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开局被始皇问斩怎么办? > 第五十八章:一个请求、归乡之人【二合一,求订阅】

第五十八章:一个请求、归乡之人【二合一,求订阅】

藏在阴影中的人?

扶苏神色一动:“老师说的是,那个自咸阳城而来,却一直没有露面的景阳君?”

陈珂微微点头,他背着手,看着池塘中的鱼儿。

“不错。”

“胡川君只是一个愚蠢的、短视而又怯懦的人。”

“甚至我觉着很多事情都不是他的手笔,或许是被人给暗示了,或者被人给引诱的做出了这种事情。”

“一个愚蠢的人并不可怕,一个愚蠢而又怯懦怕死的人,就更不可怕了。”

“可怕的是一个聪明的、懂得隐藏的、或许还心狠手辣的人。”

陈珂转过头,骤然间莞尔一笑:“不过,也不必过多地关心景阳君,陛下那里,一定已经有了主意。”

他看向一旁站着的霍实、霍真二人说道:“你们也放心就是了。”

“我既然知道了赢沦会提前出手杀了方从,怎么可能不去救他呢?”

“不出意外的话,方从应该已经在州督大牢里面了。”

陈珂看向不远处,眼帘轻轻的低着,像是一片乌鸦的尾羽遮挡了他的眼睛。

“前两日我接到陛下的旨意,令我在夕日之前返回京城。”

“似乎是去往西域的冯劫归京了,还带回来了不少的好东西,这对于大秦来说是一个大事,是一个喜事。”

“对于我们蓬来洲来说,也是一个好事。”

“那些东西如果想要推广,第一时间内肯定是在蓬来洲内推广。”

“这也是蓬来洲身为「试点」能够得到的好处。”

“很多新的东西大秦并没有,从外面拿来之后,想要大规模的实验,一定是要找一个地方的。”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这其中有风险也有际遇。”

陈珂转过头,看向站在一旁的霍实说道:“霍实,你可知道这其中的风险与际遇该如何选择?”

霍实微微颔首。

对于这些他还是了然于心的,没有风险就没有利益,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人凭空给你送来无数钱财的事情呢?

这是不可能的。

往往真的有空口白牙就要让你占便宜的事情,等到之后你会付出百倍的代价。

“风险与际遇并存,甚至风险越大,际遇越大。”

“总督是一个擅长博弈的人,但其实下官并不是。”

“所以如果是下官的话,大概会把控这种风险,哪怕是将一些东西让给周围的州,也不会去触碰。”

陈珂点头,他对与霍实的回答还是比较满意的。

他会在蓬来洲呆上几年,而这几年的时间,他会为蓬来洲带来无数的利益,而这些利益背后并没有风险。

因为陈珂会判断。

这是过往两千年的苦难给他带来的,并不是毫无代价的。

等到他走之后,一下子吞食了那么多东西的蓬来洲,就不太适合继续博弈了。

他需要静静地、慢慢的消化。

这也是为什么,陈珂会在隐隐约约中选择霍实来当做继承人培养的原因之一。

因为他需要一个十分沉稳、甚至性格中带着保守的人来担任总督,守护住他所带来的东西和利益。

而一个总督担任当地总督的时间,一定不会太长。

最多也就是六年而已。

第一年是给这些总督适应前任的政策、适应当地的环境、制定新的政策的时间。

其后的五年,刚刚好够一个五年计划的实行。

五年的时间对于大秦这个古代来说,并不能够实行太多新的东西,但已经足够了。

...........

咸阳城

宗室府中

公子惠坐在那里,面前摆放着一个棋盘,棋盘上落着无数的棋子。

棋局错综复杂,就连极其擅长博弈的公子惠看到这棋局的时候,都是觉着有些手足无措了。

“唉。”

“天时地利人和皆不占,只是不知道那些人到底什么时候能够想通这一点?”

“过于痴迷权力,会将自己的一切都给葬送在其中啊。”

他摇了摇头,看着坐在身边观察棋局的子婴说道:“子婴啊,你觉着现如今天下局势如何?”

子婴坐在那里,板板正正的,像是一个守旧的老夫子一样。

“启禀叔祖,孙儿觉着如今天下局势在两个人的身上。”

“这两个人就是如今风云变幻的核心。”

“其一是陛下。”

“其二是奉常、中牟县伯、蓬来洲总督陈珂。”

“陛下乃是定海神针,将一切变幻都是定在原地,让这些风云不能够侵害到大秦分毫。”

“而陈奉常则就是风云本身,他变幻无穷,为大秦带来无穷无尽新鲜的事务。”

公子惠看了子婴一眼,眉宇中带着满意与好奇。

“哦?你是这样子看的?”

“那你对陈珂,有什么看法?”

子婴微微的沉默片刻后,叹了口气。

“其实孙儿看不懂这个人,他实在是太变幻无穷了。”

“但有一点是一定的,陈珂正在逐步的改变大秦,甚至随着大秦的接纳速度和改变,他的那些「变法」的措施一定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快。”

“他方才到大秦的时候,只是印刷术与造纸术,他就用花费了一年半的时间。”

“而如今又是一年半,他却已经拿出了「州」、「地方官制」、「小吏」、「地方百家宫」、「以民为吏」、「九品官制」等等措施。”

“这些措施有的还在施行之中,有的尚且在萌芽里。”

“而这些其实都是关系到最基础的朝廷架构,孙儿觉着他在为大秦塑造一副骨架。”

“等到这些骨架安装好了之后,他可能就要塑造筋了。”

“筋之后,就是肉、而后是样貌等物。”

“越往后这位陈总督的速度就会越快,甚至将我们这些还沉迷在过去的人远远地甩在身后。”

公子惠看着坐在那里,面露难色的子婴,微微的叹了口气。

“宗室之中的那些人,竟然还没有你一个小孩子看的清楚,真的是让人很心痛了。”

他伸出手抚摸着子婴的脑袋,而后轻轻的说道:“你切莫忘记了今日的事情,若哪一日我没了,那就轮到你来掌控宗室府这一艘大船了。”

子婴坐直身体,而后微微行礼,带着些孩子气的眼睛中,充斥着责任与肃穆。

此时他已经不是孩子了。

“定然不会辜负叔祖的托付。”

公子惠欣慰的笑了笑,而后看向远处那充斥着腐朽气息的屋子。

那是他提前为自己准备好的送葬之所。

如今他越发的能够感觉到那房间的腐朽之气了,传闻中一个人越接近死亡,就越能够感觉到腐朽的气息。

他旁边的子婴尚且经常去那个屋子中玩耍,身旁的人也都没有闻到那房间中的腐朽气息。

唯独只有他一个人能闻到。

他缓缓地闭上眼睛,那些不知道感恩的宗室啊,他还能够庇佑这些人多少天呢?

一个月?两个月?亦或者说是半年?一年?

............

总督府

总督府的后门,今日迎来了一位令陈珂和扶苏都意想不到的客人。

嬴梦。

嬴梦身上穿着肮脏的衣服,浑身上下看起来破破烂烂的,脸色漆黑一片,像是故意被抹上了什么东西。

衣服上也是脏污无比。

她若是想要不引人注意的来到总督府,唯有经过一片贫民窟。

可那里是女人的死地。

所以嬴梦只能这样,将自己弄得肮脏无比,甚至身上浑身散发恶臭的气味。

虽然在见陈珂前,她已经将自己洗了一遍。

但那种气味并不容易被清晰干净。

陈珂端起茶杯,这是那些闲不住的工匠为他专门烧制的瓷器。

只是普通的瓷器,看来也并不优美,甚至有几分粗糙。

标准的青瓷和白瓷如今还在专门为皇室供应,等到工匠们能够想到如何控制方法的时候,或许白瓷和青瓷就会再次出现在寻常百姓家。

毕竟白、青二色是很寻常的颜色了。

“你说你是胡川君之女,那你来此处做什么?”

嬴梦看着陈珂,脸上带着坚定:“我可以总督想要的,想要总督高抬贵手,救我一命。”

陈珂莞尔一笑:“本督想要的?”

“你说说看,本督想要什么?”

嬴梦没有丝毫犹豫的说道:“三样东西。”

“其一,胡川君赢沦在蓬来洲内密谋叛逆之事,我有切实的证据,且有朝廷内部与他通信、勾结的党羽名单。”

“其二,景阳君赢苦最近在做的事情。”

“其三.....”

嬴梦死死地盯着陈珂的双眼,似乎想要从他的眼睛中看到渴望。

“前两日城门口贴了布告,说要寻找一种黑色的、能够燃烧的石头。”

“我知道有两处地方有这些东西。”

她的眼睛中带着些许的慌张:“我愿意将这三样东西都献给总督,只求总督能够救我一命。”

陈珂微微挑眉,他看着嬴梦说道:“难道你不想用这些东西换我庇佑你?”

“你要知道,你掌握的这些东西,尤其是最后一样,都是我很需要、甚至火烧眉毛的那种需要的。”

嬴梦十分坦然。

“我不知道这些东西的价值,我也不知道您对这些的渴望。”

“但是我知道,如果您想要庇佑我,只是一句话的事情。”

“而且,我也已经知道了您的性格,您是不会拿了东西之后反口的人,甚至您会因为没有给我足够的汇报而愧疚。”

“既然如此,我为何要与您交换,而不是送给您,然后请求你呢?”

“这不是交换,而是请求。”

“我没有那个本事可以用这些东西威胁您,因为我的面前,现在只有您这一根救命稻草了。”

陈珂点了点头,看了身边的人一样。

而后说道:“可以。”

“你将你知道的「煤矿」的地点,告诉我吧。”

“之后你说一说,你想让我怎么救你一命。”

嬴梦当即跪伏在地上叩首,她终于要从那个魔窟中逃出来了么?

当即很干脆的、没有丝毫犹豫的说道:“其中一处在临淄郡成外三十里的一处山上,地契在我的手中。”

“另外一处则是在胶东郡的某处山脚。”

“这两处地方本是我为自己购置的,想要到时候逃出来后安置自己的。”

“后来在那里建房子的时候,却偶然发现了这种东西,那个时候我本不认识这种东西。”

“直到前两日才在您的布告中看到,您需要这两种东西。”

她从袖子中拿出来地契,放在手中,双手托举着说道:“此物民女便敬献于总督、敬献于朝廷、敬献于陛下了。”

陈珂微微一抬下巴,扶苏走到嬴梦的身边将地契接了过来。

他看着嬴梦说道:“你说说,想让本督怎么救你?”

........

临淄郡海岸边。

这里十分平坦,像是寻常的海岸,只是有些不寻常的是,一艘艘的大船从远处而来,驶向这里。

周围的官兵已经是发现了这个事情。

临淄郡郡守霍实亲自带着士兵前来此处镇守,看着远处那越来越近的船只,眼睛中带着慎重之意。

那船只的队伍已经能够看到一个雏形了,那是一支很庞大的队伍,就像海中的巨兽一样。

巨兽从何而来,又带着怎么样子的目的?

会对大秦产生什么样子的影响?

随着远处迷雾的逐渐散去,随着那大船的逐渐接近,那大船也是露出了狰狞的本来面目。

看着这面目的霍实有些愕然,这船只怎么那么像他在百家宫学习的时候,曾经见到过的船只?

一个已经被他忘记了的记忆浮现出来,一个人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他当即立断的转过头,看着身边的士兵说道:“立刻去总督府汇报总督,便说两年前出海的徐使令归来了!”

“如今就在岸边,马上就要到岸了!”

“请总督定夺!”

那士兵虽然不知道谁是「徐使令」,但能够听出来霍实语气中的凝重,当即跑着朝总督府的方向而去。

而此时,海上。

船只上。

徐福望着远处那熟悉的山水、熟悉的地方,熟悉的村落,熟悉的树木。

一切都是他熟悉的样子。

这一刹那,甚至连周围那虚无缥缈的空中,都像是他熟悉的样子。

他的周围士兵们的反应并不比他好多少,都是望着那远处的景象默默地落泪。

离开家乡快两年的时间,一直飘荡在海上,看着那一望无际的蓝色。

他们几乎要心神崩溃。

而今,他们这一群游子,归乡了!

PS:求订阅。

加入书签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