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我是剑仙 > 第一千五十一章 亲爱的林竹节叔叔

第一千五十一章 亲爱的林竹节叔叔

一道身影从天而降,是一个少年剑修,十一境,一张脸蛋上满是稚嫩与轻狂,剑刃已经出鞘,他以极为帅气的姿势从空中向下压剑,“嗤”的一声数百丈剑芒从剑尖迸射而出,轰然劈在了护山禁制上,紧接着身躯向下一压,顿时一整道剑气就像是扁担一样被压弯了。

先是吃了一记十三境剑仙蕴满剑意的一脚,紧接着又吃了十一境年轻剑修的一剑,护山禁制已经就像是碎裂的瓷瓶一样,满是龟裂纹理了。

就在此时,又有一道身影从天而降,是一个脑后束着一条麻花辫,容颜极美的女子武夫,一身青色短衫,却颇显得水灵灵,轰然一拳从天而降,虽然是天元境的一拳,却也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白龙剑宗的护山禁制瞬间崩碎,化为无数碎屑灵气消散在风中。

“呜……呼?”

少年剑仙飘然落地,手中长剑周围萦绕着一缕缕刺目的剑罡,他深吸了一口气,抬手扬起长剑一指山门内,轻笑道:“昭山大护法,张阿白前来问剑,祁白龙老狗,速来领死!!”

“他娘的!”

山上,一道深红色身影飞掠而下,是白龙山的一位掌门亲传弟子,十一境,脸上阴气略重,容貌是男子,但说话与神态却像极了女子,一剑从空中落下,低喝道:“鼠辈安敢如此狂妄,白龙剑宗首席弟子,陈勇戗赐你一死!”

“……”

林竹节依旧藏在松叶间,远远望去,顿时心跳都加速了,虽然十年不见,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张洛白这臭小子了,至于那女子,不是庄衣容又会是谁?

一下子,林竹节心头喜滋滋,没有想到踏入霓裳天下没多久就找到他们几个了,山主给的任务已经完成,接下来就偷偷藏着看戏吧,看看这几个小家伙这些年有多少长进!

风中,张洛白剑刃横扫而出,口中低喝:“棍扫白鹅!”

这一招,气势惊人,大有当年在雪域天池上提着一根短棍追着小镇里的那些恶霸大白鹅锄强扶弱的气势,然而,这一招看似简单,蕴藏的剑气却密密麻麻,一剑挥出,瞬间就撞碎了陈勇戗的剑气,并且有剩余的大约三成剑气滚滚而去,直奔陈勇戗。

只一剑,就能看出两个十一境的天差地别了,张洛白的这个十一境,比对方强的不是一星半点!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混账!”

山上飞掠而下的弟子越来越多,白龙剑宗是大宗,弟子上万人,刹那间就有上千人观战了,那陈勇戗身为十一境,身为首席弟子,护卫山门责无旁贷,如果第一战就丢人的话,恐怕他这个首席弟子的宝座就要拱手让人了。

他目光一寒,抬手发动一道剑指,顿时指力破空而去,但极为阴邪的是一道剑指攻势之后,剑刃一挑,顿时有一缕缕剑意渗入地底,悄无声息的从地底发动攻势。

“哦?”

张洛白目光一寒,昂首挺胸的模样,一切都逃不过张小爷的法眼,早就看出这匹夫的阴险心思了,一时间张洛白的身躯拔地而起,故技重施,一剑从天而降:“恶狗抢屎!”

他手中的那把长剑,瞬间爆发出轰隆隆的雷鸣之声,裹挟着无数浓郁剑气,凌空斩碎了对方的剑气,也磨灭了从地下窜出的一缕缕充满水运气息的剑气,下一刻,这一剑劈得对方的首席弟子口吐鲜血,连连后退!

“蹬蹬蹬……”

陈勇戗身躯急退,体内血气翻涌,一颗剑心嗡嗡铮鸣,已经快要压不住那种想要向对方臣服的冲动了,他连退数步,身躯跌撞在一株古松之上,心中涌起了浓烈的挫败感,转身一看,就看到了一张漂亮脸孔,是灵秀峰的圣女柳师妹。

曾经在山崖上与自己对剑、弈棋,笑脸如花的柳师妹,此时看着陈勇戗的目光十分冰冷,没有半点的担心,就像是看着一个废物一样,或许,只要陈勇戗败在同境界对手的手里,他就已经不配再当柳师妹的道侣了。

柳师妹,她变心了!

陈勇戗伤心不已。

“废物,退下。”

一名身穿云白色长衫的老者提剑而出,正是副宗主,一位十一境巅峰的老者,别的不说,他停留在十一境已经快要有一千年了,这十一境的底蕴不是一般的深厚,比千年王八熬出的汤还要浓郁。

“是,副宗主……”

陈勇戗虽然不服,但还是退下了,开始运气疗伤。

“区区一个副宗主!”

张洛白一扬眉,将剑刃向前一指,笑道:“小爷陪你玩玩便是!”

庄衣容嘴角浮现笑容,懒得说话,只是看戏。

“行了行了。”

空中,一道身影落下,是一个绝美少女,白衣胜雪、身姿绰约,手握一柄长剑,似乎将人间所有的溢美之词用在她身上也不算过分,那种灵秀的美,难以言喻,最重要的是,她还是一个十二境剑修,修为底蕴无比深厚。

“路师姐,要抢功?”张洛白挠挠头。

空中,那江湖化名为路昭华的女子正是桐予,所谓路昭华,取自于鹿桐的“鹿”,林昭的“昭”,林婉华的“华”,从桐予开始闯江湖的第一天起就用这个化名了,所以,在霓裳天下,久而久之,山上修士听到路昭华三个字就像是见了鬼一样,那就是一个心狠手辣女魔头,曾经有一人一剑连灭三座霓裳天下宗门的战绩!

桐予皱了皱眉,看向张洛白,道:“副宗主对副宗主,没问题吧?你有什么异议的话,回头问剑一场,请老黄做主。”

“行了行了,官大一级压死人。”

张洛白还剑归鞘,道:“这个老家伙让给你了。”

“你们……”

风中,那位云白色长衫的副宗主神色冷冽,已然运转灵气,将一张偷偷捻燃的符箓贴在了剑刃上,旋即骤然一剑刺出,目光中满是浓烈杀机,哈哈大笑道:“你们把老夫当成什么了?!”

这张符箓,名为聚气符,是江湖上一种罕见的旁门符箓,能将剑气凝聚在一点,爆发出恐怖的杀伤力,十分适合刺杀、偷袭等,许多霓裳天下的修士据说靠着聚气符以弱胜强,低境界杀高境界,只要算计得到位了,这种事情只能算是寻常。

“想多了。”

桐予闪电般拔剑、出剑、归鞘,一套动作瞬间完成,但那一道剑光笔直一线落下,下一刻,那位十一境副宗主的身躯停留在半空中,浑身剑意瞬间溃散,刺出的一剑,以及那张聚气符都被一分为二,甚至就连手中宝剑也一分为二,紧接着身躯一分为二。

桐予的这一剑治愈人间一切强迫症,正好从中间劈开了这位副宗主,长剑从中间一分为二,头颅从中间一分为二,剑气掠过眉心、鼻尖、两颗门牙中间的牙缝,路过喉结中间,一路落下,将胸膛、身躯一分为二,路过肚脐中间点,将小腹丹田一分为二,紧接着往下,将其传宗接代之物一分为二,也算是他长得正,正正好好的一分为二,两边都不多不少。

下一刻,副宗主的身躯在风中直接被无数密集剑气绞碎,化为一片血雾。

桐予出剑之前,就已经打听过这位副宗主的生平了,仗着境界高,欺男霸女、打家劫舍、欺师灭祖,境界高了之后杀了师父和师祖,强占了师娘和小师妹,就没有他做不出的恶事,别说死一次了,这种人死一百次都不算过分。

张洛白看得瑟瑟发抖,他奶奶个腿啊,大师姐实在太猛了啊,原来往常跟自己问剑切磋的时候,真的至少藏了超过七成的修为,否则这一剑,他张大剑仙只有九成九的把握接得住啊,实在是太凶险了!

……

“昭山!”

远方,山巅之上传来了一个缥缈的声音,紧接着一缕绝强剑意升起,就像是一轮惶惶烈日升起一般,是那十三境的宗主祁白龙出关了,提着一柄剑,浑身散发霞光,一路从山巅之上飘然而下,一双眸子里透着冷冽杀机。

桐予皱了皱眉,十三境剑修她见过很多,师父、苏清酒姐姐、老黄、杦栀、唐广君等等,这些强绝世间的十三境就没有一个像是祁白龙这般的装腔作势,他们只有在出剑的那一刻最为锋芒毕露,而这祁白龙,似乎是想要将自己的一身修为第一时间全部掏出来给世人展现一般。

“你们干得好啊!”

祁白龙眯起眼睛,冷冽笑道:“打杀了我白龙剑宗的副宗主,这笔账算是不能善了了。”

就在此时,空中一道火红光辉划过天际,急速坠向白龙山,就像是一道流星般一闪而过。

“打啊,说什么废话!”

那流光,正是黄庭遇,狠狠的一剑压制在了猝不及防的祁白龙的剑刃之上,一时间,祁白龙脸色惨白,自己不过是一个十三境初期,那里招架得住眼前的这个十三境巅峰妖仙,原来传说中的是真的,昭山的宗主真的是一个十三境剑修啊,大意了,一切都晚了!

黄庭遇一剑,已然压制得祁白龙说不出话来了,紧接着肩头一抖,本命神通发动,一道天狗头颅骤然降临,噗嗤一声就咬住了祁白龙的肩膀,撕扯下血淋淋的一块血肉来,下一秒,黄庭遇左手剑指在对方的腹部迸发,击穿祁白龙的护身剑罡。

当祁白龙身躯倒退之间,黄庭遇一剑划过,顿时那位号称霓裳天下第一剑的十三境剑修的身躯化为了空中的一片血雨,仅仅三剑就被斩杀了!

……

“还是老黄猛啊!”

林竹节振奋不已,一掠而过,化出本相冲向了众人。

“谁!?”

张洛白猛然回头。

“是你亲爱的林竹节叔叔啊!”林竹节张开手飞奔大笑。

张洛白瞬间眼圈红了,旋即一跃而起,旋身就骑在林竹节的后脖颈上,一通王八拳从天而降打得林竹节鼻青脸肿:“混蛋林竹节,看着师父和大家被杀,你连一剑都不出,你在山巅别苑白吃白喝了多少好东西,还要不要脸啊,吃老子一套农夫九拳!”

“妈呀!”

林竹节左支右绌,道:“快住手,你师父没死,已经在山巅别苑等你们了!”

“哈?!”

小王八蛋大惊失色,如遭雷击,堂堂十一境剑仙眼眶里瞬间蕴满泪水,眼泪哗啦啦的往下直掉:“骗人的,是不是?”

加入书签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