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带着祖符穿越斗破 > 第425章不拒绝,不主动,不回复!

第425章不拒绝,不主动,不回复!

冬!

沉重的石门落下,将山洞内外的吕鈽和紫妍分离开。

“啊……姐姐,吕鈽真的闭关了……”紫妍双肩耷拉,垂着手臂,有气无力的说道,她一下子对什么都提不起精神来。

“不仅吕鈽闭关了,云韵姐姐,小医仙姐姐,还有青鳞也闭关了……没人陪我玩了!”

“就知道玩!”美杜莎敲了敲紫妍的脑壳,没好气的说道:“等青鳞出关,没准就是斗圣了,你还想玩?”

“万一到时候你又修为垫底……哼哼,哭都没地哭!”

“嘻嘻,才不会呢!”紫妍叉着小蛮腰,得意道:“我现在已经二星斗圣后期了,再过几个月,我就能突破三星斗圣了!”

“她们才追不上我呢!”

紫妍柳眉飞扬,好不得意。

美杜莎翻了翻白眼,但看了眼吕鈽闭关的山洞,心中不由得微微叹气,不知道这家伙什么时候才能出关……

“姐姐,为什么吕鈽没让你也闭关炼化菩提心?”紫妍抱着美杜莎手臂,拉着她往庄园而去。

她们还是不要在这里打扰吕鈽了。

“他说找到了九彩吞天蟒的传承地,让我等等,这样修炼起来效果更好。”美杜莎轻笑道。

“什么?”紫妍顿时一惊,九彩吞天蟒在远古当初可是不弱于太虚古龙的蛇类魔兽,吕鈽是怎么找到这魔兽的传承所在的?

“别看我,我也不清楚……”美杜莎两手一摊,无奈道:“那家伙总好像对天下宝贝都了然于心似的。”

“好像确实如此……”紫妍挠了挠头,有些憨憨的点头。

龙皇本源果也是这样,当初她跟着几位姐姐来到中州,魔兽修炼速度并不快,没多久就被姐姐们甩在了身后。

但吕鈽却不断安慰,还说给自己找到了很好的机缘。

当初紫妍深信不疑,但她没想到的是,这所谓的机缘竟然是传说中的龙凰本源果,这可是传说中难得一遇的龙凰本源果,就连深厚历史的古龙一族,也仅仅获得过一次而已!

紫妍抿嘴笑了笑,大大的眼睛弯成月牙,国色天香的容颜上出现了些许迷恋。

“丫头,快醒醒,你都站不稳了。”美杜莎捏了捏紫妍的粉腮,没好气的说道。

“哼哼,你说我?”紫妍哼了哼:“当初吕鈽离开加玛帝国的时候,你比我还发痴!”

“哼,胡说,我何曾有过?”美杜莎柳眉一竖,立刻反驳道,坚决不承认

“哼哼……”紫妍哼了哼,正要揭穿美杜莎。

但这时,天边一道人影疾掠而来,紫妍柳眉一皱,是龙殿的传信使,那些前辈们又有事找自己?

当即笑容收敛,面色平澹,娇憨少女瞬间变得威势无双,尊贵高傲,不近人情。

“龙……龙皇陛下……”那使者连忙抱拳行礼,低头垂目,额头上冷汗不自觉冒出,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

“何事?说吧。”

紫妍声音平澹,缓缓问道,容颜上神情不显,看不出喜怒。

“刑罚长老请陛下移步过去……说南龙岛那边有情况需要陛下定夺。”使者深吸口气,顶着无形的威压勉强把话说好,把话说完。

“知道了,我这就过去。”紫妍澹澹道,没有因为所谓的龙王而出现神情变化,仿佛这一切都微不足道。

“是,属下这就回去复命……”那使者连忙说道,脚下一点,疾掠而出,如蒙大赦一般狠狠的松了口气,旋即消失在视线之中。

“姐姐,你先回去吧,我去去就来!”紫妍说道。

“好……”美杜莎微微颔首,脸上闪过一丝笑意,紫妍这般模样,倒是有她曾经的几分姿态。

说着,两女身形一闪,化作两道流光消失。

而身后石门封闭的山洞,也随之缓缓陷入沉寂之中……

……

时间一点点流逝,转眼间,半年的时间过去了!

中州之上,星陨阁的星界之内。

在吕鈽之后的那几个月里,九色丹雷狂暴怒吼不断在其中响起,一连五回。

中州上的各方势力看得眼热无比,足足五枚八品九色丹雷,这种盛况多少年都没出现了?

但对于这件事,各方势力也只是眼热而已,真敢动手的没有几个。

毕竟就在不久前,凶名赫赫的魂殿便就在星界之内折戟沉沙,败在了丹塔与星陨阁的联手之下。

连传说中的二天尊骨幽都战败被俘,被丹塔游街示众,好不丢人!

当然,丹塔也不是一点准备都没有,为了防范魂殿狗急跳墙,小丹塔一星斗圣初期的三长老便亲自坐镇星陨阁,防范任何敢乱来的敌人。

这一下,魂殿除了出动大天尊,正副两位殿主之外,根本无法撼动星陨阁与丹塔的联手。

随着时间流逝,五枚菩提丹成型,萧炎,与丹塔三巨头皆是陷入闭关之中。

他们和吕鈽一般,皆是闭关修炼,准备突破到更高的层次。

至于药尘,他并未闭关,魂殿犹如一柄隐而未动的利剑,时时刻刻悬挂在他们头上。

若是他药尘敢闭关,那魂殿就敢趁着你这药圣者打盹的时间,给星陨阁来一记狠的!

在萧炎出关之前,药尘没有一丝一毫敢放松警惕。

而且,他还有事情要做,比如……吕鈽要“九阴黄泉丹”!

想到这里,药尘眼角不住抖了抖,吕鈽那家伙的要求他可不敢无视。

且不说他那怪异恐怖的战力自己能否真的战而胜之,且不说那家伙会在将来什么时间给你挖个坑。

单单是他身后的古龙一族,药尘就无法无视。

他们连魂族四魔圣都不放在眼里,那可是相当于药族族长的无上强者啊!

他们怎么是敢无视的?!

“行吧,拿人手软,我帮就是了……”药尘揉了揉眉心,炼丹这么长时间,尽管很注意休息和调养,但还是累了。

指尖一弹,几道流光裹挟着巴掌大小的洁白玉片飞出,向着星界之外飞掠而出。

……

东龙岛!

龙殿之内,几位大老盘膝而坐,雄浑的气势流转其上,强横无比。

对于前段时间南龙王的传信,紫妍决定不拒绝,不主动,但也不回复。

你想卧底,准备反戈一击也可以,你想一条路走到黑也行,反正对紫妍和东龙岛来说,结果并不会有多大改变。

“什么事?”出现在一个幽暗房间中,南龙王不悦的问道。

“来我北龙岛,准备进攻东龙岛!”北龙王沉声道。

“天妖凰族搞定了吗?”南龙王沉声反问道:“天妖凰不出兵,我们怎么打?”

他在拖延时间,这半年来,他一直用这个当借口。

每一次北龙王想叫他们过去,都会被他这句话堵住。

“烛翱说得对,天妖凰不来我们这么打?”西龙王反问道。

西龙王不知道这是南龙王的借口,但这句话是事实,无法反驳!

“还记得我太爷爷是干什么的吗?”北龙王反问道,不再提天妖凰,他派出了好几拨使者,全部石沉大海,毫无回信!

不等其他两人说话,北龙王便继续道:“管理族内禁术的!”

“哦?”西龙王目中一亮:“你的意思是,你找到能抗衡五星斗圣的办法了?”

“没错!”北龙王脸上浮现一抹笑容,温和无害,让人如沐春风。

“什么样的禁术?”南龙王有些警惕道,古龙一族的禁术无不是狠辣凶戾的禁忌之法,他可不想血脉或者根基受损。

“不是禁术。”北龙王笑道:“是一门合击阵法,天地人大阵,以三人成阵法,分合精气神,凝聚召唤无上神龙!”

“以我等三人的实力,此法一出,就算五星斗圣也能抗衡!”

北龙王信誓旦旦,信心满满,西龙王闻言,脸上顿时大喜,想来北龙王不会在这件事儿上信口开河。

然而南龙王却是心中警惕,北龙王这家伙的话要是能信,老龙皇都能死而复生!

“拿出来看看吧。”南龙王说道:“不是信不过你,只是单纯想开个眼界!”

“……展示不了,你来我这里不就知道了?”北龙王有些不悦的说道,旋即光影一闪,消失不见。

西龙王瞪了南龙王一眼,同样转身离开。

“唉……”南龙王烛翱微微叹息一声。

原本,他信心满满,自以为投降信一出,就会得到龙皇陛下青睐和优待。

然而,事情并没有像他想的那样,伟大的龙皇陛下没有对他热情相待,反而是出乎预料的平静,仿佛自己可有可无一般。

要不是他在信上留下点手段,恐怕他都要怀疑东龙岛有没有收到信件了!

这让他陷入了无比的纠结和低迷之中。

“怎么会这样?”南龙王喃喃道,这不对啊!

我这么大一个龙王前来投降,你们居然一点表示都没有?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我在东龙岛眼里一文不值?”南龙王有些怀疑人生……龙生的喃喃道。

然而,除了这个解释,南龙王想不出其他的理由。

“难道东龙岛上又有前辈回来了?”南龙王心神电转,想到了这样一个令他头皮发麻的可能。

若是如此,那这所谓的三大龙王只不过是个屁罢了……

“该投降还是得投降,不然小命不保啊!”南龙王冷汗浸湿衣裳,更加坚定了投降的想法。

可是……为什么他们从没察觉到一个前辈回来呢?

总不能每个前辈都隐藏气息吧?

……

东龙岛!

龙殿之中!

兀的,空间震荡,一道窈窕倩影出现在大殿之上,胸膛微微起伏,有些气喘吁吁。

显然,赶路赶得有点急!

“咦?烛漹,你回来了?”

女人刚一出现,左手第一的烛胤便睁开眼睛,惊讶道。

此话一出,烛貅烛涛等人惊讶的看向空中那道倩影,无不是面露惊讶。

“烛漹前辈?!”

“你们……在修炼?这么悠闲?”烛漹柳眉一拧,顿时有些不悦。

此言一出,几人面面相觑,有些摸不着头脑,我们不修炼……那我们干啥?

角落里,烛涛头皮发麻,下意识咽了口唾沫,屁股挪啊挪,悄咪咪的朝龙殿大门挪去。

这种事情他经历过几次,熟能生巧,已经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

果不其然,烛漹的话继续响起。

“不是说跟所有帝族开战吗?不是说为了救老龙皇陛下而要夺取陀舍古帝玉吗?”烛漹悦耳的声音顿时高亢起来:

“不是说要我赶回来备战,还让我悄悄回来,隐匿身形,避开帝族无孔不入的监视吗?”

声音很好听,但带着一股怒火和愤恨,你们就是这么整军备战的?

将老龙皇陛下置于何地?将整个族群的安危置于何地?

此话一出,众人恍然大悟,但同时脸色发白,事情大条了!要挨揍了!

“这是怎么回事?!”烛漹声音继续。

“咳……烛漹,你冷静一下。”烛胤轻咳两声,空间轻轻震荡,众人心头一沉,倏然肃穆。

烛漹亦是身躯一紧,怒火中烧的她稍稍冷静了些。

“是这样的……”烛胤握拳咳道:“没有开战,没有抢夺古帝玉,这些是为了将你诓骗回到族内的谎言……实不相瞒,我也是这么回来的!”

说到最后,烛胤声音中带上了几分义愤填膺,他也是受害者啊!

“没错,俺也一样!”烛貅悲愤道:“我就是这么回来的!”

“什么!?”烛漹目光一凝,声音瞬间高亢而起,浩瀚强横的气势亦是呼啸而起。

“这是谁的馊主意!”烛漹大怒道,目光扫视其他人,目中烈火熊熊。

“是烛涛前辈!”烛火烛罡两人手指一抬,立刻指向不远处的烛涛。

“实不相瞒,烛漹前辈,我也是这么回来的!”×2

烛火烛罡异口同声,大声说道,声音悲愤,语气义愤填膺。

烛萱嘴角抽了抽,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二人不是东龙岛长老呢!

“对对,俺也一样!”烛萱语气一样悲愤,大声说道。

“什么?”烛漹目光一扫,凌厉尖锐的目光迸射而出,瞬间锁定已经接近门口的烛涛。

“咳,那啥……烛漹前辈,我说我也是受害者你信……信吗?”烛涛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有些颤颤巍巍的说道。

旋即惊叫一声,拔腿就跑,直接撒丫子开熘!

不跑不行,要吃龙了!

“哼……想跑?!”烛漹冷哼一声,袖袍一挥,银光骤然亮起,汹涌的空间之力犹如潮水,奔涌而出。

轰隆!

一声巨响勐然炸起……不是烛漹出手造成的!

她柳眉一皱,美眸远眺看向天边,容颜上浮现一抹惊讶之色。

在那里,一道紫黑火柱冲天而起,强横的气势盘柱呼啸,裹挟着一股浩瀚威严,席卷整个东龙岛。

“咦?这是……吕鈽?”

“怎么会?他怎么会这么快就突破斗圣了?”

“这不合理!”

“太离谱了,就算有菩提子,也不应该啊!”

“这个吕鈽是谁?”烛漹不悦,就没人给自己解释一下吗?

“呃,这个说来话长……”烛貅胖乎乎的脸上浮现一抹纠结之色:“前辈不如坐下,我来给你说,咳……提前说好,您别揍我……”

加入书签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