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从十倍张三丰天赋开始 > 121 五年

121 五年

日复一日,岁月转瞬即逝。

自孟修远下了武当山,来这昆仑山中潜修武艺,已过了五年有余。

花落花开、花开花落,这翠谷中的景色和五年前一般无二。

唯有谷中的人,悄然间都发生了些变化。

“师父,师父!”

瀑布边,周止若一边四处张望,一边高声呼喊着孟修远,却得不到回应,只听得流水哗啦啦的声音。

半晌之后,似是想到了什么,周止若径直走到那瀑布下的水潭旁,挽起袖子、运足真气,一掌接着一掌地朝那水潭之中拍去。

经得这五年于谷中修炼,周止若的内功修为进步很大。她本就天赋过人,加之这谷中“灵鱼”“灵果”的帮助、练的又是张三丰改良速成版的《武当九阳功》,这使得她此时积蓄的真气已十分浑厚,不亚于江湖中那些成名已久的高手。

反应到外在,就是她这掌法表现颇为不俗。

明明数掌狠狠拍在水面上,第一时间却只见得一些细微的涟漪,似树叶飘落水面一般。

过得一息之后,水下才渐渐传来“咕噜噜”的响声,随即水面上开始翻涌波动,乃至于随着时间推移而愈演愈烈。

周止若见得如此,也不意外,只微笑看着那水潭,似在静待什么事情发生。

果然,又片刻之后,忽听得“哗啦”一声,一道身影自水潭中窜出。

其速度极快,出了水面又飞跃至一丈多高才渐渐止住升势,随即于空中一转一折,稳稳落于地上。

“又卖弄你那碧波掌,早知道便就不教你了……我不是说了么,找颗小石子投下来我便知道,无需这么大动干戈。”

孟修远一出了水,便不由得向周止若抱怨道。

“哼,还好意思说……”

周止若娇哼一声,全然不理孟修远的抱怨,气呼呼地盯着孟修远说道:

“我可也早同你说过了,今天我和小昭要做好吃的,让你别修炼得太晚,早些回来吃饭。

你倒好,当时答应得那么干脆,现在却是一点都想不起来。

我们等了你这么久,菜都热过两遍,也不见你回来。”

说话间,周止若下意识地往孟修远身上瞟了一眼,不由得顿时一皱眉,停下了口中原本数落的话,转而开口关心道:

“师父,你这下水修炼,怎的不脱衣服?

看看你,这一身都湿透了……”

孟修远听闻周止若这关心的语气,却摇头不太领情,只微微侧过身子避开她的视线: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还不是你,这么大的人了,却总也是不知避讳,毛毛躁躁的。

每次同你说了也不听……”

说话间,孟修远暗使巧劲,身子细微震动,一小片水雾从他身上逸散开来。随即将纯阳真气运至体表各处大穴,使得周身热气升腾,阵阵白烟之中衣物渐渐干燥。

周止若听闻孟修远这话,不由得暗自有些脸红,不好意思再谈这些,只得赶忙岔开话题,上前扯着孟修远的袖子说道:

“嗯……师父。你这衣服怎么破了,快换下来我替你补一补吧。”

孟修远见周止若这幅表现,心中哭笑不得。

或许是因为于这谷中待了整整五年、一直不见外人的原因,周止若反倒比入谷之前更加自在活泼了一些,性格中少了许多刻板与拘束。

这本该算是一件好事,但有时候无意间一些举动,还是会惹得有些尴尬。

毕竟此时的周止若年过十八,早不似原来那副半大少女的模样,而是已经出落得清丽绝俗,秀如芝兰。

而孟修远明明比周止若大上七八岁,但由于练了《纯阳无极功》的原因,面相上还是二十岁左右的样子,看起来只和她年龄相彷。

因而,两人如今相处起来,不再似原来那般有天然的年龄距离感,也就使得许多原本大家都不太关注的事情,变得略微敏感。

“无需你瞎操心,补衣服这种事情,还是小昭做得好一些。”

孟修远故作嫌弃撇开了周止若,同时微不可查地后退了一步。

周止若闻声不忿,刚还想再还嘴,却听得小昭声音正巧远远传来:

“公子,止若姐姐……”

循声望去,只见得小昭左右两只手各托着一个大木盘,头顶还顶着一个大碗,却依旧行走平稳,朝二人的方向快步走来。

周止若见状,赶忙上前帮着接过其头顶那装着果子的大碗,开口问道:

“不是让你等着么,你怎么自己寻来了,也亏你拿得了这么多东西。”

小昭无辜地摇了摇头,替自己解释道:

“我看你们总也不回来,想着许是你们在忙些什么重要的事情,脱不开身。

所以才把东西都带过来了,让你们能就近吃上。”

“小昭,你辛苦了。”

孟修远此时也已经到了近前,笑着接过了她手上的一个木盘。

对于小昭这个女孩,孟修远这几年间一直很满意。

明明十五岁的年纪,应该还在青春叛逆期,但小昭表现得却总是很成熟,聪明坚强、善解人意。

除了“公子”这个称呼怎么都不愿更改以外,甚至比周止若还听话了一些。

……

眼见食物都被小昭给带了过来,三人也就没有急着再回居住区,而是选择就近找了一片平整的地方便开始用餐。

两个大木盘之上,用小木碗又盛着好几种不同的菜色,丸子、烧鱼、烤羊腿、炖汤,不一而足。在谷中这物资不算丰富的情况下,算是已经用尽了心思。

事实上,按孟修远本人来说,他其实对于吃饭并没有这么高的要求。若他一人在这谷中,每日只是啃野果也能活下去。

只是小昭、周止若、阿离这些姑娘们总喜欢研究些新菜,孟修远跟着享了口福而已。

“公子,止若姐姐,你们快尝尝我这新研究的汤味道如何?”小昭兴奋地先给孟修远二人各盛了一碗。

“嗯,好喝。”“好香啊,小昭做菜真的比我强多了。”

孟修远与周止若尝了,都眼前一亮,朝着小昭不住赞扬。

“没有,这汤原本的做法,都是阿离姐姐教给我的,我就是多加了一点新找到的香草……”

小昭被表扬的有些害羞,那继承自黛绮丝的绝美脸蛋上红扑扑的,显得十分可爱。

“阿离……也不知道阿离妹妹现在怎么样了,在外面过得好不好。”

周止若听到小昭提到阿离,却是突然有些感伤。毕竟是一起在谷中生活了四年,这一段时间不见,不免有些想念。

要说阿离的事情,其实还是与张无忌有关。

大概一年之前,张无忌将九阳神功的四册内容全部练完,借着这翠谷的帮助,已经积蓄下了极为深厚的真气。

孟修远见状,也就没有拖延。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乾坤一气袋,小心辅助之下,帮他度过了九阳神功大成前的那最后一道坎。

随着乾坤一气袋的炸裂,张无忌内内外外的真气激荡,身上数十处玄关一一冲破,九阳神功便已大功告成。

趁这功夫,孟修远又传了他《乾坤大挪移》的功夫,让他达到了接近于“完全体”的状态,然后吩咐了他一些事,便让他提前出谷了。

阿离自然是选择跟在张无忌身边,一同离开了这翠谷。

自那之后,谷中便只剩下孟修远、周止若、小昭这三人生活。

“对了,师父。我还从没问过,你这练的到底是什么功夫,还要多久才能练成?”

周止若沉吟之间,突然抬头朝着孟修远问道。

“怎么突然问这个,你也着急出谷了?”孟修远放下手中已经喝干的木碗,笑着朝周止若问道。

“不是,我就是好奇,你为何最近总要潜入那水潭底下去练功……”周止若闻言赶忙摇了摇头。

她确实也不太着急,这翠谷之中的日子悠游自在,又有师父每日在身边,她只希望这样的日子能过得久一些,最好再有个十年八年才好。

孟修远闻言,轻轻出了一口气,面色有些古怪:

“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成功了……嗯,严格来说的话,应该还是是稍微差了一点点。

我之所以于水潭下面练功,其实就是想借此来突破那最后一步。”

事实上,经过五年的刻苦修炼,孟修远自认为在“强化身体”这一项上已经做得差不多了。

与五年前相比,他此时的身体在许多方面都有了极大的提升。

尤其是在体内经脉、丹田、内脏的强韧性上,孟修远格外多下了功夫,已经算是做够了充足的准备,完全能够应付那“压缩真气液化”所带来的损伤。

可待将孟修远张三丰所写的那本小册上内容全部演练成功之后,却发现,接下来一步应该再怎么走,实在是难以想象。

还是以那液化气来比喻,现在用于储存的钢制液化气罐已经有了,可是如何将燃气加压以至于全部液化的这个步骤,他还没有掌握。

期间,孟修远凭借经验、猜想以及前世的知识,做了许多种尝试。

什么旋转丹田里的真气,以至于形成一个漩涡;什么运使两股真气于经脉之中对冲;还有什么强行过量提取真气并将其封于体内。

到最后,都因为种种原因而没能成功。

其中最为有希望的,是最后一种,也就是在全身丹田、已经储存满真气的情况下,强行运使内功,继续提取真气。

孟修远能够感受到,只要自己真的能将这条路坚持走下去,最终一定是会成功的。

但是每每到一定程度,孟修远封锁的周身穴道与毛孔就会被高压冲开,使得真气泄露、功亏一篑。

至此时,孟修远便开始有些后悔,或许不该将那“乾坤一气袋”交给张无忌使用,而是应该留着自己突破。

不过后来再想想,倒也没有被这想法困扰太久。

毕竟,一是张无忌那边关系着统合明教、领导抗元的大事情,确实比孟修远这边更为着急紧要。

二来,那“乾坤一气袋”最多也就是帮张无忌打破浑身数十道玄关,至此也就破了,显然强度不够,无法承受孟修远这进一步压缩真气所需要的压强。

因而看来,孟修远想要练成这功夫,还是需要一些更为特别的机遇和辅助。

孟修远冥思苦想之后,还是决定到自然界之中去寻找。

翠谷中那个瀑布水潭,相较于武当山上的来说,规模小了不少,因而孟修远一开始并没有太过在意。

只不过在一次孟修远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真的闭气潜入下去之后,才发现其中竟然别有洞天。

这水潭虽然面积不大,但水下却有近百米深,隐隐连接着地下水脉。

孟修远于这百米水下打坐练气,水压封闭周身毛孔穴道,自然而然地帮助他真气不易外泄,只需一心提炼真气即可。

他这段日子以来如此试了数次,效果显然比他在地面上打坐要好了不少。

可惜,或许是因为水还不够深、水压终究差了一些,他至今仍未能完全成功。

孟修远将这事简要地跟两个女孩解释了一遍,她二人虽然聪慧,但一时间也听得有些似懂非懂。

半晌之后,小昭突然间问道:

“公子,似你这般说,即便你在水下做到了让真气液化,待你上了岸、没了水来压住周身穴道毛孔,这些液化后的真气不会再重新变成气态么?”

孟修远闻言,暗叹小昭悟性真高,只听得他旁敲侧击的几句话,就明白了压强与物体形态转化的关系。

放在千百年后,说不顶是个学物理的好苗子。

不过,孟修远并没有对她的这个问题过于担心,只是摇了摇头,便自信地说道:

“这事我也想过,不过并不算是大问题。

待真气全部液化,我熟悉对其操控之后,应该就不会让它再变回气态了。

万事总是开头难,过了那道坎,很多事情就会迎刃而解。”

“哦哦,小昭受教了,公子好厉害。”小昭闻言不由得欣喜一笑,真心地替孟修远高兴。

周止若在一旁虽听得不似小昭这么明白,但同样也若有所思,半晌之后问道:

“那这么说,师父你现在要再进一步,就必须出谷,再寻一个更深的湖泊水潭了?”

孟修远闻言,先是点了点头,后又摇了摇头:

“要说的话,咱们现在确实也到了该出谷的时候。

只不过,为的却不只是练功这事。”

要继续练这“压缩真气液化”的功夫,确实需找个更深的湖泊水潭,亦或者直接去海底也行。

但此时更为紧要的是,孟修远前些日子收到消息,六大派已经出发前往围攻光明顶了。

这场盛会,他有不能缺席的理由。

加入书签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