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夜的第一章 > 第97章 兵马动

第97章 兵马动

“姐!这边!”

“淑仪……”

7月30日,上午。

谢淑仪一手推着行李箱,一手冲徐正华打招呼。

于是隔了十几个人的蒋小米手撑着铁栏杆,忽然扭头往这边看,惊喜不已,快步走过来,“哎呀,弟弟你好啊!”

徐正华扭头,“哈,小米姐!”

正打着招呼,谢淑仪已经走过来了,蒋小米直接就“啊啊”叫着,扑上去了,俩人立马抱在一起,都高兴得不行,徐正华顺手就把行李箱接过来,站一边看着,等俩人松开了,谢淑仪习惯性地抬手摸了摸徐正华的脸,“怎么又黑了?”

徐正华只笑,不答话。

蒋小米是开车来的,这么晒的天,谢淑仪当然坐她的车,徐正华把行李箱给放到后备箱里,就过去发动了自己的摩托车,一路跟着她们。

开了足足三四十分钟才到地方。

其实不堵车,主要是远。

蒋小米住的地方,已经在东北三环附近了,正好跟音乐学院那边反方向。

徐正华心里隐隐有些不满。

这样一弄,过来蹭个饭都得半个钟头,哪儿受得了啊!

但暂时也只好这样。

好在这个小区一看就是比较高档的社区,楼虽然高,但楼间距出奇的大,绿化也做得非常好,一看就是精心设计的。

大师姐住在这里,应该会比较舒服。

而且这种社区,治安比较好。

等拉着行李箱,一路跟着蒋小米到了她家,徐正华却又不由得诧异起来。

她家在21层,独占。

原来这栋楼竟然还是大平层的建筑格局。

打开门进去,开间宽阔,装修奢华,一问才知道,小三百平。

这可是三环附近啊!

这里的大平层,而且占地近三百平米,可是绝对的豪宅了。

众所周知,越大越贵。

这一套房子不算装修也得四五百万起,算上这一套装修……反正别说普通工薪阶层,就是所谓的中产白领,一辈子不吃不喝也买不起了。

就算是两三个月之内,自己去找两家唱片公司,把能结算的版税都结算到手,也顶天了就是拿下这样的一套房子而已。

蒋小米一个女孩,刚毕业两年……关键这房子还不是租的,是她自己的。

“好大呀,不行,小米姐,给我也开个房间,我也要过来住!”

蒋小米哈哈大笑,兼且眉飞色舞,“好啊好啊,弟弟那么帅,不用弄别的房间了,太麻烦了,你直接住我屋就行!我房间床大,咱俩挤挤,住得下!”

谢淑仪哭笑不得,推了她一把,“行了你,人家才刚二十岁,你瞎开玩笑万一他当真了你怎么办!真是的……”

蒋小米哈哈大笑。

但她俩都没想到,徐正华居然挨个儿屋子开门,还问:“那哪间是你住的?”

蒋小米的脸腾的一下红起来了。

这次轮到谢淑仪哈哈大笑,然后招手,“你给我过来,瞎开什么门!”

但蒋小米又嘴硬起来,装模作样,“来来来,姐姐带你看!你别搭理谢淑仪,当初姐姐就看上我弟弟了,长得那么帅,琴又弹得那么好,姐姐喜欢的不行,就是这个谢淑仪,非得拦着,说你还未成年,现在好了呀,你成年了对不对?”

推开一扇门,大大方方,“呶,看看房间满意不!”

好大的主卧。

徐正华上辈子刚发财那一阵,也喜欢这样开阔的大主卧,但住了也就一两年,他就发现自己还是喜欢睡小一点的房间了。

倒不是相信什么风水学说,主要是这种大主卧住起来,的确会寂寞。

“好,我就住这间了!”

开玩笑开到底,中间怂回去的不叫男子汉。

当然,玩笑也只是玩笑。

放下行李吃点冰镇西瓜,三个人就坐上蒋小米的车,出门吃饭。

整顿饭,徐正华几乎都没怎么插上话,就听她俩在那里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谢淑仪依旧话少,但相比平常,已经算话很多了。

当然,蒋小米话更多。

吃过午饭回来一趟,让徐正华开上他的摩托车,三人又直奔徐正华的房子。

谢淑仪要去看看他住的怎么样。

进了房间,蒋小米第一时间在钢琴前坐下来,她却到各个屋里去看,徐正华去烧了壶开水的工夫,她已经转了一圈,远远地喊,“还不错啊,收拾得挺干净。”

但顺手拉开主卧的衣柜,她却愣了一下。

安小菁的东西,都已经早早就被徐正华收拾好,放到楼下去了,但袁维这两天一直都住在这里,不可避免就留下了些衣物。

她下午才会去上班,所以徐正华出门那时候她还在家里呢,不管怎么说,都不好把人家的东西刻意藏起来吧?

缓缓合上衣柜的门,谢淑仪想了想,没说什么,走出去,到阳台检查了一下脏衣篓,果然,里面也有,心里默默叹口气,她转身走开。

蒋小米的钢琴基础居然还不错,至少是能顺手弹一段曲子的那种。

尽管技法已经明显生疏。

徐正华端着茶盘过来,放下三杯茶,然后挨着谢淑仪坐下,“怎么样?”

谢淑仪顺手摸了摸他的耳朵和后脑勺,笑着说:“还不错,收拾得挺干净。至少比我想象中干净得多。这我就放心了。”

蒋小米停下弹奏转过身来,“嗳对了弟弟,淑仪说你现在给人写歌,是个创作人呢,都有什么作品,出版了吗?找出来听听呀?”

“呃……你应该听过吧?《短发》?《眉飞色舞》?都是我写的。”

“短……短发?卧槽!”

原来那么甜的美女姐姐也会爆粗口,“你说真的假的?”

徐正华摊手,从电视柜的抽屉里拿出自己目前已经出版的四首歌的CD,递给她,“呶,写得少,也刚开始,只出版了这四首了。”

她接过去,瞬间陷入更深的懵逼,“卧……槽!”

…………

“他房间里有女孩在住!”

离开的时候,蒋小米已经消化掉了震惊,包里还塞下了四张徐正华签名版的CD,车子发动后又降下车窗,甜甜地笑着跟徐正华摆手作别。

但车子刚一行驶起来,才刚离了徐正华的眼,她马上就跟副驾驶座上的谢淑仪交流起来,兴冲冲的,“有一种特殊的香水味儿。”

“我知道。”

谢淑仪澹定点头,“衣柜里、脏衣篓里,都有女孩的衣服。”

蒋小米一拍大腿,勐地踩下刹车,“你看吧,那时候我就看上了,你还左拦右拦的不让碰,非得护着,这不,你护住什么了?让人偷了吧?”

谢淑仪本来心情复杂,这时候却不由失笑,“都说了不是我的,是我妹妹的。谢淑敏从很小就喜欢他,你不知道他俩腻歪成什么样儿……”

蒋小米瞥一眼她手上的镯子,“那这……”

“你别问我,我不知道。”

蒋小米抿抿嘴,不再说话,一直到车子开出地库,出了小区汇入主路,她才又拍了拍扶手箱上自己的包,“你平常不关注这个,所以不知道,我们所……不,接下来就是咱们所了,咱们所代理着一些这方面的业务,有演员也有歌手,还跟一家经纪公司有长期合作,所以我对他们那个圈子,还是有点了解的。”

“这四首歌,最近都超红!你弟弟是个大才子!”

谢淑仪抱着肩膀不说话。

“说话呀!”蒋小米扭头瞥她。

“说什么?”

“我说你弟弟是个大才子!”

“我知道啊!他从小就钢琴弹得很好,要不能考上音乐学院?”

“不,你还是不知道。考上音乐学院的多了去了,一年一茬儿,但是能写出这么红的歌来的,可不多。”

“嗯。”

“他现在很有钱,远比你们所想的更有钱。”

“我知道,他最近的收支票据,都在我这儿呢!”

“真的?他想让你代理他?你确定?”

“不然呢!要不我好好的老家不待,来这边干嘛?”

“卧……槽!那谢淑仪你发了,上班第一天,直接涨工资!”

说完这句话,蒋小米扭头看,谢淑仪脸上殊无笑意。

“那个……我的意思是,娱乐圈这个地方吧……你不大了解。那个圈子有钱,普遍有钱,而且来钱很容易,呃……好吧,说这些都没用。我就是想说,你这个弟弟长得又帅,又有才华,他……这种事儿免不了的,你明白吧?”

谢淑仪终于叹了口气,“明白!”

顿了顿,她说:“从他很小,我还没来这边上大学呢,那时候他才刚上初中,就每天都能收到情书了,很多女孩往他抽屉里放巧克力,一周他能攒一盒,到了周五下午,就跑我们家来,跟淑敏我们三个分着吃。”

蒋小米抿抿嘴,露出一个“节哀顺变”的表情,隔着扶手箱凑过来,拍了拍她的手,“说明那些都是草,你才是花。他心里有数就行了,你就当不知道。”

ddxs.com

谢淑仪苦笑,“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是怕淑敏知道了,怕不得气炸了!”

蒋小米又扭头看她,“我说句不好听的宝贝儿,她最好别气炸。”

…………

8月2日,周一,中午。

袁维歪在徐正华怀里,支愣着耳朵,听电话里安小菁的哭声。

“为什么呀!你说我怎么就只能两周呢!哪怕这次能拿三周,我都谈不上失望,可这次又是两周……”

她委屈。

《当爱在靠近》很红,甚至蹿红的速度远超当初的《短发》,但是这种介于成人抒情和青少年流行之间的曲风,也或者说,其实单纯就是她个人,却总是感觉红得还稍微差了那么一丝劲道。

主要是有《眉飞色舞》的六连冠在那里比着。

谁不想拿个六连冠呢!

但是当今天的又一期东方之声音乐榜出来,《当爱在靠近》却结束了两连冠,直接掉到了第五名。

所以安小菁打电话过来哭诉。

袁维听得撇嘴。

两首冠单了,居然还不知足,还好意思哭!

“没有啦,两连冠也已经很好了呀,你看张一江,人家哪点儿比你差?还有沉谨言,那专辑,都卖疯了,肯定比你歌迷多,号召力强吧?张一江也就拿了一首两连冠,沉谨言也无非就再多一周!能拿到冠单,本身就很牛了!《眉飞色舞》那明显是特殊情况,你拿那种特殊情况来要求自己……人家那些唱了一辈子的歌,都愣是没拿到过一次冠单的人,还活不活了?”

“嗯,那倒也是!”

看来她勉强接受了这个说法,虽然心里可能仍然会不服气,会觉得委屈,但她又不是小孩子了,好歹也是新生代的超新星小天后,已经见过世面了,她当然应该明白,冠单本身就已经是无上荣耀,连冠两周那都绝对已经是大火。

至于什么四连冠五连冠六连冠乃至八连冠……拜托,可遇而不可求!

“对了,光顾着说我自己了,还没恭喜你,《千千阙歌》也拿到冠单了,恭喜你,四首歌,已经全部都是冠军单曲!”

这句话就证明她真的回过神来了!

在连续四周卡二之后,《千千阙歌》这种作品后劲儿绵长的特点就体现出来了,居然抗住了那么大的争榜压力,不退反进,直接拿下了冠单!

《坎坎伐檀》这首摇滚作品的后劲儿也不容小觑,跟着杀到了第二名。

就连《眉飞色舞》这首“老歌”,居然也是跟着顺势往前冲了一名,又逆势杀回到第三名了。

而且,在《短发》的宣发期间,曾一度短暂的跟安小菁有过一次小较量的另外一位新人女歌手,卢晓穗,这次也是携新单曲《爱情元年》而来,第一次上榜,居然就直接冲到了第四名——不但顶翻了张一江和沉谨言等这些老牌大神,甚至也顺势把《当爱在靠近》给拉下马了。

可见,《当爱在靠近》守榜的能力,的确是差了点儿。

也正是因为居然被《爱情元年》给踩了一脚,安小菁才显得越发委屈,刚才电话打过来,一起头就是说这个,念叨了好几分钟。

很可能没能拿到第三周的冠军,都没这个让她生气。

但是,要不说她聪明呢,徐正华劝了劝,她就顺势收起来了,挂断电话前,还不忘垫上一句,“要说这样,我会有点失望是没错,但其实也算好事儿,正好给《千千阙歌》留出空来,这样你就拿到四首冠单了!”

你瞧,这个就叫做情商……啊呸!

这你都能顺势卖个好!

终于挂了电话,袁维伸手往徐正华下身摸了摸,也他,“你真色!”

“这怎么色了?”

“人家撩你几句都给你撩成这样,还不色?”

“嘁!你撩我也硬,正常反应!”

懒得搭理她。

因为手机又响起来了。

这回是靳晓青,“你刚才在跟人打电话吗?说那么长时间?”

徐正华毫不客气,“关你屁事儿!”

“呃……”靳晓青马上就怂了,糯糯的弱弱的,“关心你嘛!”

“用不着,有什么事儿,说!”

“刚才是安小菁在给你打电话吧?”

真特么狗鼻子猫耳朵!

不过想想也是,不算多难猜——今天发布榜单嘛,安小菁被直接挤到了第五名,而她靳晓青终于实现了冠单梦想!

要说别的时候,也不可能猜到是谁会给自己打电话,但现在这个时候,榜单出来也没多大会儿,倒也不难猜到大概率就是安小菁了。

“呵呵……关你屁事儿!说不说?有事儿没事儿?”

“哎呀正华……”她撒娇,“我总算好不容易拿下冠军单曲了,你就不恭喜我一下吗?”

你瞧,这语气里带出来的那股子兴奋劲儿。

求表扬是吧,“好,表扬一下,还不错!我到现在为止,出了四首歌,一首六连冠,两首二连冠,你现在也终于拿到一周了,继续加油吧!”

冷冰冰的语气,不像是表扬,更像是嘲讽。

袁维听得想笑,又捂着嘴憋着,还往上爬了爬,凑近了贴过来听,“我知道了!”靳晓青委委屈屈。

但袁维脸上的憋笑,却不知怎么忽然就消失了。

有什么可笑的呢?

靳晓青之前不是什么出名的歌手,但好歹也是发行过专辑,且嗓音唱功都备受业界肯定的职业歌手了,不要说她这一次在《千千阙歌》里展现出的强大的嗓音控制能力,也不要说连续四周卡二之后,这首歌居然还能继续上扬,竟然一举顶翻了安小菁的《当爱在靠近》,拿下冠军单曲,单纯就说之前的那个靳晓青,也是现在的自己根本就比不了的呀!

于是她沉默下来,并且又滑了下去。

枕着徐正华的大腿,默默地想起了心事。

“你让管姐接电话!”他说。

电话那头,靳晓青弱弱地答应了一声,很快话筒里就响起了管玉兰的声音,她笑着说:“你也好歹夸人家一句嘛,最近她可听话了,跑宣传跑通告,都很认真很努力,能拿到现在这个成绩,真的是有她的努力的。”

徐正华“嗯”了一声,却没接茬儿,反而说:“她那边的事情,接下来不能松懈,还要继续努力,看能不能再拿一周。但你不能继续跟着她跑了,今天就把她那边的事情处理一下,都交待清楚了,然后就回来吧。”

“啊?”

“回来吧,需要你来做点事情了。”

***

第五更!

傍晚还有!

加入书签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