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聊斋狐婿 > 第277章 芸娘找来

第277章 芸娘找来

“满郎今日好气色。”

“莫以为躲到官家府邸,奴家就不敢寻你啦?”

厢房内,烛光映衬芸娘俏颜,芳菲妩媚,春半桃花,好一副美人皮相。

她甜言带笑,几分俏皮,却让唐满心颤,惧之如猛虎。

说着话,芸娘伸手拉起‘满郎’。

唐满强定心神,回顾刘彦所教,顺从两步,抽手礼道:“娘子认错人了,小生不姓满,也不叫满。”

“小生乃唐文缺,表字‘盈冲’。”

芸娘蓦然转顾,重新打量他,得几分心趣入怀。

关上门后,她放下蜡台,依靠茶案而坐,似家妻道:“世间倒有身貌相似之人,但人味各不相同。”

“好比世上花儿,即便同为一类,也是芬芳不一。”

“郎君身上之气,依旧没变,还是原来之味。”

“不信,你自己闻闻。”

唐满听其言不禁提袖自嗅,只嗅见一些酒气,闻不出她说的‘人味’。

看他傻态,芸娘掩笑道:“郎君煞是可爱,你并非猫儿狗儿,如何嗅见自己气味?”

“你想改人味骗过我,非要修得玄通。”

“道家也好,儒家也好,只要入真,身味就会变化。”

“你只把名字改了,却是骗不过我。”

“此番存心欺骗,该当罪加一等!”

狐娘子话到最后猛起高调,点指加罪。

唐满惊得神魂跳动,稳住慌乱说:“小生非存心欺骗大姐,而是存心改过。小生已然悔悟了。”

“过去我为人轻浮放纵,方引来大姐教训。”

“今日我受人点拨,已然闻过悔悟,故此改【满】为【缺】,改【盈益】为【盈冲】。”

bqgxsydw.com

“此乃,改名明志!”

“大姐是仙家,懂得道理比我多,想必能看出其中之变。”

芸娘思量他的话,低头少许,点头道:“此名字着实改得好,内含‘大成若缺’‘大盈若冲’之理。”

“指点你的人甚有学问,他叫什么?”

唐满迟言说:“先生不许我提他名号,恕小生答应在先,不能相告。”

芸娘侧眼看她,笑颜道:“还怕我找他不成?”

“我最敬有德行和有学问之人,即便去找他也只是礼见一番。”

“那先生都教你什么?坐下说来听听。”

唐满听话,与她隔案而谈,说起刘奉义所传的一些道理,大谈自己闻道理后所悟。

芸娘听其言,知道这些话他编不出来,称赞说:“此先生乃明经之士,你能得其指点,造化不浅。”

“那我问你,今后作何打算?”

唐满抖擞心气,起身道:“小生欲改过自新,重整旗鼓,重修圣贤书!将来做一个有德行之人,不负大姐一番教训!”

芸娘见浪子回头,有三两分刮目相看,低眉转睛说:“既然郎君有心读书,奴家就陪你伴读。”

“这官府内应该有四书五经,你去叫人搬书过来,今夜就修读。”

“你若能过我考问,我便饶你!”

唐满欣喜,深施一礼答谢,立即出门去见叔父,禀告此事。

唐知州拂须笑道:“好!奉义与你改名,果然改对了。”

“那仙家明事理,她陪你伴读,对你是好事、益事。”

“你以后就用‘唐文缺’这个名字,明日我写封书信,差人送去汝南,让家人兄嫂安心。”

“你去吧,莫让仙家久等。”

“一会儿我让人送书过去,你就与她好生通读诗书。需什么遣书童来报。”

唐文缺应喏,带着几分意气离开。

叔侄二人皆不知,一旁站着狐仙芸娘。

她暗念‘奉义’二字,心思:“莫非就是那先生的名号?回头我去坊间打听打听。”

想着,芸娘飘身跟着唐公子,先一步回到厢房归座显形。

不多时,府中下人成群结伴,挑灯搬书进去,又有丫鬟奉来茶点、香炉。

等人都走后,芸娘起身嗅闻香火,环看书籍,点头道:“很好,郎君确有改过诚心,你家叔父也甚是明理。”

“不似有些官家,只懂得仗势欺人,我想那先生也是因此才指点相助。”

“去把《礼记》找出来搬到书桌,今夜读完它。”

唐文缺唯命是从,好似驯服后的马儿一般听话。

二更过半,两人开始修读《礼记》。

期间,唐知州遣仆从来窥看,得知‘是在读书’后才安心就寝。

……

临安县刘府。

刘郎夜梦与荀娘子、阿九等诸女商谈‘送喜帖’,狐鼠二生亦在梦中草庐院内听差。

“今夜,貂儿与我去阴山送贴,拜访薛娘子、春燕大姐。”

“阴山之主身贵,春燕大姐和我认作姐弟,当得亲自送帖。”

“常州黄家就由阿九、萱儿、弦月去。”

“于太公则由成业、书玉子相告,”

“是,喏—”

阿九三女、狐鼠二人各自领差事。

舫主点头问郎君:“钱塘家何时送帖?君与三郎新交,理应下帖相告。”

刘彦笑道:“岂能忘了钱塘家,明日平儿去钱塘县,让他拿我请帖烧于君家。”

“东西两湖,明夜再去相告。”

“今夜你我先去阴山。”

荀娘子转目又问:“那广平高家谁人去?何时去?”

刘彦说:“此事我已托与黄家十三娘,就由黄家告知高家。阿九去时莫忘了把高家那封请帖,也交给黄家娘子。”

阿九点头领记。

一切安排妥当,君子散梦,众女脱梦。

狐鼠驾香火去往东乡。

刘彦、荀娘子携众女乘画舫,先去一趟东湖,告知陈霞仙、李韵兰‘今夜暂停讲学’。

之后便直抵下邳阴山。

途经常州时,阿九、萱儿、弦月下船分道去往黄家。

三更天,画舫飘至阴山外、往生崖前。

却见崖前还漂浮一顶轿子,通体朱漆阴红泛着鬼气,四个轿夫皆为牲畜阴魂,人身兽头。

前头两个矮小,驴子貌。

后面两个高大,骡子脸。

他们齐头顾画舫,八双眼目看船上娘子、君子。

刘彦不惧打量,知他们也是来求见阴山之主的,从袖中掏出春燕所赠‘入山令’,交予貂儿。

荀娘子接令随手一投,便见令牌化流光遁入崖壁内。

少时,山崖显现出高大府邸,两扇玄门打开。

翠莺小娘子挑灯迎出,杏眼扫过那红轿子不理会,飞上画舫相迎刘公子。

“春燕姐姐在给孤城中,来不及过来,娘子便叫奴家出迎。”

“这位仙家姐姐是何人?”

“此乃荀舫主,是我同道伴侣……”

“原来是刘娘子,姐姐有礼。”

“妹妹有礼。”

三人船上说话没几句,翠莺便请贵客入山。

崖前轿子内,有一位玉面朱唇、艳美绝伦娘子端坐着。

她听外面翠莺话音,撩帘探头观看。

眉目一动,适时张口道:“那位君子,可否替奴家转告一声,黑山之女前来求见娘娘。”

其声清脆,绕空入耳。

刘彦不及回眸,翠莺便叫守门巨鬼把门关上。

见她厌烦说:“真讨嫌,拒她三次又来,公子不必理会。”

荀舫主思问:“门外之女,可是黑山公子家眷?”

“是哩,就是那个黑山老鬼的女儿。”

翠莺一句道破那娘子身份,后不再提,引他们渡河入庄园。

刘彦闻听【黑山】二字,想起《倩女幽魂》中的‘黑山老妖’。

心说:“貂儿既知此人,说明不是泛泛之辈。回头问问。”

……

加入书签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