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北雄 > 第762章平阳

第762章平阳

 

“殿下料事如神,郡王果已回军,可……敌军未曾追至,殿下此举看来是要无功而返了,而郡王那里,以臣之见,还是派人去知会一声为好。顶点 23S.更新最快”

在李秀宁耳边开始唠叨的是参军褚遂良,温文尔雅又不失敏捷强悍,虽祖籍阳翟,可如今却隐隐为西北健儿中年轻一辈的翘楚人物。

这很好解释,他和他的父亲褚亮都曾在薛举麾下效力,降唐之后,自然被归为薛举降人,差不多也就等同于西北人一系了。

之后父子两人随在秦王李世民身边为幕僚辅佐,因参与斩杀独孤怀恩一事,终于进入到了秦王府心腹一列。

秦王李世民回京,褚亮便去到了陕东道行台任职,褚遂良则来了永丰仓,实际上,都是秦王留在军中的触角。

除了能保持秦王府在军中的影响力之外,还在时刻为秦王回来领兵做着准备。

褚遂良当然知晓自己在永丰仓任职都需要做什么,目的为何,只是这个相貌俊朗,自诩文武全才的年轻人动了点异样的心思而已。

李秀宁,李渊三女,嫡出,如今封平阳公主,因军功开府建牙,不让于兄弟,在京掌千牛备身府,出外则领兵守永丰大仓重地,不但是女中豪杰,还是贵无可贵的大贵族。

这样的女人,如果再有着美貌,你说说她对一些有志气,有才能的男人而言,得散发出多大的诱惑力?

当然了,即便年轻的褚大郎在永丰仓一见公主之下,便生钦慕之心,可话说回来了,给他个天做胆,也不敢起什么求凰之意的。

原因都在明面上,不但平阳公主李秀宁本身不容轻辱,公主的夫家可也厉害着呢,再者……人家的情郎更是凶猛如虎狼……

这样的女人,别说现如今只是才干稍显,小模样长的还算不错的褚遂良了,试问天下间又有几个男人敢于觊觎?

所以,褚遂良跟李秀宁说话,从来都是一个调调,恭敬中不失温柔,诚恳中掺些荡漾,分寸拿捏的不算好,可相对于他的岁数来说,胆量实在不小,却也可以说是很有些城府了。

只可惜,平阳公主李秀宁如今早已见多识广,又怎么会将一个小小的参军瞧在眼中,就算是当年她年幼的时候,那个北边的无赖儿也不过是趁着她没交过什么朋友而钻了空子而已。

“知会什么?大兵压境,咱们这点兵马可看不在郡王眼中……”李秀宁看也没看褚遂良,只随意的回了一句,便挥舞了一下胳膊。

“传令,咱们回去了。”

马蹄声促,骑士们走的很快,因为河滩既然已经失守,那么冯翊周遭对于唐军来说也就成了战场,就他们这点人马,确实应该跑的快些。

实际上不管平阳公主李秀宁如何如何,都改变不了永丰仓的尴尬地位。

永丰仓不是一个可以驻扎大兵的地方,而位于冯翊,韩城侧后的它战略位置显然也不突出。

其实,永丰仓作为离西京长安最近的一座大仓,从建立之初,它的作用便已经被决定了,那就是安放长安储备粮的地方。

隋时,从晋地,河南送过来的粮米,都会进永丰仓走一遭,一部分拿去长安售卖,以平稳长安粮价,一部分被留下来,为应急之用。

也就是说,它和洛口仓的作用差不离,如今看来它们最终的下场也大致相似。

洛口仓已然空空如也,永丰仓也快了,自李秀宁接手,这处大仓依旧是每况愈下的形势,没办法,唐军缺粮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还能保持士气的原因只在于,缺粮不够严重而已。

开始的时候,从各处运来的粮草多数要进永丰仓,然后再分配给黄河沿岸驻守各部,连潼关都不例外,所以说掌管永丰仓的人权力是非常大的。

不然的话,独孤怀恩也不会平白无故的生出给李世民断粮的念头。

如今永丰仓换了主人……好吧,这并不能改变什么,左边是太子,右边是秦王,也只能说明独孤怀恩死的实在不冤,换了平阳公主坐镇,又能如何?

这些年秦王与太子渐渐势成水火,除了不错眼的盯着太子之位外,其他的还能顾得上什么呢。

先就是太子李建成想要绕过永丰仓,直接将粮草运到潼关去,想要多吃多占那是肯定的了,还能减少掣肘。

若非李建成头顶上有个太子光环,换了其他人,那和自立割据有什么分别?

李世民也没闲着,回京之后没少找了户部的麻烦,最后的结果就是,潼关这边别想多占一丝一毫的粮秣。

接着李建成又想派心腹辅佐妹妹坐镇永丰仓,李世民应对的轻松自如,不但把褚遂良派了过来,而且开始从永丰仓抽调人马。

时至今日,永丰仓守军也只六七百人,除了例行看守粮草的军兵官吏外,就只剩下了李秀宁的亲军。

这可不是当年被李破派来救李渊家眷的那五百骑兵,那些人李秀宁可不敢带着出京转悠,一旦绑了她跑去对岸,让关西李氏还怎么见人?

现在她身边的亲军都是从皇帝亲军中挑选出来的骠骑骁果,也是清一色的骑兵,人数太少,也没怎经过阵仗,进攻上差强人意,跑动起来却很少有人能追的上。

显然,李渊为了女儿的安全和其他一些什么也是费尽了心思。

要不怎么说李神符有些慌张呢,永丰仓不管现在由谁来驻守,其实都已无足轻重,兵员不多,粮草上也无法制衡河边各部大军,地位日显尴尬。

可永丰仓的主人是平阳公主李秀【31小说网 更新快】宁,她不去各处指手画脚也就算了,你若想在她头上画圈,却也是妄想。

尤其是你李神符算个什么东西,当年你兄长乃我麾下走狗,论功时因他是长辈,身上确实也有些功劳,再加上拼了脸皮不要来抢功,瞧着着实可怜,所以也就给他点情面,没有与他计较什么。

可今日你李神符还想让我听你军令行事,做的什么美梦?你两兄弟真当平阳公主是有求必应的观世音了?

所以,李秀宁根本不可能和襄邑郡王李神符站在一处,却也无法安心呆在永丰仓,于是乎,今日她便率兵来到了这里……

看上去是想收一下渔翁之利,可实际上呢,她确实不认为李神符能够领兵将敌人堵在对岸,无法过河。

李秀宁带兵来此的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为防李神符大败,顺便将冯翊给丢了,也就是说,一旦李神符败了,她就会率兵冲上去,给李神符断后。

五百余骑兵,出其不意之下,击溃多少敌人都不稀奇。

显然,李秀宁有着抓住战机的能力,嗯,这也不奇怪,若无如此才干,当年的娘子军声势也断然不会那么浩大。

当然了,若是换做李破,或者是李世民,他们绝对不会在这里等着给李神符擦屁股,那得多善良,多无私啊?他们几乎不会有第二个选择,一定是先去冯翊,趁着襄邑郡王李神符不在,先接管了冯翊守军兵权再说。

换句话说,相比较那些狡诈的男人们,她的心还是不够狠,总想着以大局为重,那么息事宁人的想法往往也就会占据上风,自然而然的便少了侵略性。

当然了,女子大多如此,即便是李秀宁也不例外。

人马行进间,李秀宁对褚遂良道:“敌军来势汹汹,冯翊危矣……听人说长安县令长孙无忌那里驻有不少人马……”

说到这里,李秀宁莫名的笑了笑,看的褚遂良心里一哆嗦,钦慕佳人没毛病,可佳人若是随时都可能轻轻松松的伸出一根指头捏死你的话,那就有点可怕了。

此时李秀宁的情绪也不比褚遂良简单多少,她实际上已经隐约预感到,此番战事过后,两家的纠缠怕是要有个结果了。

可不是嘛,李破一旦挥兵过河,长安就在咫尺,怎么可能放过去?这本就是她父亲当年南下的路线。

虽然在关西没人能拥兵十数万以为接应,可如今李破麾下的大军也非是当年她父亲可比,胜负实在难料……其实呢,在她看来,李破的赢面好像还要大一些的。

她倒是没旁人想象的那么纠结,多少年过去了,她也有点麻木了,如今眼见两家要拼个头破血流,她反而紧张不起来了。

兄弟们反目成仇,欲致对方于死地,父亲冷漠旁观,好像儿女们死在他面前也无法让他掉上一滴眼泪。

更可恨的是,她那个许为知己的朋友,现在却一门心思的想要领兵冲进长安,把她的家人斩尽杀绝,或是尽都变成奴仆。

世界对她很不友好,却也无力抗争什么,就像现在,她苦守永丰仓,人微力薄,根本无法影响大局。

颇有些心灰意懒的意思,带兵出来,也只是尽尽本分……可以说,大战将起之际,她这样一个心态是极为不妥的,也可以说,她自始至终其实都没想去改变什么……

加入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