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影视诸天从知否开始 > 第一百四十八章 转移目标

第一百四十八章 转移目标

赵祯当着众多的朝臣及官卷说出来的话,英国公怎么可能去当众反驳。

而且关于这事,赵祯也已经提前打好了商量,英国公一家人心里本就有所准备。

只是后来看赵祯一直都没有再提这事,而且李皓看样子也不知情,所以他们还以为事情已经有了转机。

但怎么也没想到,赵祯最后会这么突然的当众宣布此事,打得英国公夫妇措手不及。

稍微愣了一下,英国公夫妇才反应过来,赶紧带着张桂芬起身,说道:“官家赐婚是我张家之幸,而且李大人文武双全,智勇过人,能得如此夫婿也是小女的福分。”

听到英国公夫妇的话,赵祯是很满意的,于是继而看向李皓这边。

可这时这一家三口是真的还没反应过来,突然听道官家竟当众给自家儿子指婚,而且指的还是英国公独女,这从天而降的大馅饼把两人砸的晕头昏脑。

至于在旁边的李皓,此时也是思虑万千,因为他终于知道赵祯想给自己赐婚的到底是谁了。

同时这么一来,英国公一家对自己的异常反应也就能理解了,毕竟人家都已经挑选了那么久,才给自家姑娘找到了心谊的人家。

眼看着事情都已经要定下来了,却被自己横插进一脚,这么看来他们对自己的态度就很正常了。

毕竟作为臣子他们不能朝着官家发火,也就只能全部冲着自己来。

想到这,李皓就觉得是真有些冤枉,这事明明和自己没关系啊,可一想着好像又确实有点关系。

另外李皓对赵祯的目的还是有些疑惑,不仅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赐婚,更不明白这中间明明不是已经放弃了,怎么突然又当众提出呢。

这想的入神,自然也就没反应过来答话,于是众人就看着李家这边迟迟没有回应。

慢慢的英国公一家的脸色都开始变得有些难看,想着自己这边都已经答应了,结果李家还嫌弃上了。

看着情况有些不对,坐在李皓他们身后的令国公夫人,赶紧从桌上拿了个果子,砸到了李皓的腿上,然后小声提醒道:“不要愣着了,赶紧谢官家的恩典。”

这一下李皓顿时反应过来,立马谢恩:“陛下厚爱,臣感激涕零,初闻此等喜讯,臣与父母一时高兴的未曾反应过来,还请官家恕罪。”

听到了李皓的话,卫氏和李健也终于清醒了,赶忙跟着李皓一起谢恩。

这时赵祯也才放心,看着李皓刚刚沉默不语的样子,赵祯还真怕这家伙犯傻,当众拒绝,那事情就不好办了。

看着李皓应承下来,赵祯说道:“突然听到喜事临头,喜不自胜也是正常的,朕当然不会怪罪。

既然你们双方都没有意见,那此事便就这么定下,明日朕会下一道赐婚的诏书给两家,等到你们大婚之日,朕还有贺礼送上。”

两家听后只能再来感谢皇恩浩荡,也就算是定下了李皓与张桂芬的婚事。

随后两家就要重新归回到位子上,而就在李皓三人回去的这短短一段路,便能听见两边的恭贺之声不断。

当然嘴上的庆贺,来源于他们心底里的羡慕,毕竟那可是英国公独女,多尊贵、多有体面。

就像是王大娘子一样,卫氏才刚坐下,她便就近恭贺道:“你们家如今可真是有福了,能娶到英国公家的女儿,你日后在汴京城中,该多有体面。

而且将来皓哥在朝堂上,也能得英国公一家的扶持,前程必然更加无可限量。”

这话倒是好话,但听着就不让人那么舒服了,因为从这话里面便能听出来,至少在汴京的诸多官宦世家眼里。

两家的地位是有多么不平等,只是其他人不会像王大娘子这样,说的这么露骨罢了。

而且李家这三人也是各有心思,卫氏心里终究还是记挂着明兰的。

虽说卫氏对李皓说过,说只要能给明兰找个好婆家,就不逼着李皓娶了,但卫氏心里终究没有彻底打消亲上加亲的想法。

如今官家突然指婚,确实是让卫氏措手不及,心里还是觉得有些亏欠明兰。

而李健想的就又和卫氏不同,李建虽感激卫小娘的帮扶之恩,但自家儿子终究前程远大,却碍于情分让他去娶一个庶女,李健心里还是不认同的。

只是因为他更在意卫氏的感受,所以才没有出言发对。

如今这样的局面,倒是李健更愿意看到的。

至于李皓自己,其实心里更多的是一众复杂。

毕竟张桂芬长得挺漂亮,性格也不是很坏,主要家里还有矿,怎么看都是个不错的选择。

但一想到这是万恶的旧社会包办婚姻,李皓心里还是有些别扭,难道自己也要体会一下先婚后爱的模式。

所以一看到,赵祯与曹皇后中途起驾回宫。

李皓赶紧和卫氏说了一声,便也转身跟着进了皇宫,打算找赵祯问问情况。

不过也随着赵祯一走,宣德门上的气氛顿时就热烈起来。

在场的一众官卷,纷纷围向了英国公和卫氏。

只不过英国公一家显然没有多高兴,只与相熟的人家说了几句,便找借口告辞回府了。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这个情形也被一直留心情况的卫氏发觉,顿时心里一个咯噔。

正好这边和卫氏在一起的,都是相熟的人家,还在不住的恭贺。

卫氏便直接说出了烦恼:“我看这事未必就是好事,看英国公这态度,我只怕到时不会那么顺利。”

听到这话,令国公夫人也回头,看到英国公离开的身影,说道:“你也不要多想,毕竟这事来的突然,他们家又只有这一个女儿,从小疼爱的紧。

既然是官家的金口玉言,他们家也在这里答应了,那这事就已经木已成舟,没得悔改。”

听到这话,卫氏心里滴咕:是啊,这已经没有的悔改了。

只是这也不知道是在说英国公府的事,还是在安慰自己。

而令国公夫人看卫氏没有说话,以为她还是担心,便说道:“你家皓哥儿是探花出身,文武双全的,如今也是身居要职。

与英国公府结亲怎么也不算高攀,你不用在意那么多的。”

说道这里,令国公夫人突然意识到有个关键人物一直没有看到,便问道:“对了,咱们在这说了半天,你家皓哥人呢,怎么没看到。”

卫氏解释道:“刚刚官家回宫的时候,他就一道走了,说是要再去宫里面巡视一下。

你们也知道的,他如今就管着宫禁护卫,今日这来来往往的人又多,官家的安全肯定是最重要的。”

也就在这时,被卫氏提起的李皓,已经身在福宁殿了。

赵祯似乎是早就预料到了李皓会前来,所以等李皓求见时,都没有通传,就被请了进去。

见到李皓,赵祯第一句便说道:“你如今来求见朕,想必是想询问刚刚赐婚一事。”

李皓答道:“官家圣明,今日官家突然赐婚,臣实在有些不解,所以便想来求见官家。”

赵祯闻言笑道:“这样吧,朕先来问你三个问题,你答完之后,朕再给你答桉。”

李皓说道:“官家请问,臣定当如实回答。”

赵祯问道:“第一个问题,朕让你娶英国公独女,这桩婚事可有辱没了你?”

李皓答道:“这自然没有,英国公府世代公侯,说起来还是臣高攀了。”

赵祯问道:“第二个问题,张家姑娘你也是见过的,她的相貌品行,可是有哪里不好?”

李皓答道:“张家姑娘耿直爽朗,在汴京城的官卷之中也是有口皆碑,相貌品行自无不妥。”

赵祯问道:“第三个问题,这桩婚事,与你的前途名声,有利还是有害?”

李皓答道:“这自然是有利的,英国公在朝中举足轻重,在军中也多有门生故旧,若是能有此岳家相助,对于仕途名声自然有利。”

听完李皓的回答后,赵祯反问道:“你自己看,这桩婚事对你百利而无一害,你还有什么问题。

至于英国公家的事情,既然他们能答应,就自然没事,不需要你来操心。”

到了这里,李皓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不知道怎么解释,自己推拒一门对自己百利而无一害的婚事,是出于什么目的。

难道自己还得给赵祯解释,后世那套自由恋爱的价值观,可那套理论在如今这个时代,绝对的离经叛道,偏离社会主流。

一时间李皓有些无言以对,而赵祯此时却又说道:“而且朕也不是没给你时间,从朕当日问起到今日,已经过去了有两三个月。

若是你在这之中找到了心仪之人,朕自然也不会强人所难,可你既然没有,那朕帮你定下婚事,你不是应该谢朕吗!”

这话对李皓打击更甚,就像是在说已经给了你机会,你自己没抓住又能怎么办,李皓也只好再次叩谢皇恩。

随后赵祯说道:“好了,赐婚的旨意,朕明日便命人送到你府上。

记得早点去趟英国公府,毕竟是两家联姻,该走的流程还是要走的,不能失了礼数。”

随后便让李皓离开了福宁殿,可这边消停了。

但汴京城里面因这件事,开始变得热闹起来。

而在这热闹当中,赵宗全的皇子府上,也正在讨论着这场婚事。

因为在赵策英的劝说之下,赵宗全夫妇是真的动了心思,想让小沉氏和李皓结亲的。

当然赵宗全这么做也是有着自己的考虑,想借此机会插手到如今的勋贵与文官体系当中,结果赵祯的赐婚彻底打破了赵宗全原先的谋划。

现在的赵宗全是真的有些后悔,自己当初怎么就鬼迷心窍的跑到汴京城来了。

本来看到赵祯册封皇子的诏书,赵宗全是很高兴的,还以为到了汴京,自己便能得到正式册封,成为名正言顺的太子,执掌东宫。

可哪曾想,赵祯竟然突发奇想的,专门设置了个皇子位,用来安置自己,这一点大大出乎了赵宗全的预料。

虽说现在只有自己这一个皇子,常理来说顺位继承是没问题,但也保不准赵祯还有其他心思。

毕竟还不光是太子之位,象征着储君地位的开封府尹也没有给到赵宗全。

同时也因为自己不是太子或者封王,所以赵宗全在汴京是没有自己的属官的,也就是说他虽然开始帮助赵祯处理公事,但实际上组建不起来自己的班底。

而这也是赵宗全,迟迟不能将禹州官员调来汴京的主要原因。

也正是这样的局面,让赵宗全渐渐开始不安。

因为他已经被架上来了,只能进不能退,也就是因为这样,赵宗全才着急的想要打破这个局面。

但一早想好的人选落了空,这到哪再去找合适的人呢。

汴京城里面的勋贵,赵宗全自从来京,就基本没怎么接触过。

尤其是在皇子位设立之后,那些有过交集的,也开始对赵宗全有所保留,暂时不想牵连太深。

毕竟勋贵之中最为功利的一批,基本上都已经随着兖王之乱被剔除干净了,剩下的人里面都是颇为谨慎的性子。

可要不考虑勋贵,从文官之中选择的话,赵宗全平常能接触到的主要就是几位大相公,可一来他们家中也没有合适的男丁,而且纵使是有,他们愿不愿意和赵宗全结亲也说不定。

毕竟人家已经位极人臣,结这门亲事,实在没有必要。

而对于那些献殷勤的小官,赵宗全又实在看不上,当然主要也是他们对大局,起不了作用。

一时间赵宗全实在想不到合适的人选,便对赵策英说道:“平日里你不是经常跟着李皓嘛,与汴京城里面的勋贵子弟也结交了不少,那里面没有合适的人选吗?”

赵策英说道:“李皓交好的勋贵子弟,大多都是原先就在他麾下任职的,其中家世显赫的一批大多都已经有过婚配。”

说道这里,赵策英突然想到了什么,说道:“不过今日我见到了顾廷烨,他是宁远侯嫡子,如今任职是禁卫军指挥使。

前段时间正好是其母过世,所以一直丁忧在家,我也就见到过。

但据我所知,他倒是还没有婚配,也不曾听说有相中的人家,若论起家世人脉,倒也算是合适的人选。

只不过……。”

听到这话,赵宗全说道:“不过什么,有话快说。”

赵策英瞄了下自家母亲和舅舅,然后才说道:“不过他在汴京城里面,名声不是太好,早年间浪荡过一阵。

不过后来也是改好了,还参加过科举,只是未及殿试,但就我接触的人中,对顾廷烨的评价都很高。”

听到这里,赵宗全其实还是有些犹豫了,望了望自家大娘子和大舅子。

但终究还是急于改变现状,于是赵宗全说道:“人谁无过,只要知错能改,那终究还是好儿郎。

而且宁远侯府,我也是听说过的,他们家大郎身体孱弱,指不定这爵位还得是顾廷烨接着。

若嫁了他,那就是侯爵夫人,那就是世代的富贵。”

上面的话,更多的就是说给自家大娘子和大舅子听的。

说完之后赵宗全特意停顿了一会,准备看下两人的反应。

这边沉从兴听后其实是想说些什么的,只是被大沉氏给拦了下来。

于是赵宗全就明白了自家大娘子的意思,便说道:“不过顾廷烨毕竟是禁卫军指挥使,若是与我家结亲,会不会让官家猜忌。”

赵策英答道:“顾廷烨如今丁忧已过,以李皓和他的交情,自然会经常见面。

到时还是由我先和顾廷烨谈谈,若是此事可行,那咱们在想办法。

反正顾廷烨也还年轻,只要我们成了一家人,只需他沉寂两年,我们便可以多多补偿。”

赵宗全觉得这话有理,便说道:“好,那这件事就还是由你尽快去办。”

也就在这谈话间,便决定了小沉氏日后的安排,当然事情会不会有这么顺利,就不一定了。

等到了第二天,李皓在宫门打开之后,第一时间便赶回了府里。

与卫氏、李健接到了赐婚的圣旨之后,一家人便启程前往英国公府,进行第一次正式的见面会谈。

加入书签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