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汉武帝禅让,求我登基 > 第一百六十六章:朕给你磕一个?

第一百六十六章:朕给你磕一个?

刘破奴总算是从无尽的竹简中心有余季的逃了出来。

起初的时候还觉得挺有感觉的,倒不是看的舒服,主要是气氛烘托到那里了,不体验一下也不好意思说自己来过古代不是?

但是当把刘破奴扔进竹简堆中的时候,他才真正的体会到竹简给人带来的痛苦。

直到这个时候刘破奴才体会到纸为什么会被成为四大发明,那真特么的是能救命的东西啊。

之前不是不搞,也不是不会,作为民科成员,还有什么是刘破奴不会的东西?

先前是没时间和没精力去搞,冶铁,水车,曲辕犁,哪一个在短期内不比造纸更重要的?

而最开始让刘破奴受不了的是上厕所竟然要用厕筹去刮,啥是厕筹?

直白点的说就是一个小竹片,一端被打磨成尖尖的模样,形状刚好与屁股沟吻合,在打磨一下防止被划伤,上完厕所直接拿着上去刮就行了。

所以这年头跟厕所的标配是水桶,完事儿之后方便你洗一洗。

嗯,别想歪了,洗的是厕筹……

回到自己的院子里之后,刘破奴当即令人去少府搬了一批竹子回来,为了提高效率,刘破奴还特意交代了要搬那些成型的,还没来得及打磨和拼装固定的半成品。

造纸术是最伟大的发明,没有之一。

这玩意儿看似高级,其实搞明白了之后也就那么回事儿。

不吃材料,任何材料都能造,无非就是品质的好与坏罢了。

但是纸这玩意儿好的跟坏的有什么影响?

品质好的可以用来书写,品质差的可以用来擦嘴擦屁股,再差一些的还可以当纸钱烧给老祖宗用,反正只要能造出来那就有他的用处,根本不用担心。

刘破奴之所以选择竹子来造纸,主要是因为这玩意儿宫里面就有现成的。

既不用他花费大力气去外面砍伐树木,也不需要他再去找人将其噼砍成小段,直接从少府搬过来的,前面的工序起码能让他节约十来天的功夫。

“刘伯,这账一定要记好了!”看着一大堆的竹片摆在院子里,刘破奴想了想,还是朝着刘伯吩咐道。

“大王,这东西又不值钱,再说咱也没掏钱,还记账干什么?”刘曲有些不明所以的问着。

“刘伯湖涂啊,我要造的东西一旦面世,那影响力可不是一般的大,我甚至可以跟你保证,到时候眼红的人绝对会很多,这东西不太适合掌握在我手中,毕竟我也得为将来考虑一下不是?”

“所以我打算把这东西放在工坊里面,让这玩意儿始终控制在皇室手中,如此一来,即容易控制价格,又方便了日后的操作,还能让某些眼红的人打消插一手的念头。”刘破奴一脸认真,大公无私的说着。

实际上……

太特么亏了,怎么说那也是四大发明,蔡伦虽然发明了纸,但是蔡伦本身却并没有因为这个发明而获得多大的利益,最多也就是个留名青史,获得了一个官职罢了。

但是蔡伦的哥哥蔡莫就很不爽了,明明那么牛逼的事情,你这二愣子咋就直接交给朝廷了呢?

蔡莫夫妇羡慕的不能行,蔡伦又不肯透漏造纸的关键技术。

结果蔡莫因为嫉妒而造出的纸张因为品质太差不能书写而无人问津,赔的裤衩都丢了,结果蔡莫的妻子气的昏死了过去,醒来之后一番宣扬,结果这对夫妇阴差阳错的忽然火了。

这也就导致了蔡莫夫妇造出来的纸虽然价格很低,但成本也很低,加上汉朝以孝治国的理念深深的影响了每一个人,连办个后事都得贷款才能展示自己是大孝子的时代,给先人烧点纸钱这种事儿不是很正常的嘛?

纸钱在阴间能用,你不烧你的先人就没钱可以花,你的先人死了没钱花,日子过的穷嗖嗖的,那就是你们这些还活着的后代不孝。

所以,蔡莫夫妇赚的要比蔡伦多的多了,销量那就更不用提了。

刘破奴虽然还没抠搜到出门不捡点啥东西就算是亏本的地步,但是让自己拿出来这么重要的一个玩意儿竟然没有任何的收获他也是无法接受的。

嗯,什么贪污不贪污的,做人做事儿都要讲究个公平公正,付出了就应该得到回报。

我自己给自己点回报,给自己发个安慰奖又怎么了?

难道不合理吗?

再说了,就算我再贪,又能贪到哪去?

最多也就是贪一个科研费用而已,那才多少钱?

知不知道纸这玩意儿将来又能产生多少的利益?我亏大了你知道伐?

“刘伯,账目记得稍微高一点,具体的你看着安排一下,实在不行就把王冰给叫过来让他来干,这种事儿他比较熟,反正我的目标就是等我把纸造出来的时候,研究的经费起码也花他个几十万钱……”刘破奴越想越觉得亏,越想心里面越是不平衡。

虽然这些东西还是自己的,可他就是觉得亏,凭啥自己干的事儿好处全让糟老头子给享受了啊?

他可是想把我累死的啊……

对,起码要贪他个几十万钱才能让我心里面稍稍平衡一些,不然这干起活来都没什么力气。

《重生之搏浪大时代》

刘曲努了努嘴,苦笑着点了点头。

他是跟在刘破奴的身边越久,整个人就越是觉得懵逼。

你这马上就成太子了,皇帝还让你监国,说白了这跟皇帝没啥区别了已经,甚至皇帝对于禅让的事情也并不避讳,虽然没说到底啥时候,可你当皇帝那不是早晚的事情吗?

整个天下都是你的,你还贪墨这点小钱干啥?

刘破奴现在给刘曲的感觉就是,明明抱着一座金山,明明一座金山都是你的,可以随便拿随便花的那种,可每次去金山的时候刘破奴总会习惯性的悄悄往自己身上装一些。

就不懂了,你这到底是图啥?

光明正大的拿他不香吗?

当然,刘曲可不会去跟刘破奴说这些话,刘破奴的不要脸已经超出了正常人的想象。

接触了这么久,刘曲甚至都能猜出来一旦自己这么问了,刘破奴会怎么回答。

‘你说这我要是不贪,我又怎么能了解那些贪官的想法呢?所以我并不是为了贪,我只是为了了解他们的想法,从而从源头上堵住他们贪污的行为……’

能把贪污说的如此高大上,甚至恨不得让听众为他鼓掌呐喊的,全天下恐怕也就只有刘破奴一人能做到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许多,木匠们开始打造一些需要用到的工具,例如说竹席,压台等等。

瓦匠则是建造各种各样的池子,用来蒸煮的,用来冷却的,用来造纸的。

造纸的过程和步骤其实并不难,无非就是将植物中的纤维提炼出来重新排列,做起来其实也不难。

第三天的时候,所有工序准备完毕,刘破奴便开始了造纸的研究。

先是将那些竹片丢进大锅中盖上盖子开始烧火,大火一口气烧了他半天的时间。

紧接着让人将竹片捞出冷却,清理杂物以及表皮。

再接着就是反复捶打使其成为纸浆,最后将其放入造纸池中搅拌成纸浆水,开始放入磨具和竹席开始抄纸。

将做好的湿纸整齐的码放在一起,用压台开始挤压水份,然后便是最后的烘干工序。

然后……

嗯……

“是不是压的时候用力太大了?”看着粘连在一起的纸张,民科科学家刘破奴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工序和步骤都没有错啊,怎么压水之后这些纸就粘连在了一起呢?

按理说这时候应该很轻松就能将纸一张张的分开的,而不是拿起一张一看,其实上面有很多张,还不敢用力,稍微用点力就破了。

“大王,那边用力小,但是连拿都拿不起来……”

半个月后……

通过不断的试验,刘破奴总算是想明白了问题的关键,自己的步骤是没有问题的。

问题出现在了工序上面,自己少了一道工序。

竹片从直接煮改进到了先泡上几天再煮,其他的工序也都有一些细微的改动,但真正缺少的还是胶。

纸张容易碎,那不正说明了韧性不行嘛,粘连也是因为韧性不行,压水的时候破坏了之前的形状使其重新编组。

刘破奴忽然想起了自己看过的一个小视频,当即让人去寻找胶叶过来。

胶叶并没有特别指定某一种树的树叶,凡是能出胶的树叶都可以用,只是品种不同效果不同罢了,对于现在的刘破奴来说还要个屁的效果啊,先造成了再说,然后在慢慢的改进就行了。

在融合纸浆水的时候,刘破奴让人将熬制的胶叶水也给倒了进去一并搅拌。

这一次压水工序过后纸张果然没有粘连在一起,而且看起来也有了韧性。

放在平整的石台上烘干过后,看着一张张成型的纸张就这么被造了出来,虽然早在预料之中,但刘破奴还是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成就感。

手中拿着哗哗作响,棕色的成品纸张,刘破奴瞬间兴奋了起来。

直接让人拿来了笔墨就要试验一番,这纸能不能用于书写,主要就看纸张本身吃不吃墨水,不然一张纸就写一个字,那还玩个蛋啊,还不如之前的竹简方便呢。

刘破奴先是随意的在一张原色纸上随意的划了几道,仔细的观察过后发现吃墨的情况并不严重,但也有吃墨的现象发生。

于是让人继续在纸浆池中添加胶叶水,试验嘛,就是这个样子的。

不大会儿的功夫,刘破奴就拿到了新的纸张,手感上多多少少的有些区别,嗯,纯凭感觉感觉出来的。

接着随意的画上几笔,这次情况好转了不少。

继续重复的流程,几次之后,刘破奴终于拿到了让他满意的纸张。

说好了两个月,结果半个月就搞成了,即便打一开始就很有信心,可这会儿刘破奴还是觉得把自己给牛逼坏了。

当即提笔疾书,在一张崭新的纸上写下了几个大字。

“就凭咱这效率,皇帝来了也得给咱磕一个……爽……”

这种话刘破奴也不是第一次说了,上次就当着糟老头子的面说过这种话,当然,这并没有那啥思想,主要是释放一下内心的压力。

然而就在刘破奴无限满足的时候,背后却忽然传来一道让他浑身汗毛直立的声音。

“来!来!来!你挑个位置坐好了,朕这就给你磕一个……”

加入书签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