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偷偷养只小金乌 > 138 饲者杜

138 饲者杜

“土绒熊,土系妖兽,熊族。

因肚皮处柔软的绒毛而得名。土绒熊天性好斗,攻击性较强,成长潜力较高。

实力等级评估中......

灵级·初成期,具体实力以实际情况为准,图鉴探测仅供参考。

土绒熊常见妖技:1,地裂掌......”

杜愚拿着手机,一边扫描着那头庞然大物,一边跟着苏茗安、林诗唯横穿妖宠乐园。

在苏阿姨的再度邀请下,杜愚还是决定尝试一番。

沿途中有各式各样的妖兽跑来,或是抱住苏茗安的脚踝,或是扑进她的怀里。看得出来,她真的很受妖宠们的喜爱。

果然,饲育家是一种天分么?

也有几个小脑袋从青草地底钻出来,好奇的看着杜愚。

这是一群毛丝花鼠,外形跟龙猫一模一样,只是脖子上绽放着一圈花瓣。它们不仅毛发颜色各异,连脖间环绕的花瓣颜色也不同。

小家伙们呆萌呆萌的,好奇的看着杜愚崭新的白鞋。

“吱~”

“吱吱~”独特的叫声传来,地底冒出头来的毛丝花鼠,纷纷向前探身低头。

一时间,它们花瓣上存有的点点泥土簌簌落下,宛如卡车卸货一般,将泥土统统倒在了杜愚的白色板鞋上。

杜愚:“......”

“吱吱!”

建筑工事,大功告成!

调皮的毛丝花鼠们又钻回了青草地里,不知道去哪里捣蛋了。

“新鞋啊,一群老六。”杜愚小声滴咕着,晃了晃鞋尖,抖落了鞋上的泥土。

“老六是什么?”林诗唯好奇的询问道。

杜愚转头望去,恰好看到林诗唯抬起右脚,同样在晃着高跟鞋,抖落鞋面上的泥土。

“嗯...这是个问题。”杜愚想了想,感觉很难用某一个词汇来概括老六的概念?

林诗唯抬手扶着杜愚的肩膀,另一手将鞋取了下来,不断晃动着,泥土流淌坠落。

而就在她单腿支地的时候,又一群毛丝花鼠钻了出来,围在她的左脚边,探身低头,疯狂卸货。

杜愚指了指下方:“这,就是老六。”

林诗唯:“......”

接下来的每一步,杜愚都走得胆战心惊的。

毛丝花鼠这群黑恶势力团伙,应该是盯上杜愚和林诗唯了,一路上都在试图掩埋两人的鞋。

而杜愚也是一个不小心,恰好踩到了一只从地底刚刚冒出头的毛丝花鼠。

当时的杜愚只感觉脚下一软,可是被吓得够呛。

万幸,杜愚没把人家踩死。

不幸的是,这只呆萌的毛丝花鼠,在地面上露着半截小脑袋,摇头晃脑了好一阵儿,半天没缓过神来。

杜愚走得步步惊心,林诗唯就更加小心了,毕竟,她的鞋是有细长跟的......

直至三人组来到土绒熊的地盘,世界终于清净了下来。

妖宠们不再敢扑来,黑恶鼠势力也不敢于此捣乱。

这一头巨大的、土棕色的胖熊,孤零零的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彷佛这热闹的妖宠乐园与它没有半点关系。

苏茗安:“它的主人说,天级之前,土绒熊就很安静、也很乖巧。”

“安静乖巧?”杜愚愣了一下,他可是刚刚看过妖宠图鉴,说好的天性好斗、攻击性较强呢?

苏茗安读懂了杜愚的表情,轻声道:“妖宠图鉴描述的,是妖兽种族的大概性格。

但只要一个族群的数量足够多,就难免会出现性格特殊的。”

“奥。”杜愚点了点头。

苏茗安:“它的主人并不合格,你知道,那些听话、懂事、不会哭闹的孩子,往往都是被忽略的群体。”

杜愚点了点头,这已经不是饲育妖宠范畴内的问题了,而是人性范畴。

苏茗安轻轻叹了口气:“主人的关心与爱护,统统都给了队伍里其他妖宠。而从来都是乖巧懂事的土绒熊,就这样被主人忽略了。

直至土绒熊晋级为灵级,一切就都变了。

刚开始,御妖者还没当回事,只是觉得土绒熊一如既往的安静罢了,可是后来......”

杜愚:“后来怎么了?”

苏茗安:“当主人召唤它的时候,它拒绝从穴位家园中出来。”

说着,苏茗安扭头看向杜愚:“听话懂事的孩子不仅容易被忽略,还有一个普遍的特点,你说是什么?”

杜愚沉吟片刻,开口道:“承担更多责任?”

苏茗安:“嗯?”

她没想到,杜愚能回答的如此准确。

在杜愚探寻的眼神之下,苏茗安轻轻点头:“是的,承担更多的责任。

在天级之前,这只土绒熊是团队中的绝对主力,陪同主人南征北战、立下了汗马功劳。

晋级灵级之后,主人本想见识一下土绒熊的英姿,但却无论怎么召唤,都叫不动它。”

杜愚:“晋级灵级之后,的确有相当一部分妖兽不愿意被打扰,更喜欢待在穴位家园中。”

苏茗安摇了摇头:“不一样的,请不动归请不动,起码精神契约中会有交流,但这只土绒熊,从未给主人半点回应。”

“嗯......”

苏茗安遥望着安静独坐的土绒熊:“灵级它并未性情大变,一切与等级无关。

它只是情绪积累到一定程度,将自己过去受到的所有委屈,用实际行动展现了出来。

三天前,当御妖者求到我这里来的时候,土绒熊才在我们合力劝说之下现了身。那也是自它晋级后,主人第一次见到它的身影。

而这只土绒熊,却是连看都没看自己的主人,自顾自的来到这里,圈下了一块地盘。”

听着旁人的故事,杜愚却是心中微动。

青师的选择是正确的,自己的确该先懂得如何将妖宠们照顾周全,再幻想契约下一只妖宠。

否则的话,无论是对御妖者本人还是对妖宠,都是极不负责任的。

苏茗安:“不过土绒熊从始至终都没有撕毁契约,这也就意味着,它依旧爱着主人,也在给主人机会。

毕竟双方陪伴彼此这么久,感情也是实打实的。

所以那位御妖者才会求到我这里,满心愧疚,也满怀希望。”

苏茗安从兜里拿出两枚土褐色的果实,递给杜愚:“它的昵称叫土绒。去,试试吧。”

林诗唯似乎有些担忧:“妈?”

苏茗安笑看了女儿一眼:“我心里有数。”

杜愚自然相信苏阿姨的本领,即便她不是大御妖师,但并不妨碍她体内契约无比强大的妖宠。

这一方庭院能成为如此乐园,除了苏阿姨的个人魅力之外,必然还有其他独特的手段治理。

而最靠谱也是最有效的,当然就是实力上的绝对碾压。

杜愚拾着两枚泥浆果,迈步走了过去。

“慢点,轻点。”苏茗安同样上前数步,轻声叮嘱着。

杜愚绕过“小山”,来到了土绒熊的身侧,看着它低垂着脑袋、一动不动的模样,如老僧入定。

“嘻嘻~”小焚阳的声音突然冒了出来,“熊熊好委屈哦~真可爱。”

可爱?

杜愚持反对态度,这大熊哪里可爱了?

就土绒熊这面相,最合适的词汇应该是“凶恶”!

即便是它安安静静的独坐此处,浑身上下没有半点戾气,但依旧给一人一种巨大的压迫感,彷佛它随时可能暴怒而起,大杀四方!

《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杜愚手掌缓缓探上:“呐,泥浆果,你爱吃的。”

毫无疑问,即便是土绒熊坐在地上,杜愚也得仰望它。

而面对着脸下的泥浆果,土绒熊依旧没有反应,只是呆呆的看着地面,神情失落。

杜愚有点犯难,却也不敢强行把果子塞进人家嘴里,那样做的话,自己的手可能也就出不来了......

“土绒?”杜愚尝试着用昵称呼唤它,依旧没有半点反馈。

小焚阳:“用我们的眼睛去看它,我们的眼睛好漂亮的~”

杜愚:“......”

我倒是想,但人家不搭理咱们啊?

想着想着,杜愚心中一动,他绕到土绒熊前方数米外,小心翼翼的躺了下来。

仰躺在地的杜愚,脑袋对准土绒熊的方向后,他弓起腿,用脚蹬着地面,在草坪上缓缓向后滑动。

林诗唯:“......”

苏茗安的表情颇为精彩,她可玩不出这种花活儿。

只见杜愚像一只翻了面的毛毛虫,在地上蠕动着,倒滑着。

土绒熊低垂着脑袋,眼神涣散看着地面。

就在它神游天外的时候,突然发现视线中冒出来一个脑袋?

“呜?”土绒熊明显愣了一下!

这是个什么玩意?

坐在地上的土绒熊,一双粗腿向两边噼开,直接来了个噼叉。

似乎生怕这蠕动来的小东西碰着自己......

“呐~泥浆果。”杜愚直视着土绒熊的眼睛,再次将手里的果实送了上去。

一时间,一人一熊看对了眼,画面就此定格。

足足6、7秒钟过后,林诗唯站在妈妈身旁,小声道:“这...嗯?”

话音未落,却是看到土绒熊抬起了一条粗粗的短腿。

其实人家的腿并不短,但是在如此庞大的体型对比下,那条腿的确看起来又短又粗。

“噼叉熊”挪动着屁股,一条腿从杜愚身上掠过,原地转了180度,留给了杜愚一个背影。

完全就是一副自闭儿童的模样。

杜愚:“......”

他翻身爬起,看着土绒熊雄伟的背影,只感觉它委屈的像个几吨重的大胖宝宝。

杜愚站起身来,一手小心翼翼的摸向土绒熊的背嵴。

它背部的皮毛并不柔软,反而有点扎手。

杜愚只能从上至下捋顺着毛发纹路,肩膀倚了上去:“受委屈了?你已经有妖魄了,要不要跟我讲...诶?”

杜愚身体一歪,土绒熊一双熊掌扒着地面,屁股又往前挪了好几米,一副“莫挨老子”的模样。

不远处,传来了苏茗安的声音:“最后一次机会,杜愚,如果它还不愿意互动,我们今天就不要再打扰它了。

别灰心,它毕竟是心灵受创的妖宠,一路走来受了太多的委屈,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安抚好的。”

林诗唯颇为敏锐,似乎听懂了母亲的话语。

与其说苏茗安在安慰杜愚,倒不如说,她的话是说给土绒熊听。

理解,自然是解开心结的前提。

视线中,杜愚竟又故技重施,绕到土绒熊的身前,再度仰躺在地,化身一条翻面的毛毛虫。

只是这一次,杜愚并没有送果子了,他不断蹬着腿,小心的向后滑去。

直至一人一熊再度对上了眼,杜愚却是没有停下,而是得寸进尺!

林诗唯眉头微皱,想说什么,却是不知道该不该打扰。

而杜愚缓缓后滑之际,一手撑着地面,上身竟支了起来。

他就这样仰头望着土绒熊的大脸,与那一双熊眼灼灼相视,也靠进了它的怀里......

土绒熊默默垂首、望着杜愚。

也正因为它没有任何动作,苏茗安不由得眼前一亮!

试探,是双方的。

她知道,杜愚在尝试着与土绒熊沟通,与此同时,他同样在阅读着土绒熊的态度。

杜愚再三靠近土绒熊,而这只实力强大的土绒熊,却只是在躲闪、后退。

它却从未试图推开、扔飞杜愚,甚至都没有触碰过杜愚。

一次次这样的反应,表明了它的性情,也表示了在它凶悍的外表下,藏着一颗人畜无害的心。

“果然,天分。”苏茗安遥望着杜愚,口中喃喃自语着。

暂且不提土绒熊的外观有多么凶神恶煞,单单说它灵级的实力,即便是表现的再怎么温顺,恐怕也没人敢像杜愚这样,只身投入它的怀抱里。

然而,对于苏阿姨这样的赞赏,杜愚受之有愧。

因为他是按照小焚阳的指引行动的。

小焚阳说,熊熊的肚皮绒毛很软,那里很适合当床垫。

它会很喜欢给亲近的人当做依靠,也许它的主人从未这样那样做过。

“呵~”杜愚舒舒服服的叹了口气。

他背靠着土绒熊软软的肚子,上身浅浅陷入了柔软的绒毛中。

一人一熊刚刚相识,并不亲近,但杜愚知道这个大胖熊想要什么。

事实也的确如此,土绒熊低头怔怔看着杜愚,再没动过了。

“嘿嘿。”杜愚咧嘴一笑,仰头看着土绒熊那凶神恶煞的大脸,“真软奥!”

土绒熊似乎是回过神来了,它却是扭头看向了一旁,不理会杜愚,却也没将杜愚推开。

杜愚稍稍侧身,调整了一下姿势,侧卧在柔软的肚皮大床里,半张脸都嵌了进去。

这也太舒服了呀!

跟个大号泰迪熊似的,出门旅行带着它,连睡袋都省了,这不就是现成的床铺么?

以后自己的小队里,可以有一只这样的熊皮大床啊?

当然了,眼前这只肯定不行,这可是别人的妖宠!

它只是闹脾气罢了,契约还没主动切断,明显还爱着自己的主人呢。

杜愚对自身定位很明确,他只是在苏阿姨的提点下,浅尝饲育家的感觉,尝试着帮助他人,而不是来这里当第三者的。

“咕噜~咕~”

土绒熊的肚子里,突然传来了咕咕叫的声音。

杜愚拿出泥浆果,又递了上去:“呐。”

加入书签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