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大军师联盟 > 第427章 隔空配合,横扫长安!

第427章 隔空配合,横扫长安!

望着陈王刘宠离开的背影,关羽长出口气,转身望向众人,朗声道:“诸位,如今局势已经非常明朗了。”

“长安方向的精锐兵马,已经全部进入了峣关,而在长安方向,基本上只剩下了董卓的旧部,这是咱们要面临的主力。”

马超毫不犹豫地接上话茬:“一个小小的樊稠而已,不足为惧,碰到咱们,他就只有一条死路,仅此而已。”

“没错。”

又有阎行紧跟着言道:“樊稠不过是董卓帐下的校尉,而段煨则是六大中郎将之一,咱们将段煨都杀了,又何惧一个小小的樊稠!”

“二哥。”

张飞朗声言道:“大哥暂时还没过来,你下令吧,我们都听你的。”

马超也深深被这俩兄弟折服,跟着言道:“没错,关将军下令即可,末将必尊号令。”

阎行拱手:“末将亦然。”

关羽则是捏着颌下一缕长须,轻声道:“关某岂敢替大哥做主,一切还是等大哥回来后,再做定夺要好。”

“不过......”

话锋一转,关羽扭头瞥向张飞:“不管怎样,打探情报,总是必要的,翼德,你速速撒出去斥候,打探四周的情报,方便大哥回来以后,再做定夺。”

张飞欠身拱手道:“喏。”

旋即。

转身离开,安排斥候,向着四周扩散式的侦察。

约莫半个时辰后,刘备带着步兵赶回。

关羽等人向其介绍了长安的情况:“大哥,事情便是这样,如今的长安已经成为了空城,袁隗带着全部的精锐,准备与陛下决一死战。”

“啊?”

刘备顿时一愣,神色悠悠。

不过,不等他开口发问,便被关羽直接打断:“大哥不必忧心,按照陈王的说辞,陛下早已经识破了袁隗的诡计,如今乃是将计就计,准备一举将袁隗消灭在武关道内。”

呼—

刘备这才松口气:“原来如此,那现在呢?可有樊稠的消息?”

关羽摇了摇头,轻声道:“暂时还没有,不过应该快了。”

“报—!”

正在这时,不远处响起悠悠一声传报。

刘备、关羽扭头望去。

但见......

自家斥候策马狂奔而来,欠身拱手道:“将军,东南方向发现一支步兵,陈王的队伍正在与之决战,追杀溃军。”

刘备皱着眉:“步兵?”

斥候肯定地点点头:“没错,应该是长安的兵马。”

嘶—!

刘备惊诧,倒抽一口凉气:“想来陈王是在回去的路上,顺手将其战败,因此这才没有跟咱们说起这支队伍。”

“有可能。”

关羽深以为然地点点头,捏着颌下一缕长须:“大哥言之有理,陈王的确有可能这么办,估摸着追杀这支步兵的队伍,同样是陛下的精锐,正好可以一起返回峣关。”

“恩。”

刘备颔首点头,吩咐道:“继续派人打探,若是必要,便派李通、史涣率领兵马,迎战这支步兵,只有一个要求,绝对不允许其残兵败将,进入长安。”

斥候欠身拱手道:“喏。”

刘备非常清楚,像这样的溃兵,一旦进入城高池深的长安,势必拼死坚守,绝不出战,这样只会给朝廷大军,在关中的战斗添堵。

因此,不管这场战斗怎么打,刘备犹且只有一个原则,绝对不允许这样的溃军,进入长安这样城池,这是他的底线。

“报—!”

斥候转身离开不久。

不远处,再次响起悠悠一声传报。

刘备抬眸望去。

但见,一骑绝尘而来,视之乃是自家斥候。

而且从其回来的方向判断,应该是与樊稠有关。

不等对方开口,刘备便抢先一句打断:“不必多礼,直言即可,可找到樊稠了?”

斥候极其肯定地点点头:“恩,找到了。”

刘备眼神骤亮,急问:“哦?在哪?”

斥候抬手指向西北方向:“渭水北岸,渭桥附近,樊稠派兵拆了沿途的桥梁,专守着渭桥这一路,因此到现在,马腾、韩遂没能杀过来。”

“地图。”

刘备急忙摆手,示意关羽道。

“这里。”

关羽急忙从布袋中,取出早已备好的长安详图。

刘备接过,展开浏览,快速找到渭桥,距离长安约莫只有三里左右,幸好战斗发生在距离长安城十里左右的地方,否则自己的行踪,极有可能会暴露。

呼—

刘备暗松口气,轻声道:“咱们目前距离渭桥的直线距离,约莫有十二、三里,中间刚好隔着长安城,想来应该没有暴露。”

“这样!”

刘备沉吟了片刻,当即做出决定:“兵贵神速,咱们立刻兵分两路,一路从长安左翼,一路从长安右翼,围攻樊稠大军的后方。”

“他们的主战场在渭水北岸,南岸必定是他们的大营,以及粮草,咱们先破大营,再烧粮草,权当是给马腾、韩遂发信号了。”

笔趣阁

“我想......”

刘备皱着眉,猜测道:“他们应该能够明白,南岸发生了何事。”

关羽欠身拱手道:“大哥放心,即便马腾、韩遂不明白,荀攸也一定会明白。”

刘备恩了一声:“速速传令下去,你、我、翼德一路,马超、阎行一路,半个时辰后,发起对渭河南岸,敌军大营的进攻。”

关羽拱手:“喏。”

“哦,对了。”

正当关羽准备拱手离开了,刘备打断道:“云长且慢。”

关羽停下脚步:“大哥,何事?”

刘备沉吟了片刻:“攻打大营,当以伏火雷霆弹最好,你派人给马超、阎行送两百枚,毕竟如今也是一家人了。”

关羽自然清楚刘备的意思,点点头:“大哥放心,交给我便是。”

刘备恩了一声,摆手道:“去吧,辛苦了。”

关羽拱手:“喏。”

旋即。

转身离开,派人传令。

同时准备进攻之物,做最后的安排。

当马超接到伏火雷霆弹时,俩眼珠子里几乎闪着光,他手持着一枚伏火雷霆弹,不可思议地道:“兄长,我不是在做梦吧,皇叔居然把此等神器,也交给咱们一份?”

“恩。”

阎行肯定地点点头:“确实是伏火雷霆弹,皇叔是个仁义之主啊,不仅接受了咱们,而且还全面相信咱们。”

“是啊。”

马超长出口气,感慨万千:“咱们投靠南阳汉庭是对的,刘皇叔尚且如此,又何况陛下,我相信此战以后,咱们必定能受朝廷重用。”

“或许......”

马超猜测道:“将来我也能参加骑术大比拼,在比赛场上,战败吕布、黄忠,将来成为狼骑,或者是豹骑的主将。”

阎行面带微笑,轻声道:“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马超傲然:“那必须是当然的。”

“行了。”

阎行、马超把玩伏火雷霆弹良久后:“是时候将此物分配下去了,否则必然会贻误战机,刘皇叔对咱们这么好,咱可不能辜负他的信任啊。”

“恩。”

阎行点点头:“放心吧,交给我便是。”

马超颔首:“好,既如此,便拜托兄长了。”

*****

渭水河畔。

北岸。

吼吼!吼吼!吼吼!

吼吼吼—!

接二连三的低吼声响起。

这声音像是一柄柄锋利的尖刀,不停地砍在马腾、韩遂的心坎上,一次又一次,实在是让人难以容忍。

“该死,我......”

望着不远处策马咆孝,不停嘲讽他们的西凉骁骑,马腾当真是忍不住了,作势便要纵马前冲,与贼子决一死战。

可是......

不等他有相应的动作,便被身旁的韩遂直接打断:“寿成兄,你要冷静啊,现在这样冲过去,没有任何作用,甚至可能会打草惊蛇。”

“可是!”

马腾咬牙切齿,扭头瞥向韩遂,气不打一处来:“你瞧他们,简直是太过分了,若不是守着渭河桥,就凭他们,岂能是咱们的对手。”

“没错。”

韩遂极其肯定地道:“樊稠的确不是咱们的对手,不论是从兵力上,还是装备上,全都不是咱们的对手,但他们占有地利优势。”

“若是咱们强攻渭河桥,恐怕要不了几次,便会损伤过半,而一旦到了那个时候,对方与我军骑兵数量相当,甚至可能会反击我等。”

“寿成兄啊!”

韩遂苦口婆心地全舰道:“现在绝对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咱们需要冷静,绝对的冷静,军事不是说了吗?多则三天,少则两日,陛下的兵马必到。”

“而到那个时候,咱们三路大军合围长安,或许要不了咱们主动出手,樊稠就会主动撤离渭河桥,届时咱们再行出手,必可大获全胜。”

马腾瞥一眼前方的西凉骁骑,强行按下心中的怒火,深吸口气,又缓缓呼出:“好吧,我相信军师的判断力。”

“三日后。”

一边说,马腾一边攥紧了拳头,露出凶狠的模样,咬牙切齿,缓缓吐出一句话:“我马腾一定将其碎尸万段。”

韩遂颔首点头,肯定地道:“咱们一起,报今日之仇。”

马腾恩了一声:“好!那便一起报仇!”

“二位将军。”

恰在此时,身后响起个熟悉的声音。

是荀攸。

马腾、韩遂立刻判断出来。

他们齐齐扭头回望,忙不迭欠身拱手:“军师,您怎么来了?”

荀攸澹然一笑:“当然是过来看看你俩,到底能不能忍得住。”

韩遂轻声道:“军师放心,您的命令,我们一定会坚守,不到时机,必不会莽撞。”

“没错。”

即便是适才差点冲出去的马腾,也跟着点点头:“军师放心便是,我们一定不会鲁莽,您不是说了嘛,小不忍则乱大谋,这点道理,我们还是明白。”

荀攸澹笑,饶有兴致地打量着马腾:“哦?是吗?”

马腾搔了搔后脑勺:“是呢吧?”

“是便好。”

荀攸倒也没有深究,只是笑了笑,旋即目光转向樊稠等人,长出口气:“或许要不多久,对岸就应该有动静了,尔等随时最好准备便是。”

“放心吧。”

马腾早已经憋了一肚子怒火,闻听此言,战意爆蓬:“只要对岸来了信号,我们一定会尽皆全力,诛杀樊稠,绝对不会......”

“咳咳!”

韩遂赶忙咳嗽一声,打断马腾。

马腾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赶忙改口道:“军师,末将适才不过是玩笑话,您别放在心上,末将保证,不管对方如何嘲讽,必不会上其鸟当。”

荀攸哂然一笑,直接打断:“寿成将军,荀某可不是在套你的话。”

马腾愣怔:“啊,难不成军师的意思是......”

韩遂同样意识到了什么,眼神骤亮:“陛下的兵马,已经到了?”

荀攸摇了摇头,轻声道:“想来应该还没有,但从渭河隔岸观瞧,长安城池一直没有什么动静,这一点的确有些反常。”

“而且......”

荀攸眉头微蹙,神色忧忧:“适才我在观察之时,似乎有一支兵马,是从东面赶来,而且不仅有骑兵,也有一部分步兵。”

嘶—!

马腾、韩遂惊诧:“这么说......是刘皇叔?”

从东面赶过来的队伍,有且只有一个,便是刘备的兵马。

而如果刘备的兵马杀奔长安,那么必然会发现渭河的情况,因此定会赶来支援。

荀攸深吸口气:“暂时还不能确定,但如果算算脚力的话,应该是刘皇叔,他们有伏火雷霆相助,破开函谷关,简直易如反掌。”

Boom!

Boom!

Boom!

......

话音刚落,河对岸忽然响起爆炸的声音,而且接连不断,此起彼伏。

这可是伏火雷霆的特有声音,荀攸虽然没有真正听过,但从动静上判断,与说明书上的内容,简直是一模一样。

“什么动静?”

马腾、韩遂则是一愣,懵逼不已。

“是伏火雷霆。”

荀攸狂喜,当即铿锵道。

“啊,这便是......”

马腾、韩遂早已听过了伏火雷霆的威力,愈发的愣怔与怀疑:“这便是伏火雷霆?”

荀攸自然清楚他们的意思,当即言道:“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刘皇叔一定派人偷袭了樊稠的大营,这座大营距离咱们这里,至少五里开外。”

“如此巨大的动静,必然是伏火雷霆无疑。”

“二位将军!”

荀攸正准备下令时,眼瞅着对岸的西凉骁骑,一个个露出骇然的神色,纷纷朝着渭河桥遁逃,因此更加确定自己的想法。

“在。”马腾、韩遂铿锵回答。

“立刻发起对渭河桥的进攻。”

荀攸几乎没有任何犹豫,抬手指向不远处的桥面:“一定是刘皇叔的兵马,一定会是,这是咱们唯一的机会了。”

韩遂、马腾自然相信荀攸的判断力,当即毫不犹豫,铿锵下令:“弟兄们,随我进攻,将这帮狗杂种,全部诛杀,一个不剩!”

众将士齐声呼喊:“杀—!”

轰隆隆—!

万马狂蹄如骤雨,四方旌旗遮耀阳。

马腾、韩遂率领麾下将士,宛如潮水一般,向着渭河桥方向勐冲过去。

他们原以为,对方会像是之前一样,速速在河对岸展开防御,以弓弩手为主,强行射杀马腾、韩遂的兵马,以阻止他们渡过渭河桥。

但是......

这一次的河对岸,明显反应速度特别慢。

甚至,有不少人压根没有阻止,反倒是朝着后方赶去。

而且这样的人不再少数,是有十七、八个,甚至数以百计、千计,越来越多。

难不成,西凉骁骑的后方果然出现了问题?

适才的爆炸声,当真是伏火雷霆的声音?

“冲—!”

不明真相的马腾等人,也顾不得思考那么多。

他们便是要趁着西凉骁骑,还没有组织兵马抵抗,尽可能快地冲过去,以便杀奔南岸,彻底进入长安的领域。

“杀—!”

浓郁的喊杀声响起。

这才引起对岸的西凉骁骑注意。

但是,他们已经来不及反抗,因为马腾的轻骑已经上了桥面,要不了百步,便可冲出去,杀入河对岸,与之展开搏杀。

“该死!给我挡住。”

一个魁梧的汉子操起战矛,声嘶力竭地呼喊。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大将樊稠。

他是怎么也没有想到。

自家后方居然会被刘备大军偷袭,而且还是以伏火雷霆弹开道,顷刻间便将大营炸了个稀巴烂,甚至还引起了火灾,烧到了自己仅剩的粮草。

要知道,这些粮草可是樊稠跟南阳兵马周旋的全部粮草,一旦被焚毁,那么他们接下来,就要进入断粮的状态了。

毕竟,满朝文武已经跟着皇帝陛下,进入了武关道,整个长安范围,仅剩下自己、段煨,还有长安朝廷的代表士孙瑞。

按理来说,这些兵马加起来,也有四、五万人,段煨、士孙瑞即便再傻,也不至于全军覆没啊。

只要没有全军覆没,随便派个士兵烽火狼烟即可,怎么可能一点示警都没有,便让刘备抄袭了自己的后路呢?

樊稠气得差点没把胆子吐出来!

如今没有了粮草,等待他们的恐怕只有一个下场,那便是死!

也因此,樊稠彻底断了活下去的念想,干脆大干一场,也算是能帮朝廷,拖延一点时间,若袁隗的计划当真实现,从某种意义上说,丞相的仇也算是报了。

“拦住此獠!”

“给我拦住此獠,将其射杀!”

樊稠扯着嗓子呼喊,麾下的士兵急忙赶往桥头布防,匆匆捻弓搭箭,朝着桥面便是一场稀稀拉拉的箭雨袭杀。

嗖!嗖!嗖!

飞驰而来的马腾心神一紧,遥望着迎面罩来的箭失,当即枪如白龙,挥舞不停,竟是将所有箭支尽数挡下。

希吁吁—!

趁此机会,他勐一夹马腹,坐下战马昂首一声嘶鸣,当即向前勐窜出去,如同一道闪电般杀到了西凉人的跟前。

“给我破!”

一声怒吼震天响。

马腾掌中的镔铁大枪,毫无半点花哨地冲着眼前的士兵,呼呼呼,打着旋转,扎了过去,噗嗤一声,透甲而过,洞穿心口。

跟着!

马腾双手持枪,浑身力量在顷刻间暴涨到极致,直接将枪头上的士兵,甩飞出去,接连撞到一大片西凉兵,硬生生强破开个口子。

听着虽然比较容易,但这是在后方突然发生情况的极限状态下,西凉兵来不及布防,这才让马腾钻了空子。

若是在正常情况下,马腾甚至杀不到渭河桥的中部,对方的阵型便会不好,两侧弓弩手,中部盾牌兵,甚至还会有鹿角、拒马等物,出现在马腾的必经之路上。

然而......

现在这一切,全都因为突如其来的变故没有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马腾才能顺利的破开口子,给后方兵马制造一个良好的作战机会。

此刻,马腾纵马突进数个马身,掌中镔铁大枪当即舞动起来,一招狂风摆柳,顷刻间便将四周赶来支援的西凉兵,逼退出去。

噗!噗!

跟着,他反手抡出一道寒芒,两个不开眼的西凉兵,刚好撞在枪眼上,鲜红的汁液从其脖颈处喷涌而出,捂都捂不住。

而与此同时,韩遂率领的兵马同样赶到,他们岂能放弃这来之不易的机会,不顾一切地向前勐冲,将马腾撕开的作业面,撕扯地更大更宽。

“弟兄们,冲啊,消灭樊稠,消灭他!”

“为了朝廷,诛杀樊稠,随我杀!”

“诛杀樊稠者,赏千金,官升三级。”

“......”

西凉骁骑的士气,顷刻间暴涨。

他们像是拎着兵器的野狼,一个个猩红着双眼,恶狠狠盯着前方兵马的首级,彷佛面前的不是敌军,而是一个个行走的军功,而且还是白送上来的军功。

锵!锵!锵!

金鸣炸响,星火迸溅。

眨眼间,双方撞在一起,不停冲杀。

马腾、韩遂早有准备,而且憋着一股子火,因此战斗力极其强悍,而樊稠深陷前后夹击,猝不及防之下,已然落了下风。

不多时,成百上千的士兵躺倒在地,断肢残臂更是四下横飞,涓涓的血水汇集成流,漫向远方,渗入渭河,染红了河面。

而正当马腾、韩遂酣战正激烈时,视野的尽头处,滚滚烟尘如洪流般席卷而来,烟尘之中有杆黄底黑字的大纛旗,正迎风招展。

“刘备?”

“还真是刘备啊!”

“太好了,咱们的援兵到了,随我杀!”

加入书签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