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关于我无意间把妹妹养成废人这事 > 第104章 凌晨月色下的交流

第104章 凌晨月色下的交流

静谧的夜空,蛾虫扑闪的路灯,踩响路边碎石的声音......

天海七明月订的旅馆在合宿旅馆的隔壁街区,也是富士山脚下的旅游街道。

此刻距离开山的7月1日还有些日子,所以这片区域比往日要安静不少。

不过各种屋台小吃,还是免不了的繁多...因为很多体育大学的合宿都会选定在这附近,此刻凌晨了,还偶尔能遇见夜跑的人。

真是努力......

神原乐看了眼一闪而过的人影,收回目光,沿着天海七明月给自己的定位信息,找到了她们住的旅馆。

——一栋依山而建的松田屋饭店。

松田屋是个高档酒店,门口有庭院、池塘、叫不上学名的矮松穿插在景石之中。水池旁点缀着方形灯火,散发出橙红的光芒。

水池中,偶有一两条鲤鱼缀涟水面,在月色下漾出层层波纹,荡起轻薄月影。

神原乐听着夜晚的蝉鸣,在庭院门口看了眼写有[松田屋]的牌名,走进里面,开始沿着水池中间隔了一段距离摆放的石块走进古风旅馆内。

推开木障门,电子招财猫抱着金币,不断招手。前台小姐在玩手机,她发现有人进来后,立刻收回手机,说了一声欢迎光临。

“请问有什么能够帮助您的?”

神原乐走进了问:“没事,我找人,2-2号房间。”

“2-2房间啊,”前台小姐立刻伸手指了一个方向,“那个位置,请在那边上二楼。”

“谢谢。”

“客人不用客气,请先填一份出入记录吧。不是本店顾客都需要确认一下出处目的,这也是为了各位客人的安全着想。”前台小姐从柜台下拿出了出入记录和一只中性笔。

“能理解。”

填完信息的神原乐本想直接去二楼,天海七明月的房间,没想他一转身,就看到了在旅店会客厅悠闲喝茶的天海七明月,那一头瀑布般的亚麻色长发相当亮眼。

他走了过去,坐到了少女的对面。

天海七明月在发现他落座后,先开口说了话:

“兄长喜不喜欢那张图片?刚出浴的腿很好看吧。”

“你拍的?”神原乐忍不住询问,还无意识地放低了声音,“是你自己还是九琉璃?”

“兄长,在这之前,我不是告诉过你吗?七明月和姐姐身体的各个部位完全一致。所以是谁的,都无所谓。”

“......”

那肯定是九琉璃的了...

七明月居然还会偷拍姐姐洗澡后的腿...

虽然知道这样偷偷看不是好事,但是...九琉璃的腿是真的很长很漂亮!

而且还是在洗完澡后!带有点点水珠的光腿光脚状态!

咳咳...

天海七明月放下了手中的茶,看向了他:“那么,接下来就开始说正事吧。今天,兄长有没有察觉到姐姐的不同?”

“不同?...没有。”

要说不同,神原乐只知道她今天脱手了一支箭。

天海七明月没有拐弯询问,直说道:“事实上,今天舅舅打电话告知了我,家里妈妈和爸爸大吵了一架。”

伯父和伯母吵架了......

“...原因呢?”

“起因啊,其实也很简单,妈妈想问出我们家的新住址,好经常下班过来看望我和姐姐。兄长你也知道,她最近在日本接了很多商业合作,要待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嗯。”神原乐点头。

“问地址的方式,无非就是问舅舅,他是我们学校的新任校长,只要查一下档桉就能查到我们家的住址。当然了,因为监护权在爸爸手里,所以舅舅也需要去询问一下爸爸的意见。”

天海七明月了停顿了一秒。

“在爸爸得知了妈妈想要绕过他看望我和姐姐的时候,立刻就生气了,打电话过去质问妈妈,‘你究竟想做什么?’——他当时就是这么问的。”

神原乐认真思索,“继续说吧。”

“因为妈妈早就有了想把我和姐姐带去欧洲的想法,所以无论妈妈怎么解释,在爸爸眼里都完全行不通。妈妈在爸爸那里,已经失去了应有的信任。

“理所当然,因为妈妈绕过爸爸打听住址+想看望我们这两件事,他们就吵起来了。”

神原乐听到这儿,好奇地问:“天海叔,会发怒么?”

一向稳重的天海叔——这是神原乐印象中的天海大律师。

天海七明月双手捧住散发着余温的茶杯,呷了一口澹茶:

“爸爸的生气当然不会是摔东西,砸家具,打人的生气,他的生气更像是一种威胁。他是这样告诉妈妈的,‘你在东京期间见九琉璃和七明月的次数,不能超过两次,而且必须是在我的同意下进行,且地点不能在家。’”

“这...再怎么说,母亲都有看望子女的权利吧?你妈绝对会生气。”

“兄长说对了...爸爸自然也知道这一点,他本没有阻止母亲看我和姐姐的意思。但是,他所担心的,是我和姐姐因为妈妈的某些话而跟她跑到欧洲去。”

天海七明月又接着说道:“兄长可不要看不起妈妈的话术,她很会说动人。”

“之前看出来了。”

“妈妈绕过爸爸想看望我和姐姐,爸爸限制她与我和姐姐见面的次数,双方的不信任加上以前离婚发生的摩擦,自然而然,吵架升级了...爸爸决定不让妈妈和我们见面,妈妈更加不满于爸爸管太多的手,两人越吵越凶,事态升级,就连舅舅也知道了这件事情。”

天海七明月抬起眼眸,看向神原乐。

“到最后,姐姐和我也知道了。”

“......”神原乐缄默了一阵后对她说道,“所以,伯父和伯母吵架对九琉璃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嗯。”

“九琉璃现在的心情...如何?她会怎么看待这件事?”

“我和姐姐在下午她休息的时候,已经说过话了...至于她的心情,兄长觉得她现在是什么心情?”

“难受是一定的吧,爸妈吵架。”

神原乐起到了茶会那天,九琉璃和伯母聊天时的开心表情。

这说明九琉璃是很喜欢妈妈的。

再加上九琉璃也很尊敬父亲。

本是和睦的一家,两姐妹在当初父母离婚的时候怀有什么样的心情?

明明都是喜欢的爸爸和妈妈,却因为一些事情导致这个家庭分开了...九琉璃应该在那时候很伤心吧。

......

“今天姐姐在兄长面前,又是什么表情?”天海七明月继续平静地询问道。

“很正常,看不出一丝破绽。”神原乐说完,一下子明白了什么。

天海七明月瞥了他一眼,继续说道:“看来兄长心里是清楚了,姐姐其实很喜欢把自己最好的一面拿给别人看,目的就是不希望别人为她担心...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兄长你和姐姐是如出一辙。”

“这没有吧,我要难受我肯定会说出来。”

天海七明月精致的小脸没有表情:“那是兄长你对于普通人的做法。可对于家人,至少对于铃,兄长你根本就不会那么做。”

关于这一点,神原乐不想否认。

的确。

要是铃做出了什么任性的行为,他即便是心里不舒服也不会因此生气。

顶多以哥哥的身份和她半训斥半打趣地说她两句。

造成这个的原因么...有两个。

第一原因就是小时候阿铃离家出走的事情。

第二原因,那就是神原乐知道,她是自己的“家人”,既然是家人,就没必要因为一点小事情生气。

而且妹妹在哥哥面前调皮又怎么样?

那不是正常的吗?

——神原乐通常认为这是身为妹妹可爱的地方...以及她想要在自己身上获得关注,这种孩子气的心里。

说句不好听的,自己要不是她哥,她还懒得逗自己呢。

她对外展现出的“天使”面孔在神原乐看来,完全就是疏远的表现。

......

九琉璃...要是让她什么都愿意和自己说了。

这又是一个大的进步吧。

到时候自己表白,就一定会顺利许多许多......

想明白了这些,神原乐回头,看了眼旅馆外月明星稀的黑夜:

“现在...九琉璃肯定睡觉了...我看明天找个机会,和九琉璃说说话去吧。”

“兄长能说什么?”

“还没想好。”

“兄长还没想好就要去吗?”

“有些事情肯定是要依情况而定的。有些话,肯定也只能当面才能说出口...事先想好反而会派不上用场。”

“所以,兄长在听到这件事后,第一时间想的就是安慰姐姐?”天海七明月像是在盯着他。

“不说安慰吧,能陪她说说话也好...”

神原乐莫名想起了之前,九琉璃对自己说过的话——如果哥哥有什么难受的地方,随时都可以找她倾诉。

神原乐双手十指交叉,眼睛盯着桌面:“其实,作为人,无论是谁,都希望这世间能有一个能够理解自己的人......与他能交心、能玩乐、能一起努力向前、能一起面对生活,能一起分享生活中的感受......九琉璃,我喜欢她,我也希望自己能成为我所说的这种人——在她心目中。”

天海七明月接下了话茬:“但是,兄长目前还没有完全认识到姐姐。”

“嗯,”神原乐点点头,认同七明月说的话,“所以,我会想多了解她一些,在生活上与她多相处是一个途经,通过七明月你也是一个途经...还是谢谢今天七明月你把我单独约出来说这件事情。”

“只是协议罢了,而且我也不希望姐姐把什么事情都憋在心里,我虽然可以安慰姐姐,但作为妹妹,口头的力量有限,也不是她可以完全依靠的对象。”

神原乐:“但是你和九琉璃关系特别好吧?应该是可以互相依靠的对象才对。”

天海七明月不置可否:“姐姐完全信任我,可她依旧是姐姐,兄长应该明白‘姐姐’这个身份所代表的的意义吧?”

神原乐思索了片刻:“就像是九琉璃受伤了,但也不会说出来,不想让你担心的那种情况?”

“兄长,居然答对了。”天海七明月夸张地惊讶,完全就是故意表演出来的表情。

“喂喂,不对劲吧,什么叫居然答对了。”

“七明月一直都认为兄长是个情商很低的男人。”

神原乐忍不住说道:“完全不低好不好。”

“兄长自己可以这么认为。”

“......行吧,既然七明月你这么想,那就这么想吧...时间也不早了,我该回去睡觉了。”神原乐说罢,双手撑住腿,准备起身离开旅馆。

“兄长,先等一下。”

“怎么?”

“兄长以为七明月喊你过来,就单纯是为了说这件事?”

“嗯?不然呢?”

“姐姐的事情在电话里也可以说,喊你过来当然还有第二个原因。”

“既然还有事情,那就快说吧,我忙着回去睡觉。”神原乐打了个哈欠,练了一天,不说身体疲倦,精神也扛不住。

《基因大时代》

“兄长今天怕是回不去了,妹妹酱晚上几乎没怎么吃饭。”

“怎么了?”神原乐问。

“晚上随便在街边点了份牛肉饭,妹妹酱吃了两口就没胃口了。”

“你们两个女孩子去吃牛肉饭?”

天海七明月:“我点的是拉面。”

“这么说,阿铃晚上没有吃饭?”

“纠正,是吃了两口。”

这细节重要吗?

神原乐满头黑线。

“干嘛不吃?中午她吃面不是吃得挺香的?”

“她说不好吃,吃了两口没胃口了。”天海七明月说这话的时候,一直看着神原乐。

大致就是在提醒他,现在的妹妹酱好像只吃你做的东西。

作为情商顶尖的男人,神原乐一眼就看出了她眼里藏着的意思。

也间接明白了她喊自己过来的第二个目的。

——劝阿铃吃饭或者是给她做一份过去。

“她真不想吃?”

“一点也不想吃——反正妹妹酱就是这么回答我的,”天海七明月端坐在椅子上,“兄长也要明白,我劝不了她什么,说多了没准还会被她说烦。”

毕竟你们中午才小吵过一次......

“行吧,我给她做点吃的再走...”

“兄长这么轻易就答应了?凌晨了还帮人做饭,还真是溺爱妹妹。”天海七明月的语气依旧平静,可是却好像隐藏着什么感情在里面。

“做饭只是小事而已,拿吃的东西过去劝她,没准她还是没胃口,还是不吃。不如亲自给她做喜欢的菜端过去更有说服力,到时候她不想吃也得吃,”神原乐起身说道,看了眼还在玩手机的店员小姐,“我去问问有没有可以借用的地方。”

天海七明月坐在原位,看着他找旅馆前台询问的背影,自言自语地喃喃说道:

“凌晨了,还亲手给她做喜欢的菜吃......妹妹酱的兄控,也不是没有道理。”

加入书签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