一路依靠不停的战斗再战斗,一路突破?”

山上众人猜测着,山洞前,曹振望着战意汇聚,直冲天际,似乎都要将头顶的云彩都吹飞出去的斧疯子,好想说,我真不是转世大能,我也没有那种骄傲,我们准备群殴你。

如果,是昨天的话,他还真有可能和众人一起联手群殴斧疯子,单挑?

单挑从来不都是一群人单挑一个的吗?

只是昨夜,他似乎附身在那位仙人的身上,感受那位仙人的剑道,而后,又看到了,那天道一次次的压落下来。

他感悟真的太多太多。

如今,看到前来挑战的斧疯子,他的身上,一股股战意竟也涌出,他想要印证一下昨日的感悟,印证一下他现在的剑。

“好,既然,你要战,那便战。”曹振说着,却是伸出一只手来,说道,“但是,我们只打一招,一招之后,你走你的路,我走我的路。”

他进入遗迹还有许多事要做,真的与斧疯子拼杀起来,若是要分出胜负,怕是会受伤。

毕竟斧疯子自己说,是一个转世大能。

如今,他这边,梨珂还在昏迷之中,他在遗迹之中还有太多事要做,他不想提前,与斧疯子这个没有多少牵扯,更没有什么仇怨的人,拼个你死我活。

斧疯子闻声,却是仅仅皱起眉头,一脸不满道:“一招太少,两招。”

加入书签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