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直播之荒野大冒险 > 第八百四十章 回国

第八百四十章 回国

关于线粒体的起源,毕方知道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假说。

线粒体曾经是细菌的真核细胞器,与人类是内共生。

简单来说,线粒体在很久很久以前,是一个独立生物,机缘巧合下与人类相结合,最后成为了人体的一部分。

时至今日,它仍然具有一定的“独立性”。

证据就是线粒体跟人类基因组完全两码事。

线粒体基因组长度16569,编码37个基因,主要是呼吸链相关的。

人类核基因组长度30亿,编码2-3万个基因,包括全部内容。

二者从序列上没有同源性。

而人类体内的其他组织的基因组都是人类核基因组。

现代生物学分类鉴定的金标准就是根据基因组而非外形特征,因为过去很多分类方法容易出错就是如此。

有的长的不同其实是一个属,有的长的很像其实分类很远。

例如长的像老鼠的树鼩其实是人类近亲,而藏獒和茶杯狗看起来完全是俩物种,后者甚至都没有前者的繁育器官大,但是连生殖隔离都没有。

不过内共生不是寄生,这是两码事。

单细胞生物要生存,要摄取物质和能量。

如同“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一样,大细胞也要吞小细胞。

这个过程称为“胞吞”。

胞吞过程与细胞膜的流动性密切相关,被吞的东西会被包裹上一层细胞膜进入细胞内部,细胞进行一系列的操作将其分解利用,吐出细胞外,吐出去的过程叫做胞吐。

如果被吞的是一个小细胞呢?

这个小细胞被吞了但是没有被消化,而是共生在了大细胞中,这个就是内共生。

一些基因是可以被人类的身体吸收被整合掉,但是一旦整合了,那么就形成了新的系统,不再分彼此,服从整个系统的表达调控。

现在再把线粒体单独分离出来,它也无法还原成最初的细菌和最初的生命。

这种情况其实非常常见,人类基因组里就有很多这样的印记。

就像数百万年前入侵人类基因组的病毒改变了人类胚胎干细胞中基因的开启和关闭模式。

大约10几亿年前,一种大型的、具吞噬能力的古核生物吞进了一种需氧的、较小的、始祖原核生物。

吞没问题,但要注意安全,被吞进去的生物反杀了可就不好了。

始祖古核生物可能有一系列应激变化来保护自己。

比如,细胞膜大量内陷形成了原始的内质网膜系统,从而限制被吞细菌的活动。

原始的内质网膜系统进一步特化,将细胞的遗传物质包裹形成了细胞核。

始祖古核生物成了始祖真核生物。

有些被吞进的需氧细菌不仅未被消化分解,而且逐步在大的、始祖古核生物细胞内生存下来。

可能是需氧细菌觉得有家挺好,赖在始祖细胞中不走了。

做生物也挺简单的,怎么舒服怎么来,费那个劲干嘛?

而始祖细胞相也能接受,这当于养了一个宠物,虽然要包吃包住,但是可以从需氧菌哪里中获得糖酵解的能量和产物,这也不亏。

于是,两种生物形成了相互依存的共生体,这对双方都有益。

就这样,在长期演化过程中,被吞进的生物由寄生过渡到共生,最终形成了线粒体。

支持以上学说的证据主要是因为对比线粒体和真细菌,发现它们由很多地方类似。

大小类似。

以二分裂方式增殖。

具有相似的共价、闭合、环状DNA。

核糖体大小和结构相似,沉淀系数相同。

蛋白质合成可被抗生素抑制。

另外,内共生学说也能解释为什么线粒体是双层膜的,不过和大多人认为的可能不太一样,双层膜可能都来自细菌。

不过这只是最普遍最认可的学术假说,并不是铁桉。

毕方将繁杂的思绪甩去。

想得再多也没什么用,反正最后还是要用的。

使用强化券,与先前一样的流程出现在脑海之中,这一次的强化,相比于肌肉掌控强化,显得更加润物细无声。

浑身非但没有发烫,反而像是进入了凉爽的秋天。

一切结束后,毕方的脑海中多了许多额外的信息,也恍然明悟了这张券的直接作用。

提升与优化线粒体的供能效率,并在机体陷入危机状态时能够进一步提升效率。

简单来说,就是爆种。

类似于危机关头肾上腺素便会大量分泌,人的力量,速度,反应都会得到增强,此时的线粒体也是同样的作用。

这就像是打了双倍的肾上腺素,可以爆发出更强的力量和能量。

至于有没有延寿的额外效果,这一点就不得而知了。

毕方本身是倾向于存在的,毕竟系统的强化向来给力。

“呼。”

长舒一口气,毕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舒畅,同时眼皮也变得沉重起来,有些昏昏欲睡。

此时太阳都还没下山,但毕方依旧选择上床睡觉。

傍晚,一位工作人员在帐篷外喊毕方去吃饭。

迷迷湖湖中毕方睁开眼,中途被打断睡眠,依旧很困,可咕噜噜的肚子也发出了抗议。

短暂的纠结之下,毕方还是选择了拒绝,表示自己还要休息。

要是答应了,那可不能吃完就回来睡,那帮子教授必定会邀请毕方畅谈,到时候没个个把小时根本回不了。

这样的经历毕方已经体会过很多次了,对此深有感触。

直到第二天中午,毕方才起床。

一觉醒来神清气爽,洗漱完还正好赶上了午饭,没有比这更幸福的时刻了。

喂了阿尔法一些草料,毕方动身前往食堂。

白色的宽大帐篷内,一张张简易的方形餐桌整齐摆放,陆续有人赶来,在几口不锈钢大锅前打饭,然后选择座位坐下。

毕方一个人打了双倍的份,选择了一个对角坐下,虽然这还不够他吃的,可一个餐盘也放不下更多的食物了。

也没必要麻烦别人多洗几个盘子,反正是免费的,可以多来几次。

“毕方先生休息的怎么样?”

毕方刚坐下,瓦齐里同样端在餐盘坐在了他的对角上,用勺子挖着鹰嘴豆泥,打招呼道。

瓦齐里昨天的确有好好招待毕方的想法,只不过对方并没有来。

不过虽然没来,也没人有毕方不识时务的想法,任谁在茫茫大漠里走了两个多月,终于结束后都想好好睡上一觉。

非要拉着对方起来应酬才是蠢,再者听说对方在穿越撒哈拉之前,还在海上漂了一个多月,就更能理解了。

“很好,这是我这三个月以来睡得最舒服的一次了。”毕方竖起大拇指,同时叉起一只乳鸽,连皮带肉带骨头直接生嚼,口舌生津。

饿了二十四小时了,吃上这么一顿大餐令人满足到发指,就像是炎炎夏日,口渴难耐之际吞下一大杯冰水,又像是严寒冬日喝下一口热气腾腾的羊肉鲜汤。

埃及是典型的阿拉伯国家,信奉尹似兰教,所以几乎找不到猪肉以及相关的食物,而且也不吃任何动物内脏和没有熟透的食物,所以生鱼片之类的食品在埃及完全没有市场。

酒鬼们到了埃及也会很痛苦,因为当地的饮料都不含酒精,埃及人也禁止饮酒。

虽然有诸多的禁忌,却丝毫不能影响到埃及人对美食的热爱。

当地的口味偏重,辣椒、咖喱、胡椒等等是多数菜肴都一定会使用的,并且埃及人喜欢浓郁、焦香和软滑的食物。

如此一来,口味上倒是偏合毕方的胃。

再加上这里的食物相当丰富。

一种学者加上政府工作人员,这里的食物就不可能差,各种肉类应有尽有。

看到毕方大口吞咽,瓦齐里脸上笑容更甚。

几乎每个人内心都有喜欢安利的一面,将自己喜欢的东西推荐给别人,获得称赞后,本身便会得到一种认同感。

此时的瓦齐里内心就是这样带着一丝澹澹的愉悦。

“烤鸽子是我们结婚的时候新郎必吃的一道美食,我们会在乳鸽的肚子里塞入大米和蚕豆,烤制后的鸽子肉质鲜嫩多汁、喷香扑鼻。”

“还有一种做法是把鸽肉、洋葱、番茄和大米放在陶罐里做成炖菜。”

毕方竖起大拇指,将一块鸽子翅膀连骨头吞下后称赞道:“有时间我一定试一试。”

“我们这里的烤肉串也不错,非常受欢迎,都是选用上好的羊肉刷上盐、胡椒粉、橄榄油等混合而成的调味料,然后切成小肉块并穿在铁钎上,烤制出的肉串金黄油亮、香味四溢、非常多汁,吃的时候还可以蘸左料酱。”

瓦齐里去到一旁,回来时已经端回来了一盘烤肉串。

毕方先前并没有看到那边有这东西,想来是对方给他开的“小灶”。

对于这么形式主义的东西,毕方只想说。

多来点!

毕方毫不客气的拿起来啃,羊肉切碎后用香料调味,再串上铁钎烤,烤出的肉油香扑鼻,令人是食指大动。

吃完还能喝上一碗莫洛奇亚。

一道用锦葵做的绿色浓汤,把锦葵叶子捣碎后与羊肉、鸡肉、或者兔肉、黄油、大葱等食物放在一起熬煮,煮熟后的锦葵汤有点黏,但味道鲜美,吃的时候还可以用大蒜提味,和烤串一起非常解腻。

然后毕方就在瓦齐里惊人的目光中将多人份的烤串全部吃下肚,略显不雅的打了个饱嗝。

“早就听说埃及是香料之国,果然名不虚传!”

“我一路上看到了许多不同种类的香料,可惜量不多,没办法收集起来。”

“那真是太可惜了。”

瓦齐里不无遗憾。

撒哈拉不完全荒芜,虽然世界上多数农民与城市居民认为此处空荡荡的一片,难以耕种、不宜居住,对今天的人类没有多少用处。

可这片大地对人类来说并不是毫无价值。

数千年来,这片干燥的大地出现了极有价值的东西,那就是香料。

香料这东西,用处多得很,能吃能闻能腌木乃尹。

就像桂皮八角,不仅能用来做菜,也可以用来做香囊。

论及用香的历史,当埃及法老们开始玩儿香料的时候,欧洲的贵族们还在摘果子。

观察埃及壁画后就会发现,法老们的日常大概是:今天捧着一个香料罐,明天捧着俩,后天找没有的人炫耀一番,简直乐翻天。

化学生态学家认为,高温与干燥的气候对含有苯环化合物的芳香植物演化来说是利大于弊。

许多芳香植物的叶子散发出的香气,或许能帮助它们抵抗炎热、干旱与草食性动物的伤害。

干燥气候带的植物中,这种芬芳、挥发性甚高、稍纵即逝的化学物质含量,比其他地方的植物更浓缩集中。

再加上埃及人的体味问题,人为培育之下,这片沙漠已成为最适合世界上功能最强的芳香植物的生长地。

所以一路上,毕方收集了不少的香料种子,可惜种类多,数量少,他没舍得用来做菜。

现在总算是满足了。

饭后,瓦齐里和毕方畅谈了一番这次的旅行经历,还诉说了古墓的后续挖掘工作意向便离开了,离开前他又一次邀请毕方参加今天的篝火晚宴。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毕方本来是打算拒绝了,可他听到瓦齐里说晚上有烤全羊后,盛情难却,只能勉为其难的答应下来。

等到第二天,心满意足的毕方还是选择了乘坐运送澹水的卡车离开。

至于阿尔法,则是拜托另外一辆卡车托运。

临行前,毕方还把自己亲手制作的一把燧石匕首赠送给了瓦齐里,算是对这两天招待的感谢。

最后在埃及的首都开罗玩了两天,毕方购买了机票,回到了国内,而阿尔法因为是特殊托运,还有一天才能到。

刚打开门,毕方就听到了爪子拍打着地板的啪嗒啪嗒声。

随后几条毛茸茸的大狗子就像一股白色洪流般从楼梯上涌下,一股脑的朝着毕方奔来。

显然,三个月不见,虽然有阿姨来每天喂食,可富贵还有旺财并没有忘记他这个老主人。

接着毕方就感觉自己陷入到了一片长矛的海洋之中,差点喘不过气,并且到处都是湿滑的舌头。

六路来袭,连毕方这样的荒野大师一时间都难以挣脱,足足过了数分钟他才感觉狗子们的热情消退了一些。

“差不多行了。”毕方伸出手,一把掐住狗蛋的狗嘴,“明天带你们去俱乐部撒撒欢,顺便认识一下新朋友。”

阿尔法体型太过于巨大,放在家里有诸多不便。

因此毕方准备将其安置在俱乐部里,反正距离不远,可以经常去看看它,想来它也更喜欢开阔一点的环境。

加入书签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