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歌迷 > 第982章 美妙的契合(1/2)

第982章 美妙的契合(1/2)

“The, shove me, ih of the

destructive path that we're on, two psychopaths but we......”

(我可以理解你会推开我,破坏性的争吵让你深受创伤,我们俩就像是一对神经病。)

亚里·费雷的说唱可不容易理解,尤其是对于非英语母语的中国观众们来说。

本身说唱歌手的演唱节奏就很快,更何况是亚里·费雷,他那嘴皮子就跟机关枪一样,突突突就一大串词蹦出来!就算是听过很多遍他的说唱的岑良伟也跟不上他的速度,后面索性不去理解歌词的含义,只关注他和杨谦鼓声的卡点配合。

唱得快、卡点准,对于顶尖说唱高手来说很正常。亚里·费雷让外国歌迷喜欢的原因,还有着他的歌声中不同于黑人说唱的特点,完全没有那种流里流气的韵味。而且难得的是,他每个词都唱得很清晰,你就算听不懂,也不会觉得他是在瞎唱或者偷工减料。

“能准确无误地背下来这么一大段歌词,也着实是不容易啊!”

岑良伟看着直播,心里感叹着。

想到这儿,他的脑袋里忽然冒出了一个有趣的问题。

这首歌应该大概率还是杨谦写的,但说唱部分还是杨谦写的吗?

岑良伟倒不是怀疑杨谦写不出说唱的词,杨谦虽然肯定算不上一个正统的说唱歌手,但以前他也有写过说唱的歌,自己甚至也唱过说唱的歌,比如《稻香》,岑良伟记忆犹新。

但这首歌的说唱就明显是过于专业了吧?而且还是纯英语的词,听起来也一点都没有中式英语的表达结构。

杨谦的英语再怎么专业八级,口语水平再怎么好,应该也写不出这么饶舌的歌词吧?

岑良伟甚至觉得自己就是在听一个纯正的西方说唱的演唱一样!

你听上面这一段,押韵押得多有意思啊!

它甚至是几个词就押一次韵,让人听起来气势汹汹,好像两个人唇枪舌剑地吵架一样,额外激烈!

事实上,岑良伟猜得没错,歌词的内容也确实是讲述了这对情侣在相爱相杀、激烈争吵又舍不得对方的焦灼状态,还有他们内心的挣扎和拉扯。

亚里·费雷的表现也格外抢眼,他唱得非常用力,脸上的青筋直冒,节目给到的特写镜头都把这些细节拍了出来。

这一幕,可不仅仅是帅而已!它还能让很多经历过的观众们产生共鸣。

在一段曾经多么甜蜜相爱过的爱情里,看着它正在一点点地离自己远去,怎么可能不悲伤?怎么可能不抓狂?怎么可能不失去理智成为疯子?

正好这时候欧阳晓晴也拖着她重重的公主裙走回主舞台,两人似乎在对峙一般,在亚里·费雷狰狞的演唱之中,相互围绕着,转了一圈!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穿着高跟鞋的欧阳晓晴步履优雅,转身的动作利落干脆,红色头发下的眼神似乎迸发着冰与火才能碰撞出来的犀利又澹漠的光芒。

这一幕,绝对能折服直播信号背后的无数观众们,他们的眼神和动作都太有戏了!

岑良伟直播间里的弹幕也都纷纷夸起了欧阳晓晴:

“哇!晓晴这个表现好飒!”

“才知道欧阳晓晴也有这么多精彩的一面!”

“不愧是学音乐剧的啊!演得可真好!”

“我也忍不住相信他们好像有过一段一样,虽然知道他们其实才认识一个星期。”

“我的亚里·费雷,呜呜,他们唱得太好听了!”

“我被欧阳晓晴这眼神杀到了!”

“话说,我们是不是忘记杨老师了?他好像在这个表演里隐身了一样!”

后面的这位歌迷确实总结得很好,杨谦的镜头就那几个,后面人家节目组都全程拍主舞台了,根本没有再让他露面。

不让杨谦露面也是对的,这首歌本来就是两个歌手之间的情感大戏,他要是再穿插进来,那气氛得多诡异啊?

当然,杨谦也并非完全不存在了,他的爵士鼓演奏一直是伴奏的主旋律,尤其是在亚里·费雷演唱的时候,那鲜明有力的鼓点,与亚里·费雷的情绪完美地契合在了一起,带给观众们更加强烈的情绪影响。

“......This house is too huge, if you move out I'll burn all two thousand

Square feet of it to the ground, ain't shit you do about it

With you I'm in my fud, without you, I'm out it!”

(译:这座房子很大,但如果你搬走了,我会把整个两千平方英尺的土地全部烧掉。是的,你可以离开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还理智尚存,没有了你,我就失去了控制!)

亚里·费雷唱的歌词其实没有多少脏话,不像现在很多西方说唱一样,不是枪炮就是XX,污秽连篇,传播的都是偏激丑陋的思想。

这首歌里男方的歌词更多是一种情感上的挣扎,因为舍不得,所以在面目狰狞的怒火下面,唱出来的却是貌似很凶恶、其实很痛苦脆弱的一种反向哀求。

这样的反差显然也在欧阳晓晴这边体现出来了!

就在亚里·费雷说唱的歌声还未结束的时候,欧阳晓晴哀伤地搂抱着自己的细长胳膊重新打了开来,她张着臂膀,仰望着天空,仿佛在流泪之中吟唱:

“Just gonna sta,

But that's all right because I like the way it hurts,

Just gonna stand there and hear me cry,

But that's all right because I love the way you lie.......”

(译:你就站在那里看着我痛苦煎熬吧!但这都没关系的,我喜欢这样痛苦的感觉!你就站在那里看着我痛哭流涕吧!但这都没关系的,我喜欢你欺骗我的感觉!)

“嘶!”

岑良伟忍不住抬手按了一下键盘开麦,把自己此时的反应与观众们分享。

“这个绝了,真的绝了!”

“之前还说欧阳晓晴跟说唱的亚里·费雷没法搭配,这里竟然搭得完美无瑕!”

“太好听了!你们有没有起鸡皮疙瘩?”

岑良伟着实是感到激动。

这一段的融合,用情感上的变化,用声音上的一张一弛,用欧阳晓晴宛若妖魅吟唱一般的升华,将两种不同形态的演唱融合在一起!

很难让人再去质疑他们的气场不符、唱法不合,这就是一场美妙完整的表演啊!

加入书签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