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苦境:过气前辈想退隐 > 第七十八章:错乱

第七十八章:错乱

但是,聆风萤这个做师姐的人又怎么会和小师弟做计较。

两人之间的数千年情谊,不会因为一番打趣而有什么损伤,也正是因为关系好,才会有这种举动。

换一个人,也见不到星宿一奇这般模样。

“有些话想必师尊都已经说过了,吾便不多言,师姐开心就好。”星宿一奇看了看一边安安静静的云某人。

从他们来时的样子,他就知道这两个人相处的不差,又或者说,由内至外的开心。

没有什么言语,比这个情况更能体现一个人过的好与不好。

正因为如此,才让星宿一奇忍住了动手的冲动,况且,云非墨确实是一个知根知底的存在。

在经过短暂相处时间,就让人倍有好感,换做是一个人渣,貌似也没有自己出手的机会——同时也不太可能让师姐陷进去了。

“该知道的事情师姐知道,别担心太多,回头来喝喜酒啊。”聆风萤语重深长的说道。

有些事情师尊已经说过了,但她这个人吧,信命,更相信自己能够改命。

天有四九,遁去其一。

身为师尊口中的异数,聆风萤觉得就算是命劫,也有一线生机。

……

等从星宿一奇那里离开,聆风萤先是带人过手续,在道武王谷有了一个合理的身份,才与云非墨说了最后还要去见两个老熟人。

“嗯?他们是什么人?”

云非墨听到接下来是要去见熟人,心中顿时生出了几分疑惑。

他认识的人不少,能被称之老熟人的人选自然有点范围广泛。

但是,这时候能在道武王谷,或是有关系的大概率没有,所以不明白这个老熟人指向是什么人。

“哈哈,别猜了,你看到就知道了。”聆风萤哈哈一笑,在这件事情上卖了一个关子。

反正她相信等到自家阿墨见到那两个人时,也会觉得高兴的。

“好吧。”

云非墨笑叹一声,摇了摇头,对于面前人时不时就想逗趣自己的举动而有些无奈。

反正一时也想不出来,不如直接跟着聆风萤直接见人更加快捷一些,还省了不少功夫。

就在见到两名‘老熟人’的时候,云非墨不由一怔,因为出现在面前的两个人确实是老熟人。

看起来已经是半黑化状态的凛牧,以及已经恢复了真实面貌的凛若梅。

“原来两位老熟人,指的是牧神与若梅姑娘。”云非墨在看到出现在眼前的两道身影,心中顿时恍然。

这一对父女,确实是应当能被称之为自己的老熟人。

一个是数百年前认识的;另一个是在数百年认识的,互有交集的存在。

“小公子,有段时间未见了,近来可好?”凛若梅不似她的父亲一直被勒令不许离开。

加上聆风萤有恩于她,偶尔会听恩人的话出去看看,所以偶尔会去关注一下西武林。

上一次听到云非墨的消息已经是在十几年前,眼下再见到许久未见的人,以及两人此时的状态,心里已是了然其中关系。

态度算不上过分亲昵,完全是将人视为朋友。

“云某这么年过得很好,只是没有想到,姑娘与牧神阁下竟是被带到了道武王谷。”云非墨说着,看了一眼旁边的人。

在与凛牧对上眼神时,他就发现面前的故人眼中多是陌生,顿时明白对方也如自家阿萤一般,忘了对于自己的记忆。

云非墨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为不知经历了什么的故人感到些许可惜,看样子是不能问出些什么事了。

“是这样……”凛若梅接过话,将当初的来龙去脉说了说。

当年之事到现在细细想来,其实说不清是什么阴差阳错,明明一直在找他们父女下落的人经过多次,愣是没有发现。

很难说清里头藏着什么,若非是云非墨当年机缘巧合领了恩人过来,父亲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恢复过来。

“小公子,对于这件事,若梅实在铭记在心。”

“即是铭记在心之事,不若换成与若梅姑娘交朋友的机会?”云非墨本身什么也没做,怎么好意思领受功劳。

2k小说

看着眉眼间一派认真的凛若梅,他相出了一个很好的解决办法。

“……好。”听到这话的凛若梅本想反驳一句,在看了一眼聆风萤,就选择接受。

总觉得气氛都到这里了,不答应反倒是自己不识好歹了。

“牧神阁下,重新认识一下。”云非墨终于是走到了凛牧面前:“吾名玄天·云非墨。”

然而,就在云非墨与凛牧见面之后,一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原本还很有些黑化迹象,只是引而不发的后者,在听见云非墨的名字后,竟是直接愣在了原地。

莫约几个呼吸的时间,整个人就像是大梦初醒一样,眸中的情绪由冷漠到迷茫,最后恢复了清透。

没有任何依据,一个人身上突然完成了一种转变。

“许久未见了,玄天。”凛牧看着面前的白衣青年,脸上是一抹与数百年前相似的笑容,就好像之前的黑化都是假象一样。

“嗯?牧神现在是记起云某?”云非墨看着在自己说话前后判若两人的凛牧有些惊讶。

他本来已经在见到不认识自己的牧神时,已经做好准备与不记得自己的故人重新做朋友了。

结果,一句话刚说完就出现了这种情况,一时间竟是不知道是高兴,还是高兴呢。

“此事说来话长,主要是为了预防万一做的打算,没想到再清醒时竟是这般光景。”凛牧看着面前的两位故人,一时间有些感慨:“所幸,你们感情依旧啊。”

这一番话说出来,引得云非墨与聆风萤相视一眼,看出了各自心中的讶异。

前后的两个结果,是一个矛盾在同一个人手里,加上凛牧恢复清醒说出的那一番话,就说明其中有几多内情尚未明确。

“但是,我不记得那一段记忆。”聆风萤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没有看见凛牧脸上有着意外之意。

甚至于,还有几分……恍然?

凛牧恢复了记忆却比没有恢复记忆的黑化状态更难对付了起来。

聆风萤看着开始变得不一样的自家小弟,顿了顿,继续问道:“凛牧,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加入书签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