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重生韩国,我真不是财阀 > 第48章

第48章

“我说了你先不要着急。”

李胜利的五官皱在一起,看起来他才更为着急。

“呀,你不说我才着急。”

“是关于智秀的事。”

“智秀?她怎么了?”

周文华放下手中的调羹,他皱起眉头问。

“今天金次长来我们会社,他看上了智秀,他想让我们社长把智秀送去给他解解闷。”

李胜利原以为周文华会因此而大发雷霆、拍打桌子,但对方却处之泰然地继续用调羹搅拌碗里的汤。

“你是怎么知道的?”

“梁社长知道我和你是朋友,所以他把消息告诉给我,然后再让我把消息转告给你,毕竟我们社长他也不想智秀被金次长那个老家伙给糟蹋了。”

“你们梁社长他既然不想,那他为什么不自己解决,而是让你把事情告诉给我?”

周文华在脑海中分析各种情况的可能性。

“金次长手中有很多我们社长的把柄,他不敢反抗。”

“梁社长他答应金次长的要求了吗?”

“我们社长为了应付金次长暂时答应了他的要求,不过我们社长说他自己也拖不了多久的时间,还希望你能尽快解决好金次长的事。”

周文华总觉得事情哪里没对,但他一时又想不起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好,我知道了,等我想想再说吧。”

“好。”

他的心情没有受多大的影响,该吃吃该喝喝,李胜利和刘仁硕对此感到不可思议。

“仁硕哥,你知道最近乐天集团要出售星州郡的乐天天空山庄的事吗?”

周文华吃了几块牛排骨后问刘仁硕。

“我知道,怎么了?”

“仁硕哥你不是喜欢打高尔夫球吗,要不你去买下星州郡的乐天天空山庄吧。”

刘仁硕知道周文华是在和自己开玩笑,他笑笑说:“文华呐,我们会社一共只值三百多亿,怎么有钱去收购下价值700亿的乐天天空山庄呢。”

“just a joke,仁硕哥,你对建筑行业了解吗?”

“建筑行业吗?我以前就是做那一行的。”

刘仁硕的笑容充满自信。

“太好了,我准备在南杨州新修建一个工厂,仁硕哥你要来做吗?”

“文华你打算投资多少呢?”

钱少了刘仁硕可没什么兴趣。

“27亿。”

“真的吗?”

27亿的总投入,按照建筑行业12%的利润来计算,接下这个工程刘仁硕至少可以赚3亿韩元。

“工厂面积是多少,采用什么建造方式呢?”

“工厂面积1.62万平方米,采用轻钢结构搭建,还有一栋5层楼高的办公楼以及其他设施。”

用轻钢结构搭建工厂,施工速度快,如果施工组织得当的话,开工后半年左右的时间就能整体完工交付使用。

如此一来,总体利润可以高达15%—20%之间。

“好,文华呐,谢谢。”

刘仁硕没想到周文华有好事居然能想到他。

“仁硕哥,我还有个条件要你答应才行。”

该不会让我垫资吧?

听到周文华有其他条件,刘仁硕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

“什么条件?”

“让我女朋友的亲哥参与这次工程,仁硕哥你只需要付他一般人员的薪水就行。”

金智允的哥哥金正勋自从退伍以来一直没有找到工作,周文华决定趁此机会锻炼一下他,让他适应会社的工作后再想办法帮他创业。

“你是说智允xi的亲欧巴吗?”

李胜利问。

“没错。”

“哇,你对智允xi可真是太好了,不仅帮智秀还帮她亲欧巴,我要是有妹妹能嫁给你就好了。”

biquge.name

李胜利感慨道。

“你要是有妹妹,我在外面乱来也行吗?”

周文华每次在外面和其他女人过夜时,他心中对金智允多少都是有亏欠的,他故而以此等方式来弥补对方。

“行,女人嘛,有什么,只要你心里最爱的是她就行。”

李胜利对此倒是看得挺开。

“文华呐,你为什么不单独把工程交给他做呢?”

刘仁硕提出他的问题。

“他刚从部队退伍,没什么社会经验,所以我想着先让他跟着你锻炼一下,怎么样,仁硕哥,没问题吧?”

“没问题,文华你放心吧,我只教他生意场上的事,其他的事我是一件都不会告诉给他的。”

明白他的意思后,刘仁硕点头说。

“好,仁硕哥,那就麻烦你了。”

“该我谢谢你才对。”

桌子上,李胜利的手机响起,他到一旁去接电话,过了几分钟后他走回来说:“文华呐,刚刚我们社长给我打电话说金次长逼他在今晚送智秀过去,怎么办?”

“梁社长答应了?”

“他说不答应也得答应,要是不照做,明天检方可能就会找上门来。”

“我先带智秀走吧。”

周文华放下筷子,刘仁硕去结账,李胜利带他到YG娱乐会社去。

“喂,nuna,你现在打车回家吧,我有重要的事要和你商量。”

走在路上,周文华和金智允通话。

“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吗?”

“是关于智秀的事,我还是等你回来再说吧。”

“现在还不行,我得把手中的事情处理完才能走。”

“需要多久时间?”

“大概两个小时左右。”

“好,那我先带智秀到家里等你。”

YG娱乐会社,金智秀在休息区和朋友们聊天,周文华发现她后便径直走过去。

“您好。”

练习生们见到李胜利后便乖乖向他问候道。

“智秀呐,现在跟我走吧,你欧尼有事找你。”

“可是我还要练习。”

“明天又练习吧,你欧尼还在家等你。”

“好吧。”

金智秀去更衣室换衣服,周文华叫李胜利到一旁去,“智秀我带走了,你等我们走后再去告诉梁社长,看看他是什么反应。”

“好。”

十多分钟后,金智秀背着双肩包和周文华离开YG娱乐会社,他们前脚刚走,李胜利后脚便到梁铉锡的办公室去,可惜对方此时不在会社。

YG娱乐会社距离汉江三星公寓大约有5公里左右的路程,高光民开车没几分钟便到达了小区门口。

“光民你去城南市接智允nuna。”

“是。”

打开家门,周文华换上拖鞋说,“智秀呐,nuna她要待会儿才回来,我们先在家等她。”

“是。”

金智秀把自己的背包挂在木架上,她规规矩矩地到客厅沙发上坐下。

“冰箱里有水果和饮料,你随意一点。”

“是。”

周文华见她光回答不行动,于是便打开冰箱拿了瓶饮料过来,“给你。”

“谢谢。”

金智秀显得有些拘谨,为了不让她感到不自在,周文华回到房间里去。

躺在床上,周文华给李胜利发消息,“梁社长怎么说?”

李胜利:社长不在。

那你给他打电话说这件事。

李胜利:好。

二十多分钟过去,李胜利给他打来电话。

“喂。”

“喂,我们社长听说你把智秀带走了,他把我给骂了一顿。”

“他回会社了吗?”

“还没有,不过已经在路上了。”

“好,你替我约他晚上吃饭时再说智秀的事。”

梁铉锡发火是周文华预料之中的,他决定亲自去见一见梁铉锡。

“好,那我把地点定在弘大的一家日料店可以吗?那是我和别人合伙开的。”

“可以。”

周文华开门走来,金智秀在沙发上盘着腿玩手机。

“你在玩什么呢?”

听到周文华的声音,金智秀坐直身子,她看着对方回答说,“我随便玩玩。”

滴……

门锁被打开的声音响起,是金智允回来了。

周文华不等她们两姐妹说话,他拉着金智允到阳台上去。

“nuna,事情有点复杂,我长话短说,智秀她现在有点危险,你得带她回家去待几天。”

“智秀她为什么有危险,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金智允回头看一眼自己的妹妹。

“YG会社的梁铉锡社长有把柄在一个人身上,那个人他好像看上了智秀。”

“不行……”

金智允心里一着急,她的声音有点大,引来金智秀的关注,“欧尼,怎么了?”

“没什么。”

回答完妹妹,金智允拉着周文华回房间说话。

“nuna,别担心,有我在,你放心。”

周文华抱着她安慰道。

“亲爱的,你会不会也有什么危险?”

“不会,你今晚先和智秀回家,然后让正勋哥看着智秀,其他事我来处理。”

“嗯。”

周文华能够感觉到金智允依旧很担心也很焦虑,她握着他的手有些发抖。

“nuna,别担心。”

周文华紧紧握住她的手,然后吻了她一下,她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对了,还有,nuna你回家以后帮我转告正勋哥,我替他找了份建筑行业的工作,让他跟着学习,以后我再帮他安排其他事做。”

“亲爱的,谢谢你。”

此刻的金智允觉得自己无比的幸福,身为她男朋友的周文华几乎没有什么缺点。

“你和我还客气什么。”

考虑到金智秀还在外面,两人只是简单地拥吻了一会儿。

“nuna,我的帕拉梅拉你拿去开吧,这些天你先陪陪智秀,等我处理好事情以后你们再回首尔。”

周文华借机支走金智允,以便他能休息几天。

“好。”

相比之下,金智允则没有想太多,她一口答应,然后开始收拾几件自己常穿的衣服。

收拾好衣服,周文华让高光民送金智允和金智秀两姐妹回家。

路上,金智允把事情的原因告诉给金智秀,她为此感到震惊。

“欧尼,不会吧,我们社长不是那种人。”

金智秀毕竟是未出道的练习生,对于社会上的险恶她还浑然不知。

“傻瓜,你文华欧巴有必要骗我们吗?你是相信他还是相信你们社长。”

“我……”

金智秀有些不知所措。

“智秀呐,你决定要走这条路,心里就应该有准备,以后这种事不会少,只要……”

金智允忽然停下,金智秀感到费解地问:“欧尼,只要什么?”

“没什么,总之以后无论发生什么情况你都要第一时间告诉我,知道吗?”

“嗯,我知道了。”

金智秀乖巧地说。

晚上,许榕埈陪周文华前去赴约。

弘大的夜晚热闹非凡,这里被称为年轻人的天堂。

李胜利在此开的日料店面积不大,更加没有包间,为了今晚的见面,他特地清空客人,挂上不对外营业的牌子。

说是日料店,实际上就是居酒屋。

“周文华他没有直接去找金次长吗?”

梁铉锡和李胜利在店里等候周文华时问道。

“没有,他第一时间就把智秀带走了。”

“西八……”

梁铉锡在那儿生气喝闷酒,李胜利不敢说话,不久,周文华到了。

居酒屋内,周文华坐在独椅上,梁铉锡和李胜利坐在他对面的长沙发上,许榕埈坐在一旁独自吃菜。

菜品以生鱼片和照烧为主,喝的是日本清酒。

双方互相问候两句,梁铉锡说,“周会长,事情您应该都听胜利说起过了吧?”

“事情我听说了。”

“智秀的事我也在想办法,但您能否先让智秀回来。”

“梁社长,我已经替您想好了办法。”

日料店的客人大多数是些年轻人,周文华觉得生鱼片的口感不是很好,他勉强吃了一片生鱼片后说。

“请问是什么办法?”

“梁社长你现在就可以回复金次长说,智秀是我未婚妻的妹妹,如果他有想法就叫他亲自来找我谈。”

周文华拿出他的气势来试图吓吓梁铉锡。

“周会长,我已经将智秀的情况告诉给了金次长,但他说上次因为胜利的事已经给足了您面子,要是这次您再和他作对的话,他也要让您知道知道他不是好惹的。”

“是吗?那就让他放马过来吧。”

梁铉锡见用此方法劝不动周文华,他换个方式说,“周会长,您和我不一样,您和金次长没什么交情,可我却不同,我不敢得罪他呀。”

“这个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智秀刚和我们签订了7年的出道前专属合约,您要是没法彻底搞定金次长,以后他还会想其他办法去找智秀的麻烦。”

“梁社长,您说的彻底搞定金次长是什么意思?”

周文华理解不到他话中的含义。

“只要金次长答应您不再找我和我们会社的麻烦,那么以后也没人敢再打智秀的主意。”

加入书签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