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我真不会演戏啊 > 第二百六十章 岩井俊二会起诉方沂吗

第二百六十章 岩井俊二会起诉方沂吗

这段大约五分钟的伪长镜头拍了多久呢。

两周。

有时候是演员出了问题,有时候是设备在滑轨上忽然停了一下,还有的时候,光线不能照射到男女主的脸,让观众不能第一时间抓到画面的中心。

光线是存在暗示的,在一个明暗对比强烈的画面中,人会下意识去看亮的东西。

拿破仑有一副加冕的油画图,当时的法国皇帝都要天主教皇来赐予冠冕,但是,拿破仑还没等教皇伸手,自己主动把冠冕戴上了。

油画家约瑟芬为了引导看客的视线,他把拿破仑周边的列兵通通用深颜色描绘,而在拿破仑身上用亮黄色,使得人的视线第一时间会放在拿破仑身上。

然后才细细看周边人的表情,发现原来很有趣,于是这幅画的故事性就出来了。

这部片子,要拍的雅俗共赏——俗的地方,已经通过各类回忆片段给出来了。雅的地方,就要在拍摄上下功夫,让观众被惊讶到,感慨于导演的想象力。

《喜剧之王》里边儿,尹天仇告白前,导演不去拍他如何纠结,而是拍摄尹天仇望见身前起伏不定的海浪;尹天仇告白后,镜头竟然像是情话一样,从尹天仇的口里说出来,然后飞向女主那里。

这都是很漂亮的构思,很吃导演的天赋。

其实,《霸王别姬》里边儿,这种片段太多了,就像是不要钱一样的随便用,可以拿来逐帧分析。陈恺戈真的非常有水平,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后来再也达不到那样的水平。

他就像是个神经刀啊,偶尔抽冷子狂砍三四十分,你以为他要进入到名人堂了;但从整个职业生涯看待,作品又显得不如国师等人了。

《三枪》虽然烂,但是国师不吹啊,也不寄律师函啊。

中影派来的监制,摸遍了哈城周边的洗脚城,本职工作也没落下。当方沂在接下来的日子中,逐渐把那些镜头剪辑到一处的时候,最终的成品出来,他看到了只能连声的感慨:

“不愧是那么年轻就拿影帝的人。”

“你不是国内年纪最小的影帝,只差了区区两岁——但是,不会成为年纪最小的最佳导演吧。”

有一次,这监制说的动情,给方沂畅想了一下未来。

“国内对于能出口的片子,是有扶持的,资金要扶持,名誉上也要扶持——现在有两类片子是容易获奖的,一类就是主旋律片,金鸡奖就是他们的自留地。”

“另一类,就是你这种片子了。《赤壁》上下两部那么烂,用的也主要是港地班底;可是在亚洲其他国家风光,为国家拿了面子,于是金鸡华表都给了奖项。”

“华表甚至给了优秀合拍片——也许是按照海外票房来给的吧。”

“做艺术的,和搞政治不一样,我们不但允许人出风头,还愿意人*大出风头,最喜欢的就是年少成名,大家都来成全你。”

方沂应和了几句,没有多想。

《情书》这片子,以他目前的这帮人,还有拍摄点到为止的风格。他宁愿相信在日本在韩国拿奖,都不相信在大陆可以拿奖——除非呢,拍成伤痕电影,类似于伤痕文学。

即加大黑深残的部分,去拷问去反思教育系统,一悲到底,表现出个人在时代下的无奈……这样就算大陆方面不喜欢,金马肯定也喜欢。

真要是拿了金马,那可是比东京电影节影帝还管用了啊,金马在眼下是华人影圈的第一奖。

这两周的长镜头拍摄,以及一周的过渡戏后,片子开始拍摄第一个高朝戏。

也是两人感情升华的开始:运动会。

好好学生的男女主,各自被老师点名,参加1500米跑——不要求成绩,但是要参与。

东洋版本的情书里边儿,同样有这一幕,男主为了让女主记得自己,参加了短跑比赛,却临时受了伤,不能参赛了。

然而,短跑比赛开始当口,路边儿拐出来一个拄着拐杖的男主角,试图跟着跑——当然跑不了咯,很狼狈的跌倒在地上。

女主不晓得,为什么这男的要这么做,为什么不保护自己的腿。这是因为在岩井俊二版本的《情书》中,女主自始至终没有领悟到男主的感情,这是一场死后才悟了的单恋。

这也确实是电影美好的地方了,真就没有反转,毕竟后来男主都死了,还反转个屁。

方沂不愿意这样,他要照顾到票房。

死亡,不一定要身体上的死亡。

其实,到现在,整部片子除了名字相似,借用了一点设定,就基本没什么关系了,说不定等电影上映了,岩井俊二要来找方沂算账,打跨洋官司。

——《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里边儿,徐老怪就把金庸的原着改的乱七八糟。金庸用“东方不败”一角暗搓搓的代指某人,而徐老怪却把“东方不败”变成全剧最有魅力的角色;《笑傲江湖》讲的是权力令人智昏,令狐冲情愿退隐江湖,而徐老怪借角色之口说自己的话:

“有人就有江湖,人就是江湖,你怎么退出啊。”

已经是从根子上改了金庸的设定。

关键是,票房还极好,甚至在亚洲许多地区都排进了年度票房前十。东方不败本来是个恶心作呕的丑鬼,而这之后,诸多影视剧为了票房,纷纷引用徐老怪的魔改设定,甚至呢,直接摊牌了,东方不败就是个女孩子。

也难怪金庸批评徐老怪版本的“是我最不喜欢的版本,乱改”,甚至打算告他。

这天,黑心资本家张超阳捐献的壹佰万元终于起到了作用,校方在早操后,让学生们停留了一会儿,围在操场边,作出欢呼的模样。

学生们是真高兴啊,感恩资本家的大恩大德。

刘天仙就在里边儿拼命的跑,哈市没有下雪,但她呼吸的仍然是寒气,她跑得满脸涨红,头发上冒白烟。

简直要跑不动了。

跑到某一处,方沂看见摄影师的手势,从人群中窜出来,沿着跑道的边儿跟着她。

另有一摄影机安放在小车上,平移。

“别跑了,没人在意你拿不拿第一名。”

“我在意。”

“就算是再好的学生,也不能方方面面做到第一,你不需要证明什么,你已经很好了。”

没有得到回答。

男主自然是以为触怒了女主,他本来也是寡言的性格,沉默的跟跑全程。在终点线,坚持下来的同学会得到其他同学的搀扶和递水。

当她刚过了那条线,因为再也没有力气,顺势一倒,男主去扶她,显得像是终点线后的拥抱。

“卡!”

方沂给刘天仙擦干净汗,要推开她,“我去看刚才的片段。”

但是才一离开,刘天仙又往地上坠。

好家伙,给她抱起来了,确实不轻啊,不是说在健身吗,健的什么身啊。

“你怎么回事,太累了吗?”

“我太累了,我可太累了。”

她吹了吹自己头发,好方便脑袋搁在方沂肩膀上。

剧组的人都不去说他们。

隔了会儿,非常累的刘同学仍然不愿意放开。

方沂说:“虽然我是不介意,他们也不乱说,但是,要顾及到在中学的影响吧,那是真正的高中生啊。”

她立马弹起来,感觉有无数道目光像针扎去,“你不早点告诉我。”

加入书签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