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从空间之力至诸天 > 256.人,往往都是蠢死的...

256.人,往往都是蠢死的...

嘴唇剧烈颤抖着。

金人凤显然是意识到了什么。

不过很可惜,还未等他扭头,甚至还未等他开口,伴随着一阵热油炸裂声以及一道沉闷的敲击声,金人凤两眼一翻,带着心中的那丝后悔与害怕,毫无反抗之力的晕了过去。

东方孤月没有留手。

而一个没有留手,甚至是处于暴怒状态下的东方孤月,毫无疑问需要一个罪魁祸首当做出气筒。

金人凤就很荣幸的成为了东方孤月想要找的那个出气筒。

尤其是...

这个出气筒不仅是罪魁祸首,不仅欺骗了东方孤月这么多年,还对东方孤月最重视的家人下了毒手!

简直是合格的不能再合格的一个出气筒了!

而这个出气筒的下场...

平静的踢了踢这个面朝下背朝上的出气筒,陆渊抿了抿嘴,皱着眉头轻轻的扇了扇这阵迷人的焦香。

很好。

看来下场注定是凄惨的。

不过...

能享受到用纯质阳炎止血的待遇,想必这也是一气道盟中有史以来的第一位幸运儿吧?

“师尊,师妹...我能去看看么?”

既然金人凤倒了,修为也被废了,没有兴风作浪的能力了;陆渊自然也就可以腾出手来处理一些其他的问题。

而首当其冲的问题,就是关于东方秦兰的伤势。

黑狐那边,唯一的优点就是惜命。

有袁卯在那边限制着黑狐,短时间内陆渊一点都不担心黑狐会跑掉,亦或是狗急跳墙般的撕票。

没错。

黑狐手上掐着的是神火山庄大部分弟子的性命!

真若是一个自杀的命令下去...

陆渊可不敢赌,神火山庄中究竟会有多少弟子能凭借着自身的本能,短暂挣脱黑狐的控制。

分散,意味着不精纯。

也意味着掌控力下降。

但就算是再下降,那也是一个实打实的域外生命!

好在临走前,他留下了一个可以信得过的属下,帮他腾出了一定的时间,让他可以安心的处理某个渣渣的事情。

而排除了以上的担忧之后,他必须要面对的就是东方秦兰这个无辜者!

东方秦兰真的无辜吗?

不能说完全无辜。

毕竟她特殊的身份,决定了她这次面对的危机,也被迫承担起这次危机中遭受的所有伤害。

这是注定的。

因此,算不上无辜。

但对于陆渊来讲,东方秦兰的伤势,确实是在于他考虑不周全。

他没有考虑到黑狐的存在!

他没有考虑到金人凤的动手!

他更没有考虑到十余年后才应该发生的巨变会在今天这个时候、会在蓝天大会刚刚结束的时候发生!

作为明知道原著的存在...

作为和东方秦兰扯上关系的存在...

陆渊承认。

这件事情确实是他考虑不周,才导致一个年仅三岁的孩子,遭受到了如此难以形容的折磨。

但就在陆渊自我反省的时候,一只厚重的大手已经悄无声息的出现了他头顶上方的位置。

带着淡淡的心累与淡淡的欣慰,东方孤月揉了揉这个小弟子的小脑瓜,看着陆渊呆呆的样子,不由得轻叹一口气。

“去吧...”

“不要想太多。”

“这次,你做的已经很好了。”

“是...为师的错,牵连了秦兰,甚至还牵连了淮竹和你。”

轻轻的推了推陆渊的后背,在简单的指明东方淮竹与东方秦兰所处的地点后,东方孤月带着几分难以察觉的唏嘘,郑重的承诺道:

“接下来的一切,交给为师。”

“至于它...”

似乎是瞧见了陆渊的目光,东方孤月顺着陆渊的目光看去,面色骤然冷了下来,平静的补充道:

“放心,我会给你、淮竹还有秦兰一个完美的交代!”

听闻此言,陆渊整了整凌乱的衣裳,长出一口气之后,对面前的东方孤月缓缓的行了个礼。

“弟子告退。”

打蛇不死、反受其害的道理,陆渊不想反过来教这位过于单纯的师尊,但他也不想再次遭遇这种险境。

因此。

若是这一次东方孤月还是下不了手,其实陆渊已经做好了在暗地里下手除掉金人凤的准备。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原本还想着发育一阵,在有一定能力的基础上慢慢的逼迫金人凤,试图安排其主动背叛;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变成如今这个样子!

既然如此...

也就没必要“慢慢的”,直接来个一步到位就可以了!

想到这里,陆渊脚尖轻轻点地,带着并不明显的风声,朝着远方弹射而去。

只剩下面无表情的东方孤月,拎着昏迷过去如同死狗一般都金人凤,目送着他这个小弟子离去,而后带着几分惆怅,缓缓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我这次的选择...”

好笑的摇了摇头,东方孤月打断了自己下意识的喃喃自语,在拎着金人凤走出院门的同时,已是毫不犹豫的将几个面无表情的神火山庄弟子劈昏了过去。

淮竹确实没有多说什么。

一来,她要为小师弟保守秘密。

二来,她也没有那个时间解释。

但东方孤月很清楚,他手里提的这个孽畜还没有这个能力可以做到蛊惑神火山庄上上下下的弟子们!

因此...

“真是好大的胆子!”

“竟敢来老夫这里闹事!”

看着倒地不起但却面容松弛下来的神火山庄弟子们,东方孤月愤怒的在心中冷哼一声。

同时,心里的小本本上也自动的多填了一笔:人妖勾结!

不过...

当更多的弟子没等他出手,直接随风倒下后,东方孤月显然清楚了这个不知名妖孽的打算。

这特么是要跑啊!

随手把金人凤扔到地上,东方孤月蹲下身来,观察着这名神火山庄最后倒下的弟子片刻后,面无表情的起身,直接拎起还没有醒过来的孽畜,来到了大堂。

将一路走来死死抓着的这个孽畜随手扔到了大堂正中央,东方孤月端坐在主位上的同时,也开始思考着后面的对策。

抓,肯定是抓不住了。

线索都断了,抓个屁啊!

好在那个不知名的妖孽没把事情完全做绝,并没有泯灭掉他神火山庄所有被控制弟子的精神力量。

当然。

也可以把这个举动看做是断尾逃生。

就看他东方孤月是选择先着手处理内部问题,还是不顾一切的出去追杀那个不知名的妖孽了!

但...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出了内鬼!”

平静的将自己喜爱的茶具捻成粉末,东方孤月无悲无喜的眯着眼,死死的盯着这个仍处于昏迷中的孽畜。

fantuantanshu.com

修为低的弟子,直接被控制了心智。

修为高的那一批,一部分是被人为出手的撂倒了,另一部分则是人为出手的被蒸发了!

至于这个出手的人是谁...

这特么还用猜吗!

整个现场,干净的连根妖毛都没有!

让他现在只能被迫处理内部问题!

想到这里,东方孤月额头上的青筋不由得微微跳动了几下,似乎是在彰显着他极其憋屈的心情...

不提这边憋屈的快无语的东方孤月。

另一边。

东方淮竹却是手足无措的看着自己怀中倔强的东方秦兰。

“不能睡秦兰!”

“不能睡!”

“千万不能睡!”

用力的摇了摇东方秦兰,东方淮竹手足无措的紧了紧仓促之下从自己衣物上撕扯下来的简陋纱布。

可惜。

这并有没什么用。

当初被抵在墙上,硬生生磨掉了后背不少皮肤的东方秦兰,伤口本身虽然不深,但伤口面积实在是太大了!

这个时候,纱布是次要选择。

主要选择还是止血的药物。

只要把足够好的止血药物撒上去,凭借着伤口本身的浅薄,配合上纱布,足以让东方秦兰不在昏沉中死去。

但...

不昏沉就意味着东方秦兰需要忍受骨骼破碎的疼痛!

两难的选择,恰恰切入到了这个本就有些惶恐不安的女孩的薄弱处!

但就在此时,一道声音突然在东方淮竹的身后响起,与此同时,一只手掌也牢牢的抓住了东方淮竹的小手。

“师姐,不要勒了。”

“现在,她需要的是正骨和止血。”

“知道药物库在哪里么?”

东方淮竹下意识回答道:“知道!”

“那就去抓一些止血的药草回来。”

“了解!”

话音未落,东方淮竹已然离去。

瞥了一眼东方淮竹匆忙离去的背影,又看了一眼地上奄奄一息的东方秦兰,陆渊无奈的叹了口气,伸出手,搭在了秦兰的小胳膊上。

“心真大...”

咯嘣!

东方秦兰猛的睁眼,旋即就看见了眼前这张熟悉的面容,在回想起了一些模糊记忆的同时,带着强烈的不确定问道:

“小师弟...事情结束了?”

“如果你指的是战斗,自然结束了;如果你指的是现在,显然还没有结束。”

咯嘣!

熟悉的声音。

但却给东方秦兰带来了极致的疼痛。

好在...

“现在勉强算是完事了。”

收回自己的手掌,陆渊捻起宽大但却破碎的衣袖,擦了擦东方秦兰额头上冒出来的冷汗,而后意有所指的笑道:

“小师姐真的很坚强啊!真是让师弟我感觉到了深深的惭愧。”

身后,刚刚赶回来的东方淮竹,听闻陆渊这番极其离谱的话,下意识悄悄的翻了个白眼。

旋即,就听见陆渊的话锋一转,淡淡的吩咐道:

“师姐,把包裹给我,你先来照顾一下小师姐。”

一边说着,陆渊起身拎起包裹,在东方淮竹诧异的目光中走到门外,身影一闪,已是消失在了她们俩的视线中。

龙血是最好的中和剂。

因为这玩意会把一切的普通药草,全部转化为自身的辅药,即便是有药方也无济于事。

好在,龙血本身就存在着一定的治疗效果。

不过...

或许,那应该叫做进化?

总之,在甩出一捧龙血后,那一大包不知名的药草,在一瞬间内就已经被腐蚀的七七八八,最后残留下来的,只有陆渊手里捧着的那一小堆的淡红色液体。

说实话。

用这玩意治疗,带给接受治疗者的绝对是难以想象的疼痛。

不过...

“刚刚可是夸完她了,现在她总不能在我面前反悔吧?”

陆渊笑眯眯的嘟囔着,一步踏出,已是出现在了这个被撞碎的大门外,大步流星的走到东方秦兰身前,在东方淮竹疑惑的目光中匀称的把手中的液体撒在了东方秦兰的伤口处,而后神神秘秘的笑道:

“小师姐,可千万不要在师弟我面前掉眼泪哦,毕竟在我的心目中,小师姐你一向是很坚强的。”

“你的...”

轻轻一瞥间,东方淮竹的目光陡然间顿住,带着几丝惊惧的话刚刚出口,就被东方秦兰下意识发出的惨叫声吓忘了词。

“放心,我可没有坑她。”

笑着扯了扯自己身后破碎的衣服,陆渊侧了侧头,刻意压低了声音,在东方淮竹耳边笑着解释道。

只不过...

“给我看看!”

女孩并没有被陆渊这种拙劣的借口转移注意力,绝美的小脸瞬间严肃了起来,目光灼灼的盯着眼前的这只小刺猬。

惊鸿一瞥的血色!

她相信自己绝对不会看错!

眼角抽了抽,陆渊皱着眉头,无视掉东方淮竹这个不合理的请求,避开了东方淮竹灼灼的目光,面无表情的将自己的视线转移到了慢慢平稳下来的东方秦兰身上。

未曾想到,这个举动似乎是激怒了这个一向镇定沉稳的女孩。

只见她猛的窜到陆渊面前,一把拽住了陆渊的衣领,死死的盯着陆渊那双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

“给我看看你后背上的伤口!”

“已经处理好了。”

“那就让我看看!”

“......”

罕见的沉默了一瞬,陆渊歪了歪头,笑着但却坚定的掰开东方淮竹的小手,声音轻缓的说道:

“师姐,男女有别。”

他是人类。

但他也是龙类。

混血的基本原则,就是遵守目前所在阵营的规矩。

若是妖类在这里,在确定对方抱有善意的基础上,陆渊并不会刻意的拒绝这种不合理的要求。

但在人类阵营中...

这显然不行!

“但我不允许你死在我的面前!”

东方淮竹显然是想歪了。

这句话一出口,陆渊就瞬间猜到了东方淮竹究竟想到了什么;这让陆渊在感到哭笑不得的同时,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才能把这个突发事件完美的解决。

再三权衡下,陆渊只能给出一个万能的解释。

“个人隐私问题。”

“师姐你别再说了。”

从本源中取出龙血,皮开肉绽只不过是基础罢了;但这种“基础”无疑是不能给这个本身就想多了的女孩观看的!

这要是被东方淮竹真看见了...

说实话。

陆渊觉得,那一定不是一件让人轻松亦或是愉快的事!

加入书签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