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这一世,我再也不渣青梅竹马了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来自黄盼盼父母的电话

第一百四十三章 来自黄盼盼父母的电话

这次暑假,临安各大高校的放假时间也差不多,还是和秦诗晴,陆浩然还有小燕子一起回家。

暑假的火车票就容易买到了,只是大学生的话,不像春运那么一票难求,苏泽林也不需要找黄牛。

和寒假的那次差不多,苏泽林打的经过浙大,顺便接秦诗晴一起去火车站,和基友小燕子会合。

和青梅竹马见了面之后,气氛有点小微妙。

自从苏泽林生日夜,送上公车前被秦诗晴亲了一口后,虽然表面上还是如常,然而总感觉有些东西被捅破了。

“泽林,来了呀!”

“嗯,来了。”

“吃过早餐没有?”

“吃了!”

“吃什么?”

“片儿川。”

“还真巧,我今天早上也是呢。”

“……”

这就是两人在车上的对话,多少有点没话找话说的味道,连的士师傅都觉得尬。

这样的情形,持续到了火车站,见到陆浩然和小燕子。

四人上了火车之后,小燕子找了个借口,低声对老实人道:“陆浩然,你有没有发现,诗晴和苏泽林之间怪怪的?”

“是呀,我也觉得有点不对劲。”

以老实人的迟钝,也都看出来了。

“你说他们这是怎么了,不会是闹别扭了吧?”

小燕子很纳闷,但她很快就又否定了自己的猜测。

“看上去不像,如果真闹别扭了的话,他们应该不想和对方说话才对,而且诗晴这么好的脾气,怎么可能和苏泽林吵架呀,就算苏泽林再过分,平时她都能忍耐的!”

从陆浩然口中得不到答桉,等苏泽林爬到上铺看报纸之后,小燕子又忍不住坐到秦诗晴的旁边:“诗晴,你和苏泽林没发生什么吧?”

秦诗晴不知想着什么,正有点失神,闻言茫然道:“啊,小燕子,你说啥?”

“我说,你和苏泽林没什么吧?”

小燕子重复了一句。

“没有没有,我们什么都没有!”

秦诗晴忙不迭地否认。

小燕子更奇怪了。

我就随口一问而已,你那么紧张干嘛呢?

“那你们俩为什么怪怪的,就连陆浩然都注意到了,我还以为有什么矛盾呢!”

秦诗晴一怔。

真的有这么明显吗?

这就是所谓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了。

其实那天她也是心血来潮,鼓起勇气才亲的青梅竹马,过后也很害羞,总觉得自己太不矜持了,居然做出这种事。

所以后来就算在网上聊Q的时候,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更何况是现实中碰面了。

我会不会太过火了?

对此泽林心里又是这么想的呢?

秦诗晴芳心有点乱,苏泽林其实也不平静。

虽然看着一份报纸,然而混子都目光一直停留在夹缝中的富婆重金求子广告上:“本人李婷,女,30岁,身高163,肤白丰满,楚楚动人,丈夫年迈港商,无生育能力,特寻异地品正健康男士共孕,年龄40岁以下,通话满意,速汇定金20万,飞你处见面,有孕重酬50万!联系电话**********”

如果你是这个时代的人,一定会看过遍布街头巷尾,电线杆大树上肆意张贴的富婆中重金求子广告,内容千篇一律。

总之求子的富婆个个温柔靓丽,丈夫都是没有生育能力的港商台商或海龟富商,这么辣眼睛的文桉,依然有很多人被洗脑,觉得自己的品种就是比别人优良,运气好能被富婆看上,接着得转账各种体检费啦,食宿酒店费,路费,公证费……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不过,在这些诈骗广告之中,也真的存在极少数真人真事,但别人是通过网络或婚介途径,绝不会贴电线杆上那么low。

要真碰到这样的好事,你只能感叹“这富婆能处,她真的求子”了。

苏泽林自然不会感兴趣的,哪怕广告是真的,他也不需要吃软饭,混子只是心神不宁而已。

秦诗晴那个突如其来的吻,让事态有些失控了。

他没想到这辈子自己没有追求秦诗晴,青梅竹马却倒过来采取主动了。

尽管生日下一天早上苏泽林也没舍得洗脸,但并不妨碍混子在心里各种吐槽。

秦诗晴,你没事亲个瘠薄啊!

这不害人吗!

如此一直回到家里。

在各自进屋之前,秦诗晴停下脚步:“泽林!”

“嗯?”

“那天晚上我喝了几杯啤酒,有点上头了,总之,忘掉它吧。”

丢下几句话,少女就提着行李箱脸红红地走进自家院落,留下发呆状态的苏泽林。

真的,只是因为喝了几杯的关系吗?

……

新天地网吧。

转眼间回家已经五天,苏泽林和陆浩然在老地方上着网。

ADLS宽带在夏国得04年左右才会普及,苏泽林这种狗大户可以比别人提前一年用上,也就多花些钱。

但是家庭宽带的资费真正降下来,速度提升的话还是得等到04年。

在这之前,你就算有钱也没用,家里的电话线拨号网速太拉胯了,毫无体验可言,所以还是得跑网吧。

考虑到下学期开始才会迎来配机高峰期,浙大分店备货不多,苏泽林留着一笔钱,暑假期间也可以投资一下。

短短两个月也在江澜干不了什么实业,而且也没那么多的精力,所以还是打算投在股票上。

盛海梅林和B股市场这样的机会没有了,但找个短期内收益还行的股票并不难,运作一下,两个月下来,大概每月能有百分之十的收益,手头的资金再涨个三几万的没问题。

丁琳娜的那笔钱也到账了,顺便当下娜娜子的理财小管家,帮她把小金库扩充点。

可惜没能见着网管妹纸,她已经不在这里上班了,两人在QQ上一直有联系,说是去了冬莞。

江澜只是一个小城市,当网管一个月几百块没什么前途,那边能多挣点。

苏泽林看到这座城市的名字就不胜唏嘘,重生前他也曾是东莞的常客,那边的女孩总是很热情,你从大街上路过,都能对你不断招手,展现着这座城市的好客之道。

可惜后来这些热情的女孩在东莞少了,听说很多都转战琼州,苏泽林去琼州找毕业后回家乡工作的蔡文胜玩的时候顺便求证了一下,确定传言没错。

希望网管小姐姐以后衣锦还乡的时候,存折上不会多出一大笔钱,并打算找个老实巴交的男人结婚吧。

对了,身边就有一个这样的人。

一念到此,苏泽林的目光就落到了旁边的好基友身上。

“泽林,你老看着我干嘛?”

老实人觉得苏泽林的目光有点不对劲。

“耗子,如果网管小姐姐以后打扮得很时髦回来,喜欢上你,还给钱你开店的话,切记一定要拒绝哦!”

陆浩然一听就晕了:“泽林,怎么可能呀,人家网管小姐姐长那么漂亮,咋能喜欢上我这样的人,还给钱我开店,你一定是想太多了!”

再说了,就算网管小姐姐再好,我喜欢的还是小燕子!

……

傍晚时分,江澜二中。

“零零零……”

下课铃响了,然而高三各班几乎就没人走出教室。

没剩几天就到高考了,现在谁都不敢放松。

做习题的,背公式的,暗中念诵英语的……

教室中人人脸色凝重,一片安静。

只有黄盼盼神色轻松。

高考即将到来,她或许是全班最期待也最高兴的人。

“盼盼,你这心态也太好了吧。”

见到同桌的样子,就连平时成绩优秀的魏娴也忍不住低声道。

“呵呵,因为我目标不高,财院就行了,上次三模考了五百三十多分,只要发挥不失常,我就能稳上财院,真发挥不好的话,多花点钱报几个学费高点的专业就行!”

黄盼盼还是很有信心的,相交其他人的紧张焦虑,她对高考更多的还是期待。

因为自己大几率能上财院,到时就和学长同一所大学里,为此小学妹可是足足等了快一年。

“盼盼,你是真的为苏学长改变了太多呀,换一年之前,要说你三模能考五百三十多分,班上有谁敢相信呀,这就是爱情的伟大力量吗?”

魏娴不由得感叹。

短短一年不到,自己同桌的分数提升了将近一百,这样的进步堪称惊人。

“上大学之后,就怕你眼里就只有苏学长,完全忘记我了吧!”

“不会的,小娴,你永远都是我最好的姐妹,仅次于学长之下!”

“那就好,记得你说过的话哦!”

“……”

在教室呆得差不多了,两人结伴离开,去食堂打饭。

刚刚走下楼梯,就见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黄盼盼惊喜地叫出声来:“学长!”

苏泽林是来给黄盼盼打气的,但他不希望自己的出现打扰了毕业班的其他学子,于是就在楼下等着了。

“盼盼,魏娴,好久不见!”

混子咧嘴绽出灿烂的笑容,随后举起手中的饭盒:“呵呵,我有点饿了,能顺便蹭个饭吗?”

……

食堂,苏泽林坐在黄盼盼和魏娴对面,狼吞虎咽。

这次回二中,除了给小学妹做个高考动员,苏泽林也想顺便回味一下母校饭菜的味道,于是就把以前的老饭盒给带上了,然而饭卡已经注销,只能蹭蹭小学妹。

难得有请学长吃饭的机会,黄盼盼打了整整一盆,堆积如山,就像喂猪似的,而且都是苏泽林最喜欢吃的菜。

菠萝炒鸡,荷包蛋,东坡肉,粉蒸肉……

魏娴看着混子的饭盒转眼就空了一半,有点被吓到。

苏学长这饭量,着实有点惊人呀,胃口也太大了。

但是他为什么一点都没长胖,身材还这么好?

想到这里,魏娴还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有点发愁,她是易胖体质。

“学长,大学的食堂伙食怎么样?”

快高考了,魏娴对大学生活的憧憬越来越强烈,现在面前就有个大学生,于是忍不住问道。

“很好呀!”苏泽林随口道:“我们财院总共有三个食堂,东西区各一个,还有个教职工食堂,分别承包给不同的老板经营,每个食堂的菜式都不大一样,除了鲁湘川粤闽菜五大系,还有其他天南地北的口味你都可能找到!此外校园内有一些私人餐厅,以及外面整条美食小吃街,总之,只要你有钱,怎么都吃不腻”

“哇,那也太舒服了!”

魏娴瞬间兴奋了,她就是个小吃货。

同时更发愁了,高中时候由于学习紧张,生活比较苦的关系,自己这易胖体质还没那么容易长小肉肉,上大学那么多吃的,又不用像高中那么拼了,就怕迟早得吃成小胖妹。

魏娴正待说什么,这时黄盼盼干咳了声:“小娴,你宿舍不是有桶昨天换下的脏衣服没洗吗,这样的天气放久了很容易臭掉的,还会长小黑点!”

魏娴:“???”

我每天洗完澡立刻洗衣服,怎么就不知道有一桶脏衣服呀?

她很快会意过来,自己现在是多余的。

“呵呵,我记起来了,盼盼,感谢你的提醒,你还真是我最好的姐妹呀!”

魏娴咬牙切齿地道。

“那么,我就先回去洗脏衣服了,你们慢慢聊吧。”

我是真信了你的鬼话!

就算真的仅次于学长之下好了。

学长在天上,而我在地下!

魏娴这一走,黄盼盼顿时感觉食堂里的光线没那么耀眼了。

大概是太阳下山了的关系吧。

小学妹心中暗暗想道。

就在支开魏娴这瞬间的工夫,苏泽林已经将饭盒里的饭菜全部给清空了。

黄盼盼见状问道:“学长,你还要吗,要我再给你打。”

“不用了!”混子打了个饱嗝,开始说正题:“盼盼,你真的打算报考财院吗?”

“对呀,除了财院,其他的院校我绝对不选,我也只填这一个志愿,真没考上的话,我宁愿回来复读,也不上别的院校!”

黄盼盼目光坚定。

“复读倒不至于,只要你能正常发挥,那是稳上的,考差点也有用钱弥补的机会!”

苏泽林抹了把汗,他原本还打算着看看能不能说服黄盼盼考个别的临安院校,但看到小学妹这态度也就作罢。

“呵呵,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必须能考好,不能再等一年了!”

黄盼盼眼中有着光芒。

由于苏泽立也在那念书,财院就是她心目中的圣地。

“行吧,既然你决心已定,那我也不说什么了,盼盼,意你考试顺利,发挥出色!”

“嗯,谢谢学长!”

“……”

和黄盼盼在食堂吃过一顿饭,说了些鼓励的话,苏泽林就离开了,这个时候不能妨碍小学妹太多的时间。

回到家,得知他已经吃过晚饭,苏建军和赵丽霞也没管,两老也是刚从外面回来。

儿子归家第五天,早过了宠爱期。

第一天满汉全席,第二天大鱼大肉,第三天家常便饭,第四天随便吃点,第五天没饿死就行。

每个假期都是这么轮回的。

……

又过得几天,高考结束了。

黄盼盼来电和混子报了喜讯,口气中满满的都是喜悦。

小学妹自认发挥不错,估分能有五百三十以上,和三模差不多。

高考结束的第二天晚上,苏泽林在家里躺尸躺看漫画。

手中捧着一本《城市猎人》,床头还丢着几本《灌篮高手》。

说起来,这两套热血漫画的作者还很有渊源。

《灌篮高手》作者井上雄彦,是《城市猎人》作者北条司的弟子。

但这位鼎鼎大名的漫画家,刚入行在《周刊少年Jump》上推出和恩师相似的侦探题材漫画《变色龙》之时,这部具有浓郁的“北条司”风格的作品仅连载了12期,就惨遭杂志社腰斩,因为人气实在太低了。

幸好井上痛定思痛,认为“都市侠盗”类漫画并不适合自己,后来创作了一部关于篮球与青春的漫画《SLAM DUNK》,也就是火遍天的《灌篮高手》。

因为井上雄彦自小喜欢运动,最崇拜的球星是乔帮主。

说起来,很多人们耳熟能详的岛国漫画家彼此之家都是大有渊源的。

毕竟岛国不大,漫画家圈子就更小了。

除了北条司和井上雄彦这对师徒外,还有一对名气如雷贯耳的夫妻,《美少女战士》的作者武内直子和《幽游白书》作者富坚义博。

众所周知富坚义博是出了名的烂尾王,他创作不是一般任性,说休刊就休刊,说脱稿就脱稿,粉丝对富坚老贼那是又爱又狠,还喷他是唯一一个由四个褒义词组成贬义词的漫画家。

关键集英社还不敢拿他怎么样,当年龙珠完结导致《周刊少年Jump》销量暴减,是富坚的新漫画把人气挽救回来的,杂志社把他当神仙一般供着,还因此和老贼签下不能催稿,可以随便休刊的合约。

当然了,富坚义博这么任性,最主要的还是有个好老婆。

武内直子是名副其实的白富美,而且一部《美少女战士》就足以让两夫妻实现财务自由,所以富坚老贼吃饱没事就拖稿停刊打麻将。

还有,藤子不二雄其实是两个人,后来才分家的,藤本弘改为藤子·F·不二雄,并创作出《哆啦A梦》,而他的排档和至交藤子不二雄A是另一位着名漫画家。

苏泽林也喜欢打篮球,《灌篮高手》重生后已经第四刷了,还是看得津津有味的,这样直到诺鸡鸭8210响起。

一看是个陌生的手机号码。

他按下接听键:“喂,你好。”

“是苏泽林吗?”

话筒那边传来了个中年男声。

“没错,我是。”

苏泽林有些疑惑。

这个声音很陌生,然而又貌似在哪听过。

“我是黄盼盼的爸爸黄洪波!”

对方道明了身份,苏泽林这才恍然大悟。

前世的时候,因为黄盼盼的关系,他见过小学妹父母两次,但接触得不多,所以觉得黄洪波的嗓音似曾相识,却没能一下子想起来。

“如果可以的话,我和我爱人想和你见个面。”

黄洪波继续道。

“叔叔,什么时候?”

苏泽林问道。

“越快越好,你有空的话,最好就现在。”

“那……行吧。”

苏泽林犹豫了下,点头道。

黄洪波将见面的时间和地址告诉苏泽林,就挂掉了手机。

混子陷入了思索。

前世黄洪波夫妇找过自己,但不是现在,而是毕业之后。

其实黄家两老早就知道黄盼盼喜欢自己的事,但他们同时还清楚是女儿倒追,所以一直都没辙。

然而,方才黄洪波的话尽管很平静,苏泽林还是能听出兴师问罪的味道。

历史貌似有了一点改变,他们对我颇有成见的样子,这是为什么呢?

对了,一定是因为那个!

苏泽林很快猜到了内中原因。

不管怎么样,还是去见一下他们,好好澄清误会吧!

想到这里,苏泽林放下手中漫画,走出客厅:“老妈,我约了人,出去一下就回来!”

不由分说,就跑下楼了。

“这孩子,还真是一天都坐不住!”

赵丽霞直摇头。

此时的苏妈已经接受现实。

上大学后的儿子就是一匹脱缰的野马,再也拴不住了。

而且如今苏泽林当了班长,还成绩优异,苏妈也找不到任何管束的理由,只能放羊吃草,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了。

滴咕了两句,继续追连续剧。

……

丽景小区。

“洪波,你和他说话那么客气干嘛,这样的人,就得狠狠地骂!”

黎娟有点不满。

她认为对待苏泽林这样的骗子,自己丈夫实在是太宽容了。

要不是生怕事情闹大传到黄盼盼耳中,她都想跑去苏家大闹一通了,还是被黄洪波阻止,建议这件事私下解决会比较好。

loubiqu.net

“不管怎么样,等和苏泽林见面了,问清楚整件事再说。”

黄洪波沉声道。

黄盼盼去魏娴家了,所以他们才敢在家里打这个电话,说话也毫无顾忌。

“这还有什么好问的,很明显就是那个混子想骗咱们盼盼的钱,还大学生呢,就这副德行!”

黎娟哼道:“我可不管那么多呀,总之那两万块必须得让他吐出来,同时得让他离盼盼远点,否则咱们就报警!”

“行了行了,到时候看情况吧,你也别乱来!”

“……”

加入书签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