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完美K线 > 第一百六十八章 改革“配资”

第一百六十八章 改革“配资”

梅豪韵把车停在“夜上海”KTV附近,随意地走向边上的玛莎拉蒂,他从罗杰手里接过一个牛皮纸袋,里面装着童永浩的犯罪证据和他在玻利维亚的藏身地址。梅豪韵小心翼翼地把牛皮纸袋放好,乐呵呵地与罗杰一块儿并肩走向“夜上海”。平常都是罗杰约梅豪韵喝花酒,这次倒是难得由梅豪韵邀请罗杰到了夜*总会。“夜上海”前不久才彻底翻修了一遍,如今用富丽堂皇已经不足以形容其奢华,按照黑山的说法,新“夜上海”的装潢是迪拜风格,迪拜是什么风格,不就是怎么烧钱怎么来吗?

径直来到顶楼的豪华套间,黑山和倩倩早已恭候多时了。黑山还是那么热情豪爽,一上来就给了梅豪韵一个熊抱,连身边的罗杰,他也丝毫没有怠慢,热情得好像熟识多年的老朋友。这回罗杰的事情,黑山算是帮了大忙,不仅摆平了许多社会上的麻烦,还借了3个多亿给梅豪韵,以帮助罗杰兑付那些与景德基金扯上关系的P2P。尽管黑山本来就在做配资的生意,融3个亿给梅豪韵对他来说只是举手之劳,但是这个人情无论如何总得记着。梅豪韵的钱都买了景德基金,临时抽3个亿出来太惹人注意,何况罗杰挂羊头卖狗肉的事情,他可绝对不想在景德内部张扬。因此,让黑山先垫着是最好的办法,到来年拿了奖金,还给他就是了。

梅豪韵【31小说网 更新快】和罗杰都十分诚恳地向黑山道谢,黑山显得很不在乎,似乎这种事情如果不找他帮忙,反倒是看不起他了。

倩倩坐在一边显得很安静,比起刚认识的时候,现在的她更会打扮了,品味和气质都上了一个台阶。自从配*资业务上了正轨以后,梅豪韵就很少过问具体事务,与倩倩见面的次数也屈指可数,除了逢年过节会收到倩倩的祝福短信之外,几乎没有往来。然而这并不会削弱梅豪韵对她的信任,也正是因为有她打理,梅豪韵和刘东才能安心地当着甩手掌柜。倩倩的目光时不时瞟向梅豪韵,眼神里隐隐透着些许期待。不得不说,她不经意间流露的魅惑总引得梅豪韵意乱情迷。

几轮推杯换盏之后,气氛迅速热络起来。不过,此番梅豪韵约这几位朋友碰面可不只是为了道谢和叙旧,气氛到了,也就该进入正题了。

配资业务虽然由刘东牵头,但梅豪韵才是当仁不让的核心。他本人不涉及也不在乎这块业务的任何利益,不过他所倡导的股市资金杠杆结构的改革,倒十分适合从自己的配资业务开始试点。尽管黑山对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改革”热情不高,但他显然无力改变早已下定决心的梅豪韵,只得悉听尊便。刘东目前常驻深圳,早就不太插手配资业务,况且券商高管的身份也令他不便再与配资公司产生牵连。因此,梅豪韵有意让罗杰取代刘东,主持配资公司的工作。这事儿提前已经打过招呼,大伙儿也都没啥意见,进入正题之后,这次聚会也就成为了配资公司主要骨干的碰头会。

资本市场要快速发展,直接融资比例要大幅提升,杠杆不可或缺。因为资本市场的风险系数比较高,对于大多数普通老百姓来说是难以承受的。更何况,社会经济发展需要老百姓踏踏实实地干好本职工作,而不是全民炒股,随着资本市场的波动而心浮气躁。而且,投资资本市场的专业要求非常高,普通人一般难以掌握证券投资所必需的专业技能。因此,社会财富不可能也不允许大规模直接进入资本市场,必须通过一座桥梁,进行风险交换,通过间接的方式进入资本市场。

杠杆融资就是这种风险交换的制度安排。然而,杠杆融资被视为两年前那场“股灾”的罪魁祸首,如洪水猛兽般令人谈虎色变。梅豪韵认为,杠杆只是一种制度安排,是一种工具,就好比一把刀,至于拿来切菜还是砍人,全凭使用和监管。更何况,导致“股灾”的并非杠杆本身,而是不合理的杠杆结构和制度安排。尤其是所谓的强制平仓制度,这种制度安排几乎是照搬了西方的融资制度,对出资方十分有利,对融资方风险极大。由于资产价格下跌,融资方被要求追加保证金或者强制平仓,而大多数融资者都无力追加保证金,尤其在市场暴跌阶段,更无力回天,因此,结果就是强制平仓。这种强制平仓,无疑会加剧市场的非理性下跌,使得资产更严重地脱离基本面,直到完全脱钩。这才是导致股灾的真正机理。要知道,以华尔街为代表的西方资本大鳄本身就是以剪羊毛著称的。某种意义上,他们所制定的规则是有利于他们在关键时刻收割羊毛的。这些大机构作为资本占有者,本身就是融资者的“对手盘”,通过一次又一次的“股灾”,收割全球资本。这也是为何成熟的西方资本市场,仍然每隔几年都会出现一次金融危机的原因了。由于,这种杠杆融资的制度安排具有助涨助跌、加剧资本市场波动、随时随地剪羊毛的特征,理性的投资者避之唯恐不及。乐于使用杠杆的,要么是资本大鳄、大庄家,要么是极度投机者。这是典型的劣币驱良币,更加恶化了杠杆融资的投资者结构,反过来加剧市场的非理性波动,形成恶性循环。

梅豪韵认为,症结就在那条不负责任的平仓线。作为资金出借方,有责任严格审核融资方所抵押的证券资产的内在价值,有节制地确定融资额度。而收回资金,应该通过时间期限或者具有确定性的约定方式。而不能跟资产的市场价格挂钩,坚决杜绝越跌越卖。关于这个问题,他跟任震威和任国强都深入地交换过意见,不过仅仅获得了有限的支持。主要的障碍在于,融资协议是融资双方自愿协商达成的,外部力量不能强制干预,更何况,要强制干预这种世界通行的做法简直不可能实现。然而,在梅豪韵看来,正是因为资金出借方的绝对强势地位,才导致了不平等合约的产生。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改革自己能够控制的配资公司,把它作为一条鲶鱼,搅动这一池浑水。(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