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斗破:貔貅之主 > 第二百一十五章交易

第二百一十五章交易

“毒丹之法?”

药老无论如何也都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提出一个毫不相干的东西。

自己的身份暴露的同时,他想过数个结果。

甚至还想强行操控萧炎,先行离开萧家。

能够知晓自己的真实身份,不容他不会多想什么。

自己曾经大陆第一炼药师的身份,代表的可是无限的机缘,抓到他的好处可是难以想象的,即便以最恶的态度去揣测别人也不足为过。

这是他九死一生后悟得的道理。

如若不然,自己也不会躲避在萧炎戒指之中,吸收了对方三年斗之气。

通过三年的观察,确定了萧炎的品性之后,他才重新起了收徒的念头。

药老一度怀疑天星乃是当初那个畜生派来的人,否则为什么对方只是和萧炎见上几面,就能道出自己的身份?

如果天星真是那个畜生相识的人,恐怕最为主要的,就是自己的“焚决”了。

尤其是对方身上也有异火的存在,不得不让他多想。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天星竟然提出了什么毒丹之法。

药老皱了皱眉头,不知道对方葫芦里是卖的什么药。

毒丹之法,药老从天星口中听到后,尘封的记忆便如潮水般涌现出来。

那是能够解决厄难毒体的一种方法。

当年他同一名厄难毒体有过一些接触,甚至还有过一次交手,知晓厄难毒体的可怕之处。

再后来,他更是偶然得知了毒丹之法的存在,如果厄难毒体能够通过毒丹之法控制住体内的毒斗气,不但能够摆脱体内毒素的侵扰,一身实力也会以极其惊人的速度提升。

在纳戒之内,便有着一张毒丹之法的卷轴。

只是,对方如此这般直截了当的向他讨要毒丹之法,也让他略微皱眉。

想当初,他作为地位尊崇的炼药师,向来都是他人求着自己,自己也未必会理会他人。

而这小子……好吧,打也打不过,身份还暴露了,想到这里,药老也不由得微微泄气。

不过,药老对于天星的出现,以及对方那突兀的要求,的确有些让他难以消化。

还有,对方既然已经知晓自己的身份,未必就不会将自己暴露出去。

除却毒丹之法之外,对方还有什么目的尚未可知,这让药尘也不由得感到棘手不已。

望着药老陷入沉默之中,天星身旁的小医仙也不由得心中一沉,晦涩的瞥了一眼天星。

天星却用眼神安慰小医仙,静静的等待着药老的答复。

他也知晓,今日自己的行为让药老有些难以接受。

不过,他还是想要趁着对方还未离去时,将毒丹之法从药老手中得到。

一些事情已经被自己打乱,他可不想在日后再生一些什么变故。

最重要的,面对现在的药老,直截了当的提出自己的目的,或许比之循循善诱更加妥当。

“看来你所知道的,比老夫想象的还要多上一些。”药老站在萧炎身侧,视线在天星身上停顿,声音略微嘶哑,“不错,老夫的确拥有毒丹之法,不过据我所知,这毒丹之法寻常之人可没有丝毫用处,而它唯一的作用……”

说罢,药老便将视线落在了小医仙身上。

只是,下一刻,他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一些。

厄难毒体可是大陆之上最为奇特的几个特殊体质之一,拥有厄难毒体之人均会以毒药为食,实力境界晋升也远超他人的想象,一身毒斗气更是令人望而生畏。

而难毒体所带来的副作用,便是宿主在吞服毒药之时,也会受到毒素的影响,身体也会不断积聚恐怖的毒素,从而影响身体外貌乃至内部的生机。

厄难毒体的出现,也大多是女子之身,药老也不是第一次见到天星,可从未在对方身上察觉到毒斗气的存在。

倒是他身旁的小医仙,能如此年轻就成为一名斗皇强者,与那厄难毒体的特征极为相近。

只是,虽然对方的实力让他现如今的状态难以探查,可是仅仅从外貌上去看,对方也不像是厄难毒体的拥有者。

他又哪里知晓,天星每次都会将小医仙体内的毒素尽数抽离,除去体内的毒毒气之外,小医仙倒是与当初在青山镇的空灵澹雅的气质没什么两样。

“小医仙乃是厄难毒体,所以才需要毒丹之法,用来控制她体内的毒斗气。”天星握住小医仙的小手,解答了药老的疑惑。

被天星握住小手,尤其是在陌生人的面前。即便是小医仙,也不由得脸颊微红。

药老又多看了小医仙一眼,看来对方也有能够遏制厄难毒体的方法。

否则,凭借着小医仙现在斗皇的实力,恐怕早已吞服了极为恐怖的巨量毒药,身体也应该被毒素腐蚀的千疮百孔了才对。

“区区一个毒丹之法,对老夫而言并无其他作用,即便是给你又何妨。”药老轻轻抚了抚下巴上的须白,澹澹说道。

“只是,你既然知晓老夫的身份,所图的,恐怕不止这些吧。”药老目光如炬,死死的盯着天星,略显森然道:“到底是谁告知你老夫的身份的,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若是想要取走老夫的性命,大可以直接动手,不必费些不必要的心思。”

此言一出,萧炎也不由得面色一变。

药老可是他现如今的希望,自己当了三年的废物,现如今好不容易才有了一丝曙光。

可是今日,自己现如今需要仰仗的东西,却变得有些及及可危起来,这如何让他不惊慌。

尤其是自己拜了对方为师,无论如何,他都不希望药老出什么意外。

“天星大哥!”萧炎焦急的喊道,脸色有些惨白。

难道对方当初便是存着这样的目的,才一步步的接近萧家,接近自己的?

萧炎手掌紧握,指甲嵌入了肉中也没有察觉。

对上药老的双眸,天星没有丝毫的躲避,朝着他轻轻摇头:“药老多虑了,今日晚辈前来,只是为了毒丹之法。”

“如果晚辈想要对药老不利,今日也不会主动点破您的身份。而且,凭着您老现如今的灵魂状态,也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对于灵魂体,只要貔貅出手,即便是斗宗强者的灵魂体,都会毫不留情的抹除神志。

他纳戒之内,还有着两道斗宗强者的灵魂体,被他封存在玉瓶之内。

要老现在的状态,实力也顶多是低星斗皇上下,即便是能够燃烧灵魂,也不一定能够发挥出斗宗的实力。

无论是哪方面,天星都不用惧怕对方。

“而且,晚辈在出云帝国时,还抓到了一名魂殿的护法。”天星再次丢出一个令药老震惊的消息。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什么!”药老童孔微微一缩,语气却听不出到底是惧怕还是饱含杀意。

“魂殿的势力已经遍布大陆之上各个地方,甚至已经暗中掌控了各地的一流势力。出云帝国曾经的第一宗门万蝎门,背后便有着魂殿护法的扶持。”天星轻声解释道。

“魂殿,魂殿……”药老却像是陷入了回忆,嘴中不停的轻喃。

而后,药老便目光复杂的盯着天星。

他并不知天星此言到底是真是假,不过,既然对方没有第一时间动手,倒是有了几分可信度。

让他有些惊恐的是,眼前的天星对自己的了解,甚至比他自己都更加详尽,这也让他这个曾经的第一炼药师一阵胆寒。

面对未知之物,恐惧是一个人的本能。

不过,正如对方所说,如果天星真的想要对自己不利,知晓自己与魂殿有极深过节的他,只需透露给魂殿,自己恐怕都难以躲避。

想到此处,药老不由得自嘲一声。

自己现在这个状态,倒是没有什么资格去疑神疑鬼。

摇了摇头,萧炎手中的戒指微微一闪,一个卷轴便浮现而出。

瞧见卷轴,天星眼眸微微一亮。

将卷轴瞬间吸在手中,缓缓打开,卷轴之中的内容,也一字不落的落在天星眼中。

上面不但记载了毒丹之法所用到的材料,在最后更是详细的写出了毒丹之法的步骤。

有了这个,等到材料集齐之后,便能着手帮助小医仙在体内凝聚毒丹,一举解决厄难毒体的问题。

“多谢药老。”天星朝着药老恭敬的拱了拱手。

无论如何,这毒丹之法对自己和小医仙而言,都有着莫大的重要性,有了毒丹之法,小医仙也能多一些控制毒斗气的方法,更是对自己多了一重保障。

药老摆了摆手,目光却依旧停留在天星身上。

如果对方是想要逼问他焚决的下落,自己即便是灵魂消散,都不会告知对方。

区区一个毒丹之法的卷轴,对自己而言,也不过是占用了纳戒之内一丝空间的东西罢了。

他倒是想要知道,对方在得到毒丹之法后,还会不会提出什么要求。

卷轴到手之后,天星终于松了一口气。

旋即,他便沉吟起来。

他可不是一个喜欢欠人情的家伙。

虽然毒丹之法未必被药老看在眼里,甚至自己还能威胁对方,让自己得到更多的好处。

但对于这些,天星却不屑于做。

而且,既然搭上了药老这条线,若是不好好把握,之前所做之事也都白费了。

“毒丹之法对小子而言极为重要,今日多有冒犯,还请药老见谅。”天星歉意的说了一声。

“若是没有其他事,老夫就先回去了。”药老望着天星,澹澹说道。

“不如小子和前辈做一些交易如何?”

“什么交易?”药老当即心中一沉,皱眉问道。

果然,对方还另有所图,恐怕是想要挟持自己身份的消息,在自己身上索要好处。

这让药老看向天星的目光,瞬间变得不善起来。

当初,即便是那个孽徒,拼了命的想要杀了自己,他都未曾将焚决告知对方。

如果天星想要用性命来威胁自己,只能说对方还是太年轻了。

“我这里倒是有一些有关魂殿的消息,甚至连药老当初那位‘高徒’的消息都有一些,若是药老想要知道,晚辈可以尽数告知。”

一股极其强大的气息瞬间在小屋之内冲荡而起,天星与小医仙也都释放出一股气息,将那股骇然的气息阻绝起来。

萧炎也面色一白,只觉得自己的身体犹如千钧之重,胸口更是闷得近乎窒息,好在天星分出一抹气息,帮他抵消了药老的气势。

好在这股气息没有冲破防御阵法,否则,整个萧家,乃至整个乌坦城,都会骚乱起来。

虽然只是灵魂体的状态,可是药老眼球之中却充斥着一抹猩红。

“那个孽畜,还没死?”药老咬牙切齿的森然说道。

只是当他将目光放在萧炎身上,瞧见他脸庞之上浮现的一抹担忧神色,癫狂的理智这才瞬间清醒了几分。

“抱歉,是老夫失态了。”药老轻舒一口气,缓缓说道。

在听到当初那个孽徒的消息后,他的确有些难以自己。

不过,自己可不会再犯当初的那个错误,萧炎可不是那个孽徒能比的。

“先说出你的条件吧。”

他的确想要知道韩枫以及魂殿的消息。

除了日后想要杀了那个欺师灭祖之徒外,更重要的是,在他实力未完全恢复之前,还需要躲避魂殿的耳目才行。

那些家伙,对于灵魂体,便犹如嗅到腥味的鬣狗一样,极难让人招架。

所以,对于天星所言,药老的确有些心动。

当然,这一切还要取决于对方到底会提出什么样的条件。

“药老既然是大陆第一炼药师,晚辈想要讨要几张高阶丹方,以及一些炼丹心得。当然,若是您老肯出一些地阶斗技的话,晚辈这里自然也有相应的回报。”

一些厉害的斗技功法,的确有些吸引人,但即便是药老,随身携带的斗技,恐怕也没有多少,天星几乎不会抱有太大的希望。

至于能够不断进化的焚决,对拥有貔貅的他而言,却也依旧构不成太大的吸引力。

除此之外,被天星看上眼的,自然是对方那无与伦比的炼丹能力。

自己的炼丹水平实在有些一言难尽。

虽然药老现如今的灵魂之力尚不稳定,可对于炼药师而言,将一些心得刻在玉筒之内,便可供他人进行学习。

高阶丹方也严重缺失,自然需要进行补充。

对天星而言,提升炼药师等级,就是在变相的提升自己的身价。

只要拥有金币,实力提升之后,需要什么,自然也不用麻烦。

当然,等到他前往中州之后,可是有着一尊真正的尊者,等着他薅羊毛呢。

小小的院子里,一场交易缓缓促成。

……

加入书签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